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3375章 给怪盗的匿名委托

第3375章 给怪盗的匿名委托

第3375章 给怪盗的匿名委托

【Ok。——Raki】

池非迟给了朗姆一个简单的回复,见电梯抵达87楼,收起手机,和越水七槻一起走出电梯。

朗姆没有直接把那个男人的代号、正在执行的任务告诉他,就说明对方的行动跟他没什么关系。

如果他想知道那个男人的信息,以后可以直接去问那一位,那个男人既然是组织的人、正在执行组织的任务,那一位应该知道对方的情况。

不过,他只要确认那个男人遇到他是巧合、盯着他看没恶意、不是专门冲他来的,这就够了。

至于那个男人会不会通过七年前他和朗姆在海德公园的相遇、联想到他是组织的人……

这件事就交给那一位和朗姆去操心吧。

……

在池非迟、越水七槻搭乘电梯上楼时,值班室的人就收到了信息,提前为两人打开了屋门。

池非迟和越水七槻走进家门,一眼就看到黑羽快斗、寺井黄之助坐在大客厅的沙发上。

越水七槻有些惊讶地出声打招呼,“快斗,寺井爷爷,你们今天晚上没有出门吗?”

“是啊,我和爷爷打算今晚在家里休息……”黑羽快斗对越水七槻笑了笑,站起身来,看向池非迟,神色认真了一些,“对了,非迟哥,你现在有时间吗?我和爷爷有事想跟你商量!”

池非迟点了点头,“让博纳尔带你们去客房区域的客厅等我,我换好衣服就过去找你们。”

黑羽快斗脸色放松了一些,对越水七槻笑道,“要是七槻姐你不累的话,也可以一起来,我们一起讨论一下!”

二十分钟后……

池非迟、越水七槻换上了常服,来到客房区域的客厅,跟黑羽快斗、寺井黄之助汇合。

等佣人放下四人要的饮料酒水,池非迟打发佣人离开,并且嘱咐博纳尔、不要随便让人靠近客厅。

黑羽快斗到客厅外的走廊上看了看,确认佣人都离开了,才回到客厅里坐下,低声说起正事,“非迟哥,我和爷爷已经确认过了,这次将要在纽约拍卖的那幅《向日葵》,就是当年差点毁于战火中的‘芦屋向日葵’。”

寺井黄之助神色认真地说明道,“拍卖会的负责人在举办拍卖会之前,就已经找专家来鉴定过那幅画,我们在他们的办公室里找到了专家的鉴定报告,通过对画布的材质检测,那幅画和梵高的其他画作用了同样的画布,画作的绘画细节也跟梵高的习惯吻合,所以那幅画应该是真品不会错,而且我跟快斗少爷潜入检查那幅画时,还在画作的边缘发现了一点受损的痕迹,当年的‘芦屋向日葵’是从火场里抢救出来的,就算当时画作外面有画框保护,但那幅画始终经历过高温烘烤,颜料肯定会有一点融化的痕迹……”

“另外,这次即将拍卖的那幅画被发现时,外面是有画框保护的,只是在鉴定画作时,画框被拆掉了,”黑羽快斗正色道,“我和爷爷找到了拍卖会保存画框的地方,爷爷可以确定那就是当年‘芦屋向日葵’被送走时、所使用的画框,因此,我们才断定那幅画就是‘芦屋向日葵’。”

“拍卖会开始的时间就在明天晚上,”越水七槻转头看向身旁的池非迟,微笑着道,“既然你们已经确认好了,我们明天晚上也可以放心地参加拍卖了。”

“在那之前,我有件事想问……”黑羽快斗的神色并没有变得轻松,看着池非迟和越水七槻,认真问道,“你们有没有听说、铃木顾问打算在日本举办一场向日葵画作展啊?他似乎打算将梵高的所有《向日葵》画作借到日本去,办一场《向日葵》专题展览……”

??????55.??????

“次郎吉先生今天上午抵达纽约,在他从机场前往酒店的路上,我们两个人通过电话,”池非迟道,“他在电话里跟我说过他想筹备向日葵画作展的事,不过他并没有说太多,只是约我明天见面详谈。”

“也就是说,你今天才从那位大叔那里知道了这件事吗?”黑羽快斗正色向池非迟确认。

池非迟点头道,“没错。”

其实他来美国之前就已经知道铃木次郎吉想举办向日葵画展了,但这话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

“这就很奇怪了,”黑羽快斗皱眉低喃了一句,从口袋拿出自己的手机,用手机登上一个黑市交易网站,翻出一条留言,然后又把手机递到池非迟面前,“今天下午三点左右,我在黑市交易网站上的账号,收到了这样一条匿名留言……”

越水七槻探过头,和池非迟一起看着手机上的留言,低声把留言内容念了出来,“铃木财团的顾问铃木次郎吉准备举办《向日葵》画展,届时所有梵高的《向日葵》画作将会汇聚到日本东京,我想委托你偷走梵高的第二幅、第五幅《向日葵》,我可以用你感兴趣的宝石情报来交换,如果你愿意的话,请给我回复或者留下一个联系方式,我们用电话进行沟通……”

“看到这条匿名消息之前,我还不知道铃木顾问想要举办向日葵画展,一开始我以为这是恶作剧,可是对方之后又给我传来了一家博物馆宝石展品的资料,里面有博物馆内部构造图、防盗系统情报,看起来不像是假的……”黑羽快斗把留言往下翻,让池非迟、越水七槻看下方的附带资料,“因为感觉到对方很认真,所以我上网查了一下近期的新闻、论坛消息,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有关日本向日葵画展的消息,这说明铃木顾问还没有把相关的消息传出去,对吧?那给我留言的这个人,又是从哪里得知这件事的呢?”

“你怀疑对方是铃木顾问身边的人吗?”越水七槻思索着问道。

“是啊……”黑羽快斗认真分析道,“把梵高所有的《向日葵》借到一起展出,这么大的事,铃木家那位大叔应该不会保持沉默吧,如果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出,那就说明他觉得现在还不是对外公布的好时候,这样的话,他应该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外人,能知道消息的一定是他身边的人!”

“非迟少爷,您知道铃木顾问把这件事告诉过哪些人吗?”寺井黄之助神色担忧地出声道,“那个匿名留言的人想让怪盗基德把其中两幅画偷走,有可能是想破坏铃木顾问的展出计划,要是放任不管,我担心对方为了破坏展览、不惜去毁坏那些《向日葵》画作……”

“我也不清楚目前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池非迟如实道,“我所知道的知情人,只有我、我父母、越水、园子、次郎吉先生带来的秘书。”

“可是,对方真的是想破坏画展吗?”越水七槻提出了疑点,“如果只是想破坏画展,让怪盗基德随便偷走一幅画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要指定第二幅和第五幅《向日葵》呢?”

“这点我也想不明白……”黑羽快斗想了想,语气笃定道,“第二幅《向日葵》是爷爷很重视的东西,也是非迟哥想要买下来的画,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仔细调查一下吧!”

越水七槻点头表示同意,又问道,“你给对方回复了吗?”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