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红楼之挽天倾> 第1202章 宋皇后 他是不是又想拿捏起来了?

第1202章 宋皇后 他是不是又想拿捏起来了?

金陵,宫苑,缀霞宫

崇平十七年的二月,早春时节,春寒料峭,凉风吹动着窗口的风铃。

殿外,正在廊檐下执刀望风的陈潇,那张清冷、明丽的玉颜渐渐蒙起一层霜意,心底不由暗暗啐了一口。

而二月早春的枝头儿,已然吐出了一些嫩绿之芽儿。

贾珩这会儿抱着娇躯丰腴,绵软如蚕宝宝的丽人,心神不禁有些恍惚,剑眉扬了扬,低声道:“甜妞儿,我会好好待你的。”

这甜妞儿真是让人顶不住,也不知是不是他多日渴盼,一朝心愿得偿,太过激动,他刚才差点儿…得亏是提了一下。

只能说还是得历练,他本来已经经过晋阳长公主、晴雪凤纨这样的历练,差点儿在丽人这儿翻了船。

记得第一次见到丽人之时,他就觉得心神震颤莫名。

“你,你……你怎么能?”丽人弯弯柳眉蹙紧,心神不由震撼莫名,盯着那少年。

此时此刻的亲密无间无疑让丽人心神颤栗,芳心更是紧张万分,眸光潋滟的凤眸之中见着羞恼,低声说道:“出去,你…你赶紧给本宫出去,本宫一点儿都不想看见你。”

贾珩神情默然,紧密相拥之时,倒也能感受到丽人的慌乱,目光不由紧了紧,眉头倏扬几分,面色一时间又有些恍惚,说道:“嗯嗯。”

真是殿外一轮明月皎洁,霜华满天,转眼之间,已是进入了春江水暖的二月早春,你品,你细品。

然而,正如向星爷和达叔挑衅的方唐镜…你打我呀。

贾珩显然不怎么讲信用,已是出尔反尔,甚至还有些变本加厉,目光深深几许,恨不得与丽人融为一体,低声道:“甜妞儿,然儿帮着推行新政要好一些,不要怕得罪文臣,我以后会好好看顾他的。”

丽人:“……”

不是,你还喊然儿?不是,这个小狐狸,她上了他的当了。

她以为只是一点儿利息,结果他连本金都想要收走。

至于男人这时候的话,听听就好了。

可现在木已成舟,丽人一时间也有些茫然无措。

丽人秀眉紧蹙,那张靡颜腻理的脸蛋儿酡红如霞,愈发有着国色天香的牡丹花,弯弯柳叶眉下,那双绮韵流溢的美眸惊怒不已,而琼鼻中连连腻哼一声,檀口微张,烛火映照下,隐见晶莹靡靡。

这个小狐狸,就不能…真是胆大妄为,不知轻重。

又是难以言说的感觉,丽人轻轻“嗯哼”一声,已经听不清贾珩说什么,脸蛋酡红如霞,除却轻哼几声外,犹如装死一般。

这个小狐狸…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为何,丽人忽而百感交集,琼鼻中不禁又是一酸,晶莹美眸之中又隐见泪光闪烁。

丽人心底深处的恐惧渐渐被驱散,只觉心神迷迷糊糊,不知何往,三十多年的时光,似在眼前如走马灯闪过。

闺阁少女之时的文静,大婚之夜的羞涩,封为皇后的狂喜……最终在深宫之中宛如一潭死水,宛如行尸走肉般。

只是随着时间过去,耳畔响起那干柴燃烧的哔啵哔啵的声音,更是让人面红耳赤。

那白腻如玉的天鹅秀颈上已经密布起汗珠,而酡红玉颜灯火摇曳之中,娇媚明艳,犹似春花皎月。

正自思量之间,丽人忽而芳心一惊,遽然而起,连忙伸手搂着那少年的脖子,嗔怒说道:“你,你别放肆!别让人瞧见了…”

事到如今,她…她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贾珩轻轻凑近丽人耳畔,低声说道:“甜妞儿,你小点儿声。”

此刻,他也有些难以言说的感触,温香软玉,媚肉寸寸,真想就此醉倒在这坛醇香老酒中。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

什么王图霸业,荣华富贵,在这等绝色妖娆的红颜面前,一时间竟有些味同嚼蜡起来。

尤其是这是天下至尊至贵,母仪天下,端庄华艳的丽人。

一念至此,贾珩目光恍惚了下,剑眉又倏扬三分,心神渺渺,不知所归。

贾珩正面抱起丽人,因是膂力过人,倒也轻而易举,而垂下的素色裙裾,在灯影下斑驳陆离,而两瓣雪圆在灯火下白皙映照,炫耀人眸。

丽人在过往的岁月中,几时见过这般大阵仗,心神摇曳,连忙闭上嘴不敢声张,柳叶细眉之下,那双晶莹美眸中现出一丝慌乱和难以置信。

这个小狐狸就不怕伤着吗?

然而,不大一会儿,就已云霄飞车,魂飞天外。

那是许多年前的秋千架,荡悠的是丽人逝去的青春,也是丽人对自由的向往。

也不知多久,贾珩凑到丽人那张粉腻脸蛋儿近前,看向那秀气挺直的琼鼻,莹润微微的丹唇,低声说道:“甜妞儿肌肤胜雪,宛如雪娃,真是让人爱煞的骨子里呢。”

“哼,你又胡说八道~”丽人轻哼一声,随口说着,却不知有些小女孩儿的娇嗔薄怒,无疑引起少年更为爱惜的亲昵。

丽人芳心羞恼不胜,低声道:“你…你…”

“甜妞儿,我什么?”贾珩低声说道。

此刻,丽人已经不想理那少年在耳畔的胡言乱语,只是感受到那耳畔的温热气息,芳心震颤莫名,心底不由浮起一念。

这个小狐狸,就这么馋她的身子?瞧把他稀罕的跟什么似的。

也是,她在宫中,也隐隐听到一些雪美人之类的称呼。

而提及宫中,丽人心底又不由涌起一丝慌乱,而慌乱之后,丽人这会儿也暂且忘却了那些担忧和恐惧,既不去想明天,也不去想以后。

贾珩声音低沉而有力,说道:“记得当日初见甜妞儿之时,甜妞儿给我做了一盒桃花酥,那时候就觉得这般兰心蕙质,真是贤妻良母,只恨不能早生二十年,与甜妞儿喜结连理。”

虽然提及初见,但他断断不会提及那位,或者说这都是心照不宣的默契。

不然,这情绪就有些冷了,而且他的确良心难安。

丽人只是装死,根本不理那少年的“胡话”,妩媚流波的美眸迷离之间,芳心却有些思绪飘远。

果然,这小狐狸早就是包藏色心,蓄谋已久了,那时候就打着她的主意。

亏陛…那人,那般信重他。

事实上,不同于甄晴“那人”是心态的转变,而丽人的“那人”则是羞愧,以及心底潜藏的恐惧和担忧。

就在这时,丽人忽觉心神一空,玉容微顿,睁开一线的美眸不由见着羞恼之色。

他是不是又想拿捏起来了?

在深宫中多年的丽人这几天显然也明白了贾某人“断崖式分手”的用意,就是为了拿捏。

但丽人却不知贾珩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哪里还会花时间拿捏?

或者说,真的拿捏也不是这个时候。

钓个鱼也得先打窝呢,赌场杀猪盘也是先让人赢,拿捏也要在以后。

忽而这时,丽人心神一惊,又觉得被烙了个饼子,独钓万古,背对苍生。

丽人玉颜明艳绮丽,但心头却已嗔怒不已,晶莹靡靡的樱颗贝齿轻轻咬着粉唇,回首看向那少年,羞嗔道:“你别太过分了,嗯~”

虽然没有接触过,但诸般图册,丽人也是见过不少的。

还未说完,却见那少年轻声说道:“等回京以后,宫阙深深,就不好去见甜妞儿了,得让甜妞儿好好度过江南的时光。”

今天他肯定要好好招待甜妞儿,让她留下此生难忘的美好回忆,甚至在宫中也能时常翻检这些记忆。

丽人那丰盈玉颊玫红气晕团团,正要说话,却蹙了蹙眉,心神羞恼万分,暗道,简直不成体统。

但实在拗不过那少年,而后秀眉微蹙,继续装死。

只是那比方才还要面红耳赤十倍百倍的声音在丽人耳畔响起。

不知何时,窗外那轮皎洁明月掩去,似起了一阵秋风,竹叶飒飒之声不绝于耳。

忽而这时,丽人芳心一惊,莹润如水的熠熠妙目当中,现出一抹羞恼,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这是被当成了小孩子了?

丽人妍丽、明媚如芙蓉花的脸蛋儿两侧微微泛起红晕,弯弯柳叶细眉下的明眸中,不由现出一抹羞意,压低了声音,颤声道:“子钰,你别…别胡闹了。”

此刻,却被那少年抱着来到梳妆镜前,丽人缓缓睁开眼眸,赫然见到铜镜之中影影绰绰的旖旎情状。

丽人只觉愈发难为情,尤其是那带起,娇躯几乎软成了一团泥,芳心深处可谓大羞不已。

缀霞宫,宫殿之外,陈潇英秀明丽的眉眼之间,涌起一抹冷峭。

这人真是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都是她先前没有见过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