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大隋欺负的孩子们

第一百六十二章 被大隋欺负的孩子们

陈平安走出城门外,在行人络绎不绝的官道旁,站着休息,不远处就是一个茶水摊。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去买了一碗茶水,坐着喝茶。

几乎从未后悔什么的少年,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离开大隋京城太快了。

就像崔瀺所说,万一宝瓶他们给人欺负了,他又不在身边,怎么办?

陈平安可能眼界不宽,可是对于人心的好坏,并不是没有认知。因为自幼就活得不算轻松,曾经真的单纯只是为了活下去,小小年纪就使出了浑身解数,所以陈平安反而比李宝瓶、李槐和林守一三个,要更了解人生的不如意,以及人心丑陋的那一面。

尤其是跟着崔瀺同行这一路,通过这个便宜学生的闲聊胡扯,陈平安越发明白一件事,不是官帽子大,人就聪明,也不是学问大,人就会好。

陈平安喝着茶,望向城头,默默下定决心。

————

东华山,山崖书院,一座悬挂“松涛”匾额的大堂,世俗喜欢称之为夫子院或是先生宅。

当下名义上的山主,大隋礼部尚书大人正在喝茶,难得偷闲,神色轻松,在座七八人俱是书院教书先生,年纪大多都不小了,三位副山主都在场,其中一位国字脸的儒衫老者忍了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抱怨道:“这几个孩子也太胡闹了!”

似乎胡闹二字评语出口后,老夫子犹不解气,再加上一句,“顽劣不堪!”

要知道这位副山主,不但是新书院专职负责大型讲会的大儒,还是正儿八经的“君子”身份,老人的名字,早就在儒家一座学宫记录在档,所以他说出来的话,比起寻常所谓的文坛名宿、士林宗主,要更有分量。

礼部尚书是位身材矮小的和蔼老人,貌不惊人,若非那一身来不及脱去的公服,实在无法想象是一个位列中枢的正二品高官,而且大隋崇文,比如大骊的天官头衔,划给吏部尚书,大隋则是礼部。

矮小老人不觉得副山主的言语坏了心情,笑呵呵道:“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个顽劣。”

副山主气呼呼道:“林守一天资极好,经义底子也打得不错,挺厚实,可就是那性格,唉,经常逃课,去书楼翻看杂书,看就看了,竟然半本儒家经典也没有,反而诸多旁门左道的道家秘籍,这么点时日,就给他借阅了二三十本,这成何体统,并非儒家门生便看不得道家书了,只是小小年纪,哪里有资格谈什么触类旁通,若是误入歧途,如何跟……原山主交待?”

矮小老人微微点头,喝茶速度明显放慢。

副山主越说越气,“还有那小丫头李宝瓶,更是无法无天,上课的时候,经常神游万里,完全不知道尊师重道,不是看那本翻烂了的山水游记,就是在书上画小人儿,嘿,好嘛,还是那武夫蛮子的技击架势!”

矮小老人忍住笑,不置可否,低下头喝了口茶水。

副山主继续道:“年纪最小的李槐……倒是老实本分,不逃课,不捣蛋,先生交代下去的课业,次次都做,可这悟性实在是……怎么感觉像是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上课的时候就在那儿打瞌睡,迷迷糊糊,满桌子口水,哪里有半点像是原山主的亲传弟子,唉,愁煞老夫了。”

一位年纪相对年轻的副山主,打趣道:“尚书大人,咱们刘山主的胡须,可都揪断好多根了。”

国字脸老人一本正经反驳道:“只是副山主!”

矮小老人爽朗大笑,侧身放下茶杯后,问道:“就没有点好消息?再这样,下次我可不敢来了。”

国字脸老人心情略微好转,点头道:“有,奇了怪了,倒是于禄和谢谢这两个少年少女,出类拔萃,更像是咱们儒家纯粹的读书种子,待人接物,都很正常,平时还算尊师重道,尤其是于禄这少年,温良恭俭,简直就是咱们大隋顶尖豪阀里的俊彦子弟,似乎更值得重点栽培。”

矮小老人依然不急着下定论,笑眯眯望向某个一直偷偷打盹的高大老人,“茅老,怎么说?”

腰间别有一块长条红木的高大老人,被点名后,打了个激灵,睁眼迷糊道:“啥?尚书大人这就要走啦?不多待会儿?”

礼部尚书仍是笑眯眯,“既然茅老盛情挽留,要求我多待会儿,那我就多待会儿?”

夫子院内顿时充满笑声。

矮小老人耐着性子将刚才副山主的抱怨,给简明扼要说了一通,姓茅的高大老人听完之后,一脸恍然,“原来如此,那我倒是真有几句话要说。”

矮小老人玩笑道:“我等洗耳恭听。”

高大老人坐直身体,问道:“是齐静春学问大,还是在座各位大?”

鸦雀无声。

这不是废话吗?

高大老人又问:“那么是齐静春眼光好,还是诸位先生好?”

得嘞,还是废话。

那位国字脸副山主思量片刻,没有直接反驳什么,而是微微放低嗓音,问道:“茅老,那骊珠洞天,如今大骊龙泉县的县城,就那么大的地方,据说总共才五六千人,适合蒙学的孩子,肯定不多。齐先生会不会是在那里,实在没有选择的机会?”

高大老人正是书院的茅小冬,当初大骊山崖书院的创建,正是此人帮着圣人齐静春一点一点办起来的,无论是修为、资历辈分、还是道德学问,都是当之无愧的书院第一人,所以连同礼部尚书在内,任何人都愿意尊称一声茅老。

茅小冬听到刘副山主的询问后,笑道:“当然有可能,而且这不是什么‘可能’,就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一群人全部傻眼。

茅小冬环顾四周,“是你们大隋需要这些个孩子,最好个个是天才,大放异彩,还会争取他们长大后,主动选择留在大隋庙堂,好为你们长脸,顺便帮你们打一打大骊的脸。我又没这些无聊想法……”

礼部尚书赶紧轻轻咳嗽两声,然后水到渠成地去拿起茶杯,低头喝茶。

高大老人可不在乎这些,依旧言谈无忌,“换成是我啊,那帮齐静春亲手教出来的小家伙们,该吃吃该喝喝,他们要是愿意学就学,愿意偷懒就偷懒,他们以后有出息没出息,我才懒得计较,我身为书院具体管事的副山主,手底下这么多学生,以后每年只会更多,哪里有时间和精力,来听你们牢骚这些个孩子的爬树、逃课、画小人儿?”

堂下诸位面面相觑。

坐在主位上的矮小老人继续安稳喝茶,其实茶杯里已经没茶水了。

高大老人笑着起身,“我去看看崇文坊的刻书事宜,这事儿顶天大,得好生盯着才行,就不陪尚书大人喝茶啦。”

矮小老人顺势起身,和颜悦色道:“那我也就不耽误各位先生们传道授业的功夫了。”

茅小冬埋怨道:“尚书大人,茶喝完再走不迟嘛……”

高大老人微微踮起脚,瞥了眼茶杯,“哎呀,喝完了啊,大人你真是的,再喝一杯再喝一杯,给咱们书院一点面子,中不中?传出去还以为咱们不待见大人呢,那多不好,万一户部为了天官大人打抱不平,故意克扣书院崇文坊刻书所需的银两,我跟谁喊冤去?”

几乎要比茅小冬矮一个脑袋的尚书大人,苦着脸拱手道:“茅老,就饶过我吧,就当你是山主我是副山主行不行?”

“不中!”茅小冬大笑着转身离去。

等到高大老人离去,矮小老人一脸无可奈何,气哼哼道:“原本是躲清静来着,好嘛,到头来还要挨训,咱们可还是自家人,以后可不敢再来喽。”

夫子院内响起一阵大笑,就连那国字脸副山主亦是忍俊不禁。

气氛融洽。

————

大隋京城内的东华山,相比那些五岳,其实半点不算巍峨,只是矮个子里拔高个,才显得格外挺拔秀气。

山顶有一株千年银杏树,有个红棉袄小姑娘发完呆后,熟门熟路地抱着树干,一下子就滑了下来。

结果她看到一个守株待兔的老学究,身材真是高大,正眯眼贼笑着,老头儿看着不像是个好人。

高大老人问道:“这个点,是又逃课啦?”

小姑娘倒是个实诚的,“嗯。我知道书院有规矩,我认罚。”

老人笑问道:“怎么,齐静春以前教你们的时候,翘课就要打板子?”

小姑娘摇头道:“翘课可不打,先生从不管这些,但是如果先生在学塾课堂教过的东西,我们记错了,第一次会提醒,第二次就会打。”

老人哦了一声,好奇问道:“在上边看什么呢?”

小姑娘愣了愣,看在老人年纪大的份上,回答道:“风景啊。”

老人愈发感兴趣,“什么风景这么好看,我怎么不知道。”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老先生你自己爬上去看呗。”

“读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