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关

第五百五十一章 真人一到便叩关

一老一小两位道士,在长桥一端花了两颗雪花钱,拿了两块仙家橘树木牌。

张山峰轻声问道:“师父,你的障眼法到底管不管用?我怎么觉得好像还是有很多人在瞧咱们?再说了,咱们来自趴地峰,又不是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我当年出门游历,可没谁看出我来自趴地峰,连误认我是桃山、指玄那些师兄们的山头,也一次都没有的。我按照师父的说法,只说自己是中土龙虎山的外姓天师,就更没人信了。”

火龙真人微笑道:“想必是你那些师兄们的名头不大吧。”

张山峰叹了口气,“我觉得师兄们道法都挺高的。”

火龙真人笑道:“每次慢慢悠悠上山,别别扭扭下山,你这也能瞧得出来师兄道法高?”

张山峰使劲点头,压低嗓音说道:“我听山上的师侄们说过几次,说能够自己跑出去开峰的师兄师姐,境界高得吓人。”

火龙真人笑呵呵问道:“怎么个高?”

张山峰摇摇头,“这可没个准,有说是金丹地仙的,也有说怎么都该是龙门境神仙。”

说到这里,张山峰郑重其事说道:“师父,虽说咱们趴地峰不许随便拿境界说事,可师侄们毕竟年纪小,这些个闲聊,是天真天性使然,师父可不许上纲上线,回去之后就逮住人发火,不然我以后还怎么在趴地峰修行,不都得背后骂我这个小师叔是乱嚼舌头的长辈?”

火龙真人笑着点头。

张山峰还是不太放心,“师父,你得给我句准话,不然我觉得悬乎。”

由不得张山峰不紧张兮兮,自打记事起,他就只见到师父老人家发了一次发火。

一座得以离开趴地峰单独开山的师兄,有一次与留在趴地峰上修行的另外一位师兄,不知为何起了争执,兴许是道理没掰扯清楚,就拿境界高低说了句话。

其实被说的那个师兄,自己都没觉得那是需要上心的言语,不曾想明明已经酣睡两三年的师父,破天荒从峰顶大雪堆里震散积雪,然后一闪而逝,离开了趴地峰。

当时还是个不大孩子的张山峰,正与几位同龄人的小道童,一起忙着打雪仗呢,结果一个个面面相觑,然后继续打雪仗,师父在与不在,都不耽误他们嬉闹,毕竟在趴地峰,下雪一事,可稀罕,只有师父睡着了之后,才有机会碰到,真是比过年还开心。

后来张山峰才听说那个只是说错了一句话的师兄,当天就被驱逐出师门了,那个师兄在趴地峰地界的边缘地带,跪了整整一个月,也足足磕头了一个月,师父都没回心转意。其余师兄,都走上了趴地峰,但是都没敢说话,就只是站在趴地峰上,好像他们犯错,半点不比那个同门师兄弟更小。

张山峰大概是年纪小的缘故,是当时唯一一个敢开口询问此事的弟子,因为他很好奇师父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当时师父在所有弟子都已经离开趴地峰后,对张山峰只说了两句话。

“天底下没有什么所谓的无心之语,只有不小心说出口的有心之言。”

“山下人,无所谓,山上人,很要命,不是要了修道之人的自己性命,就是要了更多山下凡俗夫子的命。”

张山峰还想要为那位师兄求情,火龙真人只是摇了摇头,轻轻摸了摸小道士的脑袋,说就这样吧,既然你那师兄,在山上修行到了路尽头,不如去山外修修心。

此时此刻的长桥上,老真人只得亲口承诺道:“好,师父就当没听说过这回事。”

行走在长桥上,张山峰发现有个眉眼伶俐的黄衣少年,站在不远处怔怔出神,好像在看他们师徒俩,然后那少年转头就跑,一溜烟儿就没了身影。

张山峰疑惑道:“师父这是?”

火龙真人笑道:“以前见过,打过交道。”

那边李源一头冷汗,撒腿狂奔,见过你大爷的见过,老子堂堂济渎水正,结果当年被你以水法镇压在大渎水底足足个把月。

火龙真人皱了皱眉头,转过头望去。

是一样施展了障眼法的宗主孙结。

孙结硬着头皮快步向前,没法子,若是这位老真人只是路过水龙宗,他孙结既然得了旨意,不出现也就罢了,可老真人分明是会去龙宫洞天的,要是他孙结还留在祖师堂那边,就于礼不合了,哪怕给老真人当面训斥几句,总好过自家水龙宗失了礼数。

火龙真人虽然不太乐意多出些应酬,可好歹对方是一宗之主,伸手不打笑脸人,便说道:“贫道只是与弟子来此游览。”

与此同时,以心声言语明明白白告诉孙结,“孙宗主,我这徒儿不太晓得山下事,烦请遮掩一二。”

孙结顿时心领神会,打了个稽首,开口笑道:“见过真人。”

火龙真人笑着点头致意。

张山峰一头雾水,连怎么敬称对方都不晓得,只好还了对方一个稽首,“晚辈张山峰,见过前辈。”

孙结赶紧又还了一礼。

火龙真人的嫡传弟子,当得起他这位水龙宗宗主的单独一礼。

这让张山峰有些手忙脚乱,只得又毕恭毕敬打了个稽首。

火龙真人便有些无奈。

孙结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便不再繁文缛节,只说陪着真人走上一段路。

火龙真人每次下山游历,从来独来独往,几乎没有身边跟随弟子的说法。无论是那位不幸兵解离世的太霞元君,还是桃山、指玄这些别脉开山的诸位弟子,哪怕个个道法通玄,可相传从来不曾跟随那个喜好睡觉的老真人,师徒一起云游四方。事实上,张山峰此次下山,也是多年之后的后半程,一路南下远游到了别洲,才被自己师父找上门,然后一起游历了中土神洲和南婆娑洲,在那之前,哪怕一路风餐露宿、饥肠辘辘,都是张山峰独自一人,说是砥砺道法,其实就是尝尽辛酸。

孙结将火龙真人和张山峰送到了酒楼那边,便告辞离去。

这一路都是张山峰与他聊天,应该是担心他师父不会应酬往来,只好弟子代劳了。

在孙结刚要转身的时候,火龙真人这才开口说道:“李源那边,贫道帮你说句话便是。”

孙结刚要行礼。

火龙真人摆摆手,“免了。”

张山峰在那位挺客气的前辈走远了之后,小声说道:“师父你怎么也不搭理人家。”

火龙真人笑道:“不是朋友,没得聊。朋友也不是聊出来的。”

火龙真人有些缅怀神色,自己有没有朋友?当然有,而且还不少,可惜都是故人了。

活得太久,好像就只能一一为朋友们送别,有些可以当面道别,有些不能。

能与不能,其实都是伤感。

这与道法高低无关。

所以身边这个弟子,能够认识那个喜欢讲道理的陈平安,认识那个喜欢写山水游记的徐远霞,都很好。

而张山峰和陈平安都打心眼敬重那个大髯游侠,就更好了。

意气相投,患难与共,喝水犹胜饮酒。

有些称兄道弟的锦上添花,花团锦簇里边藏着刀子。

但是某些雪中送炭,是朋友手捧火炭送来的,送完之后,握拳挥别,只说小事。

离着那处“济渎避暑”城门还有三十四里路,张山峰问道:“师父你是怎么算出陈平安位置的?”

老真人说道:“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只不过他陈平安与你牵连颇深,例如那枚天师印,还有你现在背着的这把古剑,都是他率先得到,然后转手赠送你的机缘,才给了师父一些线索。加上陈平安刚好在北俱芦洲,若是身处别洲,为师就更难卜卦了。”

其实还有一桩密事,火龙真人没有与张山峰挑明,那就是当年在宝瓶洲东南那座村落的巷弄,双方相逢,老真人作为回礼,赠送了陈平安一份见面礼,帮助那个孩子在将来的武道之路上,稍稍走得稳当些。毕竟这份可有可无的香火情,不是什么可以拿来说道的谈资。

到了龙宫洞天入口处,结果一听说需要掏出两颗小暑钱,张山峰当时就觉得这水龙宗有些黑心了。

张山峰咬咬牙,从袖子里磨磨蹭蹭摸出两颗小暑钱,交给看守城门的水龙宗修士。

过城门的时候,张山峰摸了摸红漆大门上边镶嵌的门钉,不忘转头对老真人说道:“师父,要不要也摸摸看?当年陈平安说过好些乡俗,其中上城头走百病,过城门摸门钉,都能赶走污秽晦气。”

火龙真人笑着摇头,“为师就算了。”

张山峰过了城门洞,见着了那条长达九千九百九十九级的白玉台阶,顿时感慨道:“气派,真气派,不愧是宗字头仙家!”

自家趴地峰,可就只有一条蜿蜒曲折的上山小路了,路上还杂草丛生,不过野果子多,张山峰下山游历之前,就经常带着一大帮小道童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