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家伙敢来正阳山吗

第五百三十三章 那家伙敢来正阳山吗

陈平安在山头那边待了两天,一天到晚,只是踉跄练习走桩。

这天拂晓时分,有一位青衫儒士模样的年轻男子御风而来,发现平原上那条沟壑后,便骤然悬停,然后很快就看到了山顶那边的陈平安,齐景龙飘落在地,风尘仆仆,能够让一位元婴瓶颈的剑修如此狼狈,一定是赶路很匆忙了。

只是从御风到落地,齐景龙始终无声无息,直到他轻轻振衣,符箓灵光散尽,这才现出身形。

陈平安微微一笑。

那根一直紧绷着的心弦,悄然松懈几分。

只要齐景龙出现了,偷懒无妨。

先前在龙头渡离别之前,陈平安将披麻宗竺泉赠送的剑匣飞剑,匣藏两把传信飞剑,赠送了一把给了齐景龙,方便两人相互联系,只不过陈平安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天晓得那拨割鹿山刺客为何连金字招牌都舍得砸烂,就为了针对他一个外乡人。

双方无非是交换了一把传信飞剑。

齐景龙的回信很简单,简明扼要得不像话,“稍等,别死。”

这会儿齐景龙环顾四周,仔细凝视一番后,问道:“怎么回事?还是两拨人?”

陈平安坐在竹箱上,取出养剑葫,晃了晃。

齐景龙一阵头大,赶紧说道:“免了。”

陈平安如今身上穿了那件“路边捡来”的百睛饕餮法袍,灌了一口酒,道:“其中一位老前辈,我不好说姓名。你还记不记得我与你说过一件事,关于北俱芦洲东南方的蚍蜉搬山?”

齐景龙点点头。

陈平安笑道:“这位前辈,就是我所学拳谱的撰写之人,老前辈找到我后,打赏了我三拳,我没死,他还帮我解决了六位割鹿山刺客。”

齐景龙问道:“是他?”

陈平安眨了眨眼睛,不说话。

那便是了。

齐景龙就不再多问。

第二拨割鹿山刺客,未能在山头附近留下太多痕迹,却明摆着是不惜坏了规矩也要出手的,这意味着对方已经将陈平安当做一位元婴修士、甚至是强势元婴来看待,唯有如此,才能够不出现半点意外,还要不留半点痕迹。那么能够在陈平安挨了三拳如此重伤之后,以一己之力随手斩杀六位割鹿山修士的纯粹武夫,最少也该是一位山巅境武夫。

哪怕是从五陵国算起,再从绿莺国一路逆流远游,直到这芙蕖国,没有任何一位九境武夫,大篆京城倒是有一位女子大宗师,可惜必须与那条玉玺江恶蛟对峙厮杀,再联系陈平安所谓的蚍蜉一说,以及一些北俱芦洲东南部的早先传闻,那么到底是谁,自然而然就水落石出了。

很好猜,顾祐无疑。

止境武夫顾祐,这一生都不曾正式收取弟子,大篆京城那位女子宗师,都只能算半个,顾祐对于传授拳法一事,极其古怪。

众说纷纭。

唯一一个还算靠谱的说法,是传闻顾祐曾经亲口所说,我之拳法,谁都能学,谁都学不成。

齐景龙思量片刻,“近期你是相对安稳的,那位前辈既然出拳,就几乎不会泄露任何消息出去,这意味着割鹿山近期还在等待结果,更不可能再抽调出一拨刺客来针对你,所以你继续远游便是。我替你去找一趟割鹿山的开山祖师,争取收拾掉这个烂摊子。但是事先说好,割鹿山那边,我有一定把握让他们收手,可是出钱让割鹿山破坏规矩也要找你的幕后主使,还需要你自己多加小心。”

陈平安双手抱胸,说道:“行走江湖,我比你有经验。”

齐景龙问道:“打算在这边再待几天?”

陈平安直截了当道:“还需要三天,等到体魄恢复一些再赶路。”

齐景龙一步跨出,来到山脚,然后沿着山脚开始画符,一手负后,一手指点。

每画成一符便掠出十数丈,行云流水,没有半点凝滞。

别忘了,齐景龙的符箓之道,能够让云霄宫杨凝真都望尘莫及,要知道崇玄署云霄宫,是北俱芦洲符箓派的祖庭之一。

约莫一炷香过后,齐景龙返回山顶,“可以抵御一般元婴修士的三次攻势,前提条件,不是剑修,没有半仙兵。”

陈平安竖起大拇指,“不过是看我画了一墙雪泥符,这就学去七八成功力了,不愧是北俱芦洲的陆地蛟龙,如此年轻有为!”

齐景龙懒得搭理他,准备走了。

早走一分,早点找到割鹿山的话事人,这家伙就多安稳一分。

至于找到了割鹿山的人,当然是要讲道理了。

不过这会儿齐景龙瞥了眼陈平安,法袍之外的肌肤,多是皮开肉绽,还有几处白骨裸露,皱眉问道:“你这家伙就从来不知道疼?”

陈平安呵呵一笑,“我辈武夫,些许伤势……”

齐景龙突然出现在陈平安身边,一把按住他肩头。

陈平安顿时脸庞扭曲起来,肩头一矮,躲过齐景龙,“嘛呢!”

齐景龙这才笑道:“还好,总算还是个人。”

齐景龙环顾四周,抬手一抓,数道金光掠入袖中,应该都是他的独门符箓,确定四周是否有隐藏杀机。

陈平安笑问道:“真不喝点酒再走?”

齐景龙气笑道:“喝喝喝,给人揍得少掉几斤血,就靠喝酒找补回来?你们纯粹武夫就这么个豪迈法子?”

陈平安一本正色道:“实不相瞒,挨了那位前辈三拳过后,我如今境界暴涨,这就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齐景龙再不抓紧破境,以后都没脸见我。”

齐景龙问道:“你这是金身境了,还是远游境了?”

陈平安笑道:“跟你聊天挺没劲。”

齐景龙二话不说,直接御风远游离去,身形缥缈如烟,然后瞬间消逝不见。

绝对是上乘符箓傍身的缘故。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莫过于此。

陈平安没有任何愧疚,甚至都不用道谢。

道理更简单。

以后齐景龙喊他陈平安帮忙,一样如此。

不过陈平安还是希望这样的机会,不要有。即便有,也要晚一些,等他的剑术更高,出剑更快,当然还有拳头更硬。越晚越好。

因为天底下最经得起推敲的两个字,就算是他的名字。

平安。

在齐景龙远去后,陈平安闲来无事,修养一事,尤其是肉身体魄的痊愈,急不来。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反正四下无人,就开始头脚颠倒,以脑袋撑地,尝试着将天地桩和其余三桩融合一起。

以头点地,“缓缓而走”。

半炷香后,陈平安一掌拍地,飘然旋转,重新站定,拍了拍脑袋上的泥土尘屑,感觉不太好。

结果陈平安看到竹箱那边站着去而复还的齐景龙。

陈平安道:“跟个鬼似的,大白天吓唬人?”

齐景龙好奇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陈平安继续拍着脑袋,郑重其事道:“练习走桩啊,独门秘术,你要不要学?一般人想学,我都不教他。”

齐景龙抖了抖袖子,先后将两壶从骸骨滩那边买来的仙家酒酿,放在竹箱上,“那你继续。”

齐景龙再次化虹升空,然后身形再次蓦然消散无踪迹。

陈平安坐在竹箱上,拎起那壶酒,是货真价实的仙家酒水,不是那市井坊间的糯米酒酿。

这家伙好像比自己是要厚道一些。

————

正阳山举办了一场盛宴,庆贺山上剑仙之一的陶家老祖嫡孙女陶紫,跻身洞府境。

洞府境是一道大门槛。

跻身了洞府境,是中五境神仙。

除了各方势力前来道贺的众多拜山礼,正阳山自己这边当然贺礼更重,直接赠送了少女一座从外地搬迁而来的山峰,作为陶紫的私人花园,不算开峰,毕竟少女尚未金丹,但是陶紫除了诞生之时就有一座山峰,后来苏稼离开正阳山,苏稼的那座山峰就拨给了陶紫,现在这位少女一人就手握三座灵气充沛的风水宝地,可谓嫁妆丰厚,将来谁若是能够与她结为山上道侣,真是上辈子修来的天大福气。

而那座被正阳山祖师堂当做贺礼的山峰,是一座小国旧山岳!

有小国负隅顽抗,被大骊铁骑彻底淹没,山岳正神金身在战事中崩毁,山岳就成了彻彻底底的无主之地,正阳山便将山上修士的战功与大骊朝廷折算一些,买下了这座小国北岳山头,然后交由那头正阳山护法老猿,它运转本命神通,切断山根之后,背负山岳巨峰而走,由于这座小国北岳并不算太过巍峨,搬山老猿只需要现出并不完整的真身,身高十数丈而已,背负一座山岳如青壮男子背巨石,然后登上自家渡船,带回正阳山,落地生根,便可以山水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