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零一章 伤心

第三百零一章 伤心

人间大势,其实多是山上决定。

远离飞鹰堡的天上。

双方对峙。

他们的胜负,几乎决定了一座飞鹰堡的生死存亡。

三把本命飞剑加上两个年轻人,又有缚妖索和五彩腰带缠身。

高冠老人可谓身陷重围,并非对方人多势众,而是仅仅是被对方用层出不穷的法宝耗死堆死的。

面对两个莫名其妙的年轻怪物,高冠老人仿佛自知必死,神色怅然,充满了无奈,缓缓道:“若非如此,方才那金袍少年刺我一剑的时候,我就自行炸裂金丹了,再以残留阴神炸死你,毕竟老夫早年巅峰,是摸着元婴门槛的大金丹修士,哪怕你躲得过,也绝对不会好受,说不得这副漂亮皮囊,就要没了。”

陆台点点头,并不否认。

眼角余光则一直盯着高冠老人的两条胳膊,那才是真正禁锢住老人的杀手锏。

老人何等老辣,低头望去,啧啧道:“都是好东西啊。”

老人环顾四周,有些落寞,“当初若非太平山一位老祖的高徒,觊觎我的五岳冠,我却不愿双手奉上,哪里会沦落到今天的境地,他索要无果,便私通散修,出钱请他们大开杀戒,杀得我亲朋好友一个不剩……”

说到这里,老人嘿嘿而笑,“老夫也不是吃素的,便找机会宰了他们两个龙门境修士,那可都是真正的天才,与你们两人差不多,运气好的话,有望跻身元婴境,金丹境是板上钉钉的。所以太平山便气疯了,再顾不得什么风度不风度,明面上是一位年轻金丹与我捉对厮杀,最终杀得我境界大跌,事实如何?哈哈,好一个太平山,那年轻金丹背后可杵着一位元婴地仙呢,为的就是要我给那年轻金丹喂招,既得了打杀一位老金丹的声望,又得了稳固境界的实在好处,美其名曰物尽其用,你们说这些个名门正派,厉害不厉害?”

陆台视线越过蒲团老人,望向远方的陈平安。

他能与陈平安心湖说话,并且保证不被所有中五境修士窃听,陈平安却无法回答,江湖武人凝音成线的手段,市井百姓觉得神奇,可在山上修士看来,实在是最下乘的拙劣手法,因此陆台想要知道陈平安的决定,双方只能眼神交流。

明知道两个年轻人在“眉来眼去”,可谓枭雄末路的高冠老人,没有理睬这些,艰难抬臂,伸出一根手指,轻弹从心口透出的锋锐剑尖,这个英雄气概的动作,使得老人呕血不已,只是老者神色自若,“如果没有认错,应该是那名沉香国第一剑客,从扶乩宗重金购买的佩剑吧,本来就算半件山上法宝,吃掉老夫的心头血后,总算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坐实了法宝称号。”

高冠老人哈哈大笑,转头望向那个踩在飞剑之上的金袍少年,伸出三根手指,“小子,真是有钱啊。你背后所负的那把长剑,虽然不知道为何从头到尾都没出鞘,该不会还是一样法宝吧?”

陈平安无动于衷,一言不发。

高冠老人收回视线,望向天空,深呼吸一口气,天上大风,吹拂得狼狈老人双袖猎猎作响,

“我这一身物件,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坏我大道,就别做梦拿到手了!”

老人蓦然放声大笑道:“我这一死,也算值得了,心口长剑,双手彩带和缚妖索,再加上头顶五岳冠,屁股底下的蒲团,能够有五件法宝一起殉葬,元婴地仙还差不多!若是再加上三把本命飞剑,上五境的山巅仙人,也不过如此吧?”

老人身躯开始腐化,一点点灰烬从身上簌簌而落,但是丹田处却绽放出一团刺眼的光彩,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几乎同时,初一十五和麦芒,全部疾速撤退,远离那位要自爆丹田的龙门境修士。

以及那把饱饮老者心头精血的长剑痴心,也随后被陈平安以剑师驭剑术,从心口处拔出,只是拔出之前,不忘狠狠一搅,将老人心口完全捣烂,显而易见,就算是冒着长剑被炸裂的风险,陈平安也要确保老人的必死无疑。

老人低下眉眼,随着那根对陆台而言至关重要的五彩腰带,离开手臂,高冠老人顿时觉得浑身一轻,再无须龙游浅滩被虾戏,老人眯起眼眸,只等另外一条胳膊上的缚妖索也被金袍少年取走。

但是老人呆若木鸡。

那条品相极高的金色缚妖索非但没有离去,反而愈发绑缚住他的胳膊,摆明了要当他的殉葬品。

老人直到这一刻,机关算尽,到头来仍是被束手束脚,才彻底爆发出压抑心底的阴鸷暴戾,以及内心深处潜藏的那抹恐慌。

这份情难自禁的惶恐不安,半点不输当年被那位太平山年轻金丹追杀。

什么元婴地仙厚颜无耻的保驾护航,迫使老人给太平山的那位金丹喂招,自然是高冠老者的信口雌黄。

为的就是营造出自己愿意慷慨赴死,在缚妖索和彩带松开之后,他就可以分出一缕精粹阴神,舍了肉身和修为,彻底远去,虽然伤及大道根本,可总好过命丧当初,回头去市井找一棵修道好苗子,言语蛊惑,随口编织一个凄惨壮烈的故事,之后兢兢业业帮其修行,然后再伺机夺舍便是。

不管了,顾不得太多!

哪怕手臂上还缠绕有缚妖索,再不金蝉脱壳,就真的只能束手待毙了。

高冠老人的丹室气海一同炸开,蒲团彻底毁坏,那顶五岳冠被一弹而开,向身后的金袍少年飞去。

一时间,天上罡风絮乱,向四面八方炸开,灵气骤然崩碎,如铸剑室的壮汉打铁,星火四溅。

由于陆台是练气士,更加难熬,哪怕已经隔着五十丈远,仍是一退再退,即便形势严峻,陆台仍是竭力以心声告知陈平安,选择一个能够保证自身安全的位置上,以此作为契机,淬炼武夫体魄神魂,大有裨益。

隔着那团絮乱气象,陆台看不清楚陈平安的动作,但是相信以陈平安的谨小慎微,会做一个安全之策。

不知不觉,陆台早已将武道四境的陈平安当做了同道中人,甚至在某些生死抉择之中,愿意信赖甚至是一定程度上依赖陈平安。

对于山上追求自身不朽的练气士、尤其是有望证道的天之骄子而言,殊为不易。

高冠老者已经不再奢望尽善尽美,虽然敏锐察觉到几处地方的飞剑隐匿游曳,借着丹室轰然炸开、天上光芒刺眼的瞬间,高冠老者的一缕精粹阴魂瞅准一个间隙,果断往更高处一闪而逝。

虽然阴魂之上,始终有一缕金色丝绳紧紧缠绕,可是在这份惊天泣鬼神的动荡之中,可以忽略不计。

不曾想那金袍少年虽然没有中计,没有伸手去接住那顶五岳冠,而是由着它往大地坠去,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但是高冠老人的阴魂信心十足,踩着那把夸张飞剑,金袍少年也追不上自己,除非是一边御剑,一边使用方寸符,并且前提是找准自己的逃遁方位,三者缺一不可。

尤其是这个机会,稍纵即逝,因为缚妖索很快就要被阴魂挣脱,先前丹室和气海一同自爆,缚妖索上边的灵气所剩无几,再难牢牢约束住阴魂了。

要不然为何说山上修士,最怕“万一”二字?

天上,金袍少年陈平安,接连使出两次方寸符,一次离开了飞剑针尖,第二次更是凭空来到那缕精粹阴魂之后,第一次拔出了那把剑气长城老大剑仙暂借的“长气”,陈平安心无旁骛,脑海之中,全是破败寺庙齐先生面对粉色道袍柳赤诚的那一剑。

一剑斩下!

可怜阴魂如同一叶残破浮萍,被剑气洪水迅猛冲刷而过。

人间再无此人半点痕迹。

一剑功成之后,陈平安当下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凄惨地步,持“长气”剑的整条胳膊都已经变成白骨,以至于五指都握不住那把“长气”剑,长剑坠向大地,不但如此,陈平安整个人颓然也砸向地面。

初一十五充满焦急,在下坠的身形四周飞旋,却不知所措。

好在手脚皆有莲花符箓生发绽放的陆台,在半空截下陈平安,最终扶着他站在缓缓下降的飞剑针尖之上,陆台自己则在飞剑之外的空中大袖飘摇。

陆台看着模样凄惨的陈平安,既是心疼,又有怒气,“陈平安,你也太莽撞了!还要不要命了,由着他逃走又如何,一缕阴魂而已,想要复出,最少也是几十年甚至百年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你我还会怕了他?!”

陈平安歪头吐出一口血水,还有心情顺着视线望去很久,看得陆台哭笑不得。

陈平安收回视线,转头望向那位老修士身死道消的高空战场,并没有什么志得意满的表情,“我是在杀人。”

陆台赶紧掏出一只瓷瓶,倒出芬芳且浓稠的膏药在手心,缓缓倾倒在陈平安那条惨不忍睹的手臂上,哪怕是陈平安这么能熬的家伙,仍是呲牙咧嘴,陆台低声解释道:“忍着点,可让人白骨生肉。”

陆台发现环顾四周,似乎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