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零四章 低头观井,抬头看天

第三百零四章 低头观井,抬头看天

陈平安没有想到这趟江湖一走,就走了半年,不是寻找那座观道观的路途,太过遥远,而是陈平安凭借背后“长气”带来的指示,在一座雄伟城池之中兜兜转转,原地打圈,耗费了足足三个月时间,也未能找到所谓的观道观,在这座南苑国京城之中,陈平安问遍了贩夫走卒、江湖武人、镖局头领、衙门官吏等等,都不曾听说有过什么道观,陈平安翻阅了各种史籍、县志和私人笔札,仍是没有任何线索,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陈平安已经可以流利地说一口南苑国官话了。

就这样,从暮秋走到了鹅毛大雪,走到了淅沥沥的春雨,一直等到立夏的到来,陈平安可以确定,观道观的入口就在这座京城,可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哪怕心志坚定如陈平安,也开始有些动摇和烦躁。

在这期间,陈平安多有古怪见闻,见过了在夜间一袭飘荡悬浮的青色衣裙,它如佳人翩翩起舞,大袖如流水。

有此无意间看破了一道障眼法,见识到骸骨相撑拄的一段内城城墙,每一块青砖上都刻上了佛家经文。

还遇上了在宝瓶洲不易见到的僧侣,佛学在南苑国风靡朝野,各地寺庙林立,陈平安知道了僧人诸多袈裟的讲究,以及诵经僧、讲经僧、传法僧和护法僧之间的种种不同。有次离开京城,出去透透气,就是远远跟随一拨身负朝廷密令的僧人,去了一座厮杀惨烈的战场,陈平安亲眼目睹百余位诵经僧端坐于莲花蒲团之上,数位诵经僧脱了靴子,赤脚行走,低头合十,双脚行走之间,以及嘴唇开合之际,便都有朵朵雪白莲花生出,僧人皆有一串念珠缠绕手掌,若是有厉鬼纠缠,就会被念珠散发出来的金色光泽击退。

念珠金光湛然,僧人宝相庄严,步步生出莲花。

牵引着那数万怨气冲天的亡魂,跟随他们一起走入阴阳接壤的“鬼门关”。

最后陈平安便坐在远处,学着僧人双手合十,低头不语。

返回京城后,陈平安还是寻找不到观道观,就在陈平安一咬牙,准备暗中去往皇宫的时候,这一天,烈日当空,陈平安来到一口水井旁边,低头望去,深不见底,幽暗无光。

陈平安看了一会儿。

只是实在看不出门道,便收回视线,继续逛荡起来。

回望一眼水井,方才站在那边,似乎有些清凉意思。

————

自从跟大隋供奉蔡京神一战后,崔东山就赢得了一个蔡家老祖宗的便宜头衔,在山崖书院很吃香,加上崔东山当下的皮囊,眉心红痣,风神俊逸,实在讨喜。

崔东山可以在书院随意走动,身边总是跟着一个名叫谢谢的贴身婢女,今天两人去旁听了葛老夫子的一堂经义课程,听了一半,原本趴在外边窗台上的崔东山就睡着了,谢谢站在一旁,不敢打搅自家公子的春秋大梦,害得屋内学生个个忍着笑,十分辛苦,葛老夫子恨不得一戒尺打得那崔东山满头是包,可一想到连同家族一起迁出京城的蔡京神,老夫子就忍住心中愤懑,回头一定要跟副山长茅小冬说道说道,不准崔东山以后靠近自己的课堂。

打了个激灵,像是做了噩梦,崔东山睁眼后,好半天才缓过神,大摇大摆,带着婢女谢谢返回住处。

等到谢谢关上院门,崔东山脱了靴子跨过门槛,一挥大袖,雾霭升腾,最终浮现出一幅宝瓶洲的山河形势图。

崔东山一手环胸,一手捏着下巴,先是站在“宝瓶洲”最北端的大隋,视线往南下移,越过黄庭国、大隋疆域,停留在中部的观湖书院、彩衣国和梳水国一带,最后他突然趴在地上,左右张望。

谢谢斜坐门槛上,这幅一洲堪舆图几乎占据了整间屋子,她进去肯定要挨骂,挨打都有可能。

崔东山一直趴在那边,随口问道:“你说现在大隋国境内,庙堂江湖,山上山下,有没有人大骂皇帝,是不战求饶、割地求和的昏君?”

谢谢老老实实回答道:“外边的事情,我不知道,在书院里头,出身大隋的夫子们,只是愁眉不展,唉声叹气,倒是不曾听说有人开口谩骂。”

崔东山爬起身,笑眯眯道:“读书人有一点好,不骂君王,只骂奸臣、权宦、狐狸精、外戚,骂天骂地骂他娘的……当然了,事无绝对,敢骂皇帝的肯定有,可骂得好的,一针见血的,很少。”

谢谢已经习惯了跟崔东山相处,敷衍道:“公子高见。”

她是真敷衍,毫不掩饰的那种,别说是好似“文妖”“老狐精”的大骊国师,就是李槐这种不长心眼的,都能够一眼看穿。

但是崔东山恰恰对此不介意。

崔东山双手叉腰,张开嘴,猛然一吸,将那幅地图的雾霭全部鲸吞入腹。

然后崔东山抬起双手,张牙舞爪,咧嘴作猛虎咆哮状。

看得谢谢嘴角抽搐。

崔东山拍了拍袖子,洋洋自得,“真是气吞万里如虎,了不得,了不得。”

侍女谢谢只恨自己不敢翻白眼。

她转头望向院子高墙那边,不管大隋朝野如何暗流涌动,这座东山和书院,又是一个太平无事的日子。

一条金色丝线从院外骤然而至!

无声无息,速度快若闪电。

虽然极其细微,甚至不如女子谢谢的一根青丝,可是当这根纤纤金丝凭空出现后,气候转凉的晚秋时节,整座院子的温度都随之增高,让人如同置身于炎炎夏日。

谢谢瞠目结舌,根本来不及反应。

她脑海一片空白,虽然院内气温灼烧,可是谢谢浑身冰凉,僵硬转头,只见那崔东山的眉心恰好被金色丝线一穿而过,向后倒去,轰然倒地。

必然是一位陆地神仙的刺杀手段!

远处,一个沧桑嗓音快意响起,“妖人乱国,死不足惜!”

更远处,身为此方小天地主人的副山长茅小冬,怒喝道:“胆敢在书院行凶?!”

谢谢眼神呆滞,依然保持斜坐于门槛的姿势,望着那个倒地不起的白衣少年,就这么死了?

肩膀被人轻轻一拍,谢谢蓦然惊醒,身体紧绷,转头望去的同时,就要反手一掌拍去。

但是谢谢匆忙收手,一脸白日见鬼的表情。

原来崔东山就站在她眼前,弯腰与她对视,他眯起眼,一手负后,一手轻轻伸出手指,在谢谢额头上一点,推得她倒入屋内,但是玄妙之处,在于谢谢的身躯已经后仰倒在地板上,缥缈魂魄却留在了原地,被崔东山以蛮横秘术,强行身魂分离,丝丝缕缕,经不住阳气摧折的魂魄,马上就要消散。

崔东山打量着谢谢的魂魄,最终在她的某座气府发现了异样,笑着说了一句“跟我捉迷藏,嫩了点吧”,只见他如棋士双指捻子,从谢谢魂魄之中抓取出一粒墨绿色的光点,将其在指缝间随意捏爆,体魄被神魂牵引,已经失去感知的那具娇躯,如砧板上的鱼,使劲蹦跳了一下。

崔东山一巴掌打在谢谢魂魄的“脸上”,笑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滚回去。”

神魂归位,谢谢缓缓醒来,头疼欲裂,挣扎着坐起身,一手撑地,一手捂住额头,痛得她满脸泪水。

崔东山大步跨入门槛,弯腰捡起屋内一张品秩极高的替身傀儡符,用手指撮成灰烬,转头笑道:“茅小冬,这你能忍?!人家都在你家里拉屎撒尿了!”

追杀途中,茅小冬冷笑的嗓音遥遥传入小院,道:“对,你就是那坨屎!”

崔东山嘿嘿笑道:“我这每天走来走去的,那咱们山崖书院,岂不是成了一座茅厕?”

谢谢一言不发。

崔东山也懒得跟她解释其中凶险和玄妙,盘腿坐下,皱眉沉思。

为何观湖书院如此隐忍?

大骊铁骑的南下之行,过于顺遂了点,这和他当年的预期严重不符,依照原本的谋划,最少要经历四场艰苦大战,一场在中部附近的世俗王朝,一场跟观湖书院撕破脸皮,一场跟南宝瓶洲的白霜王朝,一场跟宝瓶洲南方的山上势力。

难道宝瓶洲悄悄涌入了许多大骊墨家之外的势力?

只可惜如今自己已经不是大骊国师,许多最山顶的内幕消息,已经无法获得,连下棋人是谁,棋风如何,全都抓瞎。

崔东山突然问道:“有没有想过在大骊龙泉扎根?”

谢谢摇摇头,“不曾想过。”

高大老人茅小冬大步走入院子,“是个不知来历的元婴修士,给他跑了。”

崔东山根本不在意,笑道:“这次不过是试探而已,你还是更小心书院的夫子学生吧,世上总有些自以为是的所谓好人,觉得世道该如何,都得按照他们的想法去运转,一旦山崖书院和大隋京城对立起来,高氏和宋氏的两场山盟,因此作废也不是没有可能。”

茅小冬皱眉道:“真要封山?”

铅笔小说 23qb.com

<=18目录+书签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