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剑来> 第四百零三章 拜访

第四百零三章 拜访

陈平安先去了趟崔东山独占的那座别院,在门口那边,李宝瓶询问晚上能不能让裴钱睡她那儿,陈平安说裴钱答应就行。

李宝瓶还问能不能把狭刀祥符和银色小葫芦,送给或是借给裴钱,好让裴钱闯荡江湖更气派些。

陈平安就笑着说,暂时不用送裴钱这么贵重的礼物,裴钱以后行走江湖的包裹行囊,一切所需,他这个当师父的,都会准备好,何况第一次走江湖,不要太扎眼,坐骑是头小毛驴就挺好,刀跟祥符是差不多的模样,叫停雪,剑是一把痴心,都不算差了。

李宝瓶还有些惋惜来着。

与小师叔挥手告别,背着小绿竹箱飞奔而去。

不等陈平安敲门,谢谢就轻轻打开院门。

陈平安笑问道:“不会不方便吧?”

谢谢摇头,让出道路。

对于陈平安,印象比于禄终究要好很多。

再者还是“自家公子”的先生,谢谢不敢怠慢,不然最后吃苦头的,还是她。

正大光明地打量了几眼陈平安,谢谢说道:“只听说女大十八变,怎么你变了这么多?”

陈平安进了院子,谢谢犹豫了一下,还是关上了门,同时还有些自嘲,就如今自己这幅不堪入目的尊容,陈平安就算失心疯,他吃得下嘴,算他本事。

何况陈平安是什么样的人,谢谢一清二楚,她从不觉得双方是一路人,更谈不上一见如故心生倾慕,不过不讨厌,仅此而已。

就跟世人看待书法,是钟情于酣畅淋漓的草书,还是喜欢规规矩矩的楷书,个人趣味而已,并无高下之分。

比起不待见于禄,谢谢对陈平安要客气宽容许多,主动指了指正屋外的绿竹廊道,“不用脱鞋子,是大隋青霄渡特产的仙家绿竹,冬暖夏凉。适宜修士打坐,公子离开之前,让我捎话给林守一,可以来这边修行雷法,只是我觉得林守一应该不会答应,就没去自讨没趣。”

陈平安还是脱了那双裴钱在狐儿镇偷偷购买,最后送给自己的靴子。

盘腿坐在果真舒适的绿竹地板上,手腕翻转,从咫尺物当中取出一壶买自蜂尾渡口的水井仙人酿,问道:“要不要喝?市井佳酿而已。”

不远处,斜坐-台阶上的谢谢点点头。

陈平安将酒壶轻轻抛去。

谢谢接过了酒壶,打开后闻了闻,“竟然还不错,不愧是从方寸物里边取出的东西。”

谢谢没急着喝酒,笑问道:“你身上那件袍子,是法袍吧?因为是在这座院子的缘故,我才能察觉到它的那点灵气流转。”

陈平安点了点头,“袍子叫金醴,是我去倒悬山的路上,在一个名为蛟龙沟的地方,偶然所得。”

谢谢转过头,望向院门那边,眼神复杂,喃喃道:“那你运气真不错。”

陈平安嗯了一声,摘下养剑葫,喝了口酒。

谢谢笑道:“还真会喝酒了啊,这趟江湖远门没白走。”

陈平安假装没听见,伸手摸了摸竹地板,灵气如细水流淌,虽说还比不上一等一的仙家府邸、洞天,已经比起世俗王朝那些仙家客栈的最上等屋舍,所蕴含的灵气更加充沛了。

天地寂寥。

谢谢自言自语道:“星星点点灯四方,一道银河水中央。消暑否?仙家茅舍好清凉。”

陈平安微笑道:“是你们卢氏王朝哪位文豪诗仙写的?”

谢谢缓缓摇头,“很久以前,差不多也是这样的一个晚上,我师父随口念叨的一段,没头没尾的,她说词是‘诗余’,小道而已,与书法弈棋一样,不值一提。”

陈平安说道:“在倒悬山灵芝斋,我本来给你和林守一都准备了份礼物,你那份,当时我误以为只是一副无法修复的破败甘露甲,很低的价格就买下来,后来才知道是神人承露甲的八副祖宗甲丸之一,还给一个朋友修好了。跟崔东山在青鸾国那边遇上后,关于此事,崔东山说不要送你这么贵的东西,交情没好到那份上,说不定还要被你误会有所企图。我觉得挺有道理,就想着大不了先存着,哪天我们成了真正的朋友,再送你不迟。所以今天先送你这个,接着。”

谢谢转过头,伸手接住一件雕琢精美的羊脂美玉小把件,是那白牛衔灵芝。

陈平安笑道:“是当时倒悬山灵芝斋赠送的小彩头,别嫌弃。”

谢谢笑道:“你是在暗示我,只要跟你陈平安成了朋友,就能拿到手一件价值连城的兵家重器?”

陈平安笑着不说话。

谢谢攥着那质感温润细腻的玉把件,自顾自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陈平安举起养剑葫,忍住笑,“谢谢了啊。”

谢谢瞥了眼陈平安,“呦,走了没几年功夫,还学会油嘴滑舌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陈平安别好养剑葫在腰间,双手笼袖,感慨道:“那次李槐给外人欺负,你,林守一和于禄,都很仗义,我听说后,真的很高兴。所以我说了那件甘露甲西嶽的事情,不是跟你显摆什么,而是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我能跟你谢谢成为朋友。我其实也有私心,就算我们做不成朋友,我也希望你能够跟小宝瓶,还有李槐,成为要好的朋友,以后可以在书院多照顾他们。”

还有一点原因,陈平安说不出口。

不管其中有多少弯弯道道,陈平安如今终究是崔东山名义上的先生,很有管教无方的嫌疑。

崔东山将谢谢收为贴身婢女,怎么看都是在祸害谢谢这位曾经卢氏王朝的修道天才。

只是世事复杂,许多看似好心的一厢情愿,反而会办坏事。

别人的一些伤疤不去碰,相安无事。

一揭开,鲜血淋漓。

陈平安坐在台阶底部,穿着靴子。

谢谢轻声道:“我就不送了。”

陈平安摆摆手,“不用。”

陈平安走后,谢谢没来由掩嘴而笑。

不知为何,总觉得那人像是偷腥的猫儿,大半夜溜回家,免得家中母老虎发威。

当然这只是谢谢一个很莫名其妙的想法。

女人心海底针。

只能说明谢谢当下心情不错。

谢谢抬起手,将那只白牛衔灵芝玉把件高高举起。

还挺好看。

————

陈平安离开这处书院数一数二的风水宝地,于禄一人独住学舍,虽然此刻屋内已经熄灯,陈平安敲门敲得没有犹豫。

于禄很快随便踩着靴子来开门,笑道:“稀客稀客。”

于禄率先转身去点灯,陈平安帮着关上门,两人对坐。

于禄屋内,除了一些学舍早就为书院学子准备的物件,此外可谓空无一物。

这就是于禄。

好似心头没有任何挂碍。

身为一个大王朝的太子殿下,亡国之后,依旧与世无争,哪怕是面对罪魁祸首之一的崔东山,一样没有像刻骨之恨的谢谢那样。

这一点,于禄跟豪阀出身的武疯子朱敛,有些相似。

陈平安当年在赶往大隋书院的路途中,多是他和于禄两人轮流守夜,一个前半夜一个后半夜,若是守前半夜的人没有睡意,在篝火旁坐着,其实也没有什么话好聊,经常是陈平安练习立桩剑炉或是六步走桩,若是立桩,于禄就自顾自发呆,若是走桩,于禄就看一会儿。

于禄不喝酒。

陈平安也没有喝酒。

将那本同样买自倒悬山的神仙书《山海志》,送给了于禄。

于禄自然道谢,说他穷的叮当响,可没有礼物可送,就只能将陈平安送到学舍门口了。

陈平安离开后。

于禄轻轻关上门。

继续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屋内,闭眼“散步”,双拳一松一握,以此反复。

在于禄练拳之时,谢谢同样坐在绿竹廊道,勤勉修行。

————

林守一看到陈平安的时候,并没有惊讶。

事实上他先前就知道了陈平安的到来,只是犹豫之后,没有主动去客舍那边找陈平安。

陈平安送出了灵芝斋那部残本的雷法道书,当时有文字注解,“世间孤本,若非残缺数十页,否则无价”。

林守一没有拒绝。

陈平安笑道:“谢谢让我捎句话给你,如果不介意的话,请你去她那边日常修行。”

林守一想了想,点头道:“好,我白天只要有空,就会去的。”

陈平安没有久留,屁股还没坐热长凳,待了不到半炷香,就要告辞离去,林守一在开门前,明显是在一张蒲团上,修习一门吐纳术。

林守一突然笑问道:“陈平安,知道为什么我愿意收下这么贵重的礼

铅笔小说 23qb.com

<=14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