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道爷要飞升> 第9章 一阶,健步如飞

第9章 一阶,健步如飞

锻兵铺诸多院子里,中院待遇较为一般,掌勺孙胖子却很比其他院子的主事还要滋润些。

这年头,能养出一身肥膘的,可都不是一般人。

荒旱三年,饿不死厨子,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百多人的吃喝,随便过过手,就能过的很滋润了,何况孙胖子还背靠着二掌柜孙鼎?

当孙胖子抡着大勺将黎渊喊入伙房时,打杂的一干学徒齐刷刷的看向他,羡慕、嫉妒不一而足。

不过见他被使唤的团团转,一个早上都在切菜、抡勺时,又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这厨子也不好当啊!”

大灶前,黎渊挥汗如雨,有些牙酸。

这三口大锅比前世在乡下见过的,红白喜事上的大锅还大几分,说是抡勺,不如说是抡铁锹。

先切了三大锅的萝卜、白菜,又要兜转在三口大锅前不停翻炒,饶是他这些天体力长进了些,也觉两膀发酸。

“倒有几分毅力。”

孙胖子倚靠在门框上:“注意翻拌均匀些,左边那口无甚所谓,其余两口还得仔细些,要是糊了,哼哼……”

锻兵铺的几个院子,只有他这没有帮工,倒不是铺子里不派,而是他舍不得有人来分润他这点油水。

学徒,当然就不同了。

看了好一会儿的孙胖子其实心里已经有数,嘴上警告了一句,就自提着刀就走向了小灶,熟练的刀功引得黎渊都不由得看去。

但只一瞥,孙胖子已是拉上了布帘。

“曹掌柜的小灶……”

虽然没瞧见什么,可闻着从那传来的味道,黎渊只觉肠胃都在蠕动,有些眼热。

那口小灶可是孙胖子的立身之基,只供后院三位掌柜及家眷,上好的鸡鸭鱼肉顿顿不少,香气扑鼻。

“真是明明白白的三六九等,一点都不藏着掖着……”

绕着三口大锅,黎渊忙的满头大汗,心下叹气。

不要说掌柜们的小灶,他眼前这三口大锅那也不是一样的,左侧几乎是纯水煮的,就是他们要吃的那锅,几乎看不到油水,盐味倒是很重。

“呼!”

甩着酸疼的两膀,黎渊深吸一口气,尝试猿六呼吸法的同时,也用上了白猿桩的发劲方式。

小布帘挡着他,自然也挡着孙胖子。

“桩功、锤法、呼吸法……除了还没见过的打法之外,这三种必然是有可以联系起来的地方……”

灶火烟气弥漫,黎渊的眼神却是很亮。

掌驭兵刃两日一换,第一天来伙房,他自然用的是‘斩骨刀’,可就算没有掌驭‘练功锤’,精通级的披风锤法经验不在,但学到的东西还在。

趁着孙胖子不在,黎渊开了小差,思考着如何掌握猿六呼吸法。

这好比前世上班摸鱼一般的状态下,三锅饭菜很快就已炒好出锅,孙胖子照例亲自提着食盒去后院。

这打饭的活计,自然就落在黎渊身上。

“黎哥,你居然进了伙房?这可是个好差事啊?”

“哼!就孙胖子那扣屁眼子嗦指头的德性,他能捞到一丁点油水才见了鬼!”

“俺想吃点肉,唉……”

……

放饭的时候,是中院最为热闹的时候,各個院子的学徒、帮工蜂拥而来,十分热闹。

黎渊手很稳,没有学前世的食堂大妈。

本来就没有油水的水煮菜加窝窝头还不让吃饱,那可是要出事的。

伙房的帮厨并不轻松,就上半天来看,比其他学徒还要累一些,但中午后,黎渊吃到了来此世后最丰盛的一顿饭。

两个窝头,一个馒头,一大碗水煮菜居然有半碗肥肉,此外,居然还有两个鸡蛋!

“长高三要素,还缺奶!”

小院里,黎渊感觉到了口水泛滥。

这一个多月里,除了他买的那点碎肉以及二哥时不时送的几个鸡蛋,他着实没啥油水进补。

以至于现在看到两块肥肉,唾液都加快分泌。

见他这个模样,孙胖子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吃吧。”

黎渊撸起袖子就是一顿狼吞虎咽,窝头蘸着肉汤也变得香甜了几分。

这么一碗放在前世他都懒得多看一眼的肥肉下肚,黎渊甚至升起了几分满足感。

“多谢掌勺。”

感受着孙胖子的眼神,黎渊擦了擦嘴。

仓禀足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饿的都皮包骨了,什么荣辱气节都显得浮云一般轻飘飘。

“嗯。”

孙胖子负手踱步,斜眼瞧着黎渊,后者起身,低头,知晓枣子吃了,下面就是规矩了。

“你不算铺子里派下的帮工,月钱自然还是按着你之前的来,其他的活计该干也得干!”

对于黎渊态度,孙胖子很满意,敲打后,语气也缓和了不少:

“别的咱不敢说,伙房不缺你那口油水,只要你守规矩,肯干活,不需俩月,你这身子骨,咱就能给伱养起来!”

“多谢掌勺!”

黎渊面露感激,心下一定。

这,就足够了。

……

……

呼~

深秋过去,天气转寒,一夜北风吹至,高柳县内外就白茫茫一片。

冬日萧瑟,柴渔坊内却到了一年最为热闹的时候。

一处处粗布支起的棚帐下,是柴渔坊,甚至于是附近乡镇的卖炭翁在大声叫卖。

络绎不绝的行人自各个城区汇聚,走了来,来了去。

柴米油盐,柴居第一,乃是各家各户必不能缺少之物,尤其是冬日,没有足够的柴炭,很难熬过去。

往年里,每每冬日来临之前,各家各户已早早备好柴炭,但今年的大雪来的太早,以至于比起往年来,还要更为热闹。

甚至有内城的人来此购买。

人气旺了,商贩自然就多了,不少渔民,也带着今年最后一次鱼获来此贩卖。

“黎哥儿辛苦,赶明一早,定给您送到铺子里!”

“黎哥儿慢走!”

“黎哥儿,我这还有十几尾顶新鲜的‘棒花鱼’,您要吗?”

……

柴渔坊东市,一群小贩围拢在一个身着厚厚麻衣的少年身边。

那少年十五六岁的模样,虽算不得壮硕,身子骨比起同龄人却也不差,肤色虽稍黑些,但眼神却十分明亮,给人一种精明干练之感。

这自然是黎渊。

“有劳诸位了,今日采买,就到这了。”

黎渊采买了一批鱼、炭,顶着小贩们的热情离开。

自无意间透漏出自己的算学本事,中院采买的活计,孙胖子就带上了他,这次,更是让他自己来此采买。

“柴帮、渔帮处货物齐全,量也大,但价格也高,都在散市采买能节省一两成。可惜,这是孙胖子的盘子,伸手必被剁。”

将找回的碎银塞回怀里,黎渊很小心,入了冬,柴渔坊内鱼蛇混杂,偷盗之事可是时有发生。

摸了摸后腰上拳头大的小锤,黎渊心中微定。

“站桩提锤,我已可全程维系猿六呼吸法,入门应该就在这几天了。”

他的根骨应在中等上下,但在精通级披风锤法的加持下,习武的进度似乎与上等根骨相差无几,月余时间,就堪堪入门了。

此刻,厚厚的麻衣下,他的肌肉筋骨已颇有几分精悍了。

“黎哥儿又来了?”

街角的小贩瞧见黎渊,打着招呼:

“咱这又进了些好货,你瞧瞧有没有孙师傅需要的?”

柴渔坊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各家采买的拢共就那么些人,黎渊虽然来的不多,这些摊主可也都认得他。

“孙师傅嘱咐我采买的都是食材与木炭,你这……”

黎渊瞥了一眼摊子,这摊主卖的很杂乱,香料、腊鱼腊肉都有,此外,还有些不知哪里搜集的零碎。

“呦?还有鞋呢?”

黎渊神色稍有异样,那是一只黑色皮靴,脚面上还有两个明显的破口。

瞧见这鞋,这摊主一脸晦气:“嗨,这破鞋是后街刘癞子不知哪里捡的,死活要卖给我,还就一只,你说这是个什么事?”

“料子还行,就是破口大了些。”

黎渊随手一翻,眼底有白光涌现。

【乌皮六合靴(一阶)】

【六种不同的皮子缝制而成的靴子,因加入‘黑线灵蛇’皮而勉强可称精品……】

【掌驭要求:四肢齐全】

【掌驭效果:健步如飞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