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飞来横犬> 第67章

第67章

新生活从宿舍开始。

方驰拖着箱子找到了自己的宿舍,门上贴几个名字,他确认了自己名字之后推门进了宿舍。

这两栋宿舍听说是今年新盖的,房间很大,床什么的都是新的。

“我还以为上下铺,”方驰在几张床跟前儿来回走了几趟,床都在上铺,下面是桌子和小书架,“这条件比我租房那儿还强呢。”

“东西先放好。”孙问渠打开厕所门看了看。

看柜子使用的情况,在方驰来之前已经有三个人到了,方驰挑了个柜子,把自己的箱子塞了进去。

“吃饭去吧,”孙问渠看了看时间,“你同学估计都吃饭去了。”

“外面还是食堂?”方驰问。

“外面呗,顺便熟悉一下环境,”孙问渠又走到窗口往外看了看,新生宿舍都在四楼五楼,对着一片小树林,景色还不错,“食堂你得吃好几年,不着急。”

学校门口的街很热闹,全是小店,吃的穿的用的加网吧一应俱全,小饭店最多,然后是各种奶茶店和服装店,眼镜店居然都有四五个。

“还是老校区好,”孙问渠说,“你们那个新校区在郊外,估计挺荒凉。”

“吃什么呢?”方驰看着路边的一溜小饭店,“你这种一出门就只认高档馆子的人想在这儿吃一顿不容易啊。”

“你们小区外面黑得跟遭了火灾一样的面馆我都吃了,”孙问渠啧了一声,“还有什么不能吃的。”

“他家面条还是很好吃的,”方驰嘿嘿笑着,“就是不爱收拾。”

最后他俩找了个看上去还算挺干净的石锅拌饭把晚饭给解决了。

“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方驰抹抹嘴,拿出了手机,“他们都不知道我今天过来报到。”

“心真大。”孙问渠看了看四周,店里人挺多,能看出来不少都是父母陪着孩子在吃饭。

如果他没跟方驰认识,那方驰这次过来就是一个人,顶多路上跟肖一鸣搭伴儿坐个动车。

“我到学校了,”方驰打通了电话,“嗯,下午到的……挺好的,宿舍大,我感觉跟我们家后院儿一样大了……嗯,知道……不用了,我有钱……哦……”

说了几句之后方驰挂了电话,又低头在手机上按着:“我爸给我汇钱了,我查查。”

“你还跟他说不用啊?”孙问渠说。

“是不用啊,我有钱,”方驰说,“军训完了我就上这边儿的俱乐部看看,陈响帮我联系了,可以兼职教练。”

“不做向导了?”孙问渠笑笑。

“往哪儿导啊,这边儿我不熟,把人导沟里去了还得赔钱,”方驰把手机放回兜里,“我爸给我汇了一万。”

“那明天我要吃点儿好的,”孙问渠马上说,“不吃20块的拌饭了。”

“哎,今天不是不熟悉地方么,”方驰乐了,“晚上我打听一下,明天咱俩上市中心转转去……你明天要走?”

“嗯,”孙问渠点点头,“下午走。”

“……哦。”方驰的情绪一下就有点儿低落了。

吃完东西他俩围着学校外面开始转圈,方驰是想熟悉一下四周,但低估了学校的面积,转到一半的时候孙问渠打死也不动了。

“我要坐车,”他站在一棵树下面说,“刚就应该开车出来的。”

“刚也没想到啊,”方驰抓抓头,“前面有个公车站,正好看看……”

“打车,你平时自己去哪儿都打车,”孙问渠说,“现在刚拿了一万块,居然要我坐公车。”

“行行行,”方驰笑着站到路边,“打车。”

等了二十分钟,居然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方驰叹了口气,又往两边看了看,看到离他们十米远的地方停着辆摩托车。

“要不叫个摩的吧?”方驰说。

“就一辆怎么坐。”孙问渠也看了一眼摩托车。

“前后挤着坐就行了啊,”摩的司机耳朵非常尖,立马就喊了一声,“一样的价钱,多划算啊。”

“我俩,”方驰指指自己,又指指孙问渠,“加上你,挤一辆摩托车?”

“是啊,这有什么啊,”司机说,“你体大的吧,你们学校学生只要不进市中心,摩的都俩人打一辆,划算呢。”

又等了五分钟,还是没出租车出现,方驰和孙问渠走到了摩的旁边。

司机带着一种打了胜仗的表情往前蹭了蹭尽量让后座面积大一些,然后冲后座一指:“上来吧!去哪儿?”

“我们学校大门口。”方驰看着后座,开始纠结是让孙问渠坐中间还是坐后头。

坐中间会贴着司机,司机看上去长得不怎么干净,坐后头又怕他摔下去了。

“从这儿到大门口啊?”司机看了看他俩,“你们是不怎么锻炼吧,五块,起步价。”

“摩的还有起步价呢?”孙问渠挑了挑眉,抬腿跨上了后座。

正想往司机那边挪一下给方驰腾点儿地方的时候,方驰拉了他一把,让他别动了。

“你坐得下?”孙问渠往身后看了看。

“嗯,”方驰跨上车,贴着孙问渠身后,半个屁股坐到了后面的铁架子上,“行了,师傅开吧。”

车开了出去,方驰一手在身后撑着铁架子,一手扶在孙问渠腰上,没敢搂着,倒不是怕有人看见,他是怕万一自己摔下去了会把孙问渠一块儿带下去。

孙问渠的手没地儿放,于是随手摸在了他腿上撑着。

方驰觉得这感觉挺新鲜的,俩人紧贴着,他能看到孙问渠耳后的那个黑色小锚,很性感地在他眼前晃着。

开了两条街之后,孙问渠突然转过头看着他。

“坐好。”方驰清了清嗓子小声说。

“怎么坐好?”孙问渠也小声说,“您这都快把我挑旗杆儿顶上去了。”

“小点儿声!”方驰挺不好意思地啧了一声。

“再小点儿声就只有口型了。”孙问渠说。

“那我也没办法啊,”方驰下巴在他肩上磕了磕,“老天爷非得在我身上装个不受脑子控制的玩意儿……”

“你们军训没枪吧?”孙问渠笑笑,“我真怕你两杆枪扛着太招眼。”

“边儿去,”方驰嘿嘿乐了,笑了几声又叹了口气,“明天你一走,我也就消停了。”

方驰不想回宿舍,本来想拉着孙问渠在校园里再转转,但孙问渠表示浑身疼一步路都不想走了,于是他在对面的酒店要了个房间。

“我洗个澡,”孙问渠从运动裤的兜里拿了条内裤出来,“你……”

“你还真就是带条内裤就出门啊?”方驰往床上一躺,乐了好一会儿。

“不然呢,”孙问渠说,“要不是懒得到地方了再买,我连这条内裤都不想带……我洗澡了啊,你有什么想法没?”

“……没!”方驰拍了拍床,“真的没,我不折腾你。”

说实话在车上那会儿他也没想什么不要脸的事儿,感觉完全是条件反射,这会儿一想到明天孙问渠就走了,他就没什么心情了,只想搂着孙问渠。

孙问渠从浴室一出来,他就过去把孙问渠拉到了床上,然后一把抱住了。

“我这澡白洗了啊?”孙问渠叹了口气。

方驰没出声,抱着他下了很长时间的决心才一松手跳下了床:“行吧,我也去洗个澡。”

方驰洗澡比较随意,做了一套广播操基本就洗完了,浴巾一裹跑出了浴室。

孙问渠开了电视,停在一个综艺节目上,挺可乐的,方驰边擦头发边跟着电视里的观众笑了几声。

发现孙问渠没有动静,他转过了头。

孙问渠眯缝着眼靠在床头,这样子也看不出来是睡着了还是没睡还是快睡着了。

方驰凑过去看了看,孙问渠的眼皮抬了抬:“嗯?”

“这么逗你都没笑,我以为你睡着了呢。”方驰说。

“傻逼成这样了也就你们小孩儿才笑得出来,”孙问渠说,“我们这些成年人可以一脸麻木地看完。”

“你算了吧。”方驰把毛巾和浴巾都扔到旁边床上,光着身子往孙问渠旁边一躺,又侧身搂紧了他。

孙问渠的胳膊绕到他身后,在他背上轻轻摸着:“你这换了个新环境,都是不认识的人了,会不会不适应?”

“不会,”方驰说,“我当向导的时候每次带的都是不认识的人。”

“也是,不过你当向导的时候也不爱说话,”孙问渠笑笑,“刚认识你那会儿我还觉得你挺闷的。”

“我就特别熟的人话多点儿,”方驰嘿嘿笑了两声,“我跟我爸妈都没多少话。”

“我爸是管得太多,”孙问渠摸摸他头顶,

铅笔小说 23qb.com

<=29目录+书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