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一百一十二章 强者

第一百一十二章 强者

提着灯笼的老人,这位礼部祠祭清吏司的郎中大人,拣选僻静街道,最后来到红烛镇城隍阁,一脚跨过门槛之前,老人手中灯笼率先进入门内的时候,如同穿过一阵水纹涟漪,用以隔绝阴阳、井水不犯河水的涟漪,转瞬即逝,只是老人的大红灯笼内,出现了一缕缕四处飞掠撞壁的流萤,流光溢彩。

老人手中的这盏灯笼,有人以朱笔写就四个古朴小字,魂去来兮。

这座与县衙分掌阴阳庶务的城隍阁内,一位面如红枣的儒衫老者向来者作揖,朗声道:“红烛镇城隍,拜见郎中大人。”

儒衫老者左右还站着一位手捧玉笏的文官男子,一个披甲佩剑、肩上蹲着一只狸猫的武将,俱是可以划入阴物范畴的神祇英灵,三位的身姿容貌,与此处城隍爷的泥塑神像,文昌阁武圣庙供奉的文武两神像,一模一样。

提着灯笼的老人点头还礼,脸色凝重道:“想必你们三位已经收到朝廷的密令,方圆千里之内,大大小小的山水正神、土地、河婆,以及城隍阁和文武两庙供奉的神祇,都要截杀一个名叫阿良的佩刀男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在那人撤退的某条路线上,如果有任何人胆敢畏敌不前,或是故意隐藏实力,事后一律打碎金身,水神金身碎片埋于山根,山神碎片沉入江底,你们一阁两庙出身的,也差不多是这个下场,到时候全部从地方县志除名。”

老人露出一丝笑容,缓和一下气氛,“不是要你们争相赴死,只是全力拦阻而已,陛下亲自运筹帷幄,所以也是各位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如今我大骊铁骑的南下脚步,势不可挡,一旦版图扩张,亡国的疆土上,便会空出许多更好更高的位置来,对于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这其中的学问门道,你们久居神位,想来都明白。”

三位地方神灵分别慷慨出声。

“属下绝不敢敷衍了事!”

“定当全力以赴!”

“生前就已为大骊战死过一次,如今得享香火数百年,自当拼了金身碎裂,也要让那狗胆恶獠授首于此!”

老人欣慰点头,“南边的大好河山,大骊以后肯定需要仰仗各位,帮着坐镇山河气运,总之,我们勠力同心,共襄盛举。”

————

稍稍靠近红烛镇的玉液江神祠内,曾经和灯笼老人一起出现在观水街的魁梧汉子,真实身份是兵部武选司郎中,可以说这位壮汉,掌管着大骊王朝大部分江湖人士的生杀大权,只不过比起老人的礼部祠祭清吏司,前者被形容成跟泥塘里的杂鱼王八打交道,后者却是跟神仙中人笑谈长生事。

江神祠内,站着两位气势不俗的江水正神,一人手持黑黝黝铁枪,时不时有金色铭文闪烁亮起,一位青蛇缠绕手臂,灵动青蛇间歇性张开小嘴,吐出一口口雪白色的气息。

两位江神浑身弥漫着雾蒙蒙的水气。

壮汉沉声道:“一旦收网,那刀客多半是要往南方逃窜,所以要你们在这边碰头,到时候我会第一个出手拦阻,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事情,我倒是想做,可如今皇帝陛下说不定就盯着咱们呢,所以借给我十颗胆子也不敢做,希望你们两位,同样不要让皇帝陛下失望。”

汉子说完话便大踏步走出江神祠,面向北方的红烛镇,干脆脱去上衣,露出一身雄健肌肉和狰狞的纹身,一条寻常草莽武人绝对不敢纹刻的过肩龙,背部则纹有一头出林虎。

月色之下,汉子双臂环胸,不动如山,气势高涨。

————

通向枕头驿大门的那条长街上,那名试图劝说林守一随她一起返回长春宫的妇人,并没有远去,而是挑选了街旁一家酒肆,有年轻貌美的女子掌柜沽酒,与客人说着粗鄙不堪的荤腥笑话,女子面不改色,她那个畏畏缩缩的丈夫,只是埋头做事。

这位长春宫的太上长老,身边坐着当初画舫上划船的少女,她是世代贱籍的船家女出身,只是这次得到天大的福缘,被身边这个师父相中,要被带去长春宫修行传说中的仙术。按照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师父的说法,少女天赋不错,估计是世代依水而居的关系,又与冲澹江孽缘纠缠,故而天生亲水,属于有望跻身中五楼的不俗资质。

少女不知道什么叫中五楼,此时此刻,学她师父一小口喝着烈酒,不是因为怕醉,船家女就没有不会喝酒的,而是师父身上那种浑然天成的气度,让少女不由自主就想要去模仿。

少女轻声问道:“师父,那少年为何不愿随我们去往长春宫啊?”

真实岁数几乎接近两甲子高龄的妇人,淡然一笑,“倒也不能说他不知好歹,只能说缘分未到吧。修行当然是在修力,这就像是建造房子,需要夯实地基,可是决定最终高度有多高,仍是看修心,修到了什么地步。那个林守一,心性坚定,是个天生修道的好胚子,哪怕不入我长春宫,一样可以走得很远。所以你要努力,才有机会在下一次重逢之时,不用再觉得自惭形秽。”

少女嗯了一声,低头喝了口酒。

不得不说,这位仿佛青春永驻的妇人,气度胸襟相当不错。红烛镇第一次迎来震动。

好在气势很大,但真正影响到小镇房屋建筑的动静,其实很小,只是岸上桌椅摇动、河中画舫晃荡而已。

妇人脸色微变,“果然是上五楼的练气士。”

妇人心情沉重,轻声道:“只希望不要是传说中的十二楼,或是十一楼的兵家练气士。”

她对少女说道:“等下我离开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不要惊慌,留在原地就是了。”

一旦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不说,哪怕知道灾祸临头,也未必跑得掉。

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天下没有七十二座书院坐镇一方,没有三教之外最强势的兵家修士,不得不先天依附王朝,没有那么多山水神祇,帮着王朝君主们盯梢、掣肘山上势力,那么这个天下,到底会乱到什么地步?

她不敢想象。

哪怕妇人自己就是山上的神仙。

————

阿良来到廊道外的空地,衣袖猎猎,双手分别按住绿色竹刀和狭刀祥符,大口呼吸了一下,好像没有了斗笠的遮蔽天机,没有了某种刻意为之的压制,这个男人终于能够舒展身姿,不用再束手束脚。

阿良似乎不太放心,望向某处,又叮嘱道:“你虽是一尊修道有成的阴神,但是大骊如今国势蒸蒸日上,每座雄关大城,往往阳气刚烈,先天克制你们这类鬼魅阴物,你可以让林守一尝试着炼化那叠符箓里的几张纯阳符,作为你的通关文牒。”

廊道不远处,在阿良出声后,出现一团阴影,有一人缓缓浮现,出现在陈平安四人视野,黑雾缭绕,黑雾缭绕,除了一颗清晰可见的头颅,五官分明,一双没有瞳孔的雪白眼眸,诡异瘆人,高大身形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如一条入云蛟龙,见首不见尾。

这尊所谓的阴神点了点头。

阿良笑道:“那我就把这些孩子交给你了,最少护送到大骊野夫关之后,之后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总这么老母鸡护崽子,终究不是个事。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我相信你。”

那尊阴神用地地道道的小镇方言,沙哑开口问道:“前辈,为何愿意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阴物?”

阿良乐了,直白道:“看你的面相啊,长得这么不近人情,一看就是面冷心热侠义心肠的。”

阴神犹豫了一下,“是因为像前辈吗?”

阿良给这句话噎得不行,“你这个不人不鬼的王八蛋……说话挺逗啊。”

阴物咧咧嘴,不说话。

李槐早已躲在李宝瓶身后,扯了扯红棉袄小姑娘的袖子,胆战心惊道:“宝瓶宝瓶,是鬼,真的是鬼。”

林守一满脸好奇,但是尽量克制好奇心,以免太过直接的打量眼神,惹到那尊阴神,《云上琅琅书》粗略介绍过,阴物成神亦有道,一是凭借信徒的香火愿力,二是寄生于兵家的胆魄之中,三是如练气士修行,这条道路最为崎岖难行,但是一旦成势,阴神魂魄也最为稳固,便是烈日曝晒,罡风吹拂,梵音沐浴等等,都能够反过来成为砥砺自家修为的捷径法门。

那尊阴神看了眼陈平安,然后望向躲在最后边的胆小鬼李槐。

李槐哭丧着脸,“你别一个劲看我啊,看林守一,看陈平安,要不然看阿良也行。”

那尊一路尾随却拿捏分寸的奇怪阴神,缓缓散去身影,阴气森森的廊道随之恢复正常。

阿良举目眺望了一眼北边的远方,没有急于离去,嘿嘿笑道:“有点小意外,所以咱们还有点时间可以聊聊,大伙儿有什么想说的话,赶紧的,麻溜的,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尽管来,以后再见面,就不知道牛年马月喽。”

李宝瓶第一个开口,“阿良,如果刀坏了,就不用还我,因为我跟你是朋友!”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