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尽敌国

第五百四十四章 舟中之人尽敌国

(大章节,上传得有些晚了。)

白衣神女与两尊青衣神人已经消散。

半旬之后,水幕还会出现一次。

若是一旬到来,此地剩余人数多过五人,便会有天劫落地,将所有人打杀。

桓云发现自己埋藏在藻井那边的符箓已经崩碎,显然此地山水神灵已经关闭了仙府出路。

白玉拱桥这边,鱼龙混杂的各路修士武夫,面面相觑。

先前桓云好不容易帮着笼络起来的涣散人心,这会儿瞬间被打回原形。

重归一盘散沙。

哪怕是六人,都不约而同地后撤,与身边人拉开一段距离。

唯独白璧与詹晴并肩而立,默默交流。

一时间天地寂静,落针可闻。

云上城那对年轻男女,心情越来越沉重。

年轻女子问道:“师兄,桓老真人护得住我们吗?”

男子苦笑道:“兴许老真人不愿意杀我们,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女子花容失色。

男子无奈道:“桓云终究不是自家人,现在我们能够相信的人,就只有许供奉了。”

片刻之后,两人一起琢磨困境,试图打破当下死局,可惜两人还是没能商议出一个所以然。

那位风尘仆仆赶来的龙门境供奉,他们两人真正的护道人,飘落在两人身侧,神色凝重,缓缓说道:“不如将那白玉笔管交予我,我来引开所有人的注意力。”

男子毫不犹豫就交出那件方寸物,感激道:“有劳许供奉。”

老供奉将那白玉笔管小心翼翼收入袖中,一路而去。

年轻女子一脸讶异。

男子摇摇头,示意她莫要说话。

年轻女子虽说不如她师兄沉稳缜密,一直被城主沈震泽教训,但是她好歹知道此刻交出方寸物,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男子以心声说道:“如果刚才不交出去,我们现在已经是两具尸体了。半旬之后,如果我们和这位陶供奉,都能够活到那一天,等着吧,方寸物就会物归原主。”

女子惨然道:“等到水幕消失,然后再被拿走?”

男子笑道:“不然?”

女子梨花带雨。

男子为她轻轻擦拭眼泪,动作轻柔,没有说话。

不是不想说点什么,而是无话可说。

后山那棵绿竹下,狄元封神色凝重,抬头瞥了眼,根本没找那黑袍老者麻烦的意图,打算躲得越远越好。

狄元封毫不犹豫就飞奔下山,绕过了那座宫观。

陈平安滑下竹竿,路过宫观建筑的时候,发现黄师这边毫无动静,不知是作何想。

孙道人摘下大小两只包裹,放在脚边。

没敢丢了包裹就跑,担心被人乱拳打死老师傅,到时候自己还要百口莫辩。他一个观海境野修,真不够看的。

孙道人只能赌下一拨人见着了他,见好就收,只拿钱财不拿命。

这会儿,就算他真是婴儿山雷神宅的谱牒仙师,管用吗?有屁用。

陈平安看到这一幕后,心想这位老道人总算聪明了一回。没有丢了宝物撒腿跑路。

孙道人泪眼婆娑,可怜兮兮,望向那个站在墙头之上的陈道友,然后挥挥手,“走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陈平安点点头,“保重。”

只是离去之前,丢了三张符箓过去,全部都是隐匿身形的驮碑符。

赠予杀伐符箓,意义不大了。

以心声告诉孙道人此符用处过后,陈平安亦是飞奔下山。

孙道人接住符箓过后,再一抬头,墙头之上已经没了那位陈道友的踪迹,感慨万分道:“患难见真心啊。”

陈平安只希望孙道人舍了机缘宝物,能够暂时保住一条小命。

在那之后,其实是有一线生机的。

藕花福地当年也是差不多境地,厮杀天昏地暗过后,那位臂圣程元山,一场架没打,不但活到了最后,如果不是没能按时登上城头,不然还白白捞取一桩飞升到浩然天下的福缘。

至于最终能够活下五人,还有天大的福缘临头,被什么飞升境高人收为嫡传和记名弟子,陈平安根本不相信。

修行路上,看似机缘一物,由于与法宝挂钩,往往最诱人,最直观,好像谁得机缘越大,谁就越是修道胚子。

可陈平安大致清楚,境界越高的得道之人,看待弟子的根骨,资质,性情,机缘,缺一不可。

一位远古飞升境大修士的收取弟子,尤其是嫡传,岂会只看后人在他山中得宝多寡。

此次处处隐藏杀机,若说先前求宝争机缘,好似修行路上人人野修,各有各的算盘,还算合情合理,所以陈平安无法确定此地风土,正与不正,那么现在的格局,完全就是逼着所有人论心杀人,简直就是身旁之人皆可死的处境,坐镇此地的那个家伙,分明不是什么善茬。极有可能是故意蛊惑人心,让剩下四十多人,自相残杀,那人好坐收渔翁之利。

又有孙道人宝塔铃骤然破碎的铺垫,陈平安甚至猜测此地幕后人,说不得就是一头大妖,只是碍于某些老旧规矩,无法随心所欲行事,例如那一缕凌厉剑气的存在,极有可能就是一种束缚和掣肘。

陈平安突然想起当年在落魄山台阶上,与崔瀺的那场对话。

崔瀺无比笃定的天下大势,当时陈平安便想要询问大骊国师,为何不将此事告诉某些人,或是直接昭告天下。

只不过当时陈平安没有问出口,然后自己就有了答案。

说了没人听,听了没人信。

陈平安没有离开孙道人这片建筑太远。

不过有了一番计较。

要不要立即以剑仙破开天幕?

这是一个极有可能会决定生死的抉择。

因为陈平安对于这座遗址的认知,在装神弄鬼的那一幕出现之后,将那位隐藏在重重幕后的本地“老天爷”,境界拔高了一层。当时自己能够成功逃离鬼蜮谷,是毫无征兆行事,京观城高承有些措手不及,但是此地那位,兴许已经开始死死盯住他陈平安了。

所以有个折中的想法。

学那藕花福地的臂圣程元山,自己要一直躲到一旬后,到时候是福是祸,幕后人用心是好是坏,就都已经水落石出。

是否需要出剑,就很清爽了。

黄师从拐角处走出,奇怪道:“你就这么在意孙道人的死活?如此担心我一拳打死这个所谓的雷神宅仙师?”

陈平安笑道:“你猜?”

黄师扯了扯嘴角,“不如你我联手退敌?”

陈平安问道:“就不怕我拖后腿?”

黄师心中愈发狐疑,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境界?精通符箓的龙门境修士,还是一位金丹地仙?”

陈平安反问道:“你呢?”

黄师坦诚笑道:“还算凑合的金身境武夫,还有大仇未报,所以死不得。”

陈平安说道:“那你就把我当做一位金丹修士看待,嗯,还算凑合的金丹地仙。”

黄师思量片刻,说道:“先撤出这座山头,我们争取不被合力围杀,如何?这自然是最坏的局面,不过当下你我处境,想得坏一些,没有错。”

陈平安问道:“为何不学那孙道长,直接交出宝物?”

黄师讥笑道:“怎的,要赌那些谱牒仙师个个生了一副菩萨心肠?还是希冀着山泽野修们,转了心性,要舍生忘死当好人?”

陈平安揉了揉下巴,似乎在考虑要不要与黄师精诚合作,共渡难关。

黄师催促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两个再耗下去,可就要多出一份凶险了。”

陈平安说道:“还是算了吧,怕你再偷偷给我上一拳,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

黄师摇摇头,“你肯定比我先死。”

说完之后,黄师后退数步,身形消失在拐角处。

陈平安这才重新贴上一张驮碑符,寻了一处僻静地方,穿上一件寻常青衫,三件法袍加上一件寻常青衫,略显臃肿,只不过入冬时分,山中更寒,穿得厚实一些,也算合理。陈平安将脸上那张老人面皮更换为少年面容,又以朱敛的猿猴拳架形意,身形一垮,微微弯腰,个子便又矮了些许,又将身上两只斜挎包裹摘下,埋在地底,至于背后那把剑仙,与养剑葫一并摘下放入方寸物当中。

到了这一刻,陈平安除了恨剑山的仿剑,将来必须购买两把之外,便又想要多购置一件方寸物了。

接下来陈平安打算沿着山脚河水,绕回前山,然后寻一个机会,去山脚白玉拱桥那边看看,不用着急赶路。

木秀出于林,与秀木归林中。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