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六十六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第二百六十六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蛟龙沟海面之上,陈平安愣愣看着那个自称大师兄的青衫剑修。

少年皱着脸,嘴唇颤抖,然后低下头去。

名字古怪的剑修没好气道:“要哭鼻子了?怎么跟小齐当年一个德行,难怪会挑中你,讲道理行不通,又打不过别人,次次都会躲起来哭鼻子,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剑修蓦然厉色道:“抬起头!”

陈平安呆呆抬起头。

男子质问道:“为何事到临头,还要改变主意,不选择出剑而是出拳?大声回答,别扭扭捏捏!”

陈平安下意识脱口而出:“剑术太差,不丢那个人!拳法尚可,不出不痛快!”

“我呸!就你这点武道拳意,也敢说尚可?”

男子一脸怒容,转头狠狠吐了口唾沫,既没有齐静春那种儒雅气度,也没有阿良的那种和气,看上去这个名叫左右的剑仙,昔年文圣门下最离经叛道的弟子,真是一点也不像个读书人,只是男子眼底深处的隐藏笑意,愈来愈浓,但是脸色转为冷漠,再次抬起手臂,大拇指指向身后,“不说这条蛟龙沟,只说那座岛屿上的神像,我嫌它挡住我的路,就一剑劈了它,你觉得如何?再说这条臭水沟,我觉得那些孽畜碍眼,就以剑气洗了它,你又觉得如何?”

陈平安诚实回答,“应该算是蛮不讲理。”

但是一想到此人是齐先生的师兄,很快补上一个字,“吧?”

男人嗤笑道:“你说话倒是客气,什么算是,本来就是!”

他以手心抵住腰间长剑的剑柄,问道:“知道我一介书生,学剑比读书更用心,是为什么?”

陈平安摇头。

他只听说阿良和少年崔瀺偶尔提到过一些此人,前者没说太多,只说是老秀才弟子中剑术最高的,后者则咬牙切齿,一个欺师灭祖的,对一个离经叛道的,昔年的同门师兄弟,好像有不共戴天之仇,到最后,“姓左的”,在陈平安心目中,就如云中隐龙,高不可攀,捉摸不定。

这名出身儒家正统的剑修摆摆手,“这里没你的事了,以后好好修行,别辜负了小齐的一片厚望,如果你哪天做得差了,说不定我会来找你的麻烦。”

悬停在蛟龙沟之中的男子,对陈平安伸出一根手指,“任你境界再高,就是一剑的事情。”

对他而言,师兄教训师弟,从来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道理不道理的?他从来懒得多想,做师兄就是大道理。

就在此时,云海骤然低垂,一尊高达百丈的金身法相浮现而出,是一位头顶鱼尾冠的中年道人,“你就是文圣座下弟子,剑修左右?听说很多人推举你为人间剑术第一?就连倒悬山和剑气长城,都有很多你的崇拜者。”

青衫剑修抬头望去,“听你的口气,是有点不服?”

高大道人爽朗大笑,“你剑术第几,贫道根本无所谓,只是纯粹看你不爽而已,怎么样,找地方痛痛快快打一架?”

剑修微笑道:“你这臭牛鼻子道士,别的都不行,就属运气比我好,摊上了道老二当师父,我家先生就不行,只会耍些嘴皮子功夫。但是我家先生万般不如你师父,有一点比道老二强,就是老秀才有我这么个弟子,连你在内,道老二的十几位弟子……”

青衫男子伸出一根手指,高高举起,轻轻摇晃,“不行。”

他犹不罢休,仰起头,“比如你搬出这么大一尊法相,又如何?还不是在我剑前……不够看?!”

不等男子言语落定。

从大海之中,掀起百丈巨浪,一道比整座桂花岛还要粗壮的磅礴剑气,以光柱形态冲霄而起,硬生生将那尊金身法相给瞬间打碎。

陈平安脚下被殃及池鱼的一叶扁舟,随波起伏,颠簸不已。

他转头望去,望着那道气冲斗牛的雪白剑气。

之前觉得风雪庙魏晋破开嫁衣女鬼的夜幕一剑,已经是世上飞剑的极致。

这一刻才发现,还是自己太过孤陋寡闻。

一尊金身法相破碎不堪,可是仍有嗓音如洪钟大吕从空中落下,“贫道不愿占你半点便宜,有那个小子在场,你我双方都放不开手脚,不如去往风神岛海域,如何?”

不知何时,那位被剑气充盈三百多气府的金色老蛟,已经连苦苦支撑气府不炸的机会都没了。

原来被那位千万里之遥的高大道人,不知以何种神通,趁着金身法相被剑气销毁的瞬间,从虚空中探出一根洁白如玉的手指,在金袍老蛟额头一点,后者刹那之间形若枯槁,然后字面意思上的心如死灰,由内而外,绝大部分身躯都化作一阵阵灰烬,烟消云散,只剩下一件飘落在海面上的金色长袍,和一些元婴凝结的半步不朽之物。

剑修对此根本无动于衷。

他只是随手一挥,将金袍老蛟那些残余拍入陈平安的小舟之中,“这点破烂收好了。这趟倒悬山之行,以及之后的剑气长城,自求多福吧。”

陈平安弯腰作揖。

剑修点了点头,坦然受之,然后也不再多说一句,御风向西南方向远去,然后自言自语了一句话,余音袅袅,不知剑修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陈平安。

“长生不朽,逍遥山海,餐霞饮露,不食五谷,已是异类也。”

陈平安默默坐回小舟,将剑修左右丢到他脚边的三件东西,收入飞剑十五当中,分别是一件金色长袍,两根纠缠在一起的金色龙须,和一块拳头大小的珠子,光泽暗淡,微黄色,有点类似人老珠黄的那个说法。

陈平安环顾四周,逐渐风平浪静,抬头望去,风和日丽。

陈平安休息片刻,拿起那根刻画有真正斩锁符的竹篙,起身撑船去追桂花岛,一时间有些尴尬,渡船可千万别一鼓作气驶向倒悬山,把自己撂在这茫茫大海之上。陈平安瞪大眼睛,使劲望向远方。

若是以前,陈平安会觉得桂花岛怎么可能如此行事?

可是现在,陈平安完全没有察觉,自己会有这种念头。

心猿意马,不知不觉也。

那位潇洒御风远游、不为天地拘束的剑修,突然停下身形,在一个陈平安注定无法看到他的地方,回头望去。

男子眼中所见,是大骊少年。

但是心中所想,却是一位故人。

那人曾说,我也不愿找你当陈平安的护道人,也知道师兄你多半不会答应。可是我齐静春这辈子,就没几个朋友,整个天下,我只能找你了。

就只能找你了!

男子一想到这句混账话,就一肚子憋屈,盘腿坐下,悬停海面之上,双手握拳,撑在膝盖上。

一身凌厉剑气愈发流泻,脚下海水剧烈翻涌沸腾,但是那些雾气一样无法靠近这位剑修。

世间练气士,都羡慕那种天生资质惊艳的剑道天才,冠以先天剑胚的头衔,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很晚学剑,而且从来不是什么剑胚,所以等到此人在中土神洲横空出世,不是力压,而是碾压无数前辈剑修,对于那些所谓的剑胚,此人出手尤其不留情,大肆嘲讽,传遍天下,不知有多少天赋异禀的剑道天才,从此剑心崩碎,大道断绝。

以至于所有年纪轻轻的中土天才剑修,在被人赞誉为先天剑胚后,都难免犯嘀咕,总觉得这句话是在骂人。

这名剑修,就叫左右。

天下剑术无人能出其左右的“左右”。

男子哪怕怔怔出神,眼神依旧一如既往的熠熠生辉。

他先前凝望着少年那双清澈的眼眸,太像自己年少时熟悉的那个臭屁师弟了,仗着自己读书聪明,被先生宠溺,说起一套套的圣贤道理来,环环相扣,无懈可击,还偏要在左右承认辩论输了后,还要补上一句,“我觉得师兄你不是真心服输,这样是不对的”,真是烦死人。

他这辈子最烦先生吹牛自己打架如何厉害,再就是看书极快的小齐,他的翻书声,以及他讲道理的话语声。

他只喜欢先生两次参加三教辩论的盛况,那种夫子遗世独立、秀才如日中天的气势。

喜欢齐静春每次与自己一起远游名山大川,他喝酒之后就会登高作赋,会让人觉得,山岳再高,千丈万丈,也高不过此人的学问!

可哪怕到了今天,老秀才已经没了任何退路,散入天地,小齐已经不在人世,阿良也离开了浩然天下,男人还是始终认为,先生也好,小齐也罢,甚至是那个貌似自由自在的阿良,都活得太累。

不如自己。

因为他左右从来懒得跟人讲道理。

打不过人家,讲道理不管用,打得过人家,讲道理好像没必要。

有剑即可。

男子叹息一声,站起身,继续去往西南海域的那座风神岛。

有些话,他觉得矫情了,便一样“懒得”说出口。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