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四百一十八章 几座天下几个人

第四百一十八章 几座天下几个人

大概是察觉到陈平安的心境有些起伏。

茅小冬没有将陈平安喊到书斋,而是挑了一个夜深人静无书声之际,带着陈平安逛起了书院。

随便走随便聊,茅小冬总是这般,无论是为人行事,还是教书育人,恪守一点,我教了你的书上学问,说了的自家道理,书院学生也好,小师弟陈平安也罢,你们先听听看,当做一个建议,未必当真适合你,但是你们最少可以借此开阔视野。

陈平安就与茅小冬这么走过了悬挂三位圣贤挂像的夫子堂,偶有星星点点烛火光亮的藏书楼,一栋栋或鼾声或梦呓的学舍。

最后两人就走到东华山之巅,一起俯瞰大隋京城的夜景。

有钱处,灯火辉煌,连绵成片,仿佛距离这么远都能感受那边的莺歌燕舞。

贫寒处,也有月辉相伴,也有柴米油盐。

陈平安突然说道:“茅山主,我想通了,炼化五件本命物,凑足五行之属,是为了重建长生桥,但是我还是更想好好练拳,反正练拳也是练剑,至于能不能温养出自己的本命飞剑,成为一位剑修,先不去想它。所以接下来,除了那几座有可能适合五行本命物搁放的关键窍穴,我依旧会给予体内那一口纯粹武夫真气,最大程度的放养。”

茅小冬点头道:“这么打算,我觉得可行,至于最后结果是好是坏,先且莫问收获,但问耕耘而已。”

陈平安嗯了一声。

茅小冬其实没有把话说透,之所以认可陈平安此举,在于陈平安只开辟五座府邸,将其余版图双手奉送给武夫纯粹真气,其实不是一条绝路。

人身本就是一座小天地,其实也有洞天福地之说,金丹之下,所有窍穴府邸,任你经营打磨得再好,不过是福地范畴,结成了金丹,方可初步领略到洞天靖庐的玄妙,某部道家典籍早有明言,泄露了天机:“山中洞室,通达上天,贯通诸山,遥相呼应,天地同气,合而为一。”

结成金丹客,方是我辈人。

这句话之所以能够风靡天下,被所有练气士奉为圭臬,自然有其根脚渊源。

茅小冬不说,是因为陈平安只要步步前行,迟早都能走到那一步,说早了,蓦然蹦出个美好愿景,反而有可能动摇陈平安当下好不容易平稳下来的心境。

传道授业,从来不易,岂可不慎之又慎。雕琢美玉,更是要刀刀去芜存菁,务必不伤其筋骨神气,何其难也,怎敢不推敲复推敲?

退一步说,陈平安对待那个叫裴钱的小姑娘,不一样是如此?

只不过陈平安暂时未必自知罢了。

茅小冬轻声道:“关于先生提出的人性本恶,我们这些门下弟子,早年各有所悟。有些人随着先生沉寂,自己否定了自己,改弦易调,有些踟蹰不前,自我怀疑。有些以此沽名钓誉,标榜自己的特立独行,号称要逆大流,绝不同流合污,继承我们先生的文脉。凡此种种,人心多变,我们这一支已经几乎断绝的文脉,内部便已是众生百态的纷乱景象。试想一下,礼圣、亚圣各自文脉,真真正正的门生遍天下,又是怎样的复杂。”

陈平安肩膀被茅小冬轻轻拍了一巴掌,“任重而道远啊。”

陈平安苦笑道:“肩膀就两只。”

茅小冬哈哈笑道:“我这叫看人挑担不吃力,岸上观潮嫌水小。”

陈平安会心一笑,前半句是家乡老话。

————

今天晚上,裴钱和李槐两人躲在小院外,两人约好了一起蒙上黑巾,假扮杀手,偷偷摸摸去“刺杀”喜欢睡绿竹廊道的崔东山。

那么多江湖演义小说,可不能白读,要学以致用!

裴钱大大方方借了一把竹剑给李槐。

两人在李槐学舍那边一番商量,觉得还必须不能够走院门,而是翻墙而入,不这样显不出高手风范和江湖险恶。

刘观和马濂想要加入,为裴钱这位公主殿下担任马前卒,只可惜被裴钱义正辞严地果断拒绝了,说他们只算初出茅庐的少侠,学艺不精,杀不得大魔头,只能送死。

两人来到了小院墙外的寂静小道,还是之前拿杆飞脊的路数,裴钱先跃上墙头,然后就将手中那根立下大功的行山杖,丢给眼巴巴站下边的李槐。

李槐跃上墙头倒是没有出现纰漏,裴钱投以赞赏的眼光,李槐挺起胸膛,学某人捋了捋头发。

只是两人落地的时候,裴钱如猫儿无声无息,李槐却直不隆冬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裴钱怒道:“李槐,你怎么回事,这么大声响,敲锣打鼓啊?那叫沙场打仗,不叫深入龙潭虎穴秘密刺杀大魔头。重来!”

李槐自认理亏,没有还嘴,小声问道:“那我们怎么离开院子去外边?”

裴钱瞪眼道:“走大门,反正这次已经失败了。”

两人从那本就没有拴上的院门离开,重新来到院墙外的小道。

躺在廊道那边的崔东山翻了个白眼。

裴钱手持行山杖,念叨了一句开场白,“我是一位铁血残酷的江湖人。”

李槐有样学样,“我是一位么得慈悲心肠的杀手,我杀人不眨眼,我在江湖上掀起血雨腥风……”

裴钱有些不满,“唠叨这么多干嘛,气势反而就弱了。你看书上那些名气最大的侠客,绰号最多就四五个字,多了,像话吗?”

李槐觉得有道理,假装自己戴了一顶斗笠,又学某人伸手扶了扶斗笠,一手扶住腰间竹剑,“我是一位么得慈悲心肠的杀手和剑客。”

两人先后登上墙头,这次两人落地都没有纰漏。

然后裴钱和李槐一前一后,在院子里做了个翻滚。

这是两人“早有预谋”的步骤,不然直愣愣跑上台阶,给崔东山一刀一剑,两人都觉得太乏味了。

翻滚起身后,两人蹑手蹑脚猫腰跑上台阶,各自伸手按住了竹刀和竹剑,裴钱正要一刀砍死那恶名昭彰的江湖“大魔头”,冷不丁李槐嚷了一句“魔头受死!”

裴钱猛然间停下脚步,转头对李槐怒目相向,李槐随之愣在当场,“咋了?”

裴钱问道:“你不是一名来去无踪不留名的杀手吗,刺客杀人前嚷嚷个啥?”

李槐恍然大悟。

裴钱一跺脚,“又要重来!”

李槐道歉不已。

两人浑然不将那“魔头”放在眼里。

两人再次跑向院门那边。

崔东山坐起身,无奈道:“我这个束手待毙的大魔头,比你们还要累了。”

出了院子,裴钱教训道:“李槐,你再胡来,我以后就不带你闯荡江湖了。”

李槐保证道:“绝对不会出错了!”

裴钱突然问道:“如今我才记名弟子,在帮派内的地位比你都不如。立下这桩名动江湖的功劳之后,你说宝瓶姐姐会不会提拔我当个小舵主?”

李槐点头道:“肯定可以!如果李宝瓶赏罚不明,没关系,我可以把小舵主让贤给你,我当个副手就行了。”

裴钱老气横秋道:“不曾想李槐你武艺一般,还是个古道热肠的真正侠客。”

李槐反驳道:“杀手,剑客!”

结果两人脑袋上一人挨了一颗板栗,“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裴钱一见是陈平安,立即踹了李槐一脚,李槐豪气干云道:“是我邀请裴钱,与我一起为民除害,刺杀大魔头崔东山。”

陈平安笑道:“行了,大魔头就交给武功盖世的大侠客对付,你们两个如今本事还不够,等等再说。”

裴钱从李槐那边要回竹剑,就去院子的偏屋睡觉了,之前都是跟李宝瓶睡在学舍,只是今天例外。

陈平安带着李槐返回学舍。

遇见了一位书院巡夜的夫子,恰好熟悉,竟是那位姓梁的看门人,一位籍籍无名的元婴修士,陈平安便为李槐开脱,找了个逃避责罚的理由。

老夫子好说话,对此根本不介意,反而拉着陈平安闲聊片刻。

李槐特别觉得有面子,恨不得整座书院的人都看到这一幕,然后羡慕他有这么一个朋友。

陈平安与老夫子告别后,摸了摸李槐的脑袋,说了一句李槐当时听不明白的话语,“这种事情,我可以做,你却不能认为可以常常做。”

李槐说道:“放心吧,以后我会好好读书的。”

陈平安便说道:“读书好不好,有没有悟性,这是一回事,对待读书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会比读书的成就,是另外一回事,往往在人生道路上,显得更重要。所以年纪小的时候,努力学习,怎么都不是坏事,以后哪怕不读书了,不跟圣贤书籍打交道,等你再去做其他喜欢的事情,也会习惯去努力。”

李槐似懂非懂。

陈平安一

铅笔小说 23qb.com

<=23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