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浴缸生活> 第一卷 尾声

第一卷 尾声

1

我想,我必须要为母亲而流泪。为了能在已经没有母亲存在的世界里顺畅地呼吸、生存下去,我必须要流泪才行。

可是,由于母亲的离去是那么的安详,我已然错过了为她哭泣的时机。母亲依旧在天堂守护着我的心。

母亲的葬礼采取了火葬的形式。

我们给她穿上了漂漂亮亮的和服,还往棺材里摆满了花儿。母亲的脸上依旧挂着当时那副温柔的微笑。一想到这么美丽的母亲即将被烧成灰烬,我便难过得眼泛泪光。

「请家属上前向遗体做最后的告别」

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的父亲突然间慌慌张张地冲向了母亲的棺椁,大声地哭喊着母亲的名字。父亲在母亲的葬礼上打扮成了钓鱼人的模样,他戴着鸭舌帽,还穿着一件钓鱼背心。没有人知道他穿成这样究竟有什么含义,也许这是专属于他和母亲之间的秘密。父亲的这身打扮让在场的人都深受感动,纷纷落泪。

可是,唯独我还是没法放声大哭。刚才还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瞻仰遗容的时候,我望向棺椁中的母亲——

棺椁里面的人并不是母亲,而是我。满脸苍白的我在花儿的簇拥下,如同睡美人一般躺在棺材里,那是“想在二十岁就死掉”的我。

就在我惊讶得目瞪口呆的时候,打扮成钓鱼人模样的父亲回到了灵堂里,我再一次望向母亲的棺椁,里面的人又变回了母亲。

母亲被缓缓地送进了火化炉。

我来到了火葬场的外面。

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美丽的春日骄阳温暖着四处绽放的新绿。我感觉身体十分轻盈,如同一直背负着的重担终于得以放下。我想,一直以来让我感到无比沉重的,就是那个想在二十岁就死掉的我,而母亲把她给一并带走了。

火葬场的烟囱里冒出了一缕白烟,它悠扬地飘向了春日的蓝天,飘回到了母亲故乡的天空。

“鲸落”——

鲸鱼缓缓地坠入海底,给予了我们一切,让生命继续循环流转。

母亲缓缓地坠入空中,永远地丰富了我的生命……

母亲火化的那天,我也和小苍做出了了断。

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的人生真的需要婚姻吗?

睡美人沉睡了数百年,只为等待王子殿下的到来。《井筒》中的女主角思念着在原业平,化作亡灵也依旧等待着爱人的归来。《海螺小姐》在初期连载时也将海螺小姐的出嫁作为故事的落幕。太多太多的故事都告诉我们恋爱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社会上也有着“我们要应对少子化、老龄化”的号召之声。那么,我究竟应该如何去面对“婚姻”这一选项呢?

黄昏时分,我将小苍喊到了附近的公园里,那里依旧四下无人。

小苍刚开始非常兴奋,可是看到我的表情之后,他便心领神会地抓了抓脸,显得有些尴尬。

「啊……我懂了……果然还是……不行吗……」

「嗯……抱歉……」

片刻沉默过后,我向小苍说道。

「这件事情小苍你没有任何过错。你长得很帅,想必也一定不会出轨,你一定会为了家人而努力工作,给予大家幸福。坦白地说,小苍你真的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结婚对象。我想我其实也是喜欢你的,我和你从小就认识,共同度过了漫长岁月,我已经把你当成真正的家人了,对你大概也有着些许爱情……但是,我果然还是不适合结婚。如果硬是和小苍你步入婚姻的殿堂,我想我会损失一些十分重要的东西。对我来说,为了活出我自己的模样,从一开始婚姻这个选项就没有被包含在其中。所以,抱歉」

「嗯……」小苍低着头,咬住了自己的嘴唇。「怎么说呢,我好像能理解了。但是,我还是不想承认,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

「……嗯……对不起……」

「不,我才应该跟你说对不起呢……谢谢你,能够这么认真地为我考虑……小麦,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跟你表白了……」

小苍伸出了右手。意思是想要挥手告别,以后还是好朋友。当我握住小苍的手,他的脸上开始发生令人眼花缭乱的情感变化,如同一场骤雨降临在了泉水的表面。小苍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眼泪也夺眶而出。

「抱歉……我总觉得现在的心情很奇妙……我难过得不得了……可是,又高兴得不得了……」

小苍说着说着,当场蹲下身子,放声大哭。我依旧握着他的手,小苍的体温与温柔的心跳声都传达到了我的心中。夕阳逐渐在我的视线末端下沉,那是一段仿佛永恒的黄昏。

我陪伴在小苍身边,直到他止住自己的眼泪。

2

在依旧无法为母亲而落泪的状态下,她的葬礼已然结束,我也重新开始了vtb活动。

哥哥用无人机航拍的“钓鲸鱼”视频实在是太过精彩,因此我们便以黑杜蔷薇的父亲钓到了鲸鱼这么一个名头公开在了网络上。一个长着泥鳅胡子、戴着墨镜的大叔用沙翁钓到了鲸鱼,这的确是相当有趣。因此,视频也理所当然般地在网络上走红了,甚至在世界范围内热传。

一位奥地利的浮世绘画师貌似十分中意那个视频,还画了一幅浮世绘送给了我。那副画模仿了歌川国芳的《宫本武藏之鲸退治》(图片注释:宫本武藏之鲸退治),画里的父亲骑在一头巨鲸的背上,摆出了如同歌舞伎一般的姿势,旁边还写着“沙翁”两个字,真的很酷。画师本人还在那副画里附上了一封信,里面写着“薇宝,妈妈爱你♡”

最近,我的直播间里爆发性地多了一堆国外观众,于是我开始学习英语。需要去学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考虑到自己的将来,我也开始给自己购买养老保险。决定了要加入事务所之后,我和真寻、并不可靠的社长,以及诸多性格各异的前辈们开始了各种有趣的工作,但是这都是后话了。

今天,我也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扮演着“黑杜蔷薇”。

我的聊天栏目受到了观众的热捧,虽然我并没有多么丰富的人生阅历,但观众们还是每次都看得津津有味。

有观众留言说“薇宝,其实我有一个梦想,但是那个梦想太难实现了,因此我很苦恼到底要不要去追梦”。

面对这个有些抽象的问题,我也只好给出抽象的建议。

「我觉得关键在于不要随波逐流。请你想象一下,有这么一台纺车,它编织着命运的丝线,倘若你一不小心走错了一步,那么你的视野便会在迷茫中摇摆,让你迷失人生的道路。就算你刚开始觉得自己走在正确的路上,可到头来还是在原地踏步,最后被命运踢出人生的舞台。所以,无论如何,我认为还是应该由自己去掌控那台纺车,沉下心来,花点时间,仔细地去编织你自己的命运」

我作为矶原麦鱼时说不出口的那些话,在我变身成黑杜蔷薇之后,便能十分自然地脱口而出。薇宝不仅给了观众们智慧,同时也给了我自己智慧。

黑杜蔷薇让我得到了成长,一如小时候“森林家族”养育了我幼小的心灵那般。仔细一想,《魔卡少女樱》也好,《老人与海》也好,甚至包含游戏mc在内……一切东西都让我得到了成长,使我的想象力不再贫瘠。

晚上,为了让大家睡个好觉,我开始了ASMR直播,当我抚摸着海胆头时,我产生了自己正在转动那台命运纺车的感觉。我的指尖上有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它通过声音流淌到了观众们的心中。命运的丝线一定会恒久地延伸下去,永无止歇,就如同你看不到命运的起点在于何方一般。

有很多观众发信息给我道谢,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难以入眠,甚至还有很多人的境遇和我一样痛苦。而这其实是相当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都怀抱着各自的“腌菜石”,在痛苦中生存下去。

我的心中浮现出了观众们的面容,那是伤痕累累却依旧温柔的脸庞。

我告诉大家,一切都会没事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时间会给予你最深切的爱。

睡梦会保护你,使你成长。

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所以,现在,请你安稳地入睡——

我闭上双眼,调整呼吸,抱住了怀里的海胆头。

耳机里传来了低沉的心跳声。

我的心脏今天也在沉稳地、缓慢地跳动。

3

某天,早苗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畅快,扬声器里还一直传来呼啸的风声。

“小麦!我辞职了!”呼呼呼呼呼!

「诶?真的假的?话说你那边风好大!」

“之前,给薇宝提问说‘其实我有一个梦想’的那个观众就是我!” 呼呼呼呼呼!

「你是在山顶上吗?」

早苗告诉我,随着她知晓了自己那份工作的全貌,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不过是在打通中间环节——说穿了就是在压榨底下的人,她工作得越努力,底下的人能赚到的钱就越少,可是她自己的工资也不会因此上涨。因此一切都毫无意义。于

铅笔小说 23qb.com

<=04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