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四百九十五章 好人兄

第四百九十五章 好人兄

当下剥落山避暑娘娘府邸处的两人,就像走入了一场胜负难测的棋局。

有三种选择,双方往死里打一场,只有一方得利,输的,极有可能身死道消。

一方退让,比如陈平安选择承担斩杀避暑娘娘的后果,或是那书生得了便宜不卖乖,不将脏水泼在陈平安头上。

或者两人各退一步,携手离开这盘剥落山棋局,也就是所谓的你讲一讲江湖道义,我讲一讲和气生财,双方一起调转矛头,指向其余五头妖物。

陈平安问道:“你不是妖?是鬼蜮谷黑吃黑的阴灵?”

书生拍了拍袖子,没好气道:“活人,大活人,一身纯阳正气,如假包换。先前降妖的手段,不过是吓唬你的旁门术法,行走江湖,没点遮掩身份的手段怎么成。”

陈平安问道:“那我们这就结盟?一起就近去找那位辟尘元君的麻烦?”

书生眼神古怪。

陈平安瞥了眼地上避暑娘娘的白骨,有些了然,是自己不上道了,有点泄露马脚的意思。

避暑娘娘既然已死,这座剥落山洞府岂会没有点家底,哪有入宝山而空回的道理,一看就不是位擅长打家劫舍的修士。

陈平安转移话题,笑问道:“你这么处心积虑,想必熟知这座广寒殿的宝库秘藏,此山收获,你我五五分账,如何?”

书生摇头道:“在这剥落山,三七分,你三我七,你不过是蹲在墙头看戏,给你三分利,不少了。其余山头杀妖之后,看各自本事高低和出力大小,再做定夺。”

陈平安摇头道:“四六。”

书生犹豫不决,最后露出一副忍痛割爱的表情,指了指地上那副骨架,道:“这位避暑娘娘的白骨,虽然不是鬼物阴灵的那种白玉骨头,可在鬼蜮谷汲取日月精华近千年,早已淬炼得比地仙的金枝玉叶,还要略胜一筹,十分珍惜,送给你后,我们再三七分,江湖道义,很够了吧?”

陈平安讥笑道:“这么烫手的玩意儿,我收下后,等于是往自己裤裆上抹黄泥巴,难道不更应该四六分账吗?”

再者,山泽精怪最珍贵之物,自然是妖丹。

想必已被那书生囫囵吞下,早早占了最大的便宜。

书生故作恍然,一拍脑袋,歉意道:“是我失策了。行吧,那就四六分账,这副白骨留在这边便是。走,我带你去剥落山宝库搜刮珍玩秘宝。入口就在避暑娘娘那张鸳鸯榻下,这头母蛤蟆,修为不高,可是仗着姘头的赏赐,以及其余五头妖物的处处相让,还是得了不少宝贝的。”

书生率先走入正屋大门。

陈平安将剑仙背后在身后,跃下墙头,跟随书生,只是一挥袖,便将白骨收入了咫尺物。

书生停步转头,一脸惊讶。

陈平安微笑解释道:“若是不小心给剥落山精怪瞧见了,岂不是坏事,到时候打草惊蛇,误了我们接下来的杀妖大业,我还是先收起来为妙。”

书生气笑道:“那我还得谢谢你?”

陈平安置若罔闻,环顾四周,这座极其宽敞的闺房内,不乏奇珍异玩,不过脂粉气重了些,壁画竟是些不堪入目的春宫图,尺幅极大,得有一丈高,所幸画中男女不过枣核大小,既有帝王淫-乱宫闱,也有勾栏青楼的春宵一刻,其中一幅竟然男女身穿道袍,男子仙风道骨,女子神光盎然,似是神仙道侣在修行房中术,画卷还有密密麻麻的小楷旁注,这些大概就是朱敛所谓的神仙书?

书生一脚踹在那张巨大鸳鸯榻上,用了巧劲,滑出数丈,竟是毫无声响。

书生蹲在地上,地板上镶嵌有一块光亮如镜的圆形精铁,大如水盆,书生低头凝神望去,似乎在破解机关。

书生转头望去,气不打一处来,好家伙,他算是领教了何谓匪过如梳,兵过如篦。那个头戴斗笠的青衫游侠,别说是那六幅暗藏修行玄机的神仙图,竟是连避暑娘娘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一股脑儿收入囊中。咋的,这辈子没见过钱啊?只是书生很快转过头,继续打量那块纤尘不染如宝镜的奇怪精铁,书生眉宇间却有一丝阴霾,明知道接下来还要走入广寒殿的宝库,遇到真正的宝物,还如此大肆收刮这些不甚值钱的物件,莫不是咫尺物傍身?一件方寸物可没这么大胃口。

陈平安还在那边翻箱倒柜,一边问道:“你先去说那避暑娘娘是月宫种,什么意思?”

书生一手轻轻抹过“圆镜”边缘,一边手指在袖中掐诀,心算不停,随口答道:“天地有日月,月者,阴-精之宗。相传远古天庭有一座月宫,名为广寒。月宫内有那桂树、兔精和蟾蜍,皆是月宫种的老祖宗,凉霄烟霭,仙气熏染,各自成精成神。像这位避暑娘娘,就是月宫蟾蜍的子孙,只不过像那蛟龙之属千万种,高低不一,云泥之别,剥落山这位,算是一头还凑合的月宫种妖物。”

陈平安称赞道:“你倒是学问淹博。”

在那位书生钻研宝库机关秘术的时候,陈平安没有凑过去,不论如何搜罗房中宝物,始终与他相距十步,无形中算是表明一种态度。

陈平安挑了一张花梨木椅坐下。

书生闻言后摇头感慨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陈平安随口道:“以有涯随无涯,殆也。”

书生转过头,瞥了眼陈平安。

陈平安翘起二郎腿,手腕一拧,取出那把崔东山赠送的玉竹折扇,轻轻扇动清风。

书生已经转回头,只见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敲击那块镜面,圆如明月的镜面之上,有地方开始缓缓升起。

最终变成了一座宫殿模样的建筑,如明月之中升阁楼。

陈平安赶紧收起折扇入方寸物当中,顾不得什么忌讳不忌讳,来到书生身边,凝视着那块原本浑然无暇的精铁,当时远观一眼,怎么看是千锤百炼之后的平滑镜面,哪里想到有此玄妙?更让陈平安倍感惊艳之处,还是哪怕自己当下聚精会神,凝视此物,怎么看都还是觉得先前“契合”得太过夸张。书生却皱眉,一次次出手,又将那座大门紧闭的宫殿推回,重新恢复平镜模样,陈平安看得目不转睛,啧啧称奇,世间竟有此等精妙的铸造之术?

陈平安也顾不得会不会此地无银三百两,说道:“放心,不会下作偷袭你。”

书生盘腿而坐,缓缓道:“是墨家机关师打造的一件法宝无疑了,很有些年头,此物归你,入了宝库后,三七分?如何?”

陈平安毫不犹豫点头,“可以。”

书生蓦然一笑,手指敲击镜面如飞,转瞬之间,就有一座袖珍宫殿再度升起,并且府邸大门缓缓而开,使得整座建筑开始光彩流转,照耀得两人脸庞熠熠生辉,随后整座地板开始咯吱作响,书生伸手一兜,手中多出一颗雪亮圆球,如仙人手托一轮明月,然后拧转手腕,双手一搓,那轮明月表面的宫殿,便宛如一处缩回地底山根的仙家秘境。

地板处则出现了一条密道,并不阴暗,昏黄的光亮微微摇曳,多半是类似壁画城灯笼照亮的仙家手段。

书生将手中圆球递给陈平安,“此后三七分,说好了的。”

陈平安点头道:“自然。”

两人动作都微微凝滞。

一人递物,一人接物,俱是单手。

书生微微一笑,另外那只下垂的袖子微动,异象平息。

陈平安那只缩在袖中、握有一串核桃的手,也轻轻松开。

这才交接了宝物。

陈平安将圆球收入咫尺物当中,跟随书生走入地道。

一路向下延伸出去的地道略显潮湿,阴气浓郁,墙壁生有幽苔,不愧是一头月宫种打造秘密巢穴。

最终两人来到尽头处的一座石窟。

有并肩坐着两具白骨,一高一低,一魁梧一纤细,似是一对男女道侣,相近双手紧紧相握,依稀看出两人离世安详。

一位头顶帝王冠冕,身披正黄色龙袍,另外一位却不曾身披凤冠霞帔,只是身穿一件近乎道袍却不是道袍的仙家法袍。

除此之外,墙角叠放三只箱子。

书生对着那两具白骨,皱眉不语。

陈平安问道:“是骸骨滩遗址那场大战中,落败一方的某位君主?”

书生点头道:“极有可能是陇山国的君王,年轻时候是位落魄不得宠的庶子王孙,当初北俱芦洲南方最大的宗门,叫清德宗,山上得道修士,一律被誉为隐仙。那场两大王朝的冲突,追本溯源,其实正是祸起于清德宗内讧,只是后世仙家都秘而不宣。这位君主,年少时志在修道,白龙鱼服,上山访仙,与他同一年被清德宗收为嫡传弟子的,总计三十人,起先气象不显,只当是寻常翠微峰祖师堂的一次收徒,可短短甲子内,北俱芦洲其余山头就察觉到异样了,那三十人,竟然有半数都是地仙胚子的良材美玉,其余半数,也各有造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