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三百章 江湖险恶

第三百章 江湖险恶

桓家祠堂外,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的众人,邋遢老人在以桓老堡主传授的秘术,以盛放有桓氏子嗣鲜血的双碗施法后,老人等待片刻,颓然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喃喃道:“为何如此,不该如此的……”

浑身浴血的桓氏兄妹脸色苍白,年轻道士嘴唇颤抖,“那些妖魔鬼魅,不知道用了什么阴毒法子,早就耗尽了两尊石狮子蕴含的灵气。”

陶斜阳一屁股坐在地上,以刀拄地。

老道人转头望向校武场那边的云海,山岳下沉,拳罡迎敌,云海之上更有剑光纵横。

老人生出一丝渺茫希望,挣扎着站起身,对四个年轻人说道:“你们四个,赶紧离开飞鹰堡,先前你们护送我来到这里,现在轮到我为你们几个孩子护送一程,你们就当为飞鹰堡桓氏留下一点血脉香火,不要犹豫了,赶紧离开此地,走得越远越好,以后不要想着报仇!”

陶斜阳-根本没有起身的迹象,抬头望向那个心仪多年的桓氏女子,沙哑道:“桓淑,你和桓常一起走吧,我要留在这里,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真的有点累了,今天就不走了。”

年轻道士正要说话,陶斜阳对他摇头道:“黄尚,别劝我了,我意已决!”

老道人喟叹一声,带着徒弟和桓氏兄妹,一起杀向就近的飞鹰堡北门。

陶斜阳盘腿而坐,面朝祠堂大门,开始以袖口擦拭长刀。

黄尚跟随师父他们奔跑,视线朦胧,始终不敢回头看那个年轻武夫。

桓淑突然转头,望向那个熟悉男人的落魄背影,于心不忍,心中千言万语,到了嘴边,便烟消云散。

生死之间,最真性情。

年轻女子被兄长一拽而走,不再停留。

陶斜阳低下头,凝视着雪亮刀身映照出来的那截脸孔,扯了扯嘴角,还是不喜欢啊。

————

当鬼婴被陆台一竹扇透心戳死的瞬间,哀嚎传出主楼厅堂,楼外的那片黑色云海之上,顾不得两把飞剑还在肆意飞掠,高冠老者再度现身,脸色难看至极,整个人气恼得连累五岳冠都开始颤颤巍巍,几乎已经淹没高处屋脊的云海,更是翻滚如沸水。

老人对着主楼那边怒吼道:“废物,废物!留你何用?!”

高冠老人伸出一只手,猛然攥紧。

大堂之内,苦苦应对两把飞剑的拂尘男子,学道之初,本就早早被老人以师门秘法控制,此刻他一颗心脏毫无征兆地炸开,然后瞬间魂飞魄散,骨肉分离,所有鲜血都被干干净净剥离出来,化作一大团猩红血球,不计代价地向外冲撞,一位观海境的气海爆裂,就已经将那座被陆台鸠占鹊巢的符阵,给炸得七零八落,摇摇欲坠,等到鲜血向外喷涌,好似倦鸟归巢,试图掠向楼外的云海老人那边。

陆台皱了皱眉头,收回针尖麦芒,以免被那些污秽鲜血沾染,到时候可就不是耗费天材地宝那么轻松了,不再往符阵灌注灵气,于是鲜血如一条溪涧,拉伸出一条纤长的河道,从大堂蔓延到了云海之上的高冠老人,涌入老者的手心之中。

老人如饥汉饱腹一顿,双眼血光绽放,双手挥袖,两股鲜红气机从大袖中汹涌而出,一时间罡风大作,初一十五两把飞剑在云海之中四处飘散。

高冠老人脸色狰狞,低头看着那座尚未触地的中央山岳,大怒道:“垂死挣扎!本来还想着鬼婴初生,胃口不济,才将你压在山岳磨盘下,一点点榨取精血,既然现在害得老夫万事皆休,老夫可不用这般讲究!去死!”

陆台已经来到飞鹰堡主楼的那座观景台,驾驭两柄飞剑掠向云海老人,畅快大笑道:“老贼!我太平山等这一天很久了!”

老人脸色一凝,随即癫狂大笑道:“老夫就算今天死在这里,也要你们太平山两位天才修士一起陪葬!”

老人一手挥袖不断,竭力阻拦初一十五、针尖麦芒四把飞剑的刺杀,一手握拳,向下凶猛砸下,“小兔崽子,死也不死?!”

陆台眼神微变,默念一声“走”,一根色彩绚烂的彩带从这座上阳台一闪而逝,配合那条如金蛟缠绕山峰的缚妖索,一起往上提拽而起,绝对不能让这座中岳与其余扎根大地的四岳汇合,到时候五岳结阵,陈平安别说是四境武夫,就是六境的体魄,恐怕都要被活生生碾压成一滩肉泥。

陆台怒喝一声,“给我升起!”

山峰开始往上拔了几尺。

“拼命谁不会?!”那高冠老人不愧是以狠辣著称于世的山野散修,肆意大笑站起身,收起那张蒲团后,下半身立即开始腐朽如枯木,不断有灰烬飘散,老人依然不管不顾,一掠来到那座中岳,双脚触及山巅之后,轰然下压,使得被五彩腰带和金色缚妖索约束的山峰,成功一压到底!

当这座中岳落地,整座飞鹰堡都开始颤动不已,以至于城堡外的山脉也开始出现裂缝。

金色的缚妖索沿着山势向地面颓然滑去,高冠老人哈哈一笑,伸手一抓,就将缚妖索握在手心。

当五岳齐聚之后,阵法已成,上阳台那边,陆台吐出一口鲜血,踉跄前行数步,好不容易扶住栏杆,手指微动,艰难开口道:“回来……”

原本捆住中岳的五彩腰带,亦是失去了绚烂光彩,开始恢复原形,然后向主楼那边掠去,老人眼前一亮,再次探臂一抓,将彩带扯在手中,刚刚缚妖索到手,又有这根一眼便知法宝无疑的彩带,被自己收入囊中,天无绝人之路,此次虽然还是吃了大亏,可好歹并非血本无归。

老人重新盘腿而坐,蒲团凭空浮现,经此一役,头顶五岳冠已经灵气稀薄。

头顶云海那边,唯有主楼那名剑修的两把飞剑,一大一小,还在挣扎,之前那两把袖珍飞剑,高冠老人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在中岳成功压死那金袍少年后,飞剑便向地面坠落,落在了远处的两处巷弄之中,多半是就此销毁了,实在可惜。

今日大仇得报,老人心中有些快意,一来已经撑不起五岳真形阵法,二来还要赶紧从少年尸体上剥落那件金色法袍,然后赶紧离开飞鹰堡,免得被扶乩宗或是太平山的老王八拦阻截杀,不然就要像当年那样,再次沦为丧家犬。

事已至此,太平山依然没有金丹或是元婴老祖出手,看来一死一伤的两个崽子,太过托大,才给了自己安然离去的机会,不过两个年轻人,绝对是太平山最拔尖的嫡传弟子,说不定还是那位山主的得意高徒,才有胆子如此一身法宝,招摇过市。

如果自己不是早就跟太平山,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梁子,恐怕早就避其锋芒了。

高冠老人默念“收山”口诀,五座山峰瞬间拔地而起,体型越来越小,最终重返五岳冠之中。

老人一边挥袖驾驭云海,阻挡陆台的针尖麦芒两把飞剑。

一边盘腿坐于蒲团上,笑着往校武场那边下降。

地上有一摊亮眼的金色,就像从竹竿上不小心掉落地面的一件金色衣裳,随意铺在地面上。

明明一件法宝唾手可得,高冠老人却脸色剧变,双手虚空一拍,整个人连同蒲团一起猛然升空,经过一系列战事,以及随着老人自身灵气的衰竭,那座十不存一的黑色云海疯狂涌向老人。

校武场地上那抹金色,从刚好足够一人平躺的大坑中,一跃而起,高声喊道:“陆台,针尖借我一用!”

陆台没有丝毫惊讶,心意微动,巨大的飞剑针尖便出现在陈平安脚下。

先前从初一十五的“坠落”,陆台其实就发现了蛛丝马迹,陈平安说过,它们是本命飞剑,却不是他陈平安的本命之物。所以陈平安如果真的死了,初一十五只会更加拼命杀敌,只有陈平安假死,才会故意让两把飞剑演戏。

之后那条缚妖索同样“装死”,陆台忍得很辛苦才没有笑出声。

依葫芦画瓢,灵犀一动的陆台也故意失去五彩腰带的控制,任由高冠老人取走。

老人去势极快,可是早早隐匿在附近的初一十五,来势更快。

一左一右,它们瞬间戳穿了那蒲团,使得高冠老人远遁速度微微凝滞。

又有陆台的飞剑麦芒在高空阻拦。

最关键是陆台的五彩腰带,和陈平安的金色缚妖索,重新活了过来,同时绑缚住高冠老人的手臂,如两条蟒蛇缠绕人身。

而陈平安,踩在飞剑针尖之上,向空中追着高冠老人和云海,飞掠而去。

御剑远游!

虽然在山岳镇压之下,借助陆台的彩带拖延时间,再加上陈平安早就算准了最大的坑洼,出拳之前,跺脚裂地,硬是临时开辟出一座可供躺下的大坑,得以逃过粉身碎骨的下场,但是被五岳大阵的磅礴气机当面压下,好似置身于密封棺材内的陈平安,可一点都不好受,当下肋骨已经断了好几根,如果不是在竹楼习惯了这种,也就只能眼睁睁看着高冠老人离去。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