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四十八章 神仙买卖,后会有期

第二百四十八章 神仙买卖,后会有期

(今天上一章7000字,现在第二章11000字,昨天的请假补上了。)

到达剑水山庄之前的七百里路程,由于陈平安心事重重,三人走得略显沉闷,这趟去往边境的仙家渡口,走得天壤之别,而且因为许多话都说开了,各自抖搂了身上许多秘密,三人关系愈发瓷实,便是那桩朋友死尽的惨案,一次露宿山巅,徐远霞喝着酒都说了一些,而张山峰也难得提及自己的家世和师门,接过陈平安递过来的酒葫芦,破天荒大口喝酒,尤其说到他的师傅火龙真人,坏话连篇,大骂不已,只是嘴上不留情,年轻道士脸上却是满是怀念,膝盖上横放着那柄桃木剑,说到动容处,只得以喝酒掩饰眼眶里的泪花。

期间年轻道士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大髯汉子开玩笑说咋的,你那师傅隔着一个洲,还能听到你的埋怨?难不成是一位龙虎山外门天师?张山峰悻悻然说道,什么天师,老头子一辈子都没去过中土神洲,天天念叨着要去祖庭龙虎山拜谒祖师爷,可不是今天腰酸就是明天腿疼的,不然就是呼呼大睡,每次睡觉能睡十天半个月,最长一次,师门山头下了一场连绵两月的大雪,老家伙就在立于崖畔风雪中睡了整整两个月,等到风雪彻底消融,这才醒过来,在那之前,门内弟子们原本早早准备妥当,要跟随师父一起远游龙虎山的既定行程,又给打了水漂,总之,老头子没有半点诚意,师兄弟们怨声载道,一次次旁敲侧击,老家伙全当做耳旁风,你说任你说,清风拂大岗。

陈平安也主动说到了齐先生,毕竟那晚齐先生出现在了梳水国古寺,跟徐远霞和张山峰都见过面。

但是只提到了家乡那座骊珠洞天,说自己是那边土生土长的人,说齐先生在那边学塾教了很多年的书。

陈平安不是不愿多说,他如果真敞开了说,借着酒劲,关于齐先生,他能跟两位朋友说上一整晚。

而是不敢多说。

与少年崔瀺同行的短暂归途中,那位死皮赖脸的弟子学生,嫌弃陈平安闷不吭声,总是他在显摆唠叨,说了许多关于山顶的事情,例如那些诸子百家圣人们在各大洲的“有趣”谋划,哪怕少年崔瀺每次都是只言片语,零零碎碎,故意不说透,使得真正的内幕,如蛟龙在云端若隐若现,可是陈平安已经知道轻重厉害。

陈平安还说了自己的打瀑过程和境界攀升。

徐远霞是武道中人,惊艳不已,哪怕早有预料,仍是对陈平安竖起大拇指,说前途远大,一个炼神境的大宗师,跑不掉了。

看张山峰一脸茫然,徐远霞就举了个例子,说如今陈平安如今的境界,放在山上,那就是即将破开下五境瓶颈,随时一脚跨出就能跻身第六境的洞府境,张山峰这才恍然大悟,然后年轻道士哀嚎开来,说自己每天的勤勉修行,难道成效都给狗叼走了吗?

陈平安哈哈大笑,跟大髯汉子一起合伙挖苦张山峰。

因为张山峰不需要别人安慰,这家伙的坚韧心性,其实不输陈平安,从来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一件事:兜里没钱,吃不饱饭。

如果非要再多一件事,就是年轻道士的南下游历途中,几次降妖除魔,都做得不够好,一直良心难安。

随后这一路,风平浪静,经历过了胭脂郡的风波诡谲,又看过了剑水山庄的江湖热闹,三人走得反而觉得有些寂寞,好在很快就到了那座边境关隘,三人都有正儿八经的通关文牒,虽然盘查严密,仍是顺利走过城洞,去往大都督府。

在宋雨烧赠送的包裹当中,除了将近两千枚小雪钱,还有一封老人亲写的书信,只要陈平安交给边境上的那座梳水国大都督府,就能够获得朝廷许可,进入禁地。

陈平安到了门禁森严的府门前,上去搭话,不曾想这些边关武卒听不懂宝瓶洲雅言,陈平安又不会梳水国官话,一时间鸡同鸭讲,十分尴尬,好在府门武卒示意陈平安稍等,让一人进去禀报,很快就走出一位书卷气的儒衫老者,精通一洲雅言,陈平安递出那封信,“大都督亲启”,署名为剑水山庄宋雨烧。

府邸老幕僚双手接过信封,再不敢怠慢,直接领着三人在偏厅落座,在上茶之后,这才快步跑向大都督处理军务的官厅,又过了一会儿,就走来一位身材矮小的黝黑老人,既没有披挂甲胄,也未身穿武臣官服,神色木讷,手里攥着三块青铜印符,径直交给陈平安,随后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三人离开大都督府的时候,陈平安和张山峰都有些懵,那位其貌不扬的梳水国大都督,也太过雷厉风行了些。

腰佩长短双刀的大髯汉子解释道:“真正从底层攀爬到高位的沙场武将,都不会是夸夸其谈的性格。”

随后他笑道:“搁在官场上,这叫做贵人语迟。”

张山峰没好气道:“人家根本就没说一个字,迟啥迟。”

两人听陈平安说过剑水山庄的那场风波,知道朝廷对山庄的态度,徐远霞不由得感慨道:“能够在这个当下,愿意接见我们三人,还掏出三枚通关印符,这位大都督也算仗义了,跟宋老剑圣的交情,一定极好。”

陈平安点头道:“能够跟宋老前辈做朋友的人,肯定不坏。”

徐远霞和张山峰相视一笑,后者啧啧道:“陈平安,你这句话说得有学问啊,都会拐弯抹角吹嘘自己了?”

陈平安又说道:“能跟宋老前辈做朋友的人做朋友,应该也不差。”

徐远霞伸出大拇指,“这话说得厚道,有嚼劲!”

张山峰搂过陈平安肩膀,称赞道:“转折自如,无懈可击!”

三人大笑着从南门离开关隘,继续往南去,各自腰间都悬挂着那枚印符。

百余里后,就会进入仙家渡口管辖的禁地。

在半路上的一座小山头,三人停歇,陈平安生火做饭,期间暗处远远有人望向他们,大概是见到腰间印符后,就不再留心,悄然离去。

三人吃饭,都没有喝酒,即将进入那座山上练气士聚集的渡口,还是小心为上。

徐远霞这次更多是为陈平安和张山峰送行,不过如果有渡船去往宝瓶洲东南部的青鸾国,那是更好,至于渡口兜售法宝重器的店铺,徐远霞一个纯粹武夫,而且如今又多出一把神兵利器,已经完全没有兴趣。

张山峰除了想要购买一把攻伐法剑,再就是补充一些类似神行符的珍稀符箓,以及找人鉴定那双青神山神霄竹筷的价格,那口凝聚灵气化为甘露的白碗,以及陈平安半卖半送给他的古榆国甲丸,年轻道士是万万不会卖的,两件宝贝,他连拿都不会拿出来,免得让人起了觊觎之心,白白多出一桩祸事。

陈平安从落魄山带出的东西,肯定一件都不会动。

神诰宗贺小凉在鲲船上还给他的那颗上等蛇胆石,留着便是了,骊珠洞天在下坠后,龙须河和铁符江早已见不到一颗蛇胆石,都变成了普通石子,听说蛇胆石是骊珠洞天的特产,这意味着每用掉一颗,世上就要少掉一颗,陈平安如今已经知道这叫奇货可居,越晚出手,只会越赚。

胭脂郡城隍爷沈温赠送的金身文胆,要藏好,先后两次获得的金身碎片和银色碎片,一样不可示人。

篆刻有“彩衣国胭脂郡城隍显佑伯印”的天师印,沈温最为重视,甚至说了一句“神器唯有德者持之”,据说此印需要配合五雷正法,才能够发挥出浩荡威势。陈平安其实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龙虎山外门道士的张山峰,以及如今在山崖书院求学、但是修习《云上琅琅书》的林守一,但是陈平安用心思量之后,不是不舍得送给他们中的一人,而是觉得不妥,觉得哪怕赠送,也应该以后再说,一是等到陈平安理解了何谓“有德者”,再就是那个时候,张山峰或是林守一,谁能够称得上这三个字。

若是以前,陈平安二话不说就送出去。

如今不会了。

至于那截遭受雷击、犹有生机残存的乌木,绘有五岳真形图的大白碗,藏匿有枯骨艳鬼的那张符箓,陈平安都会拿出来询问价格,各自能卖多少小雪钱,至于是否典当出售,到时候再看,相信渡口店铺总不能强买强卖。

剑水山庄的将近两千枚雪花钱,加上青衣小童的雪花钱和小暑钱,加在一起,差不多就是总计四千枚小雪钱。

陈平安一想到这个,就有些乐呵。

只是他又想到一件事,就乐呵不起来了。

魏檗和崔姓老人曾经说过一些差不多意思的话,要陈平安进入倒悬山之前,一定要先跻身武道四境,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在那座长城上站稳脚跟,以浩然天下最充沛的无形剑意,淬炼体魄,夯实神魂,对于任何一位炼气三境的纯粹武夫,绝对大有裨益。按照老人的话说,如果连四境都没有,就干脆别去城头上丢人现眼了,即便能走上去,可未必能够爬下来,只能在剑气长城下边,给那位姑娘送完了剑,他陈平安就只能干瞪眼了,乖乖滚回落魄山当山大王。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