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虫)

“真是的,你也配合我一点,别那么傲娇啊,我好不容易才排除万难挤到调查兵团来了,要是不能呆在利威尔兵长身边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啊……”西格莉德端端正正的站在马棚前,苦口婆心的对马棚里那只非常不配合她的傲娇马说道。

傲娇马低头吃着食槽里的青草,对西格莉德视若无睹。

“拜托拜托嘛,你配合我一点,大不了我以后多给你喂点胡萝卜,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不是么?”西格莉德蹲□,仰视着傲娇马,企图和低下头来吃草的傲娇马对视,只见西格莉德双手合十,可怜兮兮的对傲娇马说道。

猛地呼出一口气,傲娇马傲娇的将头别向一边,俨然一副不想搭理西格莉德的样子。

“嗷嗷嗷~你别这样啊,我们万事好商量……”

这就是来到马棚的利威尔看见的一人一马白痴一样的画面,居然和马谈条件……利威尔看不下去了,朝着西格莉德的方向迈开了脚步。耳尖的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西格莉德回过头,见到利威尔,顿时将傲娇马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站起身一个飞扑就朝着利威尔扑了过去……

“嗷嗷嗷~~亲爱的,你是来让我扑倒的吗?!”

本来还想只是让开让西格莉德的飞扑落空的利威尔,听到西格莉德这么说,直接伸手,遵循快狠准原则,一把抓住了西格莉德的头,然后直接按到了地上……

脸着地。

“还想被‘调|教’吗?”利威尔看着在他手下不断挣扎的西格莉德,面无表情的问道。

听到利威尔这么说,西格莉德显然是想起了下午的惨状,放弃了挣扎老老实实地道歉道:“嘤嘤嘤~对不起,我错了!”

对于西格莉德认错的态度很满意,利威尔收回了压在西格莉德头上的手,西格莉德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由于是脸着地,现在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狼狈,刘海很是凌乱,中间还夹杂着半根断掉的青草,灰头土脸的样子让利威尔不禁皱了皱眉,从衣兜里掏出一条干净的手帕,粗鲁的一把按到西格莉德的脸上。

“擦干净,脏死了。”

西格莉德保持着被利威尔拿着手帕按在脸上的姿势没有动,支支吾吾的抱怨声从手帕下传来:“这还不都是利威尔兵长你干的吗……”

“啊?”上挑的疑问声,中间还夹杂着疑似杀气的感觉。

“……当我没说。”这次西格莉德学聪明了。

见西格莉德识趣的没有继续挑战他的忍耐极限,利威尔反而觉得有些无趣了,站起身,抚平衣服上的褶皱,转身什么话也没说,就走开了,只留给西格莉德一个背影,西格莉德拿起利威尔留下的手帕擦了擦脸,然后失望的看着利威尔离开。

站起身将手帕小心翼翼的对折好然后收进自己的衣兜里,西格莉德转身准备继续和自己的傲娇马谈条件,却没想到刚刚离开的利威尔没过多久又回来了,还牵着他的专用马。

见西格莉德盯着自己目瞪口呆的白痴样子,利威尔挑了挑眉然后言简意赅的说道:“牵上你的马跟我走。”

闻言,西格莉德立刻嬉皮笑脸的凑了上去,闪着星星眼期待的问道:“利威尔兵长,这是要和我去私奔吗?!”

回答她的是利威尔一个凌厉的眼刀。

西格莉德立刻收起笑脸,转身朝马棚走去:“我去牵马。”

……

利威尔带着西格莉德来到马术训练场,这个时间场上四下无人,只有西格莉德和利威尔,以及两匹马。利威尔打量了一下空旷无人的场地,然后转过头看向牵着马走在自己身后的西格莉德。

“看样子你的马还存在着不少的野性,需要调|教,但是你骑马的动作也很生硬,我的马比较温顺,你先放轻松,骑它试试。”

听到这里,西格莉德又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利威尔是要教自己骑马!

见西格莉德张着嘴巴傻站在一边,利威尔挑了挑眉说道:“发什么呆,还不上去!”

神游到不知道哪个星球去了的西格莉德被利威尔一下子吼了回来,身体吓得条件反射的一颤,然后走过去一边翻身上马一边嘟着嘴抱怨道:“利威尔兵长还是这么凶,都不知道温柔一点,害得刚才人家的一腔感激之情都被你吓没了……”

“坐稳了。”直接无视西格莉德的抱怨,利威尔拉了拉缰绳,然后牵着马往前走,马儿一迈开脚步,西格莉德就身体一僵,笔直的一个前扑,然后死死地抱住了马脖子,马儿像是有些难受的甩了甩头,利威尔见状又一次拉了拉缰绳,给马儿下达了一个停下的指令,马儿乖巧的停下了,利威尔对着呈八爪鱼状的西格莉德叹了口气,然后认真的解说道:“我现在暂时不会松开缰绳,所以你放松坐直抓好马鞍就好,不要死抱着马脖子,马不被你吓死也会被你勒死的,不要让我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

听见利威尔这么说,西格莉德愣了愣,然后也露出了一个认真的表情,对利威尔点了点头,于是利威尔转过身,牵着马继续往前走,

起初,西格莉德的身体还是很僵硬,但是为了不辜负利威尔的一番好意,硬是死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去,然后慢慢地,西格莉德就适应了马匹的颠簸,能够稳稳的坐在马背上了,这个时候,利威尔就将手中的缰绳交到了西格莉德的手上,告诉了她一些简单的指令,然后让她自己来。

也许是之前的成功,让西格莉德信心倍增,拉起缰绳的西格莉德脸上挂上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照着利威尔的指示一步一步的来,很快就掌握了骑着马走的本领,只是要奔跑起来还是有些困难,所幸今天利威尔还算有耐心,也没有皱起眉头露出不耐烦的样子,倒是让西格莉德松了口气。

一边窃喜着和利威尔的独处,一边认真的投入到马术的训练中。

后来,马儿的脚步从走,渐渐地变成了慢跑,再到策马奔腾,仅仅只是几个小时的事情,利威尔抬头看了看布满繁星的天空,想着总算是没有白费他一番心思。

“只要在利威尔兵长的身边,我就能够成为最强的我!没有事情能够难倒我的!”这是西格莉德的说法,利威尔听了也只是面无表情的“嘁”了一声,然后转身准备回房间睡觉,毕竟时间也不早了。

西格莉德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要驯服自己的马,利威尔似乎准备让她自己来,于是西格莉德和她的傲娇马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西格莉德突然灵机一闪,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将傲娇马牵回马棚然后打了个哈欠也回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西格莉德叫上汉克陪她去市集买了一大桶胡萝卜送到了马棚,用来孝敬傲娇马它老人家,没想到傲娇马还真是个势利眼这个方法还挺管用,当天下午的训练中,傲娇马就非常配合西格莉德的指示了。

眼见着昨天还趴在马背上抱着马脖子大喊救命的西格莉德今天就驾驭自如速度快得让人咋舌,一众今天还等着看西格莉德笑话的新兵失落的同时,更多的是吃惊。而站在看台上的韩吉看了看学着人猿泰山的叫声骑着她那匹傲娇马在训练场中叱咤风云的西格莉德,又转头看了看身边似乎没怎么睡好的利威尔,左手握拳敲击右手掌心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喃喃的说了句。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西格莉德突然拉紧了缰绳,傲娇马立马配合的蹦跶了一下然后停下了脚步,西格莉德满意的摸了摸傲娇马脖子后柔顺的鬃毛,然后大声说道:“我决定了,你的名字就叫做威尔利吧!因为你的死鱼眼和利威尔兵长的一样有个性啊!”

站在看台上的利威尔后脑勺上“吧唧吧唧”的冒出一串十字路口。旁边的韩吉差点没“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如果利威尔没在自己旁边的话,于是韩吉只能痛苦的憋笑。

西格莉德当天就受到了来自利威尔的报复,不仅晚饭没吃成,还被罚顶着水盆站在新兵们的宿舍楼下供大家观赏……连着她的傲娇马,哦不,是威尔利一起……

一个星期以后,马术的训练宣告结束了,虽然发生了一段小插曲,但是西格莉德还是成功的过关了,马术训练结束的那天,众新兵被告知不久将举行一次墙外远征,于是这两天放他们的假,让他们可以回家久违的和家人聚聚,实际上则是因为墙外远征凶险颇多,凶多吉少,让他们回去和家人聚聚,是以防万一不想让他们留下遗憾。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