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路过的调查兵团精锐部队。

佩特拉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打翻了一地的西红柿,然后飞快的朝着人群的方向跑去,也顾不上从被磨破的膝盖上传来的阵阵痛楚,她现在只想知道,刚才在周围没有人敢出手帮她的情况下,是谁,仅用一个眼神就让她免于一顿拳打脚踢。

无奈人实在太多了,在街道的两侧已经形成了天然的人墙,佩特拉有些着急的在人墙后踮着脚张望,还是看不见,怕调查兵团就这么走了,无奈之下佩特拉隔着人墙追着调查兵团的部队跑,跑着跑着,突然眼尖的看见前面有个老头子在路边摆摊,摊位上赫然放着两个木桶。

快要跑到木桶旁的时候,隔着一段距离,佩特拉借着刚才的助跑一跃跳到了木桶上,刚开始还踉跄了两下,但是佩特拉很快就调整好了平衡,待到站稳,佩特拉发现眼前的视线豁然开朗,一排骑着骏马穿着军服的调查兵团士兵从佩特拉的面前路过,看起来庄严肃穆,不禁让人肃然起敬。

快速的在人群中搜索,但是碍于刚才只是匆匆一瞥,所以现在面对一群穿着军装的人,佩特拉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刚才只用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就救了她的利威尔士兵长。

但是很快佩特拉就从人群中得到了答案,因为眼下人群中讨论的最多的便是有关这个士兵长的各种英勇事迹,所以顺着那些人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佩特拉很快就确认了目标。

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面不改色的骑着马走在人群中,面对人群中对自己的议论纷纷,从他的脸上没有看出一丝骄傲自满,反倒有几分不耐烦的样子。然后接下来是佩特拉对利威尔的第一印象,那是一个个子矮小却意外的很酷的人。

目送着利威尔的背影走远,一阵微风拂过,卷起了他身上墨绿色的披风,披风上调查兵团自由之翼的徽章随风摆动,就这么不期而然的印在了佩特拉的心里。

这就是十四岁的佩特拉和十九岁的利威尔街头的第一次相遇,也许连相遇都谈不上,因为利威尔只是从那里路过,或许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人群里眼巴巴的望着他的佩特拉,但是从那一天起,佩特拉便在心里默默地记住了这个矮小但是却拥有坚毅背影的男人。

从那以后,隔三差五调查兵团的墙外远征,只要路过了这里,佩特拉总会挤在人群中目送利威尔出城门,然后当代表调查军团归来的钟声响起的时候,她又会挤在人群中,注视着他骑着马走进城门。

这么一看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渐渐地,随着次数多了,年龄增加了,佩特拉慢慢的也关注了整个调查兵团,然后突然发现,调查兵团的墙外调查并不是每次都顺利的,但是不管成功或失败,不管悲伤或喜悦,骑着马路过这条街道的利威尔脸上始终都是那一种表情。偶尔也会少几个熟悉的面孔,或者是他的得力的部下,或者是他信任的伙伴,但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佩特拉所看见的他,依旧面不改色。

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几个相好的朋友,他们经过了一番激烈的讨论,最后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利威尔兵长是个很冷血的人。

所以就算同伴死了他也不会伤心,他才可以无动于衷。

佩特拉当时就大声的反驳说道:“利威尔兵长是好人,你们都不懂他!”

也是在那一天,佩特拉突然明白了,在那张时常看不到表情的面容下,或许隐藏着一颗怎伤痕累累的心……

十六岁这年,佩特拉下定了决心,参加了训练兵团的征兵,并且对父母谎称自己是为了加入宪兵团才去参加征兵的,并且再三对父母强调,自己一定可以在训练兵团的残酷训练中坚持下来,才好不容易获得了父母的首肯。

怀着对父母撒了谎的歉意,在训练兵团第一天的恐吓洗礼上,当教官问出目的的时候,佩特拉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大声的说出了自己想要加入调查兵团的梦想,对于像她这样看起来没什么优点普普通通柔柔弱弱的女生说自己志愿加入调查兵团,无论是教官还是同期的其他训练兵都对她投来了或惊讶或怀疑的目光,但是佩特拉发誓,自己一定会用实力来证明,自己一定可以站到那个无数次目送着走远的背影身后的位置,披上和他同一款的披风,和他并肩作战!

与此同时,佩特拉在同期的训练兵中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女生,因为她就那样站在她的旁边,非常有气势的大声说出了自己的梦想。

“我叫西格莉德·霍夫曼,来自首都,目的是加入调查兵团誓死追随亲爱的……哦不,是利威尔兵长,以上!!”

这就是佩特拉和西格莉德的初次相遇,这个坚强的女孩不禁敢赶在教官提问之前回答完所有的问题,还敢光明正大的用拳头来表示自己心中的不满,对于西格莉德的自信满满和坚定不移的目光,佩特拉对西格莉德感到由衷的佩服……以及羡慕……

尽管教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顶着脸上的淤青给他们上了好几天的训练课程,但是西格莉德也好不到哪里去,不仅被下达了不准吃晚饭的命令,还被勒令去打扫澡堂,觉得西格莉德怪可怜的,于是佩特拉趁着吃晚饭的时候悄悄的藏了块面包,然后趁着睡觉时间偷偷的给还在一个人打扫澡堂的西格莉德送了过去。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啊,连教官都敢说动手就动手。”

来到澡堂外的佩特拉因为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条件反射的停下了脚步,条件反射的躲进了一旁的树丛里,然后悄悄探出头朝着澡堂的方向张望的佩特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遇见利威尔。

看着他性质恶劣的揪着西格莉德被教官打肿了的半边脸,看起来似乎还心情很好的样子,或是在西格莉德提出让他陪她聊聊天打发无聊时默认的样子,又或是被西格莉德调侃时黑了半边脸看起来很阴沉的样子……

都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佩特拉第一次觉得,那个高高在上的利威尔士兵长,私底下就像个普通的想和朋友玩闹得孩子一般,其实这样挺好……

佩特拉觉得,这样的利威尔兵长,比把什么都用面无表情来隐藏的他,帅气多了。这也更加坚定了佩特拉想要加入调查兵团的决心。

从那之后,佩特拉在训练中比同期的其他训练兵都要用功,比他们花的时间都要多,比他们都要认真,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要变强!

然后当汉克问起她加入调查兵团的目的是,她才能坦荡荡的,像西格莉德那样自信满满的说……

“或许是想变强吧,我想变强,强到有能力可以站在某个人的身边……”

“佩特拉一点也不弱!”面对西格莉德肯定的眼神时,佩特拉有些惭愧,就算她现在能自信满满的这么说,但是比起西格莉德来说,不管是实力还是内心,她都比不上她,当她真的变强了,强到成为一名合格的调查兵团士兵,到那时,她一定会大声的说“我想变强,强到可以站到利威尔兵长的身边”,而不是用某个人来代替……

三年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佩特拉顺利的从训练兵团毕业了,并且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取得了第九名的好成绩,如愿的加入了调查兵团,并且被分到了利威尔的小组,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佩特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看了看身旁的西格莉德毫不掩饰的灿烂笑容,佩特拉只能说,她比西格莉德还要激动。

从第一次遇见利威尔,到现在加入调查兵团,总共历时五年,这五年走得有多辛苦,只有佩特拉自己知道。

加入调查兵团,意味着很快就会参加墙外远征,在被告知要去远征的时候,艾维尔团长给了94期训练兵一段假期,名义上是让他们回去见见许久没有见到的家人,而实际上,说得难听点,是让他们回去处理后事。

新兵在第一次墙外远征中存活的几率只有五成,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数据。

带着复杂的心情,佩特拉回到了托洛斯特区的家里,首先为撒谎的事情对父母道了个歉,佩特拉坦诚了自己加入了调查兵团这件事,这个消息对佩特拉的父母来说,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笔直的劈向夫妻俩平静的生活。

原本坐在餐桌旁看报纸的父亲,和在厨房做饭的母亲,都愣愣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佩特拉认真的阐述这件事实。父亲一激动猛地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