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二百二十章 山水印

第二百二十章 山水印

老妪正在灶房忙碌,看到陈平安的身影后,有些讶异,君子远庖厨,这可是圣人教诲,虽然也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讲究,但不意味着君子贤人们,会自己动手下厨。不过老妪很快释然,眼前少年远游四方,风餐露宿,再者看着也不像是书香门第的孩子,但是老妪还真不觉得陈平安能帮上大忙,便让他帮着做些择菜的活计,顺便帮着盯着炖菜的火候,陈平安没有坚持什么,就帮着打杂,最后温暖的灶房内,砧板上发出老妪娴熟切菜时的清脆声响,咄咄咄,陈平安坐在小板凳上剥春笋,带着清新的草木香味。

老妪随口问道:“陈公子,你的左手怎么了?”

陈平安瞥了眼包扎有棉布的左手,笑道:“不小心摔了跤,不碍事。”

老妪难得有人跟自己聊天,便笑道:“雨天地滑,害公子受伤了。咱们这栋宅子啊,本就有些年头了,先前又是虎狼环视的艰难处境,更不敢大肆张扬,至多就是院墙的缝缝补补,夜间也很少挂灯笼,这么多年,怕吓着了老百姓,不敢请砖瓦匠人过来帮忙,都是我胡乱捣鼓的,手艺当然很差,好些个青石地砖,坑坑洼洼,连平整都算不上,这要是在州郡大城里的大家门户里头,不说自家人瞧着碍眼,若是给别家人看见,会被笑话死的,背后肯定要嚼舌头的,什么难听的话都会有,好在老爷和夫人从来不计较这个,这是我的福分。”

老妪的语气平缓,如静水流深,百年光阴,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一点点沉淀在心田了。

这是我的福分。

这应该就是老妪最自己人生的盖棺定论。

陈平安轻声道:“宅子能有老婆婆你忙前忙后,也是他们夫妇二人的福气。”

老妪愣了一下,带着笑意,转头打趣道:“你这孩子,瞧着憨厚本分,怎么也这么会说话?”

陈平安已经将所有剥好的春笋,都放在一只干净竹篮里,抬头道:“老婆婆,我说的是实话啊。”

老妪看着少年那双清澈有神的眼眸,嗯了一声,转过身去,脸上笑意更多了一些,随口道:“陈公子,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啊,咱们彩衣国胭脂郡城那边的女子,可是出了名的好看漂亮,若是不着急赶路,可以去那边逛逛庙会什么的,说不定就有一段美好姻缘喽。再说公子你虽然武道境界不高,可在胭脂郡这般无正神无地仙的小地方,真不算差了,若是愿意扎根在此,当个将军都尉什么的,绰绰有余,到时候娶一位书香门第里的大家闺秀,不也挺好。”

陈平安有些羞赧,嚅嚅喏喏,不敢搭话这个话题。

老妪转过头,瞥了眼眉眼颇为周正秀气的少年郎,会心一笑,轻声道:“知道喽,陈公子肯定是有心爱的姑娘了。”

陈平安憋了半天,红着脸问道:“老婆婆,如果我喜欢的那个姑娘,曾经问过我喜不喜欢她,我当时说不喜欢,结果现在去找她,再跟她说我喜欢她,你说她会不会觉得我是个骗子啊?”

“陈公子你这话说得可真绕。”

老妪情不自禁笑出声,一锅菜闷着,她便坐在灶台旁的小凳上,笑问道:“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喜欢她?胆子小,难为情?还是觉得点头说是,会在姑娘面前丢了面子,所以故意逞英雄?”

陈平安自信认真地想了想,给出一个诚心诚意的答案,“我傻呗。”

老妪这下子是真被逗乐了,笑得整张苍老脸庞都柔和起来,“我觉得你喜欢的那个姑娘,应该不会生气的。一个姑娘,如果有被人喜欢,而且那个人喜欢得干干净净,怎么都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陈平安有些苦恼,将一竹篮子春笋端到灶台旁边,“可是那个姑娘跟我说过,她只喜欢大剑仙……”

老妪忍住笑,“呦,那可真是难为你了,大剑仙,怎么都该是第六境的神仙,我家公子天资多好,曾经还在神诰宗那样高高在上的洞天福地修行,也不曾跻身中五境,达到传说中的洞府境,陈公子,婆婆给你一个建议,你就跟那个姑娘商量商量,看不能把大剑仙这个要求,变成小剑仙,一般的剑仙?比如洞府境太高了,四境五境怎么样?要知道天底下的剑修,境界再低,还是很吃香的,四境五境已经很了不起。”

陈平安欲言又止。

宁姑娘所谓的大剑仙,肯定最少最少也是十二境啊!

哪怕宁姚真再好商量,答应自己给往下降一降,估计怎么也得是风雪庙魏晋那种剑仙境界吧?

陈平安叹了口气,突然提醒道:“婆婆,菜好了。”

老妪赶紧起身,掀开锅盖,很快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山珍野味就进了菜盘,让陈平安端着那盘下酒菜,送去三进院子的正房大堂,还让他送完这碟菜就不用回来,就在那边吃菜喝酒,之后她来端菜送酒便是,陈平安一溜烟跑去又跑回,看到老妪佯装生气的模样,陈平安笑问道:“老婆婆,我来拿酒,而且我跟杨老爷打过招呼了,他答应送我酒喝……”

说到这里,陈平安摘下酒葫芦,晃了晃,笑容灿烂道:“装满为止。”

老妪从一只红漆老旧橱柜拿出酒勺子,然后笑着指了指墙根几只大酒坛子,“搬一坛子没开的过去,边上有一坛子是开了泥封的,还剩下小半坛子的自酿土烧酒,你可以装酒葫芦里,怎么都够的。”

随后老妪便不管蹲在墙角勺酒入葫芦的少年,自顾自炒菜,最后陈平安打了声招呼,就捧着一酒坛离开灶房。

老妪笑着转头看了眼,少年腰间的朱红色酒葫芦,老旧平常,并不起眼,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是个酒鬼啦?

就不知道见着了那位心仪的姑娘后,是变成一葫芦的喜酒,还是断肠酒喽。

不过老妪当然还是希望少年能够得偿所愿,如公子小姐这般成为老爷夫人。

三进院子的正房,其乐融融。

古宅男女主人,伥鬼杨晃和名为莺莺的树魅女鬼,坐在左手边,大髯刀客被请为上座,徐远霞是豪爽性子,也懒得推脱,道士张山峰坐在右边,陈平安端菜送酒过去后,便开始畅饮,女鬼便有些滑稽了,极长的树根从绣楼那边如青藤蔓延,从房门绕入正堂,为了不扫兴,她还有意带了厚实面纱遮掩容貌。

大髯刀客先前便问过了是否有什么仙家法术,能够帮助那位可怜女子恢复容颜,杨晃苦笑摇头,并不藏掖真相,详细说过了其中缘由,原来涉及到神诰宗的青词宝诰、一桩旁门左道的阵法秘术,以及古榆国祖宗榆树的木芯,极为驳杂絮乱,最关键在于古宅阵法与古榆木芯融为一体,无法挪动了,而此地方圆数百里的山水气数,本就是一处乱葬岗,两百年前彩衣国遇上一桩可怕瘟疫,十数万人染病暴毙,大多胡乱随意葬在胭脂郡此地,历代彩衣国皇帝都希望改变此地风水,但是哪怕当初一位观海境的道家神仙,云游经过彩衣国,被皇帝召见,亲临此地,诸多布置,光是两次罗天大醮,就耗费了近百万两银子,只可惜好了没几年,便又恢复成瘴气横生、鬼魂游荡的凄厉场景,真是神仙都束手无策。

根子还在这处地界的风水之上,既是女鬼的救命药,也无异于饮鸩止渴,终有一天会堕入恶鬼,这一点伥鬼杨晃直言不讳,女鬼亦是坦然,原来夫妇二人早已约好,真到了那一天,便双双自尽,以免祸害一方百姓。

其实古榆木芯天生清洁,只是他当时着急换留住女鬼莺莺的魂魄,加上之后病急乱投医,才使得她只能一步步魂魄恶化,若是能够持续汲取天地清灵之气,其实她有望恢复灵性,甚至反哺当地气运,成为类似淫祠山神的存在,但是她的神祇本性,因为古榆树的关系,必然与姓秦的截然不同,她是造福一方,秦姓山神却只能是腐坏山水。

最后杨晃豁达笑言,最多再有三十年,这栋宅子就该无人无酒也无菜了,所以希望徐远霞在内三人,最好在这之前多来此地,好歹还能有个干净厢房被褥作为歇脚的地方,还能如今夜这般天南地北,相谈甚欢。

涉及到一地数百里山水的庞大气运,大髯刀客和道士张山峰都无言以对,实在拿不出行之有效的法子,因为只有十境练气士,才有资格对此“指手画脚”,十境可称圣,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最早是世俗王朝的恭维奉承,因为上五境的神仙实在太过少见,十境修士却需要牢牢占据灵气充沛的洞天福地,需要长时间积攒修为,面壁破境,偶尔也会跟山下的帝王将相打打交道,因此儒家圣人,道家的陆地神仙,佛家的金身罗汉,这些俗称,皆在此列。

陈平安如今喜欢喝酒不假,但是每次喝得不会太多,大髯刀客却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性格,道士张山峰酒量比陈平安还不如,偏偏脸皮子薄,被杨晃和徐远霞一劝两劝,就半碗半碗一口饮尽,使得陈平安最后只敢每次给他倒些许烧酒,即便如此,背负桃木剑的年轻道士还是摇摇晃晃,满脸红光,说话嗓音也大了许多,跟大髯汉子聊江湖见闻,跟士族出身的伥鬼杨晃聊诗词,很是开心。

老妪隔三岔五

铅笔小说 23qb.com

<=27目录+书签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