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百六十三章 终成师生

第一百六十三章 终成师生

/p>

白衣飘飘的崔瀺一路穿街过巷,终于找到那座楼阁所在的宅子,果然是高门大户,两尊石狮坐镇,门槛极高,仪门紧闭,不过奇怪的地方是这栋宅子悬挂“芝兰”二字,不是什么张府钱府。

之前崔瀺看到异象的那栋楼阁,应该这户人家的私家藏书楼,高度几乎不输城内的文庙魁星阁,必然不是寻常富贵人家。

越是临近这座“芝兰”府邸,崔瀺就越发清晰感受到风雨欲来,这种感觉就像暴雨之前的大阴天,让人气闷。

天地之间,除了儒家推崇的浩然正气,还有诸多无形之气,大抵上有清浊之分,前者灵秀,裨益修行,后者污秽浑浊,损伤魂魄,乱葬岗、古代京观、战场遗址之类的地方,各有玄机,未必全是污浊之气。

世间有助于修行的洞天福地,就像是一座芝兰之室, 沁人心脾。

崔瀺双手负后,施施然走上台阶,一位中年门房由侧门走出,眼见着白衣少年气度不凡,不敢怠慢,恭恭敬敬询问身份。

崔瀺说他是依靠斩妖除魔积攒阴德的散仙,在城外就见到宅子不对劲,可能会有血光之灾,故而特来相助。

门房只当是玩笑话,要说世间精魅鬼怪到底有没有,门房知道是有的,因为自家府上就豢养许多无伤大雅的精魅,但要说有邪祟鬼魅胆敢在城内作乱,尤其是在他们“芝兰”府捣乱,那真是天大的笑话。谁不知道府上父子四人,皆是公认的神仙中人,尤其是幼子曹溪山,听说去年刚刚成为了一座山上仙家的掌门嫡传,精通飞剑和雷法两术。

被当做骗子的崔瀺也不恼,继续耐着性子解释道:“你们家宅子藏风聚水做得不错,书楼格局又是最好的,是阵眼所在,加上估计在藏书里头,有很多圣贤君子亲手盖过藏书章的孤本善本,所以时间一久,就容易汇聚灵气,寻常妖物鬼魅不敢来此自投罗网,倒是一些生性怯懦温善、喜好向人而居的小玩意儿,会成长得很顺利。”

门房神色有些不耐烦,让崔瀺赶紧走,说他没有功夫听个少年郎胡说八道。

崔瀺伸手轻轻拨开门房推搡的手掌,微笑道:“但是这栋府邸的书楼,确实有些古怪,里头盘踞了一头大蟒,可能是一开始就有,来历不明,也有可能是后来给人请神请进去的,如果我没有猜测的话,应该是条火蟒,最近这段时间,就是它倒数第二次的蜕皮之日,下一次蜕皮,就该走水而成,一旦成功,会成为一条大蛟。”

崔瀺伸手指向城外那边,“但是,江水之中有条水蛇,境界相较火蟒更高,正在水底下伺机而动,绝不会轻易让你们家这条近亲死敌成功蜕皮,世间蛟龙蛇蟒之属,一旦开窍出现灵智,不管之前性情如何,开窍后皆不喜同类靠近,所以你们府邸若是不早作准备,火蟒在蜕皮虚弱之际,水蛇必然离开江面,直扑此处,试图一击致命,顺势抢夺火蟒体内的那颗半道火丹,转化为自身修为,水火交融,大道近矣!”

那门房眼神复杂,蓦然大怒,伸手试图去推开白衣少年,“滚滚滚,小小年纪,信口雌黄!”

崔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先生,你看看,道理讲不通嘛,好麻烦的,还是按照我自己的法子来吧。”

他一挥袖,中年门房整个人被一股清风横扫出去数丈,当场晕厥过去。

侧门那边很快涌出五六位彪形大汉,崔瀺大步前行,那些个初境二境武夫下场比门房还不如,还没见着眉心有痣的俊美少年如何挥袖,就自行倒飞出去,横七竖八,全部倒地呻吟。

崔瀺一路行去,又有众多护院蜂拥而至,都没能让他停步些许。

当他来到那座书楼外的广场,打着哈欠的崔瀺终于有了点兴致,望向并肩而立的三人,父子模样。除了他们,并无外人,估计是不愿暴露出书楼真相,或者是不希望伤及无辜,都不许靠近此处。

崔瀺视线很快越过三人,书楼占地极大,高达六层楼,楼顶天空乌云密布,雷声轰隆隆作响,沉闷至极,电光交织闪烁。矗立在天地之间的这栋高楼,有一条长达十数丈的巨大蟒蛇,身躯从楼阁底楼向外伸出,蜿蜒而上,大如水缸的头颅,正对着天空雷云吐露蛇信,充满了天生的敬畏,又蕴藏着旺盛的斗志,世间妖物出身,对于雷鸣,几乎少有不怕的,这是铭刻在骨子里的烙印,代代相传,千万年不绝。

相传远古时代,主掌雷霆的某位天帝,曾经携带一众雷部神灵和诸多雨师,巡狩游历各大天下,妖魔不知丧命了多少。

崔瀺继续前行。

披挂一副古铜色甲胄的中年男子,伸出手,拦下两个想要教训那个不速之客的儿子,眼神示意他们稍安勿躁,不可轻举妄动,他抱拳道:“在下曹虎山,不知贵客登门,有何指教?”

崔瀺脚步不停,懒洋洋道:“我的好脾气都在大门口那边用完了,现在我要登楼,你们如果铁了心拦阻,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头,灭你们满门……这种事情我现在是不会做了,但是宰掉你们父子三人,毁尸灭迹,大不了回头跟我家先生解释,就说你们是死于蛇蟒之战,我还是毫无心理负担的,说不得到时候我在先生面前,还要为你们掬一把同情泪,唉,谁让我有这么个古板先生呢。”

中年男子手握腰间长刀刀柄,身上甲胄流淌着一层土黄色的厚重光晕,厉色道:“真当我‘芝兰’曹氏是任人宰割的软蛋?”

崔瀺呸了一声,“还敢自称‘芝兰’?家里分明珍藏有这么多好书,不让子孙好好学习圣人教诲,偏偏一个个舞枪弄棒,更可恶的是还敢与妖物勾结,不惜让他窃据书楼,汲取‘书香之气’,这也就罢了,明知道火蟒蜕皮之日,就是江中水蛇拼死一搏的时候,你们不提醒城内百姓赶紧离城躲避,反而故意使了障眼法,遮蔽了雷云下降、火蟒攀楼的景象,你们知不知道,这场突如其来的水火之争,少说会害死城内千余人?”

崔瀺说到这里,有些委屈,碎碎念念,“先生,这都怪你,我这好好说话的习惯,都有些上瘾了。”

一位高大青年手持银枪,狞笑道:“爹,少跟这家伙废话,由我杀了便是,胆敢坏我曹氏称霸一州的百年大业,死有余辜!”

崔瀺哈哈大笑,伸手指向那高大青年,“你这暴脾气,我喜欢……”

话音尚未落定,青年眉心处就出现不易察觉的一滴血珠子,高大青年正要运用神通加持手中的法器银枪,就只觉得眉心微微刺痛,刚要伸手去擦拭,就瘫软在地,没有什么奄奄一息,没有什么痛苦哀嚎,直接死绝了。

中年男子甲胄光芒更甚,整个人都像是笼罩在黄色云雾之中。

他另外一个有些书卷气的儿子,口诵咒语,手指掐诀,脚踏罡步,忙得很,很快身边出现一串熠熠生辉的文字,白色雪亮,首尾衔接,串联成一轮满月,将他护在其中,不但如此,空中还浮现出一条通体火焰缠绕的小火蟒,绕着年轻人飞快旋转,还有头上那顶古朴高冠,绽放出一股五彩光芒,然后如泉水喷洒,笼罩住年轻人四周。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层层防御,手段迭出。

崔瀺给那年轻人的保命手段给逗乐了,“你小子倒是怕死得很,怕死好啊。”

依旧是不见任何动静。

怕死的年轻人眉心同样出现一粒“朱砂”,瞬间气绝身亡。

崔瀺笑眯眯道:“做了鬼,以后自然就不用怕死了,别谢我。”

那中年男子飞奔而逃。

崔瀺根本不屑追杀,现在的他惫懒得很,以至于连赶尽杀绝都觉得麻烦。

崔瀺没有着急走入书楼,而是在门外站定,腰间的酒壶挺沉,装满了酒水。

来的路上,崔瀺又买了两斤散酒,因为离开大隋京城后,喝完了那壶酒,当时车厢内倒是还有好几坛子好酒,可从不能撅起屁股把脑袋进入酒坛饮酒,崔瀺就干脆留着酒壶没丢掉,久而久之,倒是用出了一些感情,在那之后就一直在路边酒肆买些散酒,没办法,如今崔瀺得跟陈平安借钱,他可没有什么碎银子,空有一座金山银山却进不去,在成为五境练气士之前,崔瀺都只能干瞪眼。

崔瀺摘下酒壶痛饮了一大口,向前走入,跨过门槛。

那条感知到威胁的火蟒已经缩回书楼,天空中的闪电雷云便弱了几分气势。

崔瀺走向一楼的楼梯,叹气道:“少年不知愁滋味,爱上层楼,再上层楼,又上层楼,更上层楼。”

当崔瀺走到第五层的时候,就不再往上走,坐在楼梯上,神色郁郁,死活不愿登顶了。

四楼五楼之间,缓缓探出一颗猩红色的硕大头颅,双眼漆黑如墨,它小心翼翼望向那位神通广大却心狠手辣的白衣少年。

崔瀺转头望向那条火蟒,惋惜道:“当年我们家里,如果有你这样的存在,能够陪我说说话解解闷,那么我可能会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火蟒把下颌轻轻搭在地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