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靖明> 第443章 新世侯,京城天字第一号大热闹

第443章 新世侯,京城天字第一号大热闹

第443章新世侯,京城天字第一号大热闹

路易斯这个葡萄牙大使在京城耳闻目睹了这次天子结党“盛事”。

只能说是大开眼界了。

风波绝不只限于官场,《明报》上都开展了大讨论。

“做了官之后要怎么修身齐家治国?咱平头老百姓一个哪里懂,可陛下这不就是在问官老爷们怎么做个好官吗?”

一言胜过万语,说一千道一万还真是这样。

东方庞大的帝国已经有了将近两千年的职业官僚体系,不是君主因事而设、因时而逐的咨询幕僚,现在他们仍旧在探究这个体系该怎么进一步变得更好。

路易斯被允许进入图书馆里,这国立北京图书馆里,既有藏书楼,更有喝茶吃饭的地方。

这也是路易斯很爱去的,因为在这里能听到很多大明识字者中的佼佼者的议论。

大明也有奴仆,但他们也并不完全像欧洲的奴隶。

而大明的自由民显然更多,甚至在他们口里还总说着什么“民为贵、君为轻”……

他们的皇帝分明权威至上,但普通平民竟敢如此大逆不道地说这些话。

【精密而巧妙的平衡,我亲爱的哥哥……】

夜里,在礼交部安排出来作为葡萄牙大使馆的宅院里,路易斯给他的哥哥写着书信。

越深入了解,越觉得不可思议。

【那是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存在的思想,这不同于教义。他们近千年前曾有一位伟大的皇帝说过,农民像是水,能够让皇帝像华丽的船只一样在上面漂浮,也能形成巨浪淹没它。事实上,十分可怕,他们的历史书籍里,真的有太多太多这样的事。而我们,亲爱的哥哥,你知道,欧洲更多的是农奴,他们不懂、也没有能力形成这样的巨浪。】

【可怕的是,他们居然把这样的思想作为帝国的教条,教会了农民这些,还要求官员们要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去爱护平民,要为了他们去做公正仁慈的好官员,甚至于要为此在某些时刻反对皇帝的意见。能够接受一些反对意见的皇帝才是个好皇帝,可他们的皇帝偏偏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我实在感到疑惑……】

让那么多人识字,幼童学习的知识就包括这些,天下大同是什么几乎每个识字的人都知道。

那些说法,可并不是一边说着你有原罪,一边强调我爱你。

什么有罪?

人之初,性本善……大家本来就都是好人,如果我们普通老百姓日子过不下去了,那肯定是伱皇帝的错。

路易斯想不通。

皇帝统治的人民如此叛逆,皇帝的权威为什么还能这么大?

并不是因为如今在位的那个皇帝,从路易斯已经了解到的知识,东方最近朝代的皇帝们,手中掌握的权力就是已经比以前的朝代更大了。

【他们甚至于敢直斥神的过错,捣毁神庙!我的上帝……在这里,神也要为他们而工作。不能被他们平常的虔诚所迷惑,我无法想象,在他们的祈祷落空之后,怎么敢那么愤怒地咒骂神瞎了眼睛,神不公平,被狗强奸了的神……】

【哦对了,他们通常以天来模糊称呼所有的神。而皇帝,被称作天的儿子。而他们甚至敢说,人一定能打赢天。】

【对神和权力的亵渎让我难以想象,可偏偏大明的皇帝陛下仍然牢牢掌握着极大的权力,能够拥有和调动极大的财富和人力。】

【他们的亵渎难道不用被绑到火刑架上净化吗?】

【再说说正事吧。现在是一个很特殊的时刻,马上,帝国各个省的主要官员都要汇聚都城。这些省,每一个都不比欧洲的王国小,人口多达几百万甚至千万。他们有很多人都会在今年之后担任另外的官职,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能够舍弃相当于一个王国领地上熟悉的权力……】

路易斯知道东方帝国是通过流动的官员来管理整个庞大帝国的,可是在他的认知里,每一次的调动,背后必定伴随着巨大的利益交换和妥协。

但再次来到北京,听到了很多之后,他才知道这根本不算什么事。

皇帝一道敕命的事。

可到了新的地方,所有的人际关系都要重新来,不是吗?

没有熟悉的、可信赖的人,怎么获得利益?

路易斯实在想不通,皇帝现在还要求他们不要注重自己和自己家族的利益,那他们为什么肯为皇帝工作?为什么不反对他?

他描述这件事,只是向他的哥哥建议,由于官员始终在流动,葡萄牙恐怕只能通过皇帝本人来争取稳定的利益。在大明,实在没有什么重臣或者大家族,能够为葡萄牙带来稳定而源源不断的利益。

葡萄牙所需要的什么先进的武器、战法,更低价格的东方货物供应商,这些都只能依靠皇帝才有可能得到。

而至于凝聚王国力量的方法……

【我亲爱的哥哥,我悲哀地觉得,我们是办不到的。您要知道,这除非我们先彻底推翻教会。只要人们的心中除了你之外还有教皇,还有上帝,你就不可能做到像东方皇帝这样。可是……】

葡萄牙人路易斯在大明被深深地震撼着,在北京的每一天,反思券都不够用。

他亲眼目睹着大明的富饶。由于万寿圣节的临近,各个地方向皇帝进献的贺寿礼物也在陆续送抵京城。

皇宫里的旨意传了出来,这一次的贺礼,皇帝本人先收下,但随后会将大部分珍贵物品拿出来拍卖,所得的款项将会捐用到几件事上。

黄淮水患以及与黄淮水患有关系的西北植树造林,新一轮的铁农具购买和更换补贴,养济院、医养院的事业扩大。

由于大察工商而惴惴不安的勋戚和大商人们,正在计划着“大发善心”。

对皇帝陛下的称颂自然是遍布京城。

而皇帝本人,现在则到了重工园那边。

“当真制出来了?”朱厚熜惊喜不已。

“臣为陛下贺!”郑魁带头下拜,“数月来,臣等不敢耽误,就盼着能为您献上这份贺礼。有了那冷凝器,如今是终于不用泄掉八成热气了,机器也能一直开。臣等早就知道陛下将来不只要把这蒸汽机用在工厂里,还要用在大车上、大船上,因此早就想着有哪些不同的形状。”

翁万达从交趾回大明时,就乘坐了为将来放置蒸汽机预留空间的新船。

京广直道在河北、河南平坦地方铺了铁轨,不也是等这些吗?

如今新的直道之所以还没定论,无非是皇帝本人觉得蒸汽机还没出来,铁轨不知道定成什么样的标准合适。

现在,朱厚熜看到了一个特别的蒸汽火车头。

还很粗陋,但它安置于有铁轮的车架上。

花了这么长时间,蒸汽机出来得没有朱厚熜期待的那么快。

可这么长的时间里,因为朱厚熜指出的明确的应用方向,又有许多工作可以做在前方。

从最初的螺纹、齿轮、曲轴,到后来的动力源和煤这种华夏早已用过多年的燃料,现在多年的等待回馈给了朱厚熜一份确实宝贵的贺礼。

“实验过了?”

“回陛下,在重工园里的铁轨上已经试过了。如果没有成功,臣等也实在无颜奏报陛下。”

“好!”朱厚熜欢喜莫名,“传下去,朕今日坐这蒸汽火车拉着的车厢回城!你们的功劳,朕会重赏!郑魁,你十数年如一日,苦研技艺。识了字,物理、算学、熔铸无不加以研习,方有此功!这蒸汽机之重要,堪称开启新世代。昔日朕千金买马骨,封你为乡爵。今日,你为朕骖乘,以新世侯之位,伴朕回城!”

“新世……侯?”郑魁吓了一大跳,“臣何德何能,睿王殿下,陶真人,还有诸位博士大匠也……”

“尽皆有赏!”朱厚熜拉着他的手,“这不是终点!朕允的伯爵,封的侯爵,就是要告诉天下人,物理大道大有可为!自今日后,朕盼着天下人谈起你时,都知道做匠人也能功盖千古,封侯拜公!郑魁,朕百年后,你定要在太庙陪着朕!”

郑魁顿时眼泪都出来了。

人人都知道皇帝好像并不嫌弃工匠是贱民,但封过县爵就已经是大家想象的天花板了。

伯爵允诺,人人只当此事极难,那也大概是真正的终点了。

可现在皇帝不仅要封他做侯爵,更已经金口玉言允他入庙。

大明朱家的太庙里,何尝有过受人香火的工匠?

被皇帝拉着手,郑魁浑身颤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而在这里的,有陪同的文官,有太子和张居正,有其他的匠人和博研院的博士。

如今他们看着喜极而泣的郑魁,眼里是不加掩饰的难以置信和疯狂羡慕,皇帝拉着他的手围着这刚才被皇帝定名的蒸汽火车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