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有小事大如斗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有小事大如斗

(万字章节,补上昨天的请假。ps:本章的章节名借自一位读者。)

站在桂花岛山脚渡口处,陈平安轻轻跨出一脚,便踏上了倒悬山。

桂姨事先就跟陈平安说好,在桂花岛靠岸的那一刻,就是渡船最繁忙的时分,那些来自宝瓶洲、俱芦洲和桐叶洲的货物卸载,不能有丝毫差错,否则老龙城范家的金字招牌就要砸了,所以她和老舟子以及马致三人,需要亲自盯着每一手货物的交易,没办法带他去倒悬山客栈下榻,原本桂姨想让金粟领着陈平安,去往那间与桂花岛世代交好的客栈下榻,被陈平安婉拒,惹来金粟心中微微埋怨,这座倒悬山,无奇不有,让人游历再多次都会觉得新鲜。

结果这位正郁闷的桂花小娘,看到那背剑少年朝咧嘴一笑,似乎看穿了她的小心思,金粟狠狠瞪了一眼,少年跟桂夫人老舟子三位老神仙挥手告别,似乎不敢金粟眼神对峙,已经转身快步跑向渡口。看着少年路荒而逃的背影,金粟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平安行走在人头攒动的人流之中,深呼吸一口气。

终于到了。

通过倒悬山去往剑气长城,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除了一枚进入倒悬山的青木通关牌外,需要再过一关的桂花岛百余人,多领了一枚玉牌,同时得到告知,他们在三天后的子时通关,一炷香后就要轮到下一拨人,过时不候。

陈平安走下船,腰间悬挂着那枚只篆刻有一个“涯”字的白玉牌,桂姨告诉他,倒悬山上风景各异,商铺林立,趁着这三天功夫,可以多走走,若是相中了心仪的法宝器物,手中钱财不够,可以跟客栈掌柜借,十颗谷雨钱以下,那位掌柜都会答应,而且按照老规矩,记在桂花岛头上。

山崖畔的这座渡口,名为捉放渡,源于渡口附近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古亭,悬挂匾额“捉放亭”,是某一脉道统前任老掌教的亲笔手书。

倒悬山上有九座建筑,隶属于此方天地的道家,其余高楼庭院商铺等地皮,早已卖给八方来客,其中八座,捉放亭,敬剑阁,上香楼,雷泽台,灵芝斋,法印堂,师刀房,麋鹿崖,分别屹立于倒悬山八方,加上中央的孤峰,总计九块地盘。

相较于方圆百里有余的倒悬山,道祖二弟子这一脉道统,无论是地盘大小,还是徒子徒孙的人数,在倒悬山都不算太夸张。

“陈公子,陈公子。”

有人在陈平安背后急乎乎嚷着,陈平安回头一看,是那个自称刘幽州的绿衣少年,后者一路小跑到陈平安身边,竹筒倒豆子,问了一连串问题,“陈公子,你在倒悬山上住哪儿?有约好的地方吗?没有的话,不然去我那边?我家在这边有栋宅子,靠近一个叫敬剑阁的地方,据说宅子还挺大,我一直想要谢你呢,不然给我个机会?”

陈平安摇头笑道:“不用,桂花岛帮我安排好了,去鹳雀客栈住。”

那个来自北方皑皑洲的少年一脸失落,仍是不愿死心,“这样啊,那我回头能找你玩吗?我是第一次来倒悬山,要好好逛逛,咱们一起呗?”

陈平安愣了愣。

老妪无奈道:“少爷,萍水初逢,你便如此热络交往,不合情理的。别说是陈公子不敢答应,便是换成我,也不会点头。”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

那少年神色黯然,“好吧,陈公子,我住在猿蹂府,你要是没事情的话,可以来找我,就说找刘幽州,是我朋友。”

陈平安点头道:“这个没问题。”

陈平安和刘幽州以及老妪同时转头,一位姿容动人的“女子”站在三人附近,欲言又止的模样。

老妪苍老脸庞上满是笑容,如枯木逢春,和颜悦色问道:“这位小仙师,可是有什么为难?”

但是他对老妪视而不见,盯着陈平安,喂了一声,“你能不能借我一颗谷雨钱?我以后还你三五颗就是。”

陈平安递过去一颗谷雨钱,那人接过手,笑着离去。

少年刘幽州轻声道:“陈公子,是你朋友?”

陈平安摇头道:“不认识。”

刘幽州惊讶道:“那你也借钱给人家?你知不知道,天底下好看的姑娘,都最会骗人了。陈公子,容我多嘴一句啊,一颗谷雨钱,哪怕钱再少,也不能这般行走江湖啊。”

陈平安呲牙咧嘴,告辞离去。

一颗谷雨钱还少?好看的姑娘?

老妪忍俊不禁,笑道:“少爷,你难道没有看出那位漂亮姑娘,其实是一位男子?”

刘幽州呆若木鸡,小声道:“我方才光顾着偷瞄那姑娘的脸蛋和身段了,没敢多看。”

老妪只得反驳道:“少爷,人家不是姑娘唉。”

刘幽州一挥袖子,大步向前,“长那么好看,我就当他是姑娘了。”

陈平安没有急于去往鹳雀客栈,而是跟随一股人流去附近的捉放亭。

等到陈平安临近人满为患的小亭子,难免有些失望,觉得好像名不副实,亭子极小,甚至不比彩衣国宋老剑圣家的山水亭大,亭子内外已经站了不下百余人。陈平安踮起脚尖,看了眼见缝插针都难的小亭子,就打算去鹳雀客栈。

陈平安刚要离去,身后有熟悉嗓音响起,跟他的容貌一样阴柔,“不去亭子里停留片刻?”

他与陈平安并肩而立,陈平安转头笑道:“这也太挤了,不敢去,怕出不来。”

他指了指前方不远处三位女子,似乎也在犹豫要不要进入捉放亭,他微笑道:“你只管跟着我,就当我先还你那一颗谷雨钱的利息。”

陈平安一头雾水。

他指了指自己喉结,笑容古怪,陈平安试探性问道:“障眼法?”

“你的酒壶先借我一用,放心,这么个小破葫芦,我还不放在眼里,我那只养剑葫,算是你们的老祖宗,只是没敢拿出来罢了。”他朝陈平安点了点头,二话不说拿过陈平安腰间的姜壶,快步走向那三位姿色上等的年轻女子,一边仰头喝酒,于是女子倾国倾城的容颜,男的豪迈奔放的气概,同时在他身上显现,

然后片刻之后,那人站在花丛之中,就朝陈平安挥挥手,陈平安只得走过去,那人以陈平安听不懂的话语介绍了一通,然后又用宝瓶洲雅言给陈平安说了一遍,原来三位女子是婆娑洲的宗门子弟,结伴联袂游历海外,需要斩杀一头龙门境的海中巨妖,才算完成历练,终点即是这座倒悬山,之后就要返回南婆娑洲师门。

之后他不由分说拽着陈平安胳膊,带着三位婆娑洲仙子一起杀向捉放亭。

捉放亭,相传那座青冥天下的道家正统,三位掌教之一的“真无敌”,道祖座下二弟子,当初丢下这方最大的山字印后,亲临此地,有位十二境巅峰的大妖不知如何手段,悄然越过了剑气长城的众多禁制,来到倒悬山,结果第一次所见之人,恰好就是那位掌教,当时倒悬山一带,是个鸟不拉屎的蛮夷之地,大妖本以为从此天高任鸟飞,见着了那位道人,自然出言不逊,就要将其一口吃下,至于结局,毫无悬念,被那位道家掌教一巴掌拍了个半死,只是最后不知内幕如何,那位被誉为四座天下最能打的老道人,将那头大妖丢回了剑气长城以南。

后世倒悬山道人,便建造此亭,彰显那位掌教的道法通天。

这一趟捉放亭之行,陈平安累得汗流浃背,因为三位仙子,加上姿容犹胜他们一筹的那个家伙,小亭内外人人并肩擦踵,有些是无心的碰撞,有些是有心的揩油,陈平安便只好尽量护着她们,还得做到不能监守自盗,自然劳心劳力,处处皆是细微的勾心斗角,好在倒悬山第一条规矩就是伤人者死,所以武夫四境的陈平安应对得还算成功。

成功走出捉放亭后,陈平安两人跟那三位仙子分道扬镳,她们还要去往最近一处景点,麋鹿崖。

陈平安收回养剑葫,别在腰间,无奈道:“以后别再干这种事情了。”

他白了一眼陈平安,“没劲,我陪仙子姐姐们耍去。”

陈平安如释重负,告辞离去。

那人瞥了眼陈平安的远去背影,嘀咕道:“也太正儿八经了,竟然还不是假装的,难道是哪家老夫子教出来的小夫子?”

附近有英俊男子搭讪,“这位小姐,一个人赏景呢?”

他笑呵呵道:“呢你大爷的呢,老子跟你娘亲一起逛过窑子呢。”

那器宇轩昂的男子赶紧摆手,示意身边扈从不要轻举妄动,最后笑容灿烂,伸出大拇指,“姑娘这性格,我喜欢。”

他径直离开捉放亭,途中犹豫是先去敬剑阁还是上香楼。

男子望向那位腰系彩带的大美人,感慨道:“唯有山上,方有此等通透灵秀的女子,修行好啊。山下女子,便是皮囊再出彩,不过短短十几二十年的动人时光。”

一位贴身扈从以中土神洲的大雅言,轻声提醒道:“陛下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