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道爷要飞升> 第47章 离去

第47章 离去

羊皮纸展开,足有人脸大,上画着一头在狂风中提锤狂舞,仰天怒吼的白猿。

画像之人的画工似乎很一般,但黎渊凝神望去,就只觉一股凶悍之气扑面而来,让人不自觉的心生寒意。

“画能这么神似?不对,是这张羊皮,白檀灵羊……”

黎渊尝试记忆,渐渐沉浸其中,一旁的吴明歪着脑袋,眼神发光,如饥似渴。

岳云晋独自捧着青蛇枪根本法,渴求了几年的东西突然入手,他却觉心里空荡荡的。

还是唐铜发话,才开始记忆。

屋内一片安静,唐铜压抑着自己没去咳嗽,嘴角却仍时不时溢血,他的伤势太过严重了。

“从龙刀……”

唐铜轻按着胸口,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那可怖的刀伤。

似乎仍可感受到通体寒意,那一抹刀光,几乎将他斩杀当场。

“抓紧时间!”

坐了一会儿,唐铜起身,瞪了一眼分神的几人,缓步出了院子,合上门,也没让匆匆回返的孙胖子跟着。

独自一人走向后院。

内院虽有他的住处,但他多数时候都在后院,王定,曹焰也在。

后院,有着一处小花园,此时青翠一片,也有果树花开。

曹焰、王定相对而坐,见唐铜到来,纷纷起身,满脸的忧虑。

“老唐,你这伤?”

“死不了,但武功要废大半,从龙刀太过凌厉,就算有上等灵丹,也是救不了了。”

平静的看了一眼曹焰两人,唐铜开口道:

“韩垂钧来之前,老夫会离开高柳,但你们也得应我一事,明年神兵谷考核名额里,岳云晋、黎渊、吴明三人的不变!”

“神兵谷入门名额,我锻兵铺只有六个,你定下三个,这不妥吧?”

王定微微皱眉,却又无奈叹气:

“也罢,老夫退一步,给你两个。”

唐铜不答,只是冷冷的看着王定,后者垂下眼皮,却也不让分毫。

“此次若非唐老,曹某也难以全身而退,三個名额,依你便是,不过……”

曹焰轻叹一声,带着歉意:

“那韩垂钧什么时候到,实无人知,未免夜长梦多,唐老还是今夜就走,我遣人送你去德昌府……”

“咳,咳~”

轻按胸口,唐铜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他擦去嘴角的黑血,应了:

“就今夜!”

曹焰满脸愧疚,自怀里取出一个白瓷瓶:“这是四季草堂的上等补元丹,唐老伱拿着,路上多少能缓解些。”

唐铜伸手接过,转身离开,临到门口,稍稍驻足,声音复杂:

“锻兵铺两百多年里,倾泻了不知多少祖辈的毕生心血,希望你不要毁了这份祖宗的传承吧!”

曹焰微微默然后,低头自语:“……我怎么会毁了锻兵铺,这可是祖宗的基业啊!”

“那邱龙咄咄逼人,我等不反击,迟早也被他吃干净。”

王定却是冷哼一声,看向曹焰:

“韩垂钧号鬼面般若,乃是一等一的厉害角色,若被他发现了老唐身上的从龙刀伤……”

“嗯?”

曹焰抬头,眼神中尽是凌厉:“唐老是为了我,才挡下那一刀……”

“我们两家世代受曹家恩德,老唐不过是报恩罢了,那一刀,便是他不挡着,也有老夫去拦!”

王定神情冷然。

“神兵谷查不到德昌府,那是东山宗的地界……”

曹焰深深皱眉。

“不怕一万……”

“够了!”

曹焰抬手打断:“我意已决,此事不必再说!”

见他如此,王定也只能摇摇头,转移话题:

“那于真到底是根底不明,你真要让他当内院主事?”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于真此人多年前我便认识,行事严谨,不会有差!”

曹焰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定:

“若顺利,明年你便是大掌柜,又何必急于一时?”

“大掌柜误会了,老夫……”

王定还想说些什么,曹焰已颇为不耐烦的拂袖离去:

“前院,秦熊任你调配便是!”

……

……

“根本图,其实蕴含着包括练法、桩功在内,是白猿披风锤集大成之作,锤法大圆满!”

“若我贯通六合,再有圆满级锤法的加持,算不算锤法大圆满?”

“好东西啊,可惜,这羊皮纸的价值怕是极高……”

……

内院屋内,黎渊沉浸其中,不时比划着,自身的血气似乎都变得更为灵动了几分。

入夜后,唐铜回来,收起了两卷根本图,也不给几人关心的机会,抬手就都给打发了出去。

“姐夫,真,真要走吗?”

关上门,孙胖子又是担忧,又是丧气,还有些茫然忐忑。

他大半辈子都在锻兵铺里,真要离开,只觉心里慌张,不舍。

那小子还欠他五十多两银子呢!

“不然,你留下?”

服了一枚补元丹,唐铜脸色好了不少,瞪了一眼自家小舅子,让他快快收拾。

“德昌府,我也没去过啊。”

孙胖子有些委屈,又有些不甘心:

“姐夫,就咱们走啊?不然,再带几个学徒路上使唤?我觉得那黎渊就不错,机灵还能干!”

“闭嘴!”

唐铜烦的气血上涌,差点咳血。

孙胖子吓了一大跳,再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心里暗暗滴血,这可亏大发了。

五十两啊!

我的银子……

“你那堆破烂不必收拾了,走吧。”

草草收拾了一下,唐铜起身。

孙胖子哪里肯,他的全副家当都在中院呢,唐铜懒得和他纠缠:

“快去快回!”

……

黎渊前脚刚回院子,还未来得及洗漱,就看到了匆匆回赶的孙胖子。

“你这是?”

黎渊有些诧异。

“收拾东西,出一趟远门!”

孙胖子冲进里屋就是一阵翻箱倒柜,大包小包挂了一身,又冲到伙房将两口大菜刀拿上。

“出远门?你和二掌柜?”

黎渊反应很快。

“唉,我也不想去啊,没办法,我姐夫非要带我走。”

孙胖子长吁短叹,肉痛不已。

黎渊见他这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佯作回屋,实则从灰色石台上取出六合靴来,

想了想,把那张百两银票取出来。

通达钱庄的分号很多,不记名的银票哪里都能兑银。

“你,你哪来这么多银子?”

孙胖子吓了一跳,下意识接到手里,又还了回去:“你还我五十六,七两就行,那一两算你的利钱!”

“一码归一码,九出十三归,五十六两就得还七十三两。”

黎渊没有赖账的想法。

那五十六两银子也是孙胖子一点点攒下来的。

“这……”

孙胖子稍稍犹豫后收下银票,从包袱里掏出两大把碎银塞给黎渊,不等回应,就匆匆离去。

“这胖子……”

掂了掂至少四斤重的碎银,黎渊目送孙豪离去,片刻之后,方才回到屋子。

提锤站桩的同时,回忆着记下的白猿锤法根本图。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