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世间人事皆芥子

第四百四十四章 世间人事皆芥子

穗山之外。

一位悄然而至的学宫大祭酒,依旧耐心等着答复。

就连那尊金甲神人都有些于心不忍。

一个有希望成为文庙副教主的读书人,就这么给一个连神像都给砸了的老秀才晾着,已经大半个月了,这要是传出去,光是浩然天下读书人的口水,估摸着就能淹没穗山。

穗山之巅。

对于文庙那边的兴师动众,老秀才依旧浑然不当回事,每天就是在山顶这边,推衍形势,发发牢骚,欣赏碑文,指点江山,逛荡来逛荡去,用穗山大神的话说,老秀才就像一只找不着屎吃的老苍蝇。老秀才非但不恼,反而一巴掌拍在山岳神祇的金甲上边,开心道:“这话带劲,以后我见着了老头子,就说这是你对那些文庙陪祀贤人的盖棺定论。”

穗山大神脸色冷漠,“你敢这么说,以后你就别想再来穗山。”

老秀才赶紧吐了口唾沫在手心,帮着穗山大神擦拭了一下金甲,“玩笑都听不出来,一点都不风趣。”

这位中土神洲公认脾气最差的金甲神人,纹丝不动,双手拄剑,眺望穗山辖境之外的边境,竟是对老秀才这种举动习以为常了,由此可见,这么多年来,在老秀才这里吃了多少苦头,可谓饱受蹂躏,不然不至于如此麻木。

老秀才一手挠着后脑勺,站在金甲神人身边,“当先生的,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说过的哪句话,讲过的哪个道理,做过的那件事情,会真正被学生弟子一辈子铭记在心。如果是一个真正‘为天下苍生授业解惑’自居的读书人,其实心底会很惶恐的,我这么多年来,就一直处于这种巨大的恐惧当中,不可自拔。最后落得个心灰意冷,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弟子当中,总有这样那样的瑕疵,极有可能都是我造成的。”

金甲神人冷笑道:“原来不止是庸人自扰。”

老秀才跳脚骂道:“我警告你啊,别仗着我们关系好,你就可以学那些假的读书人,阴阳怪气说话,你难道不知道我最恨这点?我忍你好几百年了,你再不改改这个臭脾气,我以后就真不挪窝了,就待在这里每天恶心你。”

金甲神人呵呵笑道:“我怕死了。”

老秀才嘀咕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金甲神人问道:“按照你的推衍结果,崔瀺在宝瓶洲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最后又处心积虑算计那个孩子,除了想要将崔东山拔河到自己身边之外,是不是还有更大的阴谋?”

老秀才笑眯眯道:“我这等知天知地知道的头等聪明人,当然晓得崔瀺的真正追求,可我偏不说。”

金甲神人点头道:“那我求你别说了。”

老秀才叹息一声,轻轻一揪,从头上揪下一根头发,给旁边的穗山大神递过去。

金甲神人皱眉问道:“作甚?”

老秀才板着脸道:“你这么不好学的榆木疙瘩,拿着这根头发去上吊算了。”

金甲神人笑了笑,“你想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惹恼了我,被我一剑劈出穗山地界,好去见那个大祭酒,不好意思,没这样的好事情。”

老秀才啧啧道:“你还真不傻。”

金甲神人被遮掩在面甲之后的神色,突然凝重起来,“你推衍的几件大事,还是混沌不明?”

老秀才收敛笑意,“很麻烦。那座古老关隘,就算是我亲自出马,有些用,但是极其之慢,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穗山边境上那位学宫大祭酒,我不太好意思见他。最大的麻烦,还是这次蛮荒天下是来真的了,那边出了好几个仿佛是应运而生的大天才,当初剑气长城那场比试,不过是那几个年轻家伙的牛刀小试而已,就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大手笔啊。所以我才要去婆娑洲找一找那个迂腐家伙,提醒他别一个不小心死翘翘了,还要给人骂上千百年。”

金甲神人正要开口。

老秀才摇头道:“天机不可泄露。中土陆氏这一脉的阴阳家,我已经完全信不过,就只差没有把他们的所有推算结果,反过来听了。”

金甲神人说道:“白泽那边,礼记学宫的大祭酒,碰了一鼻子灰。海外岛屿那边,亚圣一脉的大祭酒,更惨,听说连人都没见着。最后这位,不一样吃了闭门羹。三大学宫三位大祭酒,都这么运气不好,怎么,你们儒家已经混到这个份上了?曾经的盟友和自家人,一个个都选择了袖手旁观,坐看山河崩塌?”

老秀才哀叹一声,揪着胡须,“天晓得老头子和礼圣到底是怎么想的。”

金甲神人讥笑道:“你不是自诩为聪明人吗?”

老秀才摇摇头,一本正经道:“真正的大事,从不靠聪明。靠……傻。”

金甲神人没好气道:“就这么句废话,天底下的对错和道理,都给你占了。”

老秀才还是摇头,“错啦,这可不是一句模棱两可的废话,你不懂,不是你不聪明,是因为你不在人间,只站在山巅,世上的悲欢离合,跟你有关系吗?有点,但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这就导致你很难真正去设身处地,想一想小事情。可是你要知道,天底下那么多人,一件件小事情累积起来,一百座穗山加起来,都没它高。试问,如果到头来,风雨骤至,我们才发现那座儒家一代代先贤为天下苍生倾力打造、用来遮风避雨的房子,瞧着很大,很稳固,其实却是一座空中阁楼,说倒就倒了,到时候住在里边的老百姓怎么办?退一步说,我们儒家文脉坚韧,真可以破而后立,建造一座新的、更大的、更牢固的茅屋,可当你被倒塌屋舍压死的那么多老百姓,那么多的流离失所,那么多的人生苦难,怎么算?难道要靠佛家学问来安稳自己?反正我做不到。”

金甲神人摇头道:“别问我。”

老秀才跺了跺脚,举目远望,“每个读书人,走到了高位上,就该好好想一想良心是何物了。”

老秀才喃喃道:“仓廪足而知礼节,这么好的话,你们怎么就不听呢?难道就这么年复一年,被道祖那个老家伙再笑话我们儒家一万年吗?”

金甲神人旁听过那两次三教辩论,关于老秀才的这番话,其实一桩惊世骇俗的争辩,他虽然算是老秀才的朋友,都觉得如何都吵不赢,可最后仍是给老秀才说服了其余两教的佛子道子。那场包罗万象的辩论中,又有过一场关于“大道废,有仁义”的争论,白玉京某位道子以此与老秀才论道,实在是惊险万分,结果老秀才不但吵赢了那位惊才绝艳的道子,顺带着连一旁暂时观战的佛子,都给说服了。

老秀才吵赢之后,浩然天下所有道门,已经固有的藏书,都要以朱笔亲自抹掉道祖所撰文章的其中一句话!并且此后只要是浩然天下的版刻道书,都要删掉这句话以及相关篇章。

那句话,就是“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三教之争,可不是三个天才,坐在神坛高位上,动动嘴皮子而已,对于三座天下的整个人间,影响之大,无比深远,并且戚戚相关。

金甲神人察觉到身边这个老秀才极其罕见的失落,便有些恻隐之心,找了个相对轻松的话题,“齐静春真没有后手?陈平安可是他帮你挑选的闭关弟子。”

老秀才摇摇头,“插手帮助小平安破开此局,就落了下乘,齐静春不会这么做的,那等于一开始就输给了崔瀺。”

金甲神人摇摇头,无奈道:“人心如此拖泥带水,才有了你们的修道。为何齐静春还要自寻烦恼。”

老秀才突然笑了,晃动双袖,负手而立,“所以你们这些神祇,永远不知道为何人间明明如此泥泞不堪,又偏偏如此风景壮阔,只要人一抬头,就能够看到,也许绝大多数人也就是看一眼而已,低头继续做事,可终究会让一小撮人心神往之,坐而论道,起而行之!”

老秀才猛然间抬起手臂,高高指向天幕,“我俯瞰人间,我善待人间!”

沉默片刻。

金甲神人说道:“你嘴里的那位……老头子,应该听不到你这番豪言壮语。”

老秀才懊恼跺脚,气呼呼道:“白瞎了我这份慷慨激昂的饱满情绪!”

————

池水城那范氏高楼,已是人去楼空。

这座池水城最为巍峨的阁楼,本是范氏引以为傲的观景楼,客人登门,此处必然是首选。

只是如今范氏不但将这座楼圈禁起来,任何人都不得踏足,竟然还有些闭门谢客的意思,门可罗雀,门外街上,再无车水马龙的盛况。

范彦今天就站在楼下,作为范氏真正的主人,如果是以前,既然是他亲自颁布的禁令,当然可以不守规矩,登自家楼欣赏湖景,算什么。

但是范彦不敢。

这个骗过了几乎所有书简湖人的池水城“傻子少城主”,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就像心镜上边,被人用刀子刻画得乱七八糟,这会

铅笔小说 23qb.com

<=16目录+书签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