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肯定是财宝

清晨,阳光洒在青州的大街上,给这座经历了瘟疫折磨的城带来了一丝温暖。

刺史府门前,聚集了许多百姓,他们静静地跪着,一片庄严肃穆。

府门口的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晨雾,仿佛是大地在默默述说着过去的苦难。

这些百姓们面容憔悴,眼中透露出深深的自责和懊悔。

程昱缓缓走出刺史府,他的身影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高大。

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百姓。

“你们这是做什么?”

一位老者率先开口。

“程大人,以前我们把责任都推在您身上,实在是不该啊。我们知道错了,希望您能原谅我们。”

程昱微微一笑,说道:“诸位乡亲,当时大家心中有怨恨,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从未怪过大家。”

这时,一个年轻女子站了起来。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程大人,您的仁慈我们没齿难忘。以后我们遇到事情再也不会着急了。”

程昱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次瘟疫解决了,并非我一人之功,而是丞相运筹帷幄,合理安排,才使得瘟疫得到控制。我不过是执行他的命令罢了。”

一位中年男子激动地说道:“程大人,您和戏丞相都是我们的恩人。我们会永远铭记这份恩情。”

程昱微笑着说道:“大家快快起来吧,都回去好好生活。只要我们团结一心,没有什么困难是无法克服的。”

百姓们纷纷站起身来。

青州有一个市集,热闹非凡。

百姓们聚集在一起,兴奋地讨论着要为戏煜建造生祠的事情。

在人群中,一位老者高声说道:“我们应该为戏丞相建造一座生祠,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

众人纷纷响应,开始踊跃募捐。

与此同时,戏煜在刺史府中得知了这个消息。

他坐在书房中,眉头微皱,心中却思绪万千。

他让程昱派人给百姓传话,禁止这么做。

程昱派人转达了戏煜的意思。

“诸位乡亲,丞相让我们传话,他并不需要生祠。大家的心意他心领了。”

戏煜想起了那个臭名昭著的魏忠贤,也有过众多的生祠。

可那又如何呢?

他深知权力和名声的虚妄,不希望自己也陷入这样的漩涡中。

他并非为了名利。只希望能为百姓做事情。

夜晚,明月高悬,洒下清冷的光辉。

戏煜站在窗前,凝视着远方。

程昱匆匆赶来,语气中带着无奈。

“丞相大人,尽管属下已下令阻止,可百姓们还是偷着建造您的生祠。”

戏煜微微皱眉,沉默片刻后说道:“也罢,我只好出台法律,明令禁止任何人给活着的官员建造生祠。若有违者,必须受到制裁。”

而在城外的一处山脚下,百姓们正忙碌地建造着戏煜的生祠。

突然,一名官员带着一群士兵赶来,宣读了新出台的法律。

百姓们面面相觑,最终无奈地停止了建造。

一位老者叹了口气:“丞相大人真是高风亮节啊!他不图名利,只想着为我们谋福祉。”

另一人也附和道:“是啊,我们对戏煜大人更加崇拜和赞美了!”

第二天,戏煜对程昱缓声道:“我也该离开青州了。此番准备前往全州看看。”

然而,戏煜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踏出城门时,竟有众多百姓自发送行。

百姓们簇拥在戏煜身旁。

一名老者激动地说道:“大人,您的恩德我们铭记在心,愿您一路平安。”他的眼中满是感激和不舍。

戏煜感动不已,他深鞠一躬,感激地说道:“多谢诸位乡亲,我定会铭记这份深情厚谊。”

程昱站在一旁,看着这感人的一幕,心中也充满了感动和敬佩。

两天后,戏煜来到全州。

一位守城士兵迎上来,恭敬地说道:“大人,您来了。”

戏煜微笑着点了点头,问道:“这里的情况如何?”

士兵回答道:“回大人,全州已经恢复了平时的秩序,就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戏煜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他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士兵笑着说道:“大人,您一直心系百姓,如今见全州安然无恙,想必心中十分高兴吧。”

“这是我职责所在,百姓安居乐业,我便心安了。”

戏煜踏入县衙,马林立刻双膝跪地,恭敬地迎接道:“恭迎大人!”

他的脸上洋溢着敬畏之情。

戏煜微笑着上前,扶起马林,温和地说:“马林,不必如此多礼。这次,你做的很好。此次全州能如此迅速恢复秩序,你功不可没。”戏煜夸奖道。

马林惶恐地摇头,谦卑地说道:“大人谬赞了,一切都是大人运筹帷幄,还有宋树文大夫的医术高超,小人实在不敢居功。”

此时,宋树文和关羽也走了过来,向戏煜行礼。

戏煜与关羽和宋树文寒暄片刻后,决定道:“明日我们便离开此地,今晚我们一同吃酒庆祝吧。”

众人皆点头应是,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

另一边,刘备躺在床上,继续装病。

这一天没有再遭到鲜卑和刘茂海的攻打。

他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放松。

一旁的侍从关切地问道:“主公,您感觉好些了吗?”

刘备微微点头,轻声说道:“好多了,只是这战事让人忧心啊。”

他的目光望向远方,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突然,刘备坐起身来,下定决心道:“快快取来纸笔,我要赶紧写信给丞相。”

侍从赶忙准备好纸笔,刘备握笔沉思片刻,开始落笔。

他的笔触坚定而有力。

写完信后,刘备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将信交给侍从,嘱咐道:“务必要尽快将此信送到丞相手中。”

第二天,阳光明媚,戏煜、关羽和宋树文三人并肩前行,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与来的时候那沉闷的心情截然不同。

中午时分,他们来到一家茶馆,准备稍作休息。戏煜正四处张望着,突然,他的眼神定格在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上。

乃是拓跋玉,

戏煜心中暗自惊讶。

只见拓跋玉也看到了他们,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快步向戏煜走来。

拓跋玉来到戏煜面前,激动地说道:“兄台,真的是太感谢你了!那天晚上多亏你把醉酒的我送到客栈里,要不然我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戏煜微笑着回应道:“小事一桩,你没事就好。”

拓跋玉的脸上满是感激之情,她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芒。

“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谢谢你,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

戏煜摆了摆手。

“不用这么客气,出门在外,大家都是朋友嘛。”

关羽和宋树文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拓跋玉和戏煜又寒暄了几句,茶馆里充满了欢快的氛围。

拓跋玉忽然语气急切地说道:“兄台,我要跟随你。”

戏煜微微一愣,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他看着拓跋玉,有些不解地问道:“跟随我?”

拓跋玉咬了咬嘴唇,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与无奈,她缓缓说道:“我知道,但我现在真的无处可去,而且……”

她顿了顿,目光中流露出真挚的情感,“我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我相信你能理解我。”

戏煜微微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拓跋玉说道:“你为何要跟随我?”

拓跋玉轻轻咬着下唇,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坚定与无奈。

她缓缓说道:“没错,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我哥哥他……他赶走了我心爱的男人,现在我做什么都觉得兴味索然。如果你把我当作朋友,就带我走吧。”

拓跋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恳求。

戏煜看着拓跋玉那坚定的眼神,心中微微一动,他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我就带你一起走吧。”

拓跋玉的脸上顿时绽放出喜悦的笑容。

她激动地抓住戏煜的手说道:“谢谢你!”

戏煜之所以答应下来,就是想起那天做的梦。

这天,拓跋路带着浩浩荡荡的大军进入了客栈。只见他一脸严肃,眉宇间透着一股冷峻。

客栈

铅笔小说 23qb.com

<=25目录+书签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