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为长生仙> 第390章 道人当骑青牛入世

第390章 道人当骑青牛入世

第390章 道人当骑青牛入世

在写下这些东西文字的时候,秦王下意识回过头,看了一眼府邸之内——姐姐为了两月前的征讨妖界,为了让秦王和李翟可以放开手脚,讨伐彼时的妖皇麾下军队,独立支撑于朝堂之上,面对着百官和皇帝,独自支撑,解决了后方问题。

哪怕面对的是诸多的世家,愤怒的皇帝,琼玉没有丝毫的示弱,也不曾弱于谁。

直到最后她突然中毒倒下。

这才导致了之后李翟不得不班师回朝的事情。

一开始的时候,秦王李威凤是以为,是皇帝下的手,他回到京城之后,几经调查也只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调查,很快就得到了很多的证据,或者说,那位皇帝圣人身上的问题太多了,也绝对打算对琼玉下过手,只是这位女子冰心聪明,轻易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而等到琼玉的身子调理过来,苏醒的时候,看着外面深秋落叶和凉薄阳光许久,才道:

“是太子做的。”

太子李晖。

是曾经和秦王,和兵家魁首李翟一起反抗当今皇帝的。

但是秦王自始至终都不曾想到过,会是自己这个四哥对姐姐下的手。

而李翟似乎一开始就猜到了这个可能,更不曾回京,只驻守边关。

秦王叹了口气,已经是深秋了,马上就要入冬了,等到了冬来落雪,这整个京城都覆盖一层白,落叶落满地,院落里面的瓮缸里面的水也就要冻住了,不见此刻的模样,他迟疑了下,按照姐姐的说法,没有提起姐姐曾经中毒,只是将大概的事情更为详细讲述。

皇帝的变化,是在月余前就发生了的。

自西边来了十数个番僧,带了各色法器并诸经文卷宗而来,皇帝为其开辟一地为寺庙,只因其驮着诸多法器,经文的马兽通体纯白,故而称之为白马寺,第二日上朝时候,那数个番僧且在朝堂之上开口言说:

“往日天说有三十三重,有六界,人间只独提三界。”

“然世上之大,岂是三界,该有四界。”

问是何四界。

乃曰:“修道者登仙一界;万妖者恣意一界;人间红尘一界,西天佛国一界。”

“修道之人,敬天礼地,心爽气平;万妖万灵者,性拙情流.无多作践;唯人间红尘繁杂,人多有欲,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

“不得长生!”

于是帝屈身下拜,亲为之斟茶问道。

如是者三。

此僧方才单手竖立胸前,且言道:“修道者畏灾,万灵者唯杀,红尘纷乱浑浊,唯吾西天佛国,极乐世界,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我佛国今有三藏真经,可以劝人为善。”

帝再问是何真经三藏。

乃答曰:“我有法一藏,谈天;论一藏,说地;经一藏度鬼;三藏共计三十五部,该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乃是修真之经,正善之门。”

“囊括一切大道,是诸道之祖。”

“万法之根!”

“可破一切劫!”

“可解一切惑!”

“可成一切法!”

秦王回忆当日的画面,尽可能不加自我情绪地记录下来,最后落下的文字之中,却仍旧有极大的怒意,道:“只知其所言如此,而帝已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欲在宫中修建佛门寺庙,给那十几个番僧,个个封赏,尊为上宾,号为国师。”

“欲我国中子民,年少者需入寺庙斋戒一年,以之为礼。”

“知先生单手扶天下后,业已归隐,本不该叨扰繁多,然终是激怒难言,放眼所有,无不贪慕权势,愿以攀附此僧而固己之权威者,更有当朝大官,乃自剃度,那僧不收,旁人耻笑之,则自笑言【头皮痒】,故剃发耳。”

“简直荒唐!”

“久疏问候,而今来信,心性焦躁,不知所言。”

“唯愿先生身体安康。”

在这山中,齐无惑眼前的法术缓缓散开来。

他的眸子微冷,腰间悬挂着的人皇印玺则又微微亮起,他其实大概知道现在那人皇的选择,不过是因为和妖族联手,却发现妖族妖皇已死;而和勾陈大帝,斗部四隐曜星君联手,则四隐曜陨,四御之一勾陈自封。

又有齐无惑这道门弟子,手持长剑,隐于红尘之中,以此剑锋遥遥指之。

其本身又渴求贪婪于长生和权威,现在已经没有依靠,没有方向可走,又和道门及天庭有间隙,既惊且乱,心中恐惧震怖之下,自然而然和这远道而来的佛门接洽上,在这种担忧压迫恐惧之下,再加上自己对于长生的渴求,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了。

事情至此,他早已经无法回头。

齐无惑心中微动,将这圆光显形之法的信笺收了,看向三位道人,老者看着自己的弟子,无奈笑叹一声,道:“是汝天命,是汝天命也。”

上清大道君和玉清大天尊都没有说什么。

唯独太上抚须,慨然叹息道:“你以人族身份破劫破局,以杀镇杀,而今万灵之主又是娲皇之血脉,太一被镇,伏羲道友之后手隐隐有复苏的可能,而今观之,他日之天下,下一个量劫,怕是人族当兴了。”

“既当兴起,有大劫,自有大机缘,佛门一十七脉每一个劫纪都在围绕着那一颗菩提树讲法论道,几度离合,又因为药师琉璃光如来佛突然坐化,一十七脉佛法的平衡当即被打破。”

“往日各自八脉佛法时,药师琉璃光如来认可哪一脉,哪一脉可以压过对方,但是药师佛始终安静,保持中立,不偏不倚,故而佛门虽有波折,可是大致上还是为了争取药师佛的支持而处于一种奇异的平衡之中。”

“而今药师寂灭,平衡当即被打破。”

“而今彼此各自有八脉,自号八部天龙,八部金刚彼此实力相差仿佛,彼此不服,已有诸多争端,又有人道当兴的迹象,现在的人族却还不曾统合为一,这是一大气运,大功德,以老夫观之,这佛门是要以人族为树,结他家之果。”

“辅助人族大盛,在气运最盛之时,令那一颗菩提树结出的菩提子,转世为人族皇子。”

“而后再令其经历诸多的荣华富贵后,引渡为佛,乃号佛祖。”

“人之气运,则自会一蹶不振。”

齐无惑伸出手按了下腰间的那印玺。

这是师兄玄真之道的汇聚和留存,也有气运之道未曾完成的气运密卷。

而今……似乎不能随着老师前去清修了。

若是提起因果。

维系佛门平衡的药师琉璃佛之寂灭陨落,导致了月余前发生之事;而药师琉璃佛的陨落寂灭,却和少年道人自己有关联,至于此,那月余前的事,也终究如涟漪般的波及到了齐无惑自身。

世上的因果,就是如此。

上清大道君看了看那站得笔直的少年道人,似乎是猜到了什么,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叹息一声,笑道:“原来如此,若你不曾破劫,你我无师徒之缘法;而正因为伱破了劫难,方才有此连绵不断之劫出现,又让你我师徒之缘不能即可而成,是所谓【量】,可称为劫。”

“徒呼奈何,徒呼奈何。”

于大公,佛国要摘人间之气运华彩;

于私,齐无惑毕竟乃是人族。

于恩,人间生长十数年,有如人皇等人,自也有先生夫子那样的人。

于仇,当今大贼尚且未曾斩去。

于因,导致今日之事的,毕竟是药师琉璃光如来的寂灭。

玉清元始天尊看了少年道人一眼,似乎有遗憾,又似乎并不意外,拂尘一扫,淡淡道:“可惜,可惜,尘缘未了,凡俗不断,尚且不能够归于大罗天外。”

“而今吾等在此地三月且先为你打好基础,以免你被泰一反噬。”

“一甲子内,以了断人间事,白日飞升。”

老者遗憾叹息,和两位道友彼此对视一眼,却又抚须温和道:“此劫是你之劫,也是你之缘,量劫之变,出乎预料之外,然不可以不应,罢罢罢……”

“吾弟子齐无惑,上前来。”

太上道德天尊的语气平和,却比起往日多出肃穆。

少年道人微怔,踏前半步,臂弯搭着拂尘,肃穆而立。

“弟子在。”

太上太清道德天尊看着自己的弟子,温和道:“而今天下有变,变因你而起,有佛门入东土,以吾观之,往后数年,当有珞珈山观世音,佛门文殊入人间点化人间,化人间为佛国。”

“我道门弟子者,当入人间。”

“扶正清朗,弘扬道法,正人道之气机,还人间之清平。”

“功行圆满,得道飞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