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玄幻奇幻>超维术士> 第3488节 严谨神殿

第3488节 严谨神殿

看着在身边环绕的雷云宙斯。

安格尔迟疑了几秒钟,还是伸出手拍了拍它的“头”。

很柔软,就像是某种蓬松的面包。

但柔软之后,就是一阵刺眼的电光,然后安格尔便感觉发麻感从掌心直冲后脑勺,就像是摸到了荨麻叶。手掌的每一寸皮肤,都在叫嚣着刺痛与发热。

安格尔默默的收回手:“……”

拉普拉斯显然也看到了安格尔的小动作,轻声道:“雷眼……不,宙斯它平时不会主动控制身上的电力。刚才,它其实已经尽力在收缩了。”

看着已经明显小了一圈,彷佛一个大胖子在使劲吸腹的宙斯,安格尔默默道:“看出来了。”

雷云宙斯似乎也觉察到了自己“电”到了安格尔,它赶紧退后两米:“宙斯宙斯……”

拉普拉斯帮忙翻译道:“它说等你下次来的时候,它会控制好的。”

安格尔:“……我知道了。”

雷云宙斯慢悠悠的飘到茶桌上空,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安格尔:“宙斯?宙斯?”

拉普拉斯:“它问你,下次你还能摸它吗?”

安格尔安静了两秒:“……我会尝试。”

得到安格尔的回答后,雷云宙斯这才舒展起之前收缩的云体,回到了“小胖子”状态,平铺在茶会上空。

电光在云身里闪现,与跃动的茶桌洽合了相同的频率。

等到一切平静下来,安格尔才看向拉普拉斯,询问起了神血分身。

拉普拉斯:“神血分身吗?她,已经来了。”

拉普拉斯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黑森林。

安格尔也循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影影绰绰的黑森林中,穿着黑红色长裙的“拉普拉斯”,从充满杂草的崎岖小路中走了出来。

暗紫色的头发,与漆黑的森林彷佛融合在了一起。

黑色、红色的异瞳,就像是阴暗洞穴的蝙蝠,闪着莫名的光泽。

来者正是……神血分身。

以前,神血分身的出场总是带着喋喋不休,所以就算她打扮的很哥特,长相如吸血鬼少女,但也从未有那种惊悚感。

可今日,她安静的出场,眼神幽幽,再配上漆黑的森林,已经飘散的暗紫色长发,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少女,妖异又恐怖。

尤其是,神血分身此时的嘴巴,更是让她的惊悚程度提升三分。

只见,神血分身那苍白的脸上,用暗红色的“颜料”,画满了密密麻麻的奇异符文,就像是一个诡异的符文阵法。

而阵法的中心,或者说阵法的起源,正是神血分身的嘴。

鲜红的嘴唇,不断向外蔓延出血色纹路,这些纹路构成了她脸上的诡异图案。

很快,神血分身就走到了黑森林的边缘。

伴随着她而来的,是沙沙的声响。

那是绑带皮靴踩在枯木碎叶上时,发出的残碎之声。

神血分身安静的走到茶桌边上,用幽怨的眼神狠狠地瞪了安格尔一眼,这才缓缓落坐在茶桌右侧。

恰好就在安格尔对面。

看着对面的神血分身,安格尔忍了好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的嘴巴……是怎么了?”

神血分身没吭声,而是转头看向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她现在没办法说话,只能由我来代她表达。”

安格尔:“看出来了。”

以神血分身的唠叨脾性,能让她一直不说话,那必然是受到了外在因素影响,让她不能开口说话。

拉普拉斯:“她嘴巴上延伸出来的血纹,就是这段时间,她去准备的特殊仪式。”

神血分身给予的祝福,虽然是口头上的祝福,但却也受到超凡层面的影响。换言之,她的祝福是能够生效的。

类似于“言灵”。

有言必践,言出法随。

这种强大的能力,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施放出来的,必须要做提前准备。就类似有些巫师施法时要用施法材料一样。

而神血分身的准备,就是调配血墨,并刻画祝福仪式的纹路。

安格尔:“所以,她脸上的血纹,是一种祝福仪式?”

拉普拉斯点点头:“是的。当她开始刻画这种仪式时,她便不能再开口说法,否则就会泄露了灵力,祝福也就没办法生效。”

这也是为何,神血分身一直不开口的原因。

不是不能开口,而是一旦开口,仪式就自动失败。

“等到祝福仪式结束,她就能开口了。”拉普拉斯顿了顿:“不过,那时还会有新的副作用……”

安格尔微皱眉头:“新的副作用?很严重吗?”

神血分身虽然没办法回话,但她却用眼神向安格尔表达:非常严重。

安格尔:“如果很严重的话,那要不就……算了吧?”

本来对于神血分身的祝福,安格尔也没有多少期待。若是因为一次祝福,让神血分身拥有极其严重的后果,那完全是得不偿失。

神血分身听到安格尔的话,眼睛亮了一下,但很快又敛下眉,鼻腔里长长呼了一声,像是在无奈的感慨。

这时,拉普拉斯淡淡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当她在脸上画出仪式的纹路时,就已经进入了祝福仪式的仪程中。就算取消了,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甚至还会更大。”

因为仪式取消,等于之前的准备完全没有意义了,包括调配的血墨也是白调了。

而神血分身所调制的血墨,用的都是自己血库里的稀有之血,放弃祝福仪式,也等于浪费了这些稀有之血。

付出的代价,自然会更高。

拉普拉斯:“而且,释放祝福仪式的副作用,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

拉普拉斯话音刚落,神血分身就用指关节轻轻敲了一下桌面,一脸严肃的看着拉普拉斯。

似乎是想纠正她的用词。

哪怕她没有说话,安格尔都能猜到她此时内心的想法:“不严重?怎么可能不严重,这是非常的严重!”

拉普拉斯看了眼神血分身,却并没有和她对话,而是对安格尔道:“严重与否是一个主观感受,至少从旁人来看,不算太严重。”

“你可以这样理解。”

“一个孩子,不小心将自己最心爱的小熊玩偶落到泥潭里了。”拉普拉斯:“你觉得这件事严重吗?”

安格尔很想说“不严重”,但仔细想了想,用稍微斟酌的语气道:“对于小孩子来说,可能比较严重,但对于其他人而言,其实也还好。”

毕竟,只是一直小熊玩偶罢了,比起其他更重要的事物,比如健康、生命、信仰,小熊玩偶简直就是小儿科。

更何况,小熊玩偶只是沾染了泥,洗洗就干净了。

究其根本,在安格尔看来,还是不严重。

拉普拉斯:“同理,这就是神血分身释放祝福的副作用。她个人觉得很严重,但其实在外人看来,也就普普通通。”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副作用是什么,但安格尔大概理解了所谓的“严重程度”。

倒是神血分身,颇为不开心的撇过头。

安格尔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接拉普拉斯的话,还是不接,好像都不太合适。毕竟,他是接受祝福的人,而不是旁观者。

安格尔想了想,决定也和神血分身一样,不说话不表态。

拉普拉斯也没出声,于是,茶桌上出现了难得的宁静。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足足半分钟,才有人打破沉默。

“如果不进行祝福仪式的话,那不妨听听我得到的情报。嗯……血祸那边的情报。”

说话的人,就坐在安格尔旁边的座位。

但不是拉普拉斯。

她的突然出声,把安格尔都吓了一跳,因为之前他坐下时,身边并没有任何人。

安格尔转头一看,他右边的空座位上,此时已经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人影。

这是一位从头至尾都是半透明的人,甚至连头发都是半透明的,宛如一位幽灵。唯有她的双眸并非半透明,而是深蓝与翡翠交织的异瞳。

对于这位半透明人,安格尔也不陌生,正是以虚空移速见长的虚影分身。

也只有虚影分身,才能无声无息的来到安格尔身边,而不被发现。

安格尔:“血祸那边传来了新情报?”

虚影分身点点头:“是的,就在不久前,血祸本体那边传来了新的情报。而且这次的情报,还挺有趣。”

虚影分身:“需要我现在说吗?”

安格尔下意识的想要点头,但还没等他说话,对面的神血分身便拍案站起

铅笔小说 23qb.com

<=25目录+书签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