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陈平安喝酒了

第一百九十七章 陈平安喝酒了

(最近有个《剑来》百万字活动,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fenghuo1985。希望大家踊跃参加。)

陈平安呼吸顿时为之一滞。

这是一种本能,就像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遇见稚圭,甚至跟境界高低都关系不大,纯粹就是一种气势上的强大镇压。

纯粹武夫,大概某种程度上,纯粹二字的精髓就在这里。

藩王宋长镜曾经在小镇衙署内,同样什么都没有做,就能够让境界不俗的剑修刘灞桥,都觉得全身肌肤在被针扎。

砰然一声巨响。

陈平安刚要有所动作,以防不测,结果整个人就已经倒飞出去,狠狠撞在竹楼墙壁上,瘫软在地,挣扎了两下,只能背靠墙根,如何都站不起身,嘴角有鲜血渗出。

一脚踹中陈平安腹部的老人,双臂环胸,居高临下望着那个凄惨的草鞋少年,冷笑道:“与人对峙,还敢分心!真是找死!”

陈平安伸手擦拭嘴角,吐出一口浊气,站在墙壁那边,如临大敌。

老人淡然道:“世间只说武道有九境,不知九境之上还有大风光。你暂时才摸着了三境门槛,其实连二境的基石都打得一般,若是老夫不出现,你为了追求破境速度,一旦跻身三境,恐怕就要坏了未来九境成就的根本,武道一途,绝对容不得半点花俏虚夸,你先前做的还算不错,但是远远不够!因为你在第一境的散气,就做得差了!”

陈平安呼吸逐渐顺畅起来,到底是淬炼体魄不曾懈怠片刻的少年,底子打得很好,要知道眼前老人嘴里的“一般”,“还算不错”,是何等之高的评价。朱河之流的世俗武夫,若是能够得到这样的评价,恐怕会当场激动得泪流满面。

陈平安尚未理解这些曲折内幕,只是颤声道:“受教了。”

老人一步踏出,整栋竹楼随之微微一晃,李希圣那些画符在绿竹之上的无形文字,微微显形,流淌出一阵不易察觉的素洁光辉,如当初那只月光瓶倾泻在溪涧水面上的场景,尤为动人。

老人心思一动,但是没有理睬这些外物,死死盯住陈平安,道破天机:“泥胚境,在于找到那一口先天之气,搭建武道茅庐的框架,气为栋梁,气为高墙!但是一气呵成之前,却要散气散得彻底,将后天积攒下来的所有污秽之气,甚至是天地灵气,一并摒除!纯粹武夫,何谓纯粹,就是纯纯粹粹,来跟这个天地较上一劲!莫要学那山上练气士,鬼鬼祟祟,到头来只是做了仰人鼻息的看门走狗!”

陈平安听得一知半解,而且内心深处,并不全部认可老人的说法。

老人嘴角翘起,冷笑道:“第二境俗称木胎境,我倒是觉得开山境说得更好,山上神仙山上神仙,武夫偏偏就要一拳劈开这座山!此境打熬筋骨,基础打好了,未来成就,根本不会输给佛家的金刚不败之身,或是道家的琉璃无垢之体,我辈武夫同样可以淬炼出稳固极致的体魄。至于兵家,呵呵,不伦不类,所取之法,既像蟊贼又走捷径,可笑至极!”

兵家确有一条通天捷径,除了能够请神下山,神灵附体,还可以在气府内温养一尊战场英灵,英灵是一种先天强大、死而不散的阴魂,一旦与修士神魂成功交融,自身体魄,如同道教丹鼎熔炉,水火交融,属于另一条道路,是一种极其强大的法门,但是在这个邋遢老人嘴里,兵家的路数,简直就是不值一提,口气之大,真是吓人。

老人朝陈平安勾了勾手指,“来来来,老夫就将境界压制在三境上,你使劲全部气力,往死里打,能把老夫打得挪动半步,就算你赢!”

陈平安有些犹豫。

他根本就没有搞清楚状况,从老人莫名其妙地出现,自称是崔瀺的爷爷,到现在莫名其妙地要开打,陈平安一头雾水,以崔瀺如今的身份地位,需要自己这个名不副实的半吊子先生去保护?而且老人自己都说了,武道一途,没有捷径可走,自己天资又差,这辈子能不能走到崔瀺一半的高度,陈平安都不敢奢望,老人的说法,岂不是自相矛盾?

老人不悦道:“就你这种心性,真是无趣至极,要你打就打,怎的,还要老夫跪下来求你出拳?”

陈平安性格倔强死犟的一面,终于展露出来,依旧保持防御姿态,纹丝不动。

老人眼神深处,晦暗不明,“老夫只问你一句,想不想跻身三境,并且是天底下数一数二的三境?!”

陈平安点头,毫不犹豫道:“想!”

老人微微侧过头颅,伸出手指,指向自己脑袋,神色跋扈至极,“那就朝这里打!你小子的性情脾气,很不对老夫的胃口,但是看在巉瀺的份上,再多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打得有些气势,我就扶你一把,让你去亲身体会一下真正的三境风采。”

陈平安缓缓道:“那可真打了?我出拳不会留手的!”

老人哈哈大笑道:“少废话,小娘们!你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没胆魄的?裤裆里带没带把的?你爹娘一定是胆小鬼吧?”

陈平安一股怒气油然而生。

看似与人为善、心肠柔软之人,必然有一块坚硬如铁的心境土壤,在苦难人生中,死死支撑着那份看似愚蠢的善意。

泥瓶巷少年就是如此。

一路远游千万里,练拳日夜不停歇。

陈平安一步向前,一瞬间就爆发出惊人的速度,来到老人身前,右手一拳就击中老人的额头。

看似一拳,却最终响起砰砰两声。

刹那之后,陈平安倒退数步,双臂颓然下垂,然后一退再退。

原来第一拳砸中老人额头之后,巨大的反弹劲道就让陈平安的左臂剧痛,但是他的狠劲与此同时迸发出来,力气更大的左拳紧随其后,又砸在了老人脑袋上。

只可惜两拳之后,老人纹丝不动,打着哈欠,一副百无聊赖的可恶模样,看着不远处少年的窘态,老人讥讽道:“你的全力出拳就是挠挠痒啊?老夫是你媳妇,还是你是我媳妇?先前说你是个不带把的小娘们,真是没错。老夫要是你爹娘,非得活活气死。”

陈平安脸色阴沉。

“怎么,你爹娘已经死了?”

老人哦了一声,故作恍然道:“那更好,一定会被你气得活过来的。”

剧痛之后,陈平安双臂已经彻底麻木失去知觉,但是陈平安依然快步向前,这一次高高跃起,拧转腰身,一记鞭腿轰在老人的左侧头颅,除了沉闷声响,老人仍是毫无异样,陈平安借势在空中转向,第二记鞭腿甩在老人右侧头颅。

这一次陈平安落地后,双脚疲软,肩头一高一低,数次才稳住身形。

老人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盯着瘸子少年,问道:“既然左腿已经吃够苦头,为何第二次右腿还要出力更大,你不知道疼吗?”

陈平安没有说话,脸色雪白,肩头起伏不定,双腿受伤肯定不轻。

老人点点头,“看来这就是你的瓶颈了,真是让人失望。”

陈平安第三次前冲,以撼山拳六部走桩向前,虽然速度比前两次都要慢上一拍,但是气势丝毫不减。老人微微一愣,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地安静等待。

无数次走桩,撼山拳的那股神意早已融入陈平安的神魂,哪怕是手脚受伤,当他开始走桩,依旧气势如虹。

脸色惨白却坚毅的少年在娴熟走完拳桩之后,脚尖一点,高高跃起,扬起脑袋,猛然向下一锤,重重砸在老人的额头上。

少年向后仰倒,摔在地上,大口呼吸,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聪明人,会知难而退,你小子可差远了。但是!不聪明,这就对了。要想当纯粹武夫,就不需要太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为此老夫就……”

老人这才掠过一抹赞赏神色,步步前行,满脸笑意,嘴上说着:“赏你一脚!”

一脚闪电踹出,幅度极小,刚好足够踢中地上陈平安的太阳穴一侧。

陈平安竭尽全力抬起一条胳膊,格挡住那狠辣凶险的一脚。

最终手臂紧贴头颅,整个人被一脚踹得撞在墙脚根,蜷缩在那里,全身无一处不疼痛。

老人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看着可怜少年,“你的武道底子,我已经彻底摸清楚了,方才是开胃小菜,接下来才是真的苦头。你先去外边打声招呼,近期准备好大水桶,最好的温补药材,最好的金疮药,当然最好也准备好一副棺材,哈哈,老夫怕你一个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也好,一家在地底下团圆。”

陈平安休整了足足一炷香功夫,才能够勉强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出屋子,在屋外廊道,看到面面相觑的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还有那位略显幸灾乐祸的白衣神仙,魏檗看到狼狈不堪的陈平安后,忍住笑道:“我这就去准备上等药缸子,药材膏药灵丹之类的,不用担心,牛角山包袱斋什么都有,至于钱嘛,我先帮你垫着,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