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规大矩和鸡毛蒜皮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大规大矩和鸡毛蒜皮

(第二章。)

竹简们安安静静躺在院墙上,跟主人一起晒着初春时分的温暖阳光。

然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董水井。

当初不愿意跟随李宝瓶三位同窗,一起远游大隋的质朴少年,董水井选择留在小镇,而石春嘉,那个扎羊角辫的小姑娘,则选择跟随家族一起迁去大骊京城。

留在齐先生学塾的最后五人,就此分道扬镳,天各一方。

见到是董水井后,陈平安赶紧让他进院子坐下,粉裙女童手脚伶俐地搬出了点心吃食,董水井有些拘谨,还有些难为情,像是个犯了错的蒙童,坐在学塾等待先生的责罚。

陈平安真没觉得董水井当时留在小镇,就是错的。

远游路上,有次晚上被胆子小的李槐喊去一起拉屎,听李槐闲聊说起过董水井的身世,都说之所以取名为董水井,是因为他娘亲怀着他的时候,挺着大肚子去铁锁井那边挑水,结果一弯腰就把董水井给生了下来,因此沦为学塾同窗们的笑柄,董水井从来不刻意解释什么,别人说笑就随他们去。

至于董水井和林守一都喜欢李槐姐姐的事情,陈平安更是一清二楚,至于真假,陈平安不太感兴趣。

隔壁宋集薪早早说过,小镇像他们这么大的家伙,福禄街桃叶巷那边的少爷们,早就有了通房丫鬟,骑龙巷杏花巷那边的,说不定媒婆都已经帮着物色对象了,再大个一两岁就当了爹,在小镇实属正常。至于泥瓶巷这类最底层穷困的巷子,男人打光棍到三四十岁都有可能。

董水井简单聊了一些小镇新学塾的事情,陈平安就跟着说了些游学趣事,没敢说太光怪陆离的事情,怕董水井多想,毕竟人老实,不代表就是缺心眼。

董水井得知小镇将来会有自己的驿站,他就跟陈平安讨要了大隋山崖书院的寄信地址,少年很高兴,说一定要给李宝瓶他们三个写信。陈平安有些犹豫,他知道驿站寄信一事,寄的是家书信件,更是真金白银,董水井如今孤苦无依,未必承担得起,但是陈平安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这件事情默默记在心里。

董水井开心离去。

青衣小童啧啧道:“这傻大个还算不错,我还以为是跑来找老爷蹭吃蹭喝的。他要是敢开口……”

他下意识望向陈平安,把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改口道:“那我就好言相劝,一定好好跟他讲道理,说做人要将心比心。”

陈平安笑着拍了拍青衣小童的脑袋,“难为你了。”

正月初二,小镇风俗是开始拜年走亲戚。

陈平安没亲戚可走,就干脆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往落魄山。

落魄山位于大郡龙泉的西南方向,附近三座山头大小不一,只是规模都远远比不过落魄山,分别叫跳鱼山,扶摇麓和天都峰,各自被大骊以外的仙家势力买下,为了营造出别具一格的府邸,在去年末的除夕夜之前,仍是热火朝天,昼夜不息。

今天陈平安三人路过天都峰的时候,山峰总算安静了。

这一年时间里,各大山头,一座座府邸宫观,亭台楼榭,庭院高阁,山巅观景大坪,悬浮于两山之间的索道长桥,等等,一处处千奇百怪的豪奢建筑,在山林之间拔地而起,让人叹为观止。

至于陈平安名下落魄山的开山,因为几乎全是大骊工部的既定开销,加上他这位山主,并没有额外的建造需要,所以虽然山大地大,反而显得比较寂寥,有山神坐镇的落魄山,尚且如此,那么宝箓山和彩云峰、仙草山就更不用提了,死气沉沉,让附近山头负责监工的各家修士,每次眺望邻居,都觉得好笑。

有大钱买山,没小钱开山,这也太荒诞了。

在陈平安他们临近自家山头后,魏檗又神出鬼没地出现。

陈平安递给魏檗一个小袋子,里头装着一颗上等蛇胆石,让魏檗帮忙送给那条来自棋墩山的凶悍黑蛇。魏檗笑着收下这笔压岁钱,说一定送到,绝不贪墨。

一起登山,陈平安问了魏檗关于学塾的事情,魏檗当然比董水井要知道更多内幕,娓娓道来,原来是龙尾溪陈氏开办的家族学塾,不过对所有人都开放,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便是许多年幼的卢氏刑徒遗民,都可以进入学塾读书,这就等于一下子挽救了数十条性命,否则那些体魄孱弱的孩子,能否熬过去年的寒冬,还真不好说。

随着龙泉郡的蒸蒸日上,还有大量从附近州郡迁移而来的家族,多是不缺钱不缺人的郡望大族,在小镇和周边大肆购买宅屋、土地,一掷千金,福禄街、桃叶巷的大宅院,当然是首选,如今就连骑龙巷、杏花巷一带,许多老宅都纷纷更换了主人。

短短一年时间,学塾就有了一百多位学子,教书先生俱是声望卓著的文豪大儒。

说到这里,魏檗笑问道:“是不是觉得杀鸡焉用宰牛刀?那些平时架子极大的读书人,为何愿意背井离乡,跑来这里吃苦头,而且他们传道授业的对象,还只是一帮孩子和少年?”

陈平安点了点头,问道:“是龙尾溪陈氏花了很多钱?”

魏檗哈哈大笑,摆手道:“还真不是钱的事情,那些饱读诗书的先生当中,贤人就有两个,怎么可能图钱。他们啊,是希冀着进入披云山,因为山上即将出现一个名为林鹿书院的有趣地方。”

青衣小童在一旁打岔问道:“你之前说住在披云山,该不会是林鹿书院打杂的吧?”

“去去去,一边待着凉快去,我跟你家老爷聊天下大事呢。”

魏檗做出挥袖驱赶的姿态,然后继续跟陈平安说道:“其实瞎子都看得出来,大骊所谋甚大,林鹿书院明摆着是要跟大隋山崖书院唱对台戏的,一旦大骊南下顺利,大隋洪氏覆灭亡族,观湖书“所以越早进入林鹿书院,就越有可能跻身为‘从龙之臣’。”

“没办法,读书人想要施展抱负,经国济民,你得在庙堂上有一把椅子。否则就全是纸上谈兵。当然,挤不进官场,退一步,穷则独善其身,做好学问也不差,在地方上传道授业,教化百姓,引导民风, 也行,可比起前者,毕竟寂寞了些。”

院之外,宝瓶洲第二座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的名额,必然要落在林鹿书院头上。”

魏檗一席话说得云淡风轻,登山的时候,两只大袖摇晃不已,如两朵白云飘往山巅。

看得背着书箱的粉裙女童目不转睛,她想象着以后自家老爷也会是这般风姿卓然。

陈平安突然问道:“魏檗,你如今是山神了吗?”

魏檗会心笑道:“陈平安,我一直在等你问这个问题。”

青衣小童撇撇嘴,满脸不屑。

山神?

我还有一个统御大江的水神兄弟呢。

魏檗抬手指向披云山那边,“我如今暂时是披云山的山神。”

跟粉裙女童并肩而行的青衣小童,偷偷摇头晃脑,作妖作怪。

魏檗补充了一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披云山很快会破格升为大骊的北岳。”

陈平安停下脚步,问道:“北岳?不是南岳吗?”

魏檗摇头,“就是北岳。”

粉裙女童哇了一声,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仰慕,五岳正神,那真是好大的一尊神祇了,何况还是大骊王朝的大岳神灵。

青衣小童咽了咽口水,润了润嗓子后,快步走到魏檗身边,抬头微笑道:“魏仙师,走路累不累啊,需不需要坐下来歇息?我帮你老人家揉揉肩膀敲敲腿?”

魏檗笑眯眯道:“呦呵,怎么不跟我抬杠啦?”

青衣小童一脸正气道:“魏仙师!你是我家老爷的好哥们好兄弟,我跟老爷是一家人,那么咱俩就是半个朋友,这么说合适不合适,魏仙师?”

魏檗伸手拧着这条小水蛇的脸颊,劲道不小,“调皮。”

青衣小童笑容僵硬,不敢反抗。

没法子,如果魏檗没骗人,那么如今他和老爷都算是寄人篱下,哪怕陈平安拥有山头再多,只要还是身处龙泉郡,一样需要仰人鼻息。作为高高在上的山岳正神,打个喷嚏都能让辖境内的山峰抖一抖,截留灵气、挖掘山根等等行径,信手拈来,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魏檗笑问道:“神秀山那边,动静很大,哪怕今天还没有中断开山事宜,陈平安,你要不要去瞅几眼,很有意思的。”

陈平安有些期待,使劲点头道:“好啊,之前就一直想去看。”

魏檗吹了一声口哨,很快山上传来一阵声响,动静越来越大,最终一条腹部生出一根金线的巨大黑蛇,游曳而至,出现在他们视野当中,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都有些紧张,蛟龙之属,同类相残再正常不过,而且这条黑蛇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崭露头角,展现出走江化蛟的资质。

谱系庞杂的蛟龙之属遗种,许多修出人身并且跻身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