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大渎入海处遇故人

第五百五十三章 大渎入海处遇故人

凫水岛这边的动静有点大。

竟然还需要水神沈霖亲自驾驭水运去往凫水岛。

所幸白甲、苍髯两岛修士,事先就得到了南薰水殿的提醒,说是凫水岛上有某位野逸高人要破关。

水神娘娘两位心腹的随侍神女,一位南薰水殿的掌灯女官,一位水脉勘验官,就分别待在白甲、苍髯两座岛屿上做客。既是给面子,也是“监军”。

云海上,张山峰问道:“师父,这都多久了,明明已经将本命物炼化成功,怎么陈平安还没有回过神?”

火龙真人说道:“关起门来想事情,就这么简单。聪明人钻了牛角尖,都不会太容易出得来,要么一步一步原路退回,要么硬生生将其打破,别开生面。”

李源盘腿坐在远处,双手托腮帮,一呼一吸,如鱼吐泡。堂堂济渎水正,无聊到这个份上,也没谁了。

火龙真人转头问道:“李大爷,还玩呢?知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李源答道:“这场热闹也没错过啊,我从头到尾都瞪大眼睛瞧着呢。”

火龙真人笑道:“也亏得神灵没那肠子。”

李源翻了个白眼,悔青肠子?

火龙真人问道:“要不要卖你一瓶后悔药?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好好掂量掂量。”

李源眼珠子急转,这老家伙应该不至于吃饱了撑着逗自己玩,便问道:“啥价格?”

火龙真人笑道:“一瓶最上乘的济渎水丹,不是糊弄江水河神的那种。”

李源呲牙咧嘴,摇头道:“免了。老真人,我这儿真掏不出一瓶本命水丹,毕竟再不管事,每十年还是要交给水龙宗一颗水丹。”

今个十年,交给孙结一颗,下个十年,赠予邵敬芝一颗,南北宗轮流获得,至于得了水丹后,是拿去给一个比一个鬼精的供奉、客卿,做人情,还是留着自己消受或是犒赏祖师堂嫡传子弟,李源不会过问。

火龙真人说的可不是一两颗济渎水丹,而是一整瓶香火浓郁、水运精粹的珍稀水丹,最少九颗。

若是三五百年前,李源还可以考虑考虑。

这会儿自己这副残破金身的光景,不比金身崩毁在即的沈霖好太多,南薰水殿这么死皮赖脸地为凫水岛锦上添花,真是沈霖大度?这娘们持家有道,最是节俭,她还不是觉着自己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将这位火龙真人当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破罐子破摔罢了。总以为火龙真人在那人面前帮着南薰水殿美言两句,就能够让她沈霖渡过此劫。

李源自顾自摇头,世人所谓的大道无情,最早说的可不是山上,而是天上。

而那“李柳”,便是天上有数的存在之一。

说句难听的,沈霖闹腾了这么一遭,又要消耗她几十年光阴了。难道她忘记火龙真人最早的言语了吗?要南薰水殿袖手旁观即可。

张山峰有些疑惑。

火龙真人笑道:“强按牛头去喝水,难。”

张山峰轻声问道:“陈平安有没有破境?”

火龙真人摇头道:“仍是三境,不过到了瓶颈,对陈平安而言,他的柳筋境,大概可算一个名副其实的留人境。没法子,早早经历了破心魔,合道,求真三大难关的雏形,加上长生桥又断了,走得踉踉跄跄,才是对的。不然为师就要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哪位山巅人物的转世了。”

张山峰问道:“身为仙人兵解离世后的转世,不好吗?我听说很多宗字头仙家的老祖师,闭生死关之前,都会留下一条退路,为宗门寻觅自己的转世之身,事先铺垫好线索,好重续道缘香火。”

火龙真人摇摇头道:“不太好。我不是我的。一辈子都记不起前尘往事,还算稍好,若是记起了些,却又不全,便是大麻烦。”

当然生而知之的李柳是例外,对于她而言,无非是换了一副副皮囊,其实等于从来未死。

夜夜酣眠,只是小睡,人死才是大睡。

若修士只是纯粹贪生避死,而强行窃取天机,好似鬼鬼祟祟的蟊贼夜行,投胎转世,结果原有魂魄不全,东拼西凑出了个人,到最后,那个半死不活的人,到底谁是谁?

不过火龙真人倒也能理解某些上五境修士的惧死求生,理解归理解,依旧是不太认可。

某些喜欢走旁门左道的魔道宗门,祖师堂还会为修士点燃一炷性命香,历史上曾经有不少修士,只是盯着那炷香多看了片刻,便把自己看得道心崩溃,彻底走火入魔,这就是自己把自己活活吓死的。

火龙真人难得宽慰自己弟子的心思,微笑道:“先前为师说他陈平安是瘸腿走路,更多是心路上的拖泥带水,连累了整个人的本心走向,其实一时半会儿的境界低下,不打紧。”

张山峰犹有忧愁,“陈平安欠了那么多外债,如何是好?陈平安这家伙最怕欠人情和欠人钱了。”

火龙真人笑道:“有些大忧愁,陈平安反而不怕。打个比方,登山路上,陈平安埋头走路,走得不快,结果发现前边几步路上,可以弯腰捡钱,哪怕只是一颗雪花钱,你觉得陈平安会不会走得更快一些?每捡一颗钱,就少一份负担,久而久之,自然越走越快。”

张山峰豁然开朗,师父可以啊,才见过陈平安两面,就这么了解陈平安?

火龙真人突然说道:“尘埃落定,咱们可以返回凫水岛了。”

李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陈先生,到底是几境修士?”

火龙真人与弟子的言语,李源是一个字都听不见的。

天下火法修士第一人。水法,应该可以稳居前十。

别忘了,火龙真人还是龙虎山的外姓大天师,龙虎山天师府是什么地方?山上修士,一向推崇世间术法,雷法为尊,天地枢机,总摄万法。而天师府黄紫贵人“造化尽在吾掌中”的五雷正法,便是天下雷法正宗。火龙真人的雷法,能弱了去?龙虎山的历代外姓大天师,一般而言,除了没有那天师印和仙剑,可以研习所有龙虎山术法。

所以火龙真人才能够在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如此超然世外,别具一格。

火龙真人没有理睬李源,带着张山峰落下云头,来到凫水岛宅邸内。

陈平安已经走出闭关之所,神华内敛,肌肤莹然,不过因为刚刚炼化了本命物,尚未彻底稳固气府,浑身灵气流溢不定,使得整个人愈发飘然出尘,等到木宅安稳下来,这般小有火候的神仙气度,便可以收放自如。

火龙真人点头赞赏道:“贫道当年下五境,可没有这份派头。”

陈平安抱拳致谢。

火龙真人这一次没嫌弃陈平安繁文缛节,修行路上,为人守关护阵,当闭关之人成功出关,还是需要做点表面功夫的。

火龙真人说道:“既然成了,贫道与山峰就不多逗留了,趴地峰那边还有一大堆事务。”

张山峰嘀咕道:“在哪儿睡觉不是睡。”

火龙真人对于自己弟子的拆台,那是半点不恼火的,反而笑呵呵解释道:“当然是在自家草窝打瞌睡,更舒坦些。”

修道之人,占据世间名山大川,远离人间俗世,不是没有理由的。仙,迁也,迁入山也。红尘多烦忧,藕断又丝连。故而宜入名山,身也清净心也清静。

张山峰点点头,“是很想念那些师兄师侄了。”

陈平安说道:“可能还要麻烦老真人一件事。”

张山峰已经说道:“不麻烦不麻烦。”

火龙真人笑着不说话。

张山峰生怕师父以为自己胳膊肘往外拐,赶忙低声道:“师父,陈平安做事有分寸,说是麻烦,应该不会太麻烦,这就等于咱们白拿了一个人情,他这趟北俱芦洲游历,返回宝瓶洲之前,肯定要去咱们家做客,到时候我带他逛逛,师门好些地方,比如桃山那边,还有太霞峰附近,我可都没怎么去过,不像话。”

火龙真人点点头,笑望向陈平安,“说吧。”

陈平安便说希望将那一百二十二片碧绿琉璃瓦,自己只留下两片琉璃瓦,其余全部劳烦老真人卖于中土神洲的白帝城,他只收六百颗谷雨钱。

张山峰目瞪口呆,刚要说话,就被陈平安以眼神劝阻。

火龙真人似乎在权衡利弊,笑呵呵的,也不说话。

陈平安便安静等待下文。

远水解不了近渴。

如今的落魄山太需要神仙钱了,处处是需要添补的窟窿,而且个个不小。

莲藕福地提升中等福地是一事,还是头等大事,若是不算魏檗第三场山水神灵夜游宴的进账,如果自己能够卖出那堆琉璃瓦,立即赚到六百颗谷雨钱,可以补上所有的缺口不说,约莫还有两百颗谷雨钱的盈余,将一半多出的谷雨钱,寄给朱敛,作为落魄山的积蓄,免得稍有开销便捉襟见肘,有些人情,既然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