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让我来实现吧!”那时的汉克右手握拳敲了敲自己的胸口,这么信誓旦旦的说道。

“噗~汉克你看起来像个小军人似的。”丽莲瞟了一眼汉克握成拳头靠在胸前的手,忍不住捂着嘴轻笑出声,如此打趣的说道。

那之后,汉克常常推着丽莲的轮椅,带她上街,带她走遍整个希干希纳,这已经是汉克能做的全部了。这天,汉克推着丽莲沿着希干希纳区的城墙走着,丽莲抬起手抚摸着冰冷的玛利亚之壁,转头看向汉克,开口说道:“汉克,我说的世界并不是这个狭小的世界,我的野心很大的,我想走遍的是,墙外的世界……”

听了丽莲的话,汉克一愣,顿时有些焦急的劝说道:“姐姐,向往墙外的世界是禁忌,不能提的,而且墙外的世界有巨人,是会死的,你不怕死吗?”

这句话一说出口,汉克才后知后觉的愣了愣,然后急忙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

“死?怕啊,谁能不怕呢?但是每天都担惊受怕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慢慢的就不能理解那是个什么滋味了……”说着,丽莲抬起头望了望高大的城墙,缓缓升起的太阳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透过高大的城墙洒落进来,照耀着墙内狭小的世界,丽莲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在她苍白的脸上,显得那般的耀眼。

“但是老天爷是公平的啊,因为人终有一死,不是生病死亡,活到老年自然死亡,就是哪天被巨人入侵然后死亡,反正都是死,只是有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我不想就这么平凡的死去呢……”

那一天,汉克明白了,丽莲的梦想虽然很荒唐,但是却很美好,大概就是这样的信念,支持着常年被病痛折磨着的丽莲,一步一步艰苦的走到了这一天……

但是事实证明,其实老天爷有时候也不全是那么公平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一年,一场恐怖的流行疫病席卷了整个希干希纳区,而整个希干希纳区没有一个可以治好这种病得医生,焦急的人们将目光转向内地,但是因为怕这场疫病蔓延,王政下令,封锁了希干希纳,所有人只许进不许出。

希干希纳的人们每天像期盼奇迹出现一般的殷切期盼着内地的医生能够来拯救他们,但是内地的医生为了明哲保身纷纷对希干希纳区敬而远之。

希干希纳被上帝遗弃了,这个城镇会被毁在疫病和见死不救的医生的手里。

有人这么说。

人们已经对这场流行疫病绝望了,而让汉克绝望的……是人类。

在那一场灾难般的流行疫病中,汉克的父亲不幸被感染,之后便被隔离了起来,虽然很放心不下汉克和丽莲,但是在汉克会好好照顾姐姐的保证下,汉克的母亲还是跟着去照顾他的父亲去了,一时间只留下两姐弟在家。

一日,汉克和丽莲出去拾柴,那时,丽莲的哮喘突然发作,丽莲因为太过难受挣扎着从轮椅上跌了下来,手上抱着的木柴纷纷跌落在地,发出一片“哗啦啦”的响声,身后传来的巨大响动引起了正在拾柴的汉克的注意。

转过头去的汉克大惊失色,扔下手里的柴,急急忙忙的朝丽莲跑去,扶起丽莲,汉克着急的拍着她的背替她顺气,可是这一次哮喘的发作比往几日都要来的厉害,让汉克急得手足无措,眼泪润湿了他的眼眶。

突然想起母亲离开的时候,因为自己信誓旦旦的保证,母亲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欣慰和信任,汉克突然一愣,然后抬起手使劲的揉了揉自己湿润的眼睛,再放下手的时候,汉克的目光变了,那是下定了决心的坚定目光。

年幼的汉克将姐姐背到了背上,然后迈开脚步朝城里奔去,对于当时只有七岁的他而言,每一步都跑得很困难,很辛苦,但是他却在那个时候明白了一件事,他背着的并不只是自己的姐姐,还有一条命,和一个荒唐的梦想……

汉克以为,只要背着姐姐到了城里,姐姐就可以得救,虽然他的力量微不足道,但是他可以用着微不足道的力量守护住她的梦想。

只是,后来的汉克才认清了自己的天真……

“医生,请你救救姐姐吧,我姐姐只是旧病复发,她并不是得了那个可怕的传染病!”

汉克死死的拉着门把手,不让门里的男人把门关上,但是门里的医生看他们就像看瘟神一样,皱着眉头不断地对汉克摆手:“拜托你快点走吧,我救不了你姐姐的!”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姐姐吧,要是你不替她医治的话,她会死的啊!!”汉克声嘶力竭的对着医生吼道,希望这样可以让医生回心转意:“你是医生啊,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医生似乎也被汉克缠得不耐烦了,更是因为汉克这个七岁小家伙嘴里说出来的话感到恼羞成怒:“你看看现在希干希纳死了多少人,过不了多久或许整个希干希纳都一样,多你姐姐一个不多,少你姐姐一个不少,再说这城里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医生,我说了我救不了,你去找其他医生吧!!”

说罢猛地一使劲,毕竟是成年男人,力气终是要比汉克大,于是门“咚”的一声被关上了,身为医生的男人无情的把汉克和身为病人的丽莲拒之门外。

之后汉克又背着丽莲跑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医生,但是结果都是一样被拒之门外,甚至有几个压根儿连门都没有为他们开过。

那个时候,汉克第一次认识到了这个他一直以为很美丽的世界残酷的一面,原来可以让人感到这般绝望……

后来,丽莲因为没有得到有效地治疗去世了,在离开人世之前,躺在床上的丽莲艰难的转过头望了望窗外的天空,眼角倏地就滑下了两行泪:“原来……那不是梦想,是妄想……”

这是汉克第一次看到丽莲流泪,以前就算是被病痛折磨,她也紧咬着牙关撑了过去,如今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的丽莲,脸上再没有了小时候每当汉克哭泣的时候就会看见的那个美丽笑容。

一直站在床边埋着头没有说话的汉克,从他颤抖的肩膀可以看出他内心隐忍的痛苦,但是他没有哭,只见汉克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丽莲,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对丽莲扯出一个灿烂的但有些僵硬的笑容,然后抬起手轻轻的揉了揉丽莲的头发,一如小时候他哭泣时,丽莲做的那样。

“姐姐你在胡说什么啊,那是一个很美丽的梦想啊,会实现的,因为姐姐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啊!”

当给与他笑容的她哭泣时,哪怕只有一点点,哪怕他微不足道,他也想成为她的支柱。

“是吗……那样的话,真好……”眼角的泪还没有干,丽莲看着汉克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安详得像是睡着了一般。

看着丽莲的呼吸越来越轻,气息越来越微弱,汉克的脸上还保持着刚才的笑容,只是眼角渐渐有泪珠滑下,一颗两颗三颗,最后连成了串……

汉克终于趴倒在床沿上嚎啕大哭,但是已经不会再有丽莲温柔的手轻轻地揉他的头了,汉克知道,他所追逐的那道光芒已经消失了,但是他依旧会顺着那道光的方向继续走下去……

不久,带着疫苗出现的耶格尔医生终是从病魔的手中拯救了这个城市,但那时,丽莲已经不在了,汉克一家也因此举家迁移到了沃尔里希区,为了忘却那段沉重而惨痛的回忆。但是汉克从始至终都没有忘却丽莲的梦想,841年,汉克十八岁,带着丽莲的梦想参加了训练兵团的征兵。

是这道墙,囚禁了人类,也是这道墙,让姐姐抱憾而终,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一定要走出这道墙,带着姐姐的梦想,逃出这个束缚着他们的牢笼。

在训练兵团里,汉克认识了新的朋友。

像丽莲一样拥有美丽笑容温柔体贴的佩特拉,还有像丽莲一样拥有坚定信念神经兮兮的西格莉德。当然不能忘了他的好兄弟,那个阳光开朗,天真率直的拜尔。

和他们三人一起度过的时光真的很开心,哪怕他们是在地狱一般的训练兵团,但是那段时光里,看着西格莉德和佩特拉,就像丽莲还活着一般,让汉克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那段姐姐还在的时光,那时他常常推着姐姐的轮椅,带着姐姐走过一条又一条希干希纳熟悉的街道,那时的世界,就像现在一样美好。

那时候,因为西格莉德抱怨伙食不好,他们曾悄悄的跑到厨房开小灶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