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浴缸生活> 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和泉纱雾厨

校对:和泉纱雾厨

图源:万舰管人dbq

可以了!快来找我吧!

稚嫩的声音回荡在浴缸之中。

我躲在空荡荡的浴缸里面,盖上了浴缸的盖子。这样一来我就无敌了,哥哥绝对找不到我。我在脑海中想象着四处徘徊寻找着我的哥哥,不由得窃喜起来。

嘿嘿……!

我有意压低的笑声回响在浴缸里。将耳朵贴近浴缸的底部,凉飕飕的陶瓷质感很是舒服。远处传来了阵阵蝉鸣,我听见了哥哥在楼梯下的储物间翻找的声音。

他发出了疑惑的声音,随即便走远了。

你这个笨蛋……!嘿嘿……!

然而,我却逐渐变得有些不安。

如果,他一直都找不到我,那该怎么办呢——?

浴缸里的黑暗化作了一片小小的黑色海洋。我一想到它顷刻间便会将我吞噬,最终使我溺亡,便害怕得不得了。

我忍不住抬起了浴缸的盖子——可是,哥哥寻找的声音再次传来,我只好慌慌张张地缩回了手。

忍住,要忍住……!

在黑暗中,我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仿佛浸泡在温热的浴缸里。

窗外的蝉鸣也消融在了温热之中。

「小麦?你在哪儿——?」

远处传来了哥哥寻找我的声音。我在梦中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我在这儿”。哥哥好像听到了我的声音,向着我走来。我不由得心跳加速,随着浴室门被打开,浴缸的盖子也被掀了起来,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

「被你找到了」

「你是不是睡傻了」

我皱起眉头,揉搓着惺忪的睡眼。已经长大成人、二十三岁的哥哥站在我的面前。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像是个淘气的小孩,睡乱了的头发挺立在一如既往的位置,显得甚是滑稽。

「你怎么睡得跟娃娃机里的布偶一样啊」

「娃娃机……?」

我打了个哈欠。浴缸的底部铺着床垫和被子,我睡觉的时候抱着一个巨大的绵羊布偶,身旁还有一堆很小的绵羊玩偶,如同快递里的缓冲材料一般填满了整个浴缸。

「起床,吃早饭了」

哥哥敲了敲浴缸便离开了。我把自己的脸凑到绵羊布偶的后背上,呻吟了好一会儿。磨蹭了将近五分钟,我总算是起床了。

我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打量着自己的模样。长长的黑发、淡蓝色的睡衣。迷迷糊糊的睡眼和怀里那个绵羊布偶一模一样。身高矮得惨不忍睹,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像是个小屁孩。

来到客厅,哥哥已经坐到餐桌上了。我家吃饭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饭厅里的餐桌,另一个则是客厅里的下陷式被炉。

我坐到了哥哥的对面,电视上在播报八月十日的天气预报。福岛县郡山市今天的气温比昨天又高了一些。由于地处内陆,这里夏天热得要命,冬天也冷得离谱。

「小麦,快去烤面包」

哥哥——矶原伊佐木这样说道。他穿着白衬衫,正在给自己系领带。

「你自己去烤呗……」

「你可是负责干这事儿的」

在我们家,小孩子都要各自负责一件家里的事情。我负责烤面包,哥哥则负责打扫浴缸。可是由于现在我就住在浴缸里面,他倒是落得轻松。

我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来,走向厨房。

「小麦,早上好,你要吃几个煎鸡蛋呀?」

正在做早餐的母亲——矶原鲸这样说道。她体格健壮得有如一个木桶,声音雄浑而又嘶哑。

「一个,不要培根」

我往往吃这么一些就已经饱了。母亲好像有些无奈。

「不吃多点长不大的哦」

「反正都已经长不大了」

我有些不乐意地回到餐桌上,把吐司面包放进弹出式的烤面包机里。在迷迷糊糊之中,一分钟过去,清脆的铃声响起,我把烤好的面包放到盘子上,毕恭毕敬地双手递给了哥哥。

「您请用」

「谢谢您」

这时,父亲——矶原间八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他穿着邮政局的制服,个子很高,看起来就像是滑头鬼。滑头鬼是一种妖怪,形象是秃头的瘦高个儿老头,经常恬不知耻地闯进别人家里大吃大喝。

「爸,那是我的面包」

「是吗——?」父亲嘴上这么说着,手已经给面包涂上了果酱,他“唔哈哈哈”地大声笑着,企图蒙混过关。

我碎碎念地诅咒着这个可恶的妖怪。

「当心糖尿病」

糖尿病是一种血糖很高,每次吃完饭之后都要服用二甲双胍的妖怪。(注:降糖药,用于单纯饮食控制不满意的II型糖尿病病人,尤其是肥胖和伴高胰岛素血症者)然而父亲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摸了摸自己的泥鳅胡子,说着“我开动了”,大快朵颐了起来。

我只好生气地鼓起脸,往面包机里再放了两片面包,然后去帮母亲端菜。培根煎蛋、沙拉、吐司,再加上味噌汤。母亲不管做什么菜,都一定要喝味噌汤。我双手合十,也开始吃起了早餐。

「今天天气真的很不错呢」母亲很是开朗,喋喋不休地说着。「要是洗的衣服能晒干就好了。对了,带有烘干功能的洗衣机听说很不错呢。田中太太家里——」

父亲的反应不是“嗯”就是“哦”,让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在听。

「天气好的时候倒是没啥,但要是不能用浴室里的烘干机的话~」母亲悄咪咪地望向了我。

「小麦,你也该从浴缸里出来了吧?」

这发流弹精准地命中了我。我还被味噌汤给呛到了,连连咳嗽。

「你住在浴缸里已经快有三个月了哦,三个月」

「嗯……我知道……就是……」

「要不要试着出来一次呢?没准其实没什么的哦?老公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然后,父亲放了一个很响的屁。

「要死啊你,这还在吃饭呢!」

母亲皱起眉头,用手扇动着空气。哥哥也大叫了起来。

「呜哇!你别扇到我这边来啊!」

父亲又“唔哈哈哈”地笑了。让人不知道他是觉得不好意思还是乐在其中。

「我吃饱了」

我抓住这个混乱的间隙,趁机逃跑了。我在厨房里随便冲了几下盘子便扔进了洗碗盆里面。

「啊,小麦,你等会儿!」

我一溜烟儿地爬上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的纸箱依旧堆积如山。我四月份的时候因为工作搬到了仙台,结果五月中旬就跑回家里了来了,在那之后就一直住在浴缸里面,行李到现在都还没有收拾完。我拆开了快三个纸箱,终于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东西。

樱之丘公立小学的毕业相册。

我很是怀念地翻开了相册。照片里的我和现在依旧没有多少差别,脸上的表情像是吃了很难吃的糖。长谷川苍的照片也夹在旁边。

「小麦——!」

突然有人这样喊我,我便放下了相册。小苍站在隔壁家的阳台上。他的笑容和相册里一样,像是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狗。一头茶色的头发带着些许明亮的橘色,毛茸茸的让人联想到贵宾犬。他朝我用力地挥手,就像是一只向人摆尾巴的小狗。

「早上好,哈哈,你头发好乱」

「唉,真的吗?」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今天有空吗?这么难得一个周六,天气也这么好,咱们出去玩吧!」

「啊……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点事」

「唉……这样啊……好遗憾」

小苍顿时蔫了,我甚至能看见他的尾巴有气无力地耷拉了下来。

「抱歉啊,下次一定」

我在懂事的时候就认识住在隔壁的小苍了,他是我的儿时玩伴,甚至可以说是家里人了。要是我真能离开浴缸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跟他一起出去玩。

我双手合十道了个歉,回到了一楼。

我走进浴室里,打开塞满了草莓牛奶的小型冰箱,插上吸管猛嘬一口牛奶之后,我坐进了浴缸里。

我拿起那个经过改造的超级任天堂手柄,往下按动十字按钮,伴随着一阵声响,吊在天花板上的简易隔音室便缓缓下降,不偏不倚地罩住了整个浴缸。

按下L键,灯光亮起,我配置在隔音室里的直播间也随之亮堂了起来。显示器、键盘、鼠标、耳机、麦克风、摄像头等设备应有尽有。

按下R键,空调也启动了。最后按下手柄上的“开始”按钮,电脑开机,Windows的图标出现在了屏幕上。

我登陆上油管,准备开始直播。

启动了专门的软件之后,我的皮套便显示在了屏幕的右下角。这种东西被称为live2D,通过显示器上方的网络摄像头捕捉我的表情,那个二次元的虚拟形象也会随之做出动作。当我眨眼时皮套也会跟着眨眼,我打哈欠时皮套也会跟着打哈欠。

我的虚拟形象名字叫做“黑杜蔷

铅笔小说 23qb.com

返回目录04目录+书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