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九十三章 鹰不飞

第二百九十三章 鹰不飞

那面容青白、身穿缟素的孩子,脑子足足转了一圈,这才继续跟随大人一起前行,身形消逝在小巷深处。

陈平安神色自若,也不继续张望那边的诡谲景象,瞥了眼张贴在大门上的镇妖符,只是普通的黄纸材质,用起来不算太过心疼。先前那么大一场雨,门扉为雨水浸透,可是被陈平安随手贴在门板上,牢固异常。

门上贴着市井坊间最常见的两位彩绘武门神,不知是桐叶洲享受香火的武庙圣人,还是沉香国历史上的功勋大将。

今年已经过去大半,彩绘门神被风吹日晒雨淋,褪色厉害,还有点黯淡无光,有一丝迟暮腐朽之气。

陈平安跻身武道四境之后,气血雄壮,魂魄坚韧,看待这方天地的方式,随之有了些变化,类似练气士的望气,能够捕捉到丝丝缕缕的灵气流转,尤其是在身穿金醴后,配合这件法袍灵气汲取的程度,相互验证,收获颇丰。

仰头望着看似甲胄鲜亮、装束威严的两尊门神,实则一点神性灵光,早已消逝于光阴长河,被这条古怪巷弄的阴煞之气,点点蚕食,消磨殆尽。

这算不算英雄气短?

陈平安叹息一声,踮起脚跟,用手指抚平那张符箓的细微褶皱,一张宝塔镇妖符,按照市价来算,能买多少对彩绘门神了?一想到这里,陈平安就有些恼火,那些鬼祟阴邪的大致意思,陈平安心知肚明,这是在下马威,大概是想要他和陆台这么两个阳气旺盛的外乡人,识趣一些,早早离开此地,双方井水不犯河水。

陈平安走入院子,关门上拴,陆台既然醒了,就彻底没了睡意,跟陈平安一样搬了条椅子坐在门口,不用陈平安开口,陆台就主动解释道:“一些个道行浅薄的阴物,也就吓唬吓唬人,最多祸害那些先天阳气薄弱的市井百姓,要么在他们走夜路的时候,突然吓他们一跳,趁着魂魄颤动的瞬间,吸取偷走一点魂魄,或是在那些祖上没积德、门神失灵的门户里,挑选老百姓做噩梦的时候,做那鬼压床的勾当,嗯,还有一些家伙是自己找不自在,不懂规矩,在一些个阴物游荡的鬼路岔口撒尿,自己惹祸上身。”

陆台拿出那把竹扇,哗啦啦扇动起来,院内凉意顿消,没来由多出几分和煦暖意,雨水之中,一丝丝灰烟袅袅升起,旋而消散。

陆台笑道:“这帮鬼魅没啥见识,跟飞鹰堡的活人们一个德行,半点看不出咱俩的深浅,可惜了那张镇妖符,要是换成张家天师来画,或是灵宝派的高功法师,凭借你这种材质……”

陆台停顿片刻,故意要在陈平安伤口上撒盐,“只需一张符贴在飞鹰堡大门口,就能够庇护这几百口人,最少三年五载,不至于被阴物袭扰,哪像你这种门外汉,只靠一口纯粹真气吐在符上,注定无法勾连天地灵气,这张符箓就是无源之水,所以能有几天风光?”

陈平安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你怎么早不露面?”

陆台微笑道:“我露面做什么?跟他们唠嗑,聊一聊这边的风土人情啊?问它们为了吓唬你,是如何安排出场次序的?是如何让那雨水变作血水?我只会语重心长告诉它们,鬼吓人的手段,它们实在不够看,我到时候可能会忍不住教它们几招绝活……”

陆台越说越不像话,陈平安提着酒葫芦指了指门外,示意陆台可以出去跟它们套近乎了。

陆台坐在原地,不动如山,啪一声收起折扇,“我自幼就喜欢跟饲养在家族里的妖魔精魅打交道,甚至能说是朝夕相处,早就习惯了,如果不是你陈平安嫌它们烦,有他们在外边飘来荡去,我睡觉只会更安稳香甜。”

陈平安疑惑道:“你们阴阳家子弟,不用忌讳这个?”

陆台仰头望向雨幕,轻声道:“不近恶,不知善。”

陈平安好奇问道:“飞鹰堡是不是隐匿有真正的厉鬼?”

陆台点点头,“不然为何当初在打架之前,我要说一句‘栽赃嫁祸的风水宝地’?”

陈平安点点头,清楚记得此事。

陆台两只手慵懒搭在椅把手上,大袖垂落,“若是我们俩死翘翘了,在那边的深山老林做了亡命鸳鸯,你觉得栽赃给飞鹰堡这帮武林莽夫,会有人信吗?自然是嫁祸给这里边的那窝阴物鬼魅。”

陈平安心头一动,猛然站起身,走向大门。

院外小巷传出一阵动静,大门上那张镇妖符金光暴涨,一闪而逝,

陆台转头笑道:“不用去了,那些鬼魅不死心,一定要吃点亏才愿意长记性,现在领教过了,近期应该会对我们敬而远之,我以后想要再听到那些动人的天籁之音,想要睡个好觉,难喽。”

陈平安打开院门,跨过门槛后,抬头打量了一下宝塔镇妖符,除了一粒印痕浅淡的污渍,符箓并未出现符胆崩碎、灵光摇晃的迹象,前来试探符箓身前的鬼魅,如陆台所说,确实道行不高。

陈平安返回院子,打定主意,如果还来挑衅,那就别怪他当个恶邻了。

陆台双手抱住后脑勺,道:“这桐叶洲是一个很守旧的地方,不太喜欢别洲的外乡人,换成是这边,俱芦洲的天君谢实,早就给人围殴得半死了,哪像你们宝瓶洲,竟然还能客客气气坐下来喝茶、讲理、讨价还价。”

陈平安在台阶上蹭了蹭靴底的泥泞,想了想,缓缓道:“宝瓶洲距离俱芦洲太近,大骊跟谢实关系也很神秘,都有关系,不全是一洲风土民风的事情。陆台,你觉得呢?”

陆台啧啧道:“可以可以,陈平安,你如今越来越能够站在山上看待问题了,不愧是闯荡过倒悬山和剑气长城的人物。”

陈平安准备将椅子搬回屋子,陆台突然说道:“陈平安,如果把马万法计算在内,其实他们对付一个半金丹修士,都不难。我们两个能打赢这场架,其实挺不容易的。”

陈平安便站在椅子旁边,问道:“如果我们俩对上一个金丹练气士,有胜算吗?”

“有,但是胜算不大。”

陆台笑道,“每一个金丹修士,几乎都是心性坚韧之辈,而且术法神通,层出不穷。所以我们要么跟他拼命,不然就会被他活活耗死。你应该知道吧,练气士的第九境金丹境,纯粹武夫的第七境,与各自之前的那些个境界,合在一起,被说成是‘翻天覆地’。”

陈平安坐回椅子,摇头道:“我其实不太清楚,你给说道说道?”

陆台眼睛一亮,“给你讲了这些,能不能下次正式分赃的时候,少给你一百颗雪花钱?”

陈平安哭笑不得,“你还会在意一百雪花钱?”

陆台哈哈笑道:“我当然不在意雪花钱,我只是喜欢这种占便宜的感觉。”

陈平安伸出一只手,示意陆台可以挣钱了。

陆台心情大好,踢了靴子,在椅子上盘腿而坐,微笑道:“纯粹武夫六升七,被誉为‘覆地’,除了讲第七境御风境,能够使得武夫像仙人那般御风远游之外,还有就是魂魄胆凝为一体,展现在眼前的天地,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至于练气士跻身金丹境嘛,‘结成金丹客,方是我辈人’,这句金科玉律,几乎给人说烂了。真正的玄妙,在于结成金丹之前,修士运用术法神通,瓶颈很大,开辟出府邸有几座,就可以大致推算出储藏灵气的总数,与人对战,就像你陈平安想要花钱,需要省着点花。”

“可结成金丹后,修士储藏灵气,不局限于气府有几座,而是如同富人造出一座冰窖,酷暑犹可吃冰,更重要是还能够临时跟天地借用灵气,长生桥长生桥,说了那么多,到底为何物?除了踏上修行,再就是为了能够跟天地相接,自身小洞天,天地大福地。”

陈平安听得认真用心。

陆台笑问道:“所以我们两个打死了马万法这么多人,却未必打赢一个金丹修士,就变得不奇怪了?”

陈平安点头,“原来如此。”

陆台一脸见鬼的模样,疑惑道:“教你拳法、剑术和符箓的人,一个都不跟你说这些?”

陈平安摇头道:“不教这些,传授我拳法的老人,只教我……”

陈平安站起身,轻轻一拳递向雨幕,“要随手一拳,打退雨幕十丈百丈。”

陈平安收起拳头,轻轻拧转手腕,如提笔画符,“要在笔端流泻符箓真意,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陈平安再虚握长剑式,轻轻向前一挥,“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唯有一剑。”

陆台怔怔看着对面屋檐下,那个跟平常不太一样的白袍少年。

陆台蜷缩在椅子上,双手笼袖,久久无言。

陈平安咧嘴一笑,拿了椅子就要回屋,“你也早点睡。”

陆台认真问道:“陈平安,三者之间,你如果只能选一样,会选什么?”

陈平安愣在当场,这个问题还真没有想过,思量片刻,回答道:“当初练拳,是为了延续寿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