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四十一章 喝过剑仙的酒好吹牛

第二百四十一章 喝过剑仙的酒好吹牛

王毅然神色凝重,身形拧转,顾不得会不会惊吓到水榭内的其余女子家眷,脚尖踩在栏杆上,飞快掠向水潭,去打捞落水的女儿。

剑水山庄少庄主神色如常,摇动折扇的年轻书生啧啧道:“不曾想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

书生啪一声收起折扇,望向小路上那位渐行渐远的背剑少年,绝对是一位武夫四境的小宗师!难道是彩衣国剑神的关门弟子?只因为江湖险恶,加上师父剑神暴毙于山林,不得不伪装成外乡人,独自远游避难?否则他真想不出谁能调教出如此年轻的武道天才,比宋凤山还要更早跻身宗师境。

宋凤山的妻子,那位貌美贤淑的年轻妇人,忍不住轻声问道:“珊瑚会不会有事?”

宋凤山以拇指食指悄悄摩挲腰间短剑“沧水”的剑柄,笑而不语。

书生微笑解释道:“夫人放心,刘姑娘没有大碍,少年那一拳用了巧劲,只是以拳罡外力击晕了王姑娘,属于皮外伤,不会伤及体魄神魂,这次切磋,少年是临时收了手的,大概正如王庄主所说,不愿自己的江湖路越走越窄吧。”

果不其然,王毅然抱起女儿返回水榭,而且在王毅然的帮助下,数次点穴,女子已经缓缓清醒过来,她除了模样狼狈不堪,衣衫浸透,春光隐约,丢了天大面子,脸色和精神气尚可,反向挎刀的女子挣扎着站在水榭中,额头红肿,她背对众人,一只手抵住亭柱,一手捂住嘴巴,浑身湿漉漉的修长女子,一双眼眸水雾朦胧,比起平日里的冷艳,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韵味。

那个凑热闹不嫌大的少女,伸长脖子,痴痴望向小路上的喝酒少年,惊叹道:“哇,真的是高人唉。”

书生斜眼迅速打量了一下女子的婀娜背影,落汤鸡似的女子,体态玲珑毕露,书生嘴角翘起,好惊人的一双大长腿,愣头青少年恐怕不谙此等风情,如他这般阅历丰富的豪门公孙,才知道此间滋味最伤男儿身。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江湖上讲究一个主辱臣死,水榭外各个阵营的心腹扈从当中,背负牛角大弓的汉子,似乎看到了几位同行随侍的含蓄讥笑,一时间怒从胆边生,大喝一声,摘下那张匠人打造十年而成的珍稀硬弓,从腰间白羽攒簇的箭袋摸出一枝雕翎箭矢,挽弓如满月,“歹人胆敢伤我家小姐,吃我一箭!”

接连遭遇惊变,横刀山庄庄主王毅然素来以沉稳著称,刀法有“山岳气象”的刀法宗师,也有些恼火,暴怒出声道:“马录!不可暗箭伤人!”

已经走到百步之外的陈平安刚要转身,微微一愣,眼角余光瞥见一处大树之巅的高枝处,有人双手负后站在枝头,山风吹拂,黑衣老人身形随着树枝一起如水波轻轻晃动,极具风采。两人很快对视,老人点头致意,陈平安便打消了出手的念头,只是转过身,重新面对那座水榭。

佩剑老人身形一晃,消逝不见,下一刻就落在小路之上,如一缕青烟与陈平安擦肩而过,抬起手臂向前伸出一根手指,竖立起来。

一枝破空而至的雕翎箭矢,就那么被黑衣老人以手指抵住箭尖,势大力沉的箭矢在空中寸寸崩碎,而老人的手指安然无恙,没有半点异样。

老人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握住已是强弩之末的仅剩箭尖,随手一丢,箭尖激射而去,钉穿了握弓大汉的一只手掌,汉子倒也血性十足,仍是没有丢了牛角大弓,手心血肉模糊的那条胳膊颓然下垂,单手持弓,瞪圆眼睛,与那位不速之客凶狠对峙。

黑衣老人神色冷漠,“行走江湖,生死自负!就没有长辈教过你们这点道理?在梳水国别处江湖,什么规矩都不讲,随你们高兴就好,可是在我剑水山庄,不行。”

年轻妇人站起身,施了一个仪态万方的万福,恭敬称呼道:“老祖宗。”

王毅然脸色微变,赶紧抱拳,微微低头道:“横刀山庄王毅然,拜见宋剑圣!”

书生紧随其后,拍了一下少女的脑袋,示意她起身相迎,然后书生作揖朗声道:“小重山韩氏子弟韩元善,见过老庄主。”

少女性情活泼,毫无怯场,跟随哥哥依葫芦画瓢,作揖却不低头,直直望向那位如雷贯耳的江湖老神仙,稚声稚气道:“小重山韩氏子弟韩元学,见过老庄主。”

老剑圣宋雨烧现身露面,宋凤山作为老人嫡孙,竟是最后一位站起身,语气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缓缓道:“爷爷这次出门有些短暂,孙儿本以为只有等到庄子这边清净下来,没了任何客人,爷爷才愿意回来。”

老人环顾四周,撂下一句意味深长的“乌烟瘴气”,就陪着陈平安一起转身离去,什么梳水国中流砥柱小重山韩氏,什么横刀山庄,全然不顾,仿佛全不入他法眼,老庄主的眼皮子都不愿意搭一下。

宋雨烧与陈平安并肩而行,背对众人才显得有些神色落寞,走出一里路后,自嘲道:“家风歪斜得厉害,还不如一条瀑布,让你见笑了。”

陈平安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说些不痛不痒的客套话,“庄子里的人其实还好,没老前辈说得这么过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人再大度豁达,也不愿意在外人跟前宣扬家丑,便转移话题道:“水榭外那一拳,为何临时改变主意,十分气力只用上三四分?那个横刀山庄的未来庄主,心性执拗,可不是省油的灯,你今天手下留情,她可未必领情,说不定就要对你纠缠不休。现在年轻一辈的江湖儿郎,只讲自己的痛快,老夫很不喜欢,但是你这般太不痛快了,老夫也实在欣赏不来啊。”

陈平安喝了口酒,用手背擦拭嘴角,笑道:“自己心里不痛快,就要一拳打死人,那也太霸道了。何况我很快就要离开梳水国,横刀山庄想要找我的麻烦,都不容易。最多就是给那女子在背后骂上几句,我又听不到了。”

宋雨烧转头看了眼神色真诚的少年,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笑道:“这种话,老夫这个岁数的老头子来说,是可以的,半截身子入了土,万事皆休,还能如何?你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娃儿,老气横秋太无趣。”

陈平安没有反驳什么,一拳之后,心中萦绕不去的积郁清减许多,这就足够。

他记起一事,轻声提醒道:“古寺里自称梳水国四煞的嬷嬷,跟一名魁梧汉子一起进了你们庄子,老前辈要小心些。”

宋雨烧哈哈大笑道:“这算什么,加上方才水榭里的那位韩氏贵公子,恶名昭彰的梳水国四煞,已经凑齐了。”

陈平安疑惑道:“剩下的那个魔头?”

宋雨烧摇头苦笑,“不说也罢。”

陈平安喝了口酒,想着事情。

老人心中了然,坦诚相见道:“此次邀请你们来此做客,并无任何算计的意思,只是纯粹希望这么个庄子,别尽是一些人模狗样的混账货色,这座剑水山庄,毕竟是老夫亲手经营出来的地方,不想处处是狗屎,这里一坨那里一滩的,害得老夫在自家走路都嫌恶心。有你们在家中做客,老夫就顺眼许多了。”

陈平安哭笑不得,这位老前辈也太耿直了些。

陈平安并不知道,宋雨烧在江湖上,除了越来越响亮的剑圣头衔,还有同辈中人赠予的“铁疙瘩”的绰号,说的就是宋雨烧不苟言笑,在家族是如此,在家外的江湖更是如此。若说宋凤山半点不随宋雨烧的性格,还真是冤枉了小剑仙,只不过宋雨烧身上的老辈江湖气,古板迂腐,束手束脚,一心追求剑道极致的宋凤山不屑奉行而已。

宋雨烧这么一位古稀之年的老人,见识过太多的江湖风浪和人心险恶,愈发笃定一件事,道理只需说给讲道理的人听,否则腰间那把锈迹斑斑的老铁剑,就是他宋雨烧的道理。宋雨烧喜欢一人一剑游历江湖,这些年见过许多锋芒肆意的后起之秀,天赋那是真好,可武德是真不咋的,但是一样混得风生水起,仰慕他们的江湖人物,多如过江之鲫,宋雨烧不太明白,三十年,或是五十年后,江湖就要交到这些人手上,那还有啥盼头?

只是宋雨烧的剑术再高,也只是一人而已,同辈老人一个个走了,带着那些晚辈不爱听的老话老规矩,一起埋进了泥地里,如今连亦敌亦友更是前辈的彩衣国老剑神都死了,宋雨烧便有些提不起兴致。

觉得如今的江湖,清汤寡水的,全然没了酒味。

一老一小闲来无事散着步,宋雨烧突然说道:“瀑布水榭那帮人眼拙,看不出你的拳意高低,老夫却看得清楚,所以多嘴说一句,你当下的心境有些问题,三境破四境,是我辈武人的第一道大门槛,你底子打得越结实,一旦带着心结破镜,反而越容易出现纰漏,一座大雪山崩塌的声势,可要比小山头的泥石流,可怕千百倍。小娃儿,你当下要留神啊!”

陈平安悚然醒悟,伸手抹了抹额头汗水,沉思片刻,转头道:“谢过老前辈提点。”

宋雨烧略作思量,说了一些看似题外话的言语,“先前收拳,是你做人厚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