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浴缸生活> 第一卷 第四章

第一卷 第四章

1

母亲已经失踪三天了。

父亲和哥哥都没去上班,四处寻找她的踪迹,可是依旧一无所获,没有任何人知道母亲究竟去了哪里。

我暂时住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火灾过后,浴缸底部积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灰烬。那是床垫和无辜的小羊玩偶们燃烧过后的产物。不幸中的万幸是隔音室以及电子器械都没有被烧毁,调整一下就能重新开播了。可是我已经动弹不得。

我失去了母亲。

很大程度上,这是我自己的问题。那个时候我其实应该舍弃掉一切,自己走出家门,凭借自己的力量和双腿找到母亲。可是我却没能做到,而这也导致了致命性的后果,我失去了母亲。而失去了的东西便再也无可挽回,就如同已经被烧成灰的绵羊布偶不可能死而复生那样。

就在这段时间里,战争在遥远的国度里打响了。(注:俄乌战争)

我在昏暗的房间里独自看着新闻。人类又一次开始了战争,我的心情很是低落,有种误闯进异世界般的感觉。我沿着梦里那本不存在的楼梯渐渐下到黑暗深处,在做出一个错误的选择之后,我失去了母亲,来到了一个充满了硝烟与战火的世界。

砰!

砰!

砰!

凌晨两点,我因为呼吸困难而醒来,只好前往浴室。

我呆立在那片黑暗之中,浴室里依旧弥漫着烧焦的臭味。

胸口处的伤痕还在隐隐作痛,我面对镜子,解开了睡衣的纽扣,我的胸部有一个漆黑的空洞。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那里同样也有一个洞。每当受伤,我的身躯都会变得坑坑洼洼,满目疮痍。我毫不介怀那些焦黑色的污垢,躺进了浴缸里面。陶瓷冷得让我害怕,令人冻僵般的寒气从我身体的空洞中侵入。

那块肾脏形状的腌菜石在我的肚子里翻腾着。

无声——沉默。

既没有蝉鸣声,也没有心跳声。

中午看到的新闻说世界由于新冠而被进一步地隔绝,我们必须要逐渐找回人与人之间的“牵绊”——可这和我是完全无关的事情。我甚至已经被“隔绝”所隔绝。

在那寂静深处,我听见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战火纷飞声。硝烟和火光在我的眼中闪过,那是一个奇妙的战场。“稻草人”们肆意地乱入、厮杀。战场上没有一副属于人的面容,而战争本身也不是一副女人的面容,战争不存在面容。

很快,战火声也消失了。我的血管中流淌着的已经不是血液,而是没有任何温度的黑暗。

我突然间领悟到了些什么。

一切皆空。

人生皆空。

我们生于黑暗,也终归于黑暗。

我们无法拥有任何东西,而在最后也会失去所有。

玩捉迷藏的时候,我总是很害怕,我害怕要是一直没有人能找到我该怎么办,我害怕得不得了。黑暗如同一片小小的漆黑海洋,将我完全吞没。

可行将就木之时,无论是谁都必须要面临这样的痛苦。

既然人生是如此没有意义,那为什么我们还要度过一个又一个如此恐怖的夜晚呢。为什么要忍受一个又一个难以入眠的黑夜呢?

遥远的国度发生了战争,睡不着觉的人又多了很多。一想到那些和我一样难以入睡的人,我的眼中便泛起了泪光。很痛苦吧,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一定很痛苦吧。如果这世界从来都不曾存在失眠该有多好呢。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安心睡觉,希望所有人都能做一个温暖而开心的美梦,在微笑中坠入梦乡——

我拿起手柄,把隔音室放了下来。然后按下L键把照明打开,按下开始键启动电脑。

黑杜蔷薇再次开始了直播。尽管已经是凌晨两点,可观众们却迅速地涌进了直播间里。有好多好多睡不着觉的人都在等着我。我在恍惚中开始了ASMR直播。

“没事的”黑杜蔷薇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道。“没事的”“都会好起来的”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制造出令人舒适的声音。让大家能够渐渐地安稳入睡——

看到观众们发来的弹幕,我的眼泪顿时就掉了下来。

“我最近一直失眠,辛苦得不得了,不过今晚应该能睡个好觉了!谢谢薇宝!”

眼泪从我的脸上滑落,好似决堤。

看到大家能睡个好觉,我开心得不得了。

为了能让大家好好睡觉,无论一天花上多少时间都是值得的。我可以持续地去努力、去祈祷。

在眼泪扑簌流下之时,我突然释怀地笑了。

原来,就算没有意义也好,也能坦然地活着不是吗。

我一晚上没合眼,迎来了朝霞。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投射进来。

我产生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些由透明水晶所制成的骨头四处散落,可是此刻它们都归结到了同一个地方。我眼中的泥土纷纷剥落,世界的分辨率顿时提升了一大截。光滑的指甲上那若隐若现的粗糙、脚背上那凸起的纤细蓝色血管,所有东西在我眼中都清晰地显现出来。浴缸变成了全新的浴缸,花洒喷头也变成了全新的花洒喷头。就像是给面包超人换了一张新的脸那样。潜藏于万物之中、有着厉害本领的奶油子妹妹在一瞬间便完成了这一切。(注:奶油子妹妹是《面包超人》中的配角)

我从浴缸里出来,望向了镜子。我的脸上沾满了黑漆漆的污垢,脏得不行。我十分粗鲁地用手擦脸,可是一点都没有擦掉,反而把我自己给逗笑了。我在洗手台前用洗面奶好好地洗了把脸,用湿毛巾擦了身子,就连头发也都洗了一遍。

然后,我换上出门穿的衣服,拿上手机和钱包,最后带上了手帕和纸巾。

我站在门前,穿上鞋子,推开了家门。

刺眼的朝阳照得我睁不开眼睛。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世界太过广阔,万物太过鲜明,使我头晕目眩。

我轻轻地呼吸着外界的空气,让自己的肺部适应。

深吸一口气之后,冬日的微风以及阳光的味道填满了我的内心。

我想,是时候了。

于是,我迈步开去。

去寻找母亲的踪影。

2

我坐上公共汽车,前往郡山车站。外面的世界和舒舒服服的浴缸不同,冷得让人害怕。我在服装店里买了一条淡蓝色的围巾,还在药店里买了点止痛药和晕车药来吃。

不久后,我坐上了前往常磐市的城巴。

我想母亲应该是回老家了。尽管没有任何客观证据能证明我的想法,但是我的肌肤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我的肌肤和母亲在冥冥之中相连。

由于昨晚完全没合过眼,我在巴士里沉沉地睡去了。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和父亲并排坐在一处陌生的港口海钓。

我们的身旁不知为何放着一个“铜罄”,就是那种摆在佛龛上用于祭拜的东西,父亲时不时地敲打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

「完全钓不到,这片海里根本就没有鱼」我向父亲抱怨道。

「抱怨大海有问题的是最差劲的钓鱼人」父亲这样回答道。

「那就是鱼竿不行」

「抱怨鱼竿有问题的也算不上是一个好的钓鱼人」父亲笑了笑。「一般的钓鱼人钓不到鱼会说是自己的问题,而优秀的钓鱼人则知道这是运气问题」

「那最厉害的钓鱼人呢?」

「最厉害的钓鱼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当天究竟能不能钓到鱼。大千世界本就有着如此难以捉摸的一面。当你掀开它的表面,诡异的黑暗便隐藏于其中」

父亲敲了一下铜罄,伴随着不可思议般的声响,他继续说了下去。

「我在深山老林里钓鲑鱼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和尚,很奇怪吧?深山老林里怎么可能会有和尚呢。他告诉我“这位施主,请回吧,今天是钓不到鱼的”。虽然十分不解,但我还是和他一起吃了饭团之后才分开。结果我之后钓到了一条长着人脸的鲑鱼。我剖开那条鲑鱼的肚子,里面居然是我们刚才吃下去的饭团。而那天——就是小麦你出生的日子」

父亲话音刚落,我的鱼竿便有了动静,把鱼钓起来之后,我惊呆了。

那是一条长着人脸的鲑鱼。

鲑鱼本来栖息在溪流中,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海里钓到鲑鱼。父亲把那条鱼从鱼钩上取下来,剖开了它的肚子。我顿时屏住了呼吸,因为那条鲑鱼的肚子里面也是一条鲑鱼,两条鱼一模一样。

「——小麦,你知道吗?接下来你将前往一个十分可怕的地方。那是一个几乎由黑暗与暴力所构成的世界,时间会在那里失去它的脊梁,因果都会如同炖烂了的肉一般融化。

你要慢慢地走。

你要小心地走。

你要带回正确的东西。

倘若无果,回头便是。

因为你很有可能会永远地迷失方向,再也无法返航。」

父亲把两条鲑鱼都放回了海里,而极其不可思议的是,那条被开膛破肚的鲑鱼居然在海中逐渐恢复了生命力,慢慢地游走了。

父亲

铅笔小说 23qb.com

<=25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