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百七十二章 江湖路上见不平

第一百七十二章 江湖路上见不平

/p>

没有了崔东山先后两次的故意牵引,陈平安在之后这一路走的,其实就走在了江湖里,而不是神神怪怪的山上。

只不过陈平安浑然不知,只是有些遗憾,再没能遇上让人大开眼界的那些精怪鬼魅。如今已经不需要惦记李宝瓶他们的游学安危,身边又有得道成精的一双蛇蟒护驾,陈平安希望多碰到一些古怪事,当然前提最好是远远旁观,既能长见识,又不用身陷险境。

可惜一直快要离开黄庭国地界,仍是走得十分平淡无奇。

这一天暮色,在水蛇背脊上练完走桩,陈平安就在一条幽静山路旁的破庙里歇脚,开始生火做饭。

虽然陈平安刻意拣选荒郊野岭返回大骊,可还是遇上不少行走于林莽间的男男女女,多是貂裘锦衣,挎刀佩剑,一身的江湖气概,也有些生得颇为凶神恶煞,满脸横肉,一看就不是正道人物,但是好在碰到陈平安三人后,最多几个斜眼,并无真正的风波。

行走江湖,老僧小道美尼姑,遇上类似这些看着好欺负的货色,最好全都别招惹,这是无数在阴沟里翻船的江湖前辈,代代相传下来的道理。

陈平安是沾了身边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的光,毕竟没几个正常人,会带着俩屁孩,而且一个比一个长得粉雕玉琢,然后三人在野兽出没的深山老林里瞎逛荡。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货色,就不会轻易出手行凶。

其实之前遇上一伙流窜犯案的莽汉,确实心有歹意,只是小心谨慎地追踪三人,想着找准机会再出手,结果最终发现那瞧着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的青衣小童,变幻出恐怖真身,以长蛇之身翻山越岭,沿途大树纷纷崩断,给那拨人吓得一个个差点尿裤子。

粉裙女童帮着陈平安捧来枯枝,不停忙碌,青衣小童则是个惫懒货,就喜欢饭来张口,蹲在破庙外头打哈欠,懒洋洋道:“老爷,山路两头各有一拨人相对而行,很快就要撞上啦,左手那边打打杀杀的,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右手那边个个鲜衣怒马,里头还有个大长腿的俊俏娘们哩,老爷你若是心动,我给你抢来当压寨夫人吧,玩过了就放她回家,大不了我送她些财宝机缘,她指不定还要对老爷感恩戴德……”

陈平安正撅起屁股,吹着大柴火堆里的火星,随口说道:“等下碰到了他们,你别生事。”

青衣小童百无聊赖地揉着脸颊,气呼呼道:“老爷,我再不松松筋骨,手脚都要发霉啦。”

陈平安不再搭理他。

破庙外头的山路一头,喊声四起。

有一伙灰头土脸的男子,追逐着一位神色仓皇的美妇,一个高大壮汉大笑道:

“贱货,跑!继续跑!这次给大爷逮着了吧,看不把你剥得精光,到时候一身白花花的肥肉,大爷得好好想一想,先从哪里下嘴!”

光头壮汉身旁五六人,一个个快意大笑,笑意狰狞,满满的酣畅和恨意。

“这等蛇蝎心肠的婆臭娘,直接下锅炖了吃肉便是,再来几把葱蒜花椒,啧啧,必然美味。这一身肉怎么都有百来斤,够咱们痛痛快快吃上好几顿的了。”

“你们别跟我抢啊,我打小就爱吃乳鸽!”

青衣小童眼睛一亮。

陈平安让粉裙女童帮着煮饭,自己站起身,来到破庙门口,青衣小童跃跃欲试,被陈平安按住脑袋,只得乖乖站在原地。

另外一侧的山路,则是马蹄阵阵,欢声笑语,很快就发现路上的异样,听闻那拨山贼似的汉子污秽荤话后,一名背负长弓的妙龄女子,顿时面若寒霜,满脸不悦。她瞥了眼那个踉踉跄跄的丰腴妇人,很快收起视线,望向那些舞刀挥剑的匪人,冷哼一声,修长大腿一夹马腹,骤然加速,率先策马前冲出去,“我去救人!”

一位佩剑系挂银色剑穗的年轻人,立即跟着女子一起快马加鞭,与她并驾齐驱,同时笑着小声提醒道:“兰芝,之前有外人在,我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根据我们郡府的密档记载,这条蜈蚣岭山脉,一向多有妖物邪祟作乱,甚至几大山头的妖物,还知道互为奥援,本就极为难缠,只是每次官府请出神仙入山搜捕,除了一些不入流的小精怪,大妖们都早早闻风而藏,狡猾得很。若非前不久官府才带人扫荡过一遍蜈蚣岭,我是不敢答应你们进山的。”

女子除了背负一张篆刻有古朴符文的银色长弓,腰间悬挂一柄乌鞘狭刀,手按刀柄,冷声道:“若真是妖怪倒好了,斩妖除魔,又不是只有山上神仙才做得,我们一样可以!”

年轻男子无奈而笑,不再多说什么,纵马飞奔,只希望这次行侠仗义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不同于离开师门初出茅庐的女子,他是家世不俗的官家子弟,对于世间险恶,有着更多的体会。

那位妇人衣衫破碎,衣不遮体,裸露出大片白皙粉嫩的肌肤,模样凄凉,虽是个练家子,可被追杀一路,早已是强弩之末,脚步轻浮,见着了纵马而来的男女,便强提了一口气,大声疾呼道:“恳请两位义士救命!”

年轻女子摘下披风,抛给妇人,娴熟驾驭骏马,刚好与妇人擦身而过,抽出狭刀,勒缰停马,气势汹汹地怒目相向:“滚远点!”

男子停马在妇人身侧,微笑道:“夫人受惊了。”

妇人将披风罩住娇躯,大口喘息,脸色雪白,心有余悸地颤声道:“公子你们千万要小心那些山野强人,自称修行中人,确实会一些道法神通,公子最好提醒你的朋友不要贸然行事,若是实在不行,公子与那位姑娘帮着我阻挡一二即可,我这就继续赶路,只是这披风,就对不住那位侠义心肠的姑娘了……”

年轻男子一直在暗中打量妇人,听闻这番言语后,不曾发现明显破绽,就笑道:“夫人不用忙着逃命,光天化日之下,量他们也不敢为非作歹,如果真是那做惯了杀人越货的亡命之徒,他们便是山上修行过的,夫人也不用过多担心,我们自有计较,夫人只管放宽心便是。”

夫人欲言又止,不再反驳辩解什么,只是楚楚可怜道:“公子还是小心些,那伙歹人什么恶事都做得出来,恶言恶语更是家常便饭,小心脏了各位的耳朵。”

年轻男子稍稍放松戒备,微笑点头,“夫人如此心善,不该遭此劫难。”

妇人听到这里,死死咬着嘴唇,蓦然神伤,低下头去,泣不成声道:“只是可怜我夫君女儿,真是……我那女儿才十二岁大啊,我也不活了……”

身后数骑已经来到年轻公子和可怜妇人身旁,听到妇人如此言语,哪里还不晓得遭遇了何等惨绝人寰的惨事。行走于山穷水恶,匪人劫财劫色,在黄庭国不算多见,但绝不罕见。

一位年纪轻轻却故意畜须如戟的男子,顿时火冒三丈,虽然在宗门和江湖,也不是个好说话的主,只是生平最见不得欺凌弱小,愤而扬鞭继续前冲,“芝兰,我来助你!这帮挨千刀的匪人,罪该万死!”

前边,那伙大汉先见着了被称呼为芝兰的女侠,眼见着那妇人就要逃走,为首壮汉便急红了眼,大骂道:“瞎了眼的小娘们,叫老子滚?”

大汉眼见着那个小娘们满脸煞气,气笑道:“赶紧滚远点,一个个毛没长齐没断奶-水的崽子,就敢逞英雄?换成你们师门长辈在这里,老子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速速让路,那妇人是作恶百年的老妖,坏事做尽,等老子将她剥皮抽筋,是人是妖,自然分晓!”

单独一骑疾驰而至的络腮胡年轻人,抽出长剑,剑尖指向那伙人,哈哈笑道:“呦呵,还恶人先告状上了?”

壮汉身后一位青衫老者皱眉道:“剑尖指人?是谁教给你的礼数规矩!”

络腮胡年轻人瞪眼道:“你祖宗!”青衫老者冷笑道:“老宋,你们先去擒拿妖婆,我来给这后生长长记性。”

“别太拖延,老妖明显还藏着杀手锏呢,需要你的回春术以防万一。”壮汉脸色凝重地点头后,带着众人策马前冲出去,全然不理会拦路的女子和年轻人。

山路并不宽阔,仅供三骑并肩而过,面容秀美的狭刀女子厉色道:“还不止步?!”

壮汉纵马从狭刀女子和络腮胡年轻人之间,一冲而过,女子横刀拦截,被那汉子手握刀刃轻轻一抬,就给推了出去,自视武道小成的江湖名门女子愣在当场,满脸愕然。同样适刀的络腮胡年轻人脾气更加火爆,一刀迅猛劈下,那壮汉视而不见,只是死死盯住前方那妇人,随手一抓,就那长刀抓在手心,随手丢到山下。

两位下山时意气风发的江湖儿女,一左一右像是两尊呆呆的门神,任由这伙山野匪徒纵马飞奔扬长而去。

留在最后的青衫老者缓缓驱马前行,望向满脸惊骇的年轻刀客,嗤笑道:“三境武夫,也敢造次?小娃儿不知天高地厚,知道死在那老妖婆手底下的下五境练气士,有多少吗?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就凭你还想护着她?人家指不定在肚子里盘算着,如何将你们这些救命恩人,一点点生吞活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