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龙头渡去往南方骸骨滩的渡船缓缓升空,天边的云霞灿若红锦。

顾陌趴在栏杆上默默流泪,师父曾经说过,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举霞飞升。

当时顾陌还是一位懵懂少女,问飞升有什么好呢?

师父当时只是望向天边的晚霞,什么都没有告诉少女。

顾陌不是伤心自己失去了什么靠山,太霞一脉的道士和女冠,下山斩妖除魔,只要不死,就别回家与师长抱怨。可是死了还如何抱怨?顾陌觉得师父说得好没道理,却又最有道理。

隋景澄站在顾陌身边。

荣畅没有露面,倒是齐景龙站在她们不远处,因为渡船南下,还算顺路,渡船航线会经过大篆王朝版图。

不过齐景龙很快就返回自己的屋子。

地面上,陈平安那一袭青衫已经开始徒步向北,去往那条大渎入海口。

顾陌和隋景澄住在渡船上的毗邻屋舍,顾陌这会儿已经恢复正常,大大方方跟着隋景澄进了屋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很不见外,对于隋景澄一脸我要独自修行的神色,视而不见。顾陌脸上满是笑意,就你隋景澄现在的絮乱心境,还能静心吐纳?骗鬼呢。

顾陌问道:“那个姓陈的,就没送你几件定情信物?”

隋景澄不理会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修。

顾陌瞥了眼她手中的小炼行山杖,以她的龙门境瓶颈修为,自然一眼看穿那家伙的拙劣障眼法,“就这玩意儿?材质是不错,模样也算凑合,可隋景澄长得这么好看,那家伙分明没啥诚意嘛,隋景澄,真不是我说你,可别被那家伙的花言巧语给鬼迷心窍了。”

隋景澄摘了幂篱,将行山杖放在案几上,她坐在顾陌对面,趴在桌上。

顾陌打量着这位隋家玉人,啧啧出声。

天底下只要是真正好看的女子,说不说话,都是风景。

等到隋景澄跻身了中五境,姿色只会更加增添光彩,到时候还了得?顾陌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一把隋景澄的柔腻脸蛋。

隋景澄一手拍掉顾陌,挺直腰肢坐正身体,皱眉道:“顾仙子,请你自重!”

顾陌翻了个白眼,一口喝光茶水,放下茶杯后,轻声问道:“听说你与那姓陈的一同远游数国,若是风餐露宿,平时洗澡怎么办?还有你尚未斩赤龙吧,不麻烦?”

隋景澄淡然道:“顾仙子是修道神仙,问这些不合适吧?”

顾陌笑嘻嘻道:“修了道,不还是人?女子修行不也还是女子?我问这些,我不用花一颗雪花钱,你也不会少一颗雪花钱,说说看嘛。”

隋景澄沉声道:“前辈是正人君子,顾仙子我只说一次,我不希望再听到类似言语!”

顾陌一脸惊恐道:“是不是你一生气,就要让荣剑仙砍死我?”

然后顾陌脑袋重重磕在桌面上,身体前倾,就那么趴在桌上,双手乱挥,“不要啊,我怕死啊……”

有敲门声轻轻响起,门外荣畅说道:“是我。”

隋景澄如释重负,连忙说道:“请进。”

顾陌已经正襟危坐,缓缓喝茶。

荣畅似乎早已见怪不怪,落座后,对隋景澄说道:“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往北俱芦洲最南端的骸骨滩,之后更要跨洲游历宝瓶洲,我与你说些山上禁制,可能会有些繁琐,但是没办法,宝瓶洲虽说是浩然天下最小的一个洲,但是奇人异士未必就少,我们还是讲一讲入乡随俗。”

荣畅其实有些别扭。

在浮萍剑湖,他的脾气也不算好,只是相较于师父郦采,才会显得和蔼可亲。

真正的脾气如何,那些在他荣畅剑下,或死或伤的修士,最清楚。

荣畅作为一位北俱芦洲中部极有分量的元婴剑修,在浮萍剑湖,其实也有几位嫡传弟子,山下市井讲究一个棍棒出孝子,在他荣畅这边,就是多吃几剑涨修为。

不过在半个小师妹的隋景澄这边,荣畅自然要多很多的耐心。

隋景澄耐心听着荣畅长篇大幅的讲解。

顾陌不算外人,荣畅不会赶人,她也没那眼力劲儿自己滚蛋,就坐在那儿干坐着喝茶一杯又一杯,时不时打着哈欠,宁肯听那些枯燥乏味的说教,也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房间待着。

荣畅松了口气,隋景澄似乎在那个姓陈的年轻人那边,学了许多山上规矩。

而且相较于那个熟悉的小师妹,确实太不一样了。

小师妹是浮萍剑湖脾气最好、又是最不好的一个,脾气好的时候,能够指点师门晚辈剑术许久,比传道人还要尽心尽力,脾气不好的时候,就是师父郦采都拿她没办法,一次游历归来,小师妹觉得自己没有错、剑仙师父觉得自己更对的争论之后,小师妹被暴怒的师父禁锢到只剩下一身洞府境修为,沉入浮萍剑湖的水底长达半年光阴。

被拽上岸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师父问她认不认错,结果小师妹来了一句,湖底风光绝好,没看够。

最后师父便环顾四周,眼神冰冷,于是荣畅这个当大弟子的,便硬着头皮主动出列,当然没忘记以心声喊上了几位师弟师妹,说所有人愿意为小师妹代为受罚,师父这才顺水推舟,每人打赏了一剑,这才略微解气,离开岸边。

事后荣畅差点被师弟师妹们联手追杀,荣畅那叫一个憋屈,又不能泄露天机,只能逃出师门避风头。师父她老人家当时独独以心声让我滚出来受罚,拿出一点大师兄的风范,我能咋办?!师父给人穿小鞋的手段,不比她的剑术差吧?

但是浮萍剑湖,到底是很好的。

比如浮萍剑湖有一条不成文的祖师堂规矩,“所有弟子下山练剑,一律不可使用浮萍剑湖的剑修身份,可如果遇到打不过的,分三步走,第一步,赶紧逃,第二步,逃不掉,就报上浮萍剑湖郦采的名号。第三步,郦采这个名字不管用,别忘了死前以祖师堂符剑传递仇家的姓名,将来魂归师门埋剑处,必有头颅相伴。”

荣畅自然希望小师妹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第二个浮萍剑湖的剑仙郦采。

至于他自己,希望不大了。

修行到了元婴这个份上,最终能够走到多高多远,其实心中早已有数。

修成金丹客,方是我辈人。

可一旦结丹成功,天大的幸运之余,就会出现有一条更加显著的分水岭。

这就像世俗王朝那些鲤鱼跳龙门的科举士子,有些人得了一个同进士出身,就已经欣喜若狂,觉得祖坟冒青烟,恍若隔世,随后几十年都沉浸在那种巨大的成就感当中。这些人,就像山泽野修,就像一座小山头仙家府邸,数百年不遇的所谓修道天才。

有些得了二甲进士,可能有人倍感庆幸,也可能有人犹有遗憾。这些人,多是大山头的谱牒仙师。

有些人得了一甲三名的榜眼、探花,觉得天经地义,美中不足。这一小撮人,往往是宗字头仙家嫡传子弟。

还有一种人,一举夺魁,得了状元,却只因为状元是最高的名次,仅此而已。

刘景龙可以算一个。

至于排名犹在刘景龙之前的那两位“年轻修士”,当然更是如此。

顾陌,以及刘景龙的那位师姐,还有他荣畅,暂时境界各异,可是最终的成就,大概都差不多,可以奢望一下玉璞境,只是有可能。

隋景澄突然说了一句题外话,“荣剑仙,我们会顺路去一趟金鳞宫吗?”

荣畅笑道:“不顺路,但是可以去。”

隋景澄有些疑惑不解,难不成是带着她一起御风远游去往金鳞宫,然后再匆匆忙忙赶上渡船?

荣畅解释道:“砸钱便是,渡船这边会答应的,对乘客做出些补偿,只需绕路几天而已。”

隋景澄问道:“若是渡船乘客不愿收钱呢?”

荣畅笑道:“一位元婴剑修送钱给他们,他们该烧高香才对。”

隋景澄摇摇头。

荣畅正色道:“之前与你说的,更多是一些宝瓶洲的禁忌和风俗,如今渡船还在北俱芦洲版图上空,这就是我们这边的山上规矩。”

隋景澄笑道:“算了吧,以后等我修道有成了,自己去金鳞宫讨回公道。”

这次轮到荣畅摇摇头。

顾陌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听说那金鳞宫好像有一位不知名元婴坐镇,真实战力,肯定是元婴中的废物,但如果隋景澄打算自己解决恩怨,这就意味着她最少成为一位金丹瓶颈剑修才可以。

剑修寻仇或是问剑于一座仙家门派,从来都是一人一剑,与整座山头为敌,先破山水大阵,再破修士法器齐出的围攻大阵,最后才是与一座修行门派的顶梁柱厮杀,这就相当于纯粹武夫一人一骑,在沙场上凿阵杀穿一座重甲步阵,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北俱芦洲历史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