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浴缸生活> 第一卷 第三章

第一卷 第三章

1

父亲低下了头。

哥哥低下了头。

我也低下了头。

母亲喝起了茶。

放完烟花的第二天,矶原家紧急召开了家庭会议。

「有人想喝茶吗?」

母亲这样问道,父亲悲伤地放了一个很响的屁。

「你别用屁来回答可以吗」

母亲从被炉里站起身来,最后还是给每一个人都泡了茶。她拿出罚款箱摆到父亲面前,父亲有气无力地掏出钱包,往里面放了一百日元。

「已经有不少钱了呢。再这样下去没准就能用这些钱造一座宫殿了」

母亲发出了“唔哈哈哈”的豪爽笑声。

父亲喝起了茶。

哥哥喝起了茶。

我也喝起了茶。

……味道真的很好。

「……医生那边是怎么说的」

哥哥终于开口问道。

我半捂住耳朵,低下了头。

母亲啜饮了一口茶水,说道。

「子宫内膜癌」

子宫内膜癌……

母亲慢悠悠地向我们详细讲述了她的病情。其实在确诊之前就已经有异常出血的前兆了。可是由于母亲年纪比较大,就以为是更年期的问题,没有放在心上。她第一次患的是乳腺癌,第二次则是乳腺癌的局部复发,为了治疗,母亲一直在服用他莫昔芬。由于他莫昔芬会提高异常出血以及子宫内膜癌的发病几率,因此母亲每半年做一次B超,每年做一次癌症检查,因此也没有太过担心。

可是,两周前的内诊发现母亲的子宫内部有疑似肿块的东西。进行活检之后发现呈阳性,便继续进行了详细检查。我们放烟花的那天,母亲在医院得知了结果,可是她直到今天才跟我们坦白了这件事情。

医生的诊断是——子宫内膜癌。

核磁共振和CT的结果三天之后出来,到时候会根据检查结果判断癌症的发展阶段,确定今后的治疗方针。

「我觉得应该需要把子宫给切除掉了」

母亲这样说道。我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没事的。你妈这一次也不会输的。唔哈哈哈」

母亲温柔地摸了摸我的脑袋。

家庭会议结束之后,我迅速躲进了浴缸里面,降下隔音室,抱着那只绵羊玩偶蜷缩成了一团放声大哭。母亲实在太可怜了。我有一种和母亲肌肤相连的感觉,当她悲伤的时候,我也会跟着一起悲伤。我不想让母亲遭罪,我希望她能永远待在一个南国风情的微风和煦之地,“唔哈哈哈”地开怀大笑——

三天之后,检查结果出来了。

癌症已经发展到了IA期,子宫内膜癌G3。

医生决定进行全子宫切除术+双侧附件切除手术+腹膜后淋巴结清扫术。

手术将在两个星期之后进行……

2

弹出式的烤面包机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我往大家的餐盘里分发烤好的面包。母亲依旧像是没事人那样往面包上涂蓝莓果酱。即便得知母亲罹患癌症,可日常生活还在继续,总让人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看到父亲往面包上涂了满满一层花生酱,我提醒道。

「糖尿病」

父亲的手顿时僵住了。

「那给你吧……」

我还没开始念叨,只好无奈地接过了那片面包。

放烟花那天是周六,家庭会议则是周日,而今天已经是周一了。

昨天开完会之后,气氛还是有些尴尬,大家都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尴尬地结束了那一天。我不知道在这种时候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可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追起了韩剧。

送父亲和哥哥出门上班之后,母亲自己也若无其事地去上班了。如果换做是我得了癌症,我想我肯定没有办法去上班了。这么一想,母亲还真是厉害,啊……不过我就算没有得癌症,我好像也没办法去上班……哈哈……

我站在空无一人的家门口,对未来稍微感到了一丝不安。

躲在浴缸里面的我变成了黑杜蔷薇。

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的话,我就会开始担心母亲,胡思乱想,对身体状况反而更加不好。

我决定开播玩游戏,直播时收到SC的频率也开始越来越高。我甚至有点担心这会不会让我的年收入超过一百三十万日元,以至于超过了“抚养控除”的额定范围。不过,要是再多一点的话,说不定就能通过直播养活自己了。要是真能这样的话就好了,每天都能开开心心了……

包含中午吃饭的时间在内,我一直播到了下午三点。

「谢谢大家来看我的直播。今晚十点会播ASMR,大家记得来听听睡个好觉哦~」

下播之后,我开始研究ASMR。我去看其他人的视频,听她们发出来的声音,学习发声方式。那些需求强烈且找不到替代品的道具就上网买,其他道具则通过别的东西来替代。

智利有一种名为“雨棍”的乐器,过去曾用于祈雨仪式。它的外部是一个干燥的筒状仙人掌,内壁是螺旋状排列的针头,仙人掌里装满了小石头,这些小石头在碰撞与下落中就能发出类似于下雨的声音。我用保鲜膜的纸筒、牙签和咖啡豆自己做了一个,虽然花了不少功夫,但是声音也挺不错的。

我思考着如何才能通过手头上的道具,发出更加舒适和助眠的声音,努力地练习ASMR。当我将注意力集中在听觉上时,我产生了一种自己变得透明起来的感觉。我已经不在此处,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使我心烦意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令我受伤。而这实在是令人无比安心。

——那块肾脏形状的腌菜石突然造访,它在我的肚子里翻滚着。

我的身体顿时变得沉重了起来,方才的透明也消散不见。

真是要命……我的呼吸突然间变得有些困难。要是母亲死了的话我该怎么办呢,以后我要怎么样活下去呢。我哪儿都去不了,同时,我也无法消失在任何一个角落。

我在耳边摇动那根自制的雨棍,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我逐渐地恢复了平静。

对如今的我而言,蓝天无法将我治愈,唯有大雨能将悲伤抹去。

3

很快就要到晚上十点的开播时间了,可是我的状态一直很差。怎么办呢,要不今晚请个假吧……

但是有很多观众都在直播间里等着。我想让那些失眠的人睡个好觉。

到最后,我还是在十点钟准时开播了。

「薇上好~今晚也来给大家做ASMR哦。请大家放松呼吸,睡个好觉吧」

我一如既往地从掏耳朵开始,按部就班地重现自己练习过的那些声音。我有种在演奏乐器的感觉,甚至在一种奇妙的角度诞生了音乐家都很厉害的敬佩之心。

这时,一个ID叫blue_sky_8的用户给我发了一条两千日元的sc。

“薇宝爱你!”

尽管在心里十分感谢,但ASMR是用来助眠的直播,我一向是不会单独感谢sc的。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又有一条两千日元的sc,还是那个叫blue_sky_8的人。

“薇宝超可爱!”

谢谢你,但是求求你别发了快去睡觉。然而十分钟之后,那人又来了。

“薇宝的声音有被治愈到~!”

「大家不好意思啊,我有事要暂离一会儿,大家好好睡觉哦」

我给麦克风静了音,然后给小苍拨去了电话,他马上就接通了。

“小,小麦,怎么了?”

他那做贼心虚般的声音坐实了我的怀疑。

「是不是你发的sc?」

“……”

「你怎么知道我在做直播的?」

“……你哥偷偷告诉我的”

可恶的哥哥……!但是他的确帮了我很多,我也没有权力抱怨。

「总而言之你不准给我打钱了」

“唉……”不知为何,小苍甚至有些不满。

「你有钱不如去孝敬一下你爸妈。就这样,你要是再给我打钱我以后就不跟你说话了」

“……好的”

挂断电话之后,我重新开始了直播。

「不好意思哈,让大家久等了。接下来给大家做泡泡按摩哦」

我往海胆头的耳朵盖上一层保鲜膜,然后在上面挤出大量的洗手液。黏糊糊的声音令人心情愉悦。泡泡按摩播了二十分钟左右,又有一条五百日元的sc。

我本以为又是小苍发的,但我好像错怪他了,那是一条更加恶劣的sc。

“你好,我是ASMR评论大师,从耳朵里出生的耳太郎。音质好像不太好呢~每个环节都有点太长了,声音也不够色情呢。给你打个三十分吧,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存在价值呢(笑)请你继续加油吧(笑)”

出现了,稻草人。

虽然平时也会出现这种人,但是我今天肚子里有腌菜石,再加上母亲还生病了,这使得我的心情极度低落。我是为了让那些失眠的人能睡个好觉才无偿做这场直播的。为什么这个人花了几个臭钱,就能在

铅笔小说 23qb.com

<=04目录+书签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