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西格莉德的目光,拜尔还是紧张到脸红,然后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不不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祝福啊祝福!”

说着,拜尔对西格莉德肯定的点了点头,那之后,西格莉德也没再说什么,约好下次见面接着聊以后,西格莉德转身朝利威尔走去,拜尔一直愣愣的望着西格莉德的背影,直到西格莉德再一次转过头来。

她说。

“拜尔,你不走吗?”

拜尔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谎称自己要在这里等队友回来,完全忘记之前自己曾说过会去找他们。这次西格莉德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没有再回过头来,拜尔一直站在原地默默的目送着西格莉德离开,直到走在利威尔身边的西格莉德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和拜尔梦里的画面重合……

拜尔终于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然后喃喃的说了句。

“祝福,祝你幸福。”

……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晚寻桑的生日,所以今天照例双更庆祝,晚寻桑生日快乐~很喜欢拜尔这个角色,觉得他是个会被西格莉德的傻里傻气感染的家伙,确实他做了许多傻事,但是我却非常的喜欢这个傻帽儿~照例放上一个BGM,这首歌的名字叫做最美的单相思,觉得非常适合拜尔:另外放上歌词~曾经那么自由自在的你,如今在雨中追逐着怎样的梦想?是否正一边与孤独对抗一边默默将眼泪锁在眼眶?你常说一个人也没关系你也和我一样喜欢逞强尽管总是面对坎坷曲折却偏偏喜欢这样的人生无论幸福时分 还是喜悦之际我的心中 都会浮现你的身影这个明媚的季节 一定能够将我的这份思念 向你传递是憧憬 是喜欢 亦或是讨厌这些感觉都并不代表我的真心只愿你那优雅走过的身影也能带我一同前去比起暧昧不清的话语比起简单匆忙的约定我更渴望你掌心的温暖还有与你相伴的时光如果你心中感到悲伤如果你看不清明天的模样请将我当做停靠的地方我对你的思念永不会改变

☆、28 真相大白(捉虫)

神秘人就这么和西格莉德对视着愣了足足有三秒,才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垂在了身体的一侧。

“在我手里的匕首刺下去之前,书架后面的兵长大人就会将我制服了吧。”

说着,神秘人缓缓地拉下了遮在脸上的黑布,那张西格莉德再熟悉不过的脸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里,窗外的月光照进屋里,照射在他的脸上,所以即使是在没有灯光的屋子里,西格莉德还是将他的面容看得清清楚楚。

在看清楚那张脸的一瞬间,西格莉德眼眸中的光彩顿时黯淡了几分。而书架后被点了名的利威尔也缓缓地从书架后走了出来,西格莉德房间的门也被带着一群士兵前来的韩吉猛地撞开,一时间屋子里变得热闹了起来。

但是即使处于被团团包围的劣势局面,欧内斯特脸上的表情却始终没有动容,那副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用镇定自若来形容的样子,让站在门口的韩吉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你已经被包围了,无路可走的,希望你不要反抗我们,而是配合我们进行调查。”

背对着韩吉的欧内斯特闭上了眼睛,像是没有听到韩吉的话一般,并没有开口做出回答,这次换西格莉德有些坐不住了,从床上起身,西格莉德的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浓厚的悲伤。

“欧内斯特,我问你,你刚才就知道我其实没有睡着了吧?”

听了西格莉德的问话,欧内斯特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那双古井无波的深邃眼眸,让西格莉德看不出他在想写什么,但是很快的,欧内斯特的脸上便挂上了一丝笑容。

“因为西格莉德小姐你睡觉的时候总是爱踢被子的呢,从来没有见你这么老实过。”说着,欧内斯特顿了顿,然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重新对上西格莉德的目光,接着问道:“既然西格莉德小姐已经知道是我,那么看来……你已经看见莱希特先生的遗书了啊……”

莱希特那封迟到了十一年的信里,在署名的下方还有着一排字,从颤抖的笔迹看来,当年的莱希特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在最后添上这句话的。

另,虽然非常的遗憾,但是西格莉德,千万注意小心欧内斯特……

因为欧内斯特的话愣了愣,西格莉德很快皱起了眉头:“在那之前,我就已经大概的知道是你了,虽然有很多证据指向你,但是我却始终没有办法让自己正视这个结果,因为我不相信,五岁的时候便出现在了我生命里的欧内斯特,会是差点让我命丧黄泉的凶手。”

“毕竟人心隔肚皮,西格莉德小姐,我是不是又很好的给你上了一课?”欧内斯特说着,脸上又挂上了一丝笑容,但是在西格莉德看来,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在那笑容中,仿佛看到了淡淡的自嘲:“西格莉德小姐刚才说,早就知道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西格莉德转过头看了看站在书架旁的利威尔,后者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紧张感,但是实际上似乎一直保持着警惕的状态,只见他对上西格莉德的目光以后,微微的点了点头,得到了利威尔的肯定,西格莉德才转过头来对欧内斯特解说道。

“其实最开始怀疑你的不是我,是利威尔兵长,在我们去挖调查笔记的那一天,利威尔兵长发现有一块地的杂草和周围的比起来短了一截,那是因为我们曾经把那里的土翻开过,那些短的杂草是之后才长的,但是从那些新长出来的杂草的长度来看,调查笔记应该是在我埋下去没几天就被挖走了,埋调查笔记这件事我没有告诉过其他的人,除了那天陪我一起去埋笔记的你,而我也一直忽略了这一点,利威尔兵长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大概是不想让我担心吧,所以一直没有说出来……”

说着,西格莉德的视线再一次看向利威尔,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弧度,利威尔对上西格莉德的目光,“切”了一声以后皱着眉头别开了头。

见利威尔别开了头,西格莉德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重新看向欧内斯特:“之前,由于犯人身上带着立体机动装置,所以被怀疑是士兵,但是我们却忽略了一个最大的盲点,那就是除开四大兵团之外,还有一个地方也可以轻松地获得立体机动装置……”说着,西格莉德顿了顿,看向现在正挂在欧内斯特腰上的立体机动装置,然后接着说道:“那就是我家。”

“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运气好,让我们忽略这一点,最大的原因便是汉克碰巧在这个时候伤了手,由于那个晚上,我用匕首在犯人的手上留下了伤口,所以汉克便被顺理成章的怀疑了,最重要的是,汉克在那之前不经意知道了我有习惯在靴子里藏一把匕首防身的习惯,而那晚,我在拿出匕首之前,犯人的种种反应都说明他知道在我的靴子里藏有匕首,也是因为这样……汉克被怀疑了整整三年。”说着,西格莉德觉得心里有些难受,那些画面又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她曾经的愚钝。

但是无论她怎么后悔,汉克也都不会回来了。

“但是啊,我却忘了,曾经教会我要随身藏一把匕首防身的人就是你!”

在西格莉德的记忆里,欧内斯特是这个世界上最啰嗦的人了,自打莱希特去世以后,更是变本加厉了起来,从日常起居,到自身安全,几乎是能啰嗦的地方他全都可以啰嗦个好几次,西格莉德很讨厌欧内斯特这样,感觉自己被管得很紧,一点自由都没了,但是她却不讨厌欧内斯特,因为每次这样管教着她的欧内斯特脸上,总会露出不符合他平时冷静有礼形象的紧张。

九岁时,有一次西格莉德差点被人贩子绑架,是欧内斯特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她,从那以后,欧内斯特就开始教西格莉德格斗术,并且交给她一把匕首,告诉她记得时时刻刻贴身藏在身上,在紧要关头才能有自保的资本。

那时的西格莉德掂量了一下手里匕首的重量,然后对着正对着她进行涛涛不绝的解说的欧内斯特翻了个白眼。

“如果对手很强大呢?”

欧内斯特无奈的扶额,然后继续苦口婆心的解释道:“再强大的对手也是有弱点的。”

他是想这样告诉西格莉德很多事情都是需要细心观察的,但是西格莉德那时正叛逆,就是不给欧内斯特面子:“不管有没有弱点,对手就是比我强大呢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