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剑了

第二百二十七章 出剑了

胭脂郡城隍阁供奉的城隍爷名为沈温,生前曾是彩衣国的御史台大夫,以刚正不阿享誉朝野,留下过“生为忠臣,死为直鬼”的名言,三百年间一直香火鼎盛。

因为之前和徐远霞张山峰来过一趟城隍阁,陈平安熟门熟路,胭脂郡城隍阁分四殿,两尊原本威风凛凛的彩绘泥塑天官像,立于仪门之前,只是当下已经惨不忍睹,蛇鼠成灾。

陈平安沿着围墙走了数十步,城隍阁广场仍是没有邪祟之物露面,陈平安便不再犹豫,祭出一张袖中所藏的阳气挑灯符,黄纸符箓在陈平安身前一臂距离外悬停,微微飘荡,当陈平安踏出一步后,它便自动往仪门那边缓缓飞去,陈平安心中大定,城隍阁虽然遭难,整座广场面目全非,但是城隍阁后方建筑,肯定尚有灵气残余,否则挑灯符不会前行,注定会往高墙那边退去。

挑灯符散发出淡淡的昏黄光晕,素洁光辉将陈平安整个人笼罩其中,双脚所过之处,地上那些蜈蚣蝎子在内的五毒之物,纷纷避散,经过仪门的时候,大概是被那张挑灯符的光线涟漪波及,左右那两尊道家天官像身上的蛇鼠蝎子,全部从正面绕到泥塑神像的背后,或者躲入中空的腹部。

陈平安屏气凝神,继续缓缓前行,仪门之后是大殿,悬挂金字匾额,大殿祭祀神灵不是城隍爷,而是彩衣国一位开国功勋武将的坐像,左右是文武判官以及总计八位属官。那块彩衣国先帝亲笔题名的匾额,此刻金漆剥落大半,有一条碗口粗细的黑色大蛇,盘曲其上,身躯下挂,探出头颅朝陈平安吐出蛇信,呲呲作响,像是在示威和警告。

当陈平安跨过门槛,黑蛇骤然间一跃而至,张开血盘大口,被陈平安头也不抬地拧腰侧身,以五指攥住黑蛇头颅,手腕轻抖,这条畜生顿时酥软无骨,当它被扔出去后重重摔落在地上,早已毙命。

陈平安跟随晃晃悠悠的挑灯符继续前行,过了大殿,又是一片广场,只是占地较小,古树森森,矗立有一块石碑,是彩衣国皇帝册封一国城隍神灵的诰文勒石,当时陈平安还专程站在碑前打量了半天,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字写的真一般,甚至比不得少年崔瀺。

也亏得已经改名为崔东山的大骊国师不在身边,否则肯定要气得不轻。

广场左右各有财神殿和太岁殿,一个烧香磕头,祈求财源广进求,一个礼拜本命太岁,希望无灾无祸,所以老百姓在这里磕头,似乎比在大殿叩拜来得更加虔诚。

挑灯符笔直向前飞掠,陈平安就紧紧跟随,不做丝毫停留。

陈平安猛然回头望去,那块矗立在古柏树下的高大石碑,似乎有白影一闪而逝。

两侧财神殿太岁殿,依稀传出莺莺燕燕的女子嗓音,极其细微,似乎在相互调笑,妩媚背后,透着一股阴寒,就像是阴间的女鬼在向阳间发声,笑声就那么一点点渗过阴阳界线,借着有古树树荫的遮蔽,从两殿透过窗户,进入广场,只是被稀稀疏疏的阳光照射,如雪消融,轻淡许多,可仍是传入了陈平安的耳朵。

陈平安皱了皱眉,转头前行。

只要再往前走十数步,就能够走入这座城隍阁的主殿,供奉有前御史大夫沈温的城隍殿。

除去暂时只是做样子的木匣双剑,养剑葫芦里的两把飞剑,可谓一身拳法之外的绝对主力。

但是外物当中,与阳气挑灯符一样,出自李希圣赠送的那本古籍,《丹书真迹》,陈平安还有两张金色材质的宝塔镇妖符,是当初在古宅消灭油纸伞内的铜钱阴物之后,陈平安怕有意外,临时画符而成,后来与姓楚的古榆国树妖一战,没来得及用出,就已经被初一十五先后两剑毙命,击杀了一截古榆树化身。

再就是剩下一张阳气挑灯符和三张缩地符,后者主要是配合神人擂鼓式,当然用来跑路逃命,肯定不比道士张山峰借给他的神行符逊色。

在陈平安转头的瞬间。

石碑之上,就出现一位白衣女子,坐在石碑顶部,披头散发,一头青丝遮覆脸庞,看不清面容。

但是她伸出一根手指,只剩枯骨而无血肉,骨指轻轻敲击石碑顶端,瞬间出现一个鲜血喷涌的泉眼,往下流淌滑落,很快石碑上边洋洋洒洒千余字的古朴碑文,就仿佛变成了一封鲜红血书。

但奇怪的是,女子一袭白衣依旧纤尘不染,没有沾上哪怕一滴鲜血。

女子抬起头,依旧是青丝覆面,开始婉转歌唱,不知是否一首彩衣国早已失传的古老乡谣,咿咿呀呀,白衣女子一边低声唱着,一边抬起手臂,伸出两根白骨手指,捻起一卷青丝,轻轻摇晃,双脚不穿鞋靴,骨肉相间,倒是比起手指要多出些血肉来,双脚晃荡,溅起一阵阵石碑上流淌着的血花。

相较于左右两殿欢声笑语的模糊,白衣女子的歌声清晰可闻,头顶古柏随风飒飒作响,像是在与之唱和。

女子好似唱到了开心处,又抬起一只枯骨手掌,轻柔翻转。

两侧财神殿太岁殿的紧闭房门,啪一下打开,各自摇摇晃晃走出一位男子,财神殿那边走出的男子,年纪轻轻,一条胳膊被齐肩砍断,不知所踪,但是已经止血,剩余那只手倒拖着一把青锋长剑,脸色雪白,双眼无神。

太岁殿那边走出的中年青衫男子,耷拉着脑袋,一瘸一拐跨过门槛,细看之下,此人竟是给人在脖子上以利器劈砍,头颅只靠着一点皮肉牵连才没有离开身体。

随着石碑上白衣女子的手腕转动,两位步履蹒跚的男子,刹那之间,动作变得灵活矫健,开始在广场上起舞。原来白衣女子枯骨手指的指尖,有一丝丝透明的光线挂在空中,如同一根根雪白蛛丝,蛛丝缠绕住两名已死男子的四肢,控制他们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开了门的两座大殿内,不断有白衣女子拖曳着滚滚黑烟,在门口附近迅速飘荡,望向男子的模样,她们吃吃而笑,充满了讥讽和仇恨,只是门外的阳光映照,如同一道天堑,让她们不敢轻易跨出,但是仍然有四五位白衣女子按奈不住,带着阵阵黑烟,迅猛冲出,围绕着两名男子的尸体飞旋,不断用手指撩拨男子的惨白脸庞,从他们背后绕过,从腋下向上飞掠,但是她们也为这一时之欢愉,付出了阳光曝晒之后,彻底烟消云散的代价。

陈平安站在主殿的门槛外,那张阳气挑灯符像是撞上了一堵墙壁,一次次磕碰晃荡,止步不前。

黄纸符箓蕴含的阳气逐渐消逝。

陈平安伸出手去,手掌像是贴在一层冬天河流的冰面上,微微加重力道,仍是无法破开。

陈平安双指并拢,转过身的同时手腕猛然一拧,灵气所剩不多的那张挑灯符,急急飞掠向广场,在两名傀儡尸体的头顶绕行一圈,两位男子啪啦一声,沉沉摔倒在地面,身上光线一根根绷断,尸体倒地后,鲜血横流。

白衣女子收回手,并不动怒,倒是两殿内的那些女子们张牙舞爪,望向陈平安的视线中满是刻骨恨意。

只要堕入恶鬼,任你生前如何慈悲心肠,便再无儒家亚圣所谓的人性本善,竹篮打水,最终点滴不剩。

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陈平安望向石碑女子的背影,轻声道:“这位小姐,死者为大,不管你们生前有什么恩怨,就这么算了吧?”

白衣女子置若罔闻,继续歌唱,这次用上了宝瓶洲雅言,陈平安听得懂了。

“形若槁骸,心若死灰……真其实知,不以故自持。媒媒晦晦,无心而不可与谋。彼何人哉……”

女子声调平缓,竟然带着一点平静祥和之意,听不出半点愤懑恨意。

陈平安听得懂文字大概,却听不明白其中蕴含的深意。

陈平安也没心思去揣测这些,如今被城隍阁主殿与外边被某种术法隔绝,应该是城隍爷被拘押其中,不得外出巡守郡城,帮助胭脂郡渡过这场即将到来的浩劫。

陈平安背后大殿之内,就是供奉城隍爷沈温在内三尊神像的城隍殿,沈温神像高达三丈有余,需要香客游人抬头仰望,左右文武神像也有两丈高,分别手持铁锏和官印。

传闻在两百年前,有一位别洲的张姓道士游历至此,有感于胭脂郡的民风淳朴,返回家乡后,很快龙虎山当代天师就赐下一枚“彩衣国胭脂郡城隍显佑伯印”,那个时候众人才知晓,原来年轻道士竟是龙虎山天师府的黄紫贵人,这桩美谈,半洲皆知,市井传言,那枚来历显赫的金质印章,早已被彩衣国皇帝秘密珍藏在国库当中。

里头还有一幅巨大壁画,画有九九八十一位大袖飞舞的美人。

被后世誉为“墨彩如生,吹气如活”。

陈平安见那白衣女子无动于衷,便不再多说什么,悄悄拍了拍腰间的养剑葫芦。

转身就是一拳砸在那层“冰面”上,阵阵涟漪荡漾而起,门槛内城隍阁的三座神像都像是在摇晃。

陈平安以六步走桩缓缓行走,一拳一拳砸在冰面上,正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