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零六章 老僧不爱说佛法

第三百零六章 老僧不爱说佛法

清晨时分,大门吱呀作响,枯瘦小女孩瞬间醒来,跳下石狮背脊,蹑手蹑脚,猫着腰,沿着墙根逃离此处。

陈平安当然比她更早“起床”,在远处看着小女孩离开后,便不再跟随她的行踪,返回自己的住处,陈平安在京城南边租了一栋宅子的偏屋,附近有条状元巷,名头很大,其实比起家乡杏花巷都不如,住着许多赴京赶考的寒酸士子,春闱落选,付不起返乡的盘缠路费,在京城又可与刚刚结识的朋友切磋学问,就这么定居下来。

陈平安只有屋子钥匙,而无院门钥匙,所以他是掐着点回到住处,院门已开,陈平安回到自己屋子,关上门,瞥了眼桌上的那叠书籍,以及床上的被褥,都被动过了,一点点蛛丝马迹,在陈平安眼中,十分突兀,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好在东西倒是没少。

陈平安之前不住这里,在一座客栈下榻,要了一间大屋子,可以随意练拳练剑,后来寻找道观无果,心境越来越烦躁,陈平安破天荒头一回,停了走桩和剑术,为了省钱,便搬来了这边,只会偶尔练习剑炉立桩。

陈平安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怔怔出神。

总这么像一只无头苍蝇乱撞,不是个事儿。

受益于在剑气长城上滴水穿石的打熬,后边又有飞鹰堡两场大战,尤其是邪道修士丹室自爆,灵气倾泻如洪水,陈平安那场逆流而行,收获颇丰,陈平安如今武道四境,有些瓶颈松动的迹象,但是总觉得还欠缺一点什么,陈平安有一种模糊的直觉,四五境的门槛,他只要愿意,可以很快就一步跨过,但是陈平安还是希望更扎实,实在不行,就像陆台当初所说,去武圣人庙碰碰运气,要不就是寻一处古战场遗址,寻找那些战死后魂魄不散的英灵、阴神。

总得找点事情做做,不然陈平安都怕自己发霉了。

陈平安决定在这南苑国京城待到夏末,再找不到那座观道观,就返回宝瓶洲,把精力全部放在武道七境上,崔瀺的爷爷,就在落魄山竹楼那边,陈平安对此信心很大,跟宁姚的十年之约,说不定可以提前几年。

不过陈平安还是有些发憷,怕就怕那个心比天高、拳法无敌的光脚老人,扬言要将他打磨成什么最强五境、六境。

当初三境已是那般大苦头,陈平安真怕自己给老人活活打死,还是疼死的那种。

陈平安双手抱着后脑勺,缓缓闭上眼睛。

不知道阿良在那天外天,跟那位传说中真无敌的道老二,有没有真正分出胜负。

不知道刘羡阳去往颍阴陈氏的遥远路途中,看过最高的山有多高,看过最大的水有多大。

不知道李宝瓶在山崖书院读书,开心不开心。

不知道顾璨在书简湖,有没有被人欺负,是不是记别人仇的小簿子,又多了一本。

不知道骑龙巷铺子的桃花糕,阮秀姑娘还喜不喜欢吃。

不知道张山峰和徐远霞,结伴游历,有没有认识新的朋友,可以一起出生入死,降妖除魔。

不知道范二在老龙城有没有遇上心仪的姑娘。

陈平安竟然想着心事,就这么睡着了。

有飞剑初一十五在养剑葫内,其实陈平安这一路风餐露宿,并不太过担忧。

这栋宅子的主人家,是三代同堂,五口人,老人喜欢出门找人下棋,棋力弱,棋品更差,喜欢咋咋呼呼。

老妪言语刻薄,成天脸色阴沉沉的,很容易让陈平安想起杏花巷的马婆婆。

年轻夫妇二人,妇人在家做些针线活,操持家务,每天给婆婆骂得脑袋就没抬起过。按照南苑国京城的老话,男人是个耍包袱斋的,就是背着个大包袱,四处购买破烂,腰系小鼓,走街窜巷大声吆喝,运气好的话,能捡漏到值钱的老物件,再卖给相熟的古董铺子,一倒手,就能挣好些银两。

夫妇相貌平平,倒是生了个相貌灵秀的崽儿,七八岁,唇红齿白的,不像是陋巷里的娃儿,反而像是大户人家里的小公子。上了学塾,听说很受教书先生的喜欢,经常看他爷爷跟人下棋,一蹲就能蹲大半个时辰,一言不发,观棋不语真君子,很有小夫子的模样了。

街坊邻里无论大小,都亲近这孩子,经常拿他打趣开玩笑,隔壁巷子的青梅丫头,学塾里的刘小姐,到底喜欢哪一个多些。这孩子往往只是腼腆笑着,继续默默观棋。

在陈平安睡去后。

一个小东西从地面冒出来,爬上桌子,坐在那座“书山”旁边,开始打瞌睡。

小莲人儿明显精通土遁之术,无声无息,速度极快。

来到南苑国京城之前,陈平安几次跟它逗乐,或是策马狂奔,或是卯足劲一口气飞奔出数十里,等他停马、停步之际,脚边总会有小家伙从土里探出脑袋,朝他咯咯而笑。

无论是陈平安走桩打拳还是练习剑术,它从不打搅,总是远远看着,只有陈平安向它招手,才会来到陈平安身边,沿着在法袍金醴,攀援而上,最终坐在陈平安肩头,一大一小,一起欣赏风景。

至于那枚雪花钱,暂时寄放在陈平安那边。

陈平安只是小憩片刻,很快就被院子里的动静吵醒,老妪的絮絮叨叨,妇人的嚅嚅喏喏,老人在吊嗓子,孩子在晨读蒙学书本上的内容,唯独那个青壮汉子,应该还在呼呼大睡。

陈平安坐在桌旁,轻轻拿起一本书籍,小东西也缓缓醒来,犯着迷糊,呆呆望向陈平安。

陈平安笑道:“睡你的。”

小东西麻溜起身,跑到陈平安身边,帮他翻开一页书。

陈平安习以为常,桌上书籍,都是离开陆台和飞鹰堡后新买的,当时陆台说唯有读第一流的书,才有希望当第二流的人。读书一事,不可求全,贪多嚼不烂,以精读为上,细嚼慢咽,真正把一本经典的精妙,全部吃进肚子里,将那些美好的意象、真知灼见的道理、隐匿于句章之间的精气神,一一化为己用,这才叫读书,否则只是翻书,翻过千万卷,撑死也是个两脚书柜。

陈平安当时听得茅塞顿开,如果不是陆台提醒,他真可能会见一本好书就买一本,而且都会细看慢看,但是书海无涯,人寿有限,陈平安既要练拳练剑,还要寻找道观,好不容易余下一点闲暇时光,确实应该用来读最好的书。

陆台给过一份书单,但是陈平安珍藏好那张纸,却没有照着书单去买书,而是去买了儒家亚圣的经义典籍。

可惜文圣老秀才的书,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了。

陈平安想要看“三四”,对比着看。

从情感上说,陈平安当然最倾向于齐先生的先生,那位爱喝酒还喜欢说酒话的老秀才,但是喜欢、仰慕和尊敬一个人,这没有问题,如果因此觉得那个人说的话做的事,就是全对的,会有大问题。

文圣老秀才的学问高不高?当然很高,按照少年崔瀺的说法,曾经高到让所有读书人觉得“如日中天”。

那么陈平安有没有资格,认为老秀才的道理不是最有道理?

看似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但其实是有的,因为有一位亚圣,有亚圣留下来的一部部经典。

陈平安曾经跟宁姚爹娘说过,真正喜欢一个人,是要喜欢一个人不好的地方。

也曾跟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叮嘱过,“如果我错了,你们记得要提醒我”。

不过陈平安内心深处,当然还是希望看过了三四之争的双方学问,自己能够由衷觉得文圣老秀才说得更对。

那么下次再跟老人一起喝酒,就有的聊了。

陈平安正襟危坐,读书很慢,嗓音很轻,每当独到一页结尾处,小莲人儿就会手脚利索地赶忙翻开新的一页。

然后继续坐回桌旁陈平安和桌上书籍之间,依葫芦画瓢,模仿陈平安的端正坐姿,它竖起耳朵,安安静静听着头顶的读书声。

对于屋外充满市井烟火气的院子,白袍背剑挂葫芦的陈平安,就像一个远在天边的奇怪人物,来了不亲近,走了不留恋。

付钱就行。

状元巷旁边不远就有酒肆青楼,还有梵音袅袅的寺庙,虽然离着近,可就像是两座天下那么远。

陈平安经常能够看到僧人们托钵出门,虽然身形消瘦,却大多面容安详,哪怕不身披袈裟,也能一眼瞧出他们与市井百姓的不同。

而勾栏酒肆那边,往往是夜间人声鼎沸,整条大街都流淌着浓郁的脂粉气,往往到凌晨时分才消停下来。虽然那边的人物,无论是喝花酒的客人,还是敬酒的女子,多锦罗绸缎,欢愉一旦落幕,多神色憔悴,陈平安几次看到那些女子送客人们离开青楼后,回去卸掉脸上脂粉妆容,天蒙蒙亮,便走出青楼侧门,到了一条挤满摊贩的小巷,坐在那边喝上一碗米粥或是馄饨,有些女子吃着吃着便趴在桌上睡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像是在跟老天爷借钱,要还的。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