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轻小说の>下班回家,单身美女上司对我有事相求。> 第二卷 第四章 鹿又美玖的人生

第二卷 第四章 鹿又美玖的人生

我——鹿又美玖。

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

打小时候起,我做什么事情都比较能干。

当然了,我并不像天才或者神童那样能干……不管是学习还是运动,即便没有付出太多的努力,也能拿出还算过得去的成果。

即便没有那么用功,我也的确能达到一定的水准,但是从此以后却不见一点长进,我本人也没心思努力用功……应该是吧?

以前,我的成绩一直排在全年级大概前30%的位置。

在大学里,我充分发挥沟通能力和人脉的优势,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单位。

我本来不打算付出太多的努力来应付求职,却还是依靠与生俱来的笑容和开朗的性格,碰巧加入到了大型出版社的行列之中。

我很精明。

每件事都能干得非常精明。

反之——

某些事情,我或许从来都没有认真对待过。

学习、社团活动,还有考试、求职。

不管是哪方面,我都只付出了七成的努力,才勉强把事情做好。

恋爱方面——或许也是如此。

初中的时候,我曾给连话也没说过一次的学长写了一封情书。这可能是我唯一的一次失败。

到了高中,有男生跑来和我表白,我便莫名其妙地跟他谈起了恋爱。

我们开开心心地度过了各种各样的活动,有文化节啊,球技大赛啊,圣诞节啊,情人节啊,等等。可是到了高三以后,我对他说,“我们还是把注意力放在考试上吧”,于是便彻底分手了。

大学的时候,我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还是准备找个男朋友吧,就正好趁着这个时机参加了联谊,找了个印象还算不错的人,便按照以往的套路,顺势和他交往了。

我和那个人也正常保持着男女朋友的关系……但偏偏是在求职路上,我拿到了内定资格,跑在另一个人前头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开始恶化,从此分道扬镳。

唉,就是这样。

我谈恋爱呀,仅仅花了七成的功力,也能谈得非常精明。

因此——

在这段本该一直精明下去的人生当中。

我迎来入社的第二年,也在这时第一次遭遇了挫折。

霉运反反复复,招来了繁重的业务。

我明明没干什么坏事,工作量竟然还多了三、四倍。

我深切地感受到:这的确是社会常有的现象,我曾经之所以能做到办事精明,是因为当初我还是个学生,有余力干这些事。

工作多到做都做不完,我忙着赶工,才会有如此深切的感受。

放在之前,我只需动动脑筋托周围的同事帮忙,工作一下子就解决完了。但那时候,营业部第一科的所有员工都要肩负繁重的工作,每天都要忍受加班的苦海。

我辈分最小,工作也最少。

情况如此紧张,根本不可能找前辈帮我的忙。

我变得无依无靠,只能一个人强忍落泪,继续奋斗,就在这时——

“方便的话,要不我来帮你吧?”

——实泽君向我伸出了援手。

实泽君。

实泽春彦。

他是我的同事,我们都在营业部第三科。

他哥哥是著名运动员——实泽春一郎。

不过,每次一谈到哥哥的事情,他总是表现出一副难以言状的神色,有时候还会抢先发言,一通自嘲,试图赶快结束话题。

“要是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合作才能快点把事情干完吧?”

“啊,可是……”

“嗯?”

“实泽君……你能把握好自己的工作吗?”

“呃……”

“现在这种情况,你来帮我的忙也不是不行……”

老实说——实泽君这个人在工作上并不是很能干。

如实说来,他脑袋不太精明。

在其他人眼里,同为第三科的辔君在工作上就显得相当娴熟、精明,而实泽君却是相形见绌。

桃生科长也经常对他发火。

“……嗯,应该能把握好吧。”

实泽君说。

他的话音听起来不像是能把握好的样子。

“再说了……你一直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忙工作,感觉都快要哭出来了。看到同事这个样子,我根本没办法专心做事呀。”

“什么呀!我又没想哭!”

“可以这么说,之所以我最近状态不好,可能是你害得我注意力下降了吧。”

“……哎哟,你怪我也没用呀!”

“啊哈哈。”

实泽君笑道。

我的肩膀也放松了一点力气。

“那……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可以,包在我身上。”

于是,我接受了实泽君的一片好心。

“对不起呀,下次还去喝酒的话,我来请客吧。”

“我可盼着呢。”

这番社会人之间的对话让人感觉非常客套。

要是真有人提前做好这样的约定,请别人喝酒,想必也不会有很多。而且实泽君看起来也不怎么爱去酒会。

他没什么好期盼的。

只是懂得察言观色,礼貌回答别人的话而已。

我想,他的回答应该只包含这个意思:要是能去的话,他会去的。

于是——

在他的好心帮助下,我总算脱离了工作的苦海。

然而——

他却没有顾好自己的工作……又被桃生小姐狠狠骂了一顿。

见状,我心里非常过意不去……但是另一方面,我根本不想当着他的面喊“都叫你别来帮我了”来责怪他。

实泽君到底什么意思?

他人很好,做事却笨手笨脚;人很诚实,做事却不太精明。

我以前谈过几次恋爱。但是他性格和那些男生完全不一样。

可回过头来——我竟然已经开始拟定各种各样的计划,准备约他出来喝酒了。

实泽君可能也没有什么期盼吧。

可能都忘了自己是什么说辞吧。

可是——我依旧拟定着计划,已经阻止不了自己了。

有一次,我这样妄想过:直接说两个人单独出来,也太明显了,所以一开始还是搞个人多一点的酒会,然后两个人单独偷偷溜出来吧。

总感觉这样做显得我有点笨。我自己都特别惊讶。

我曾经和每一个前男友都相处得非常愉快。但今时已不同往日了。

动用七成功力也没辙。

不如说是我自己动用了七成的功力。

很久以前——

我在自己还是个初中生的时候,忘我地向一句话也没说过的学长写了一封情书。如今我回想起那时候的心情。

我有没有胜算?

两个人能成,还是不能成?

这些问题我一点打算也没有,而是一时头脑发热,做出了毫无回报的举动——

大概两个小时后,我们离开了店家。

我身为男人,请客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先装模做样地耍帅,对方又觉得我们之间都是同事,便提议五五开结账。

我本以为事情会这样发展……却没想到鹿又最后帮我结了帐。

至于她为什么会帮我结账——

“我是男的,我来请客。”

“不不不,现在早就不兴这个啦。”

“还是我来吧。”

“不用不用。我们都是同事,别这么客气嘛。”

“是嘛。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

“再说了,我才应该请客呢。”

“……你为什么这么想?”

“单纯想请客而已嘛。”

“哎,我没搞懂你意思。”

“啊……对对对,我刚刚想起来了。你想想,之前你帮我分担过工作,我还说过这句话呢:‘下次下次还去喝酒的话,我来请客吧’。”

“哦……原来还发生过这种事情。”

“你说是不是嘛?毕竟我可是个诚实守信的女人。我今天来这场酒会,说是为了请实泽君喝酒也不为过。”

“其实我也才刚想起来,只是没说而已。”

“啊哈哈,是吗?”

随后,她依旧坚持己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最后帮我结了帐。

怎么回事?

女同事好心请客,竟会让我产生负罪感。

从男女平等的角度来看,思考这件事情可能本身就不太合适。不过,如果是桃生小姐这样的前辈来请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哎,喝得真爽!好久没喝这么爽啦。”

离开店家以后。

鹿又已经满脸通红,她伸着懒腰,高兴地说道。

她表面上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但脚步显得有些不稳。

“哎,你没事吧?”

“哈哈~。一点事都没有~”

看起来不像没事的样子。

她现在说话还算利索,应该没有喝到烂醉。

“鹿又,你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