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有剑从云海来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有剑从云海来

郑大风抬头看了眼老龙城上空的那座云海,突然说道:“怎么不是穿裙子呢。”

那尊来自小庙的阴神在院中缓缓浮现,哭笑不得。

郑大风收回视线,笑问道:“老赵,是不是我问什么,你都不会说?”

阴神摇头道:“关于范峻茂此人,我并不比你知道更多。不过当初在小庙内,听一位陨落的外乡剑仙,说起过一个未必属实的小道传闻。”

郑大风来了兴致,“说说看,反正咱哥俩整天游手好闲……”

阴神冷笑道:“是你无所事事,我忙得很,穿针引线的活,不比打打杀杀。也不对,你每天其实也挺忙,忙着跟着一帮市井女子说荤话,君子动嘴不动手,你其实该去观湖书院的。”

郑大风笑道:“老赵啊,伤感情的话一定要少说,咱俩能够共事一场,多大的缘分。”

阴神顶回去一句,“孽缘罢了。”

郑大风摇摇头,伸手指了指云海,“她跟我才是孽缘,咱哥俩是善缘。”

之前范峻茂进入灰尘药铺后,阴神就自动退散,这既是礼数,也是规矩。所以并未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但是看得出来,有点不欢而散。而且那位范家嫡长女的突飞猛进,从范郑二人第一次见面的洞府境,到一趟大骊往返,重回老龙城,站在小巷药铺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是金丹境,这种境界攀升的速度,已经不可以用什么不世出的修道天才来解释,太过骇人听闻,赵姓阴神难免想到了骊珠洞天内长大的某位少女,山上修行,所有惹人艳羡惊叹的天赋,可能都敌不过轻飘飘的四个字“生而知之”。

惊为天人?

这尊阴神心中微微叹息。

好在这种人,放眼五湖四海九大洲,也是屈指可数。

郑大风提醒道:“喂喂,老赵,醒醒,别发呆了,继续说那凄凄惨惨死在骊珠洞天里的外乡剑仙,关于苻家这件半仙兵的云海,到底讲了啥内幕?”

阴神说道:“不想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忙。”

就此消逝。

郑大风一脸呆滞,然后怒道:“你大爷啊!”

枉费我那么看好跟你同姓的赵繇。

竹帘掀起,露出一张稚嫩漂亮的少女容颜,正是那位喜欢坐在郑大风身边嗑瓜子的小丫头,她笑眯眯道:“掌柜的,你是要认我做长辈呀?”

郑大风收起老烟杆,起身搓手,屁颠屁颠跑向少女,“做啥长辈,显得多生分。”

少女眨眨眼,“做了亲戚还生分,那得做啥才不生分?”

郑大风作势要搂过少女的肩头,少女一弯腰,后退两步,巧笑盼兮,“咋的,要娶我啊?”

郑大风悻悻然缩回手,“做兄妹,做兄妹。夫妻之间,要相敬如宾,也生分的。”

汉子去趴在柜台上,看着一铺子的婀娜多姿,“春色满园关得住啊。”

汉子突然笑道:“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好名。这句老话,姐姐妹妹们,你们听过吗?”

只有那位被郑大风偷走那本书的少女,认得字能看书,可是她不爱搭理郑大风。那本书之后又被掌柜死皮赖脸地借走,借走之后竟然就不打算还了,一个药铺掌柜的,坑店伙计这几十文钱,也不害臊,后来汉子干脆就说丢了,气得她拿起扫帚就一顿打,汉子只好说那本书的钱,回头一起算在下个月薪水当中,按照一百文钱算。少女这才罢休,反正书也看过了,在家里放着也是放着,若是给从小就偏心弟弟的爹娘发现,指不定还要骂她败家呢。

汉子见没人响应,只好祭出杀手锏,“那个经常来咱们药铺的范家小子,你们想不想知道叫啥名?”

所有女子都望向汉子。

郑大风幸灾乐祸道:“叫范二,一二三的二。这个好名字,是不是跟少年的模样很搭?”

没一个人愿意相信,只当是掌柜汉子在那里故意捉弄她们。

郑大风不再多说范二,自言自语道:“范小子学武,以后还要以庶子身份继承家业。至于他姐姐,这个小娘们的名字取得不错,根柢盘深,枝叶峻茂。范家……有点讲究啊。”

郑大风把一侧脸颊贴在桌面上,望向药铺外边的小巷,风雨将至啊。

云林姜氏嫡女嫁入老龙城苻家。

嫁妆之大,绝对会超乎想象。

就是不知道,苻家会以什么名头掀起这场腥风血雨,最终一家独霸老龙城,也有可能是两家。

郑大风笑了笑,这些乌烟瘴气,关老子屁事。

他瞄了眼一位妇人,想着不然自己掏腰包花点钱,购买一些既昂贵又贴身的衣裙?送给她们穿上?大夏天的,稍稍出点汗什么的,就会愈发曲线毕露,玲珑有致。郑大风呵呵笑了起来,抹了把口水。

这才是神仙日子嘛。

什么被一剑钉死在柱子上的天门神将,什么宝光熠熠的霜雪甲胄,什么看破天机的范峻茂……事到临头再说不迟。

————

金丹境剑修蕴含剑道真意的一缕剑气,在对方毫无征兆的前提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伐一位四境武夫的魂魄。

马致哪怕知道陈平安的三境底子打得极好,仍是觉得匪夷所思。

最少也该有个踉跄动作吧?

陈平安误以为这位将近三百岁高龄的老神仙,此次“偷袭”,太过手下留情,便笑道:“马先生,没事,我之前在三境淬炼神魂,吃过不少苦头,还算熬得住痛,只要剑气不会伤及武道根本,马先生只管出手。”

“小心了。”马致点点头,略作思量,伸出一手,双指从本命飞剑凉荫中捻出三缕剑气,先后搓成三粒珍珠大小的小圆球,泛起幽绿寒光,果真如同采撷清凉树荫而成,老剑修弯曲手指,飞快轻弹三下,三粒剑气凝聚而成的凉荫剑气珠子,在掠入陈平安身躯的时候,发出细微的叮咚之声,分别针对胎光、爽灵和幽精三魂。

陈平安这次早有准备,摆出一个剑炉立桩站定,心扉门外,如同有访客三次敲门声,以尖锐利器刺向心扉门户,冰凉刺骨,钉入神魂,让人不由自主就想要打寒颤,陈平安脸色认识不变,自有应付之法,那条气若火龙的武夫纯粹真气,从别处迅猛游荡而来,瞬间抚平三处寒冷剑意凝聚的坑洼。

陈平安说道:“马先生,再来便是。”

老剑修神色自若,心中已是犯起了嘀咕,没有说话,双指并拢,在本命飞剑上轻轻一抹,这次不再是剑气凝珠的神仙手笔,而是从凉荫上直接剥落了一整条剑气,它没有急于掠向陈平安,而是微微飘荡,寒意流溢,让本就凉爽的圭脉小院一下子从盛夏,倒转回到春寒时节。

那条剑气在两人之间蓄势待发。

马致缓缓道:“胎光为人之本命元神孕育而出,世间剑修的本命飞剑,多以此作为一座先天剑炉,剑成之后,便将此处作为剑鞘,也是养剑之所。三魂在人体内飘忽不定,蛇有蛇路鼠有鼠道,三魂也不例外,各有一条大致魂路。先前我以剑气珠粒叩响你的心扉,不过是三小碟开胃小菜,现在才是正餐,会稍微加重力道,其中蕴含的剑意分量,要重上不少,陈平安,接好了!”

陈平安下意识点了点头。

就在陈平安做出这个细微动作的瞬间,老人嘴角一扯,剑气化虚,已经势如破竹,窜入陈平安体魄,微笑道:“将来与一名剑修对峙,生死之战,可莫要如此一心两用……”

纯粹武夫,本就是天地间最走极端的一拨人,先后三炼总计九境,炼体炼气炼神,由外而内,层层递进,而且能够不断反哺肉身,故而体魄之强健,自然比起练气士要更加出众。归根结底,在山上修士眼中,追的不是大道,而是自身,事实上武夫寿命之短,三百岁,就可谓登峰造极,远远比不得练气士。

相比练气士的内外兼修,纯粹武夫的肉身“气量太重”,反而会成为一种累赘,而武学的道太低,武夫又太过执拗,对于魂魄的打熬,竟然就是以一己之力,用那一口纯粹真气,自食其力。

美其名曰,不向天地借力。

不像练气士,是架起一座长生桥,如同沟通内外两座洞天,以天地大洞天的充沛灵气,浇灌磨炼人身小洞天的神魂,天地同力,自然更容易长寿不朽。

此时此刻,陈平安神魂之中出现一阵抽筋之痛,自己动手的那种。

只可惜陈平安还是剑炉依旧,不动如山。

马致一挑眉毛。

他虽然出手留力极多,可是金丹境的眼光摆在那里,四境武夫的顶点瑕疵,落在马致眼中,便会大如簸箕,四处漏水,皆是漏洞。所以陈平安的那一次点头,就是机会。但是马致已经高估眼前背剑少年的体魄底子,可还不够,远远不够,陈平安在落魄山竹楼遭受的捶打,一副皮囊身躯,“享受”的是十境武夫崔姓老人的神人擂鼓式,三魂七魄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