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我的姐夫是太子> 第603章 天下太平《全书完》

第603章 天下太平《全书完》

当朱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

但凡聪明的藩王们,其实已知道陛下的意思了。

大公无私四字在古时,是一个极高的评价。

因为对古人而言,所谓的齐家治国平天下,于家而言,家中有嫡庶之分,有长幼之别。于国而言,国有远近亲疏;于天下而言,天下人分百种,种种不同,想要让人服气,而没有惹来怨声载道,那么大公无私就十分紧要了。

天下的事,绝不只是靠所谓的贤明二字就能够概括的。

因为你的能力再高,即便能够压得住所有的人,哪怕你文韬武略,有楚霸王的能耐,有诸葛孔明的智慧。

可再高明的手段和智慧,终究也只是暂时压制住大家的抱怨而言。

久而久之,这些抱怨不会消失,只是沉淀起来,直到最终爆发出来。

因此,以德治人,以德治国,以德治天下,这一些话,若是放在后世,似乎早已被人弃之如敝屣。

可实际上,之所以古人做出如此的选择,绝不只是他们愚蠢这样简单。

因为无论是大公无私,亦或者是其他的道德,其本质,就是让天下人对你产生信赖!

若是连基础的信任都做不到,那么一切的手段和智谋其实都是空谈。

就如朱棣对张安世大公无私的这一番话,本质就是,若是大家都信赖张安世!那么,张安世将来若是再进行藩地的分割,大家也愿意承认!又或者是藩王们产生了争端和矛盾,有一个大公无私的人出来斡旋,大家也能彼此愿意各退一步!因为他们相信,这个人绝不会偏私自己的对手。

反过来的话,倘若取得不了这样的信任,彼此之间都不肯服气,那么争端就永远不会停止,那么无休无止的内耗则会一直持续下去。

说穿了,古人的生产力较为低下,承受不了巨大的内耗成本,而所谓的以德治人,本身就是用最低限度的资源,去解决问题而已。

可此时此刻,众藩王们的心里却开始犯嘀咕起来。

其实他们虽在藩地,有些事,也颇有一些耳闻,可别小看这些藩王,他们虽在海外,却也有自己的亲信驻扎在京城,每日打探着各种京城里流传的消息。

陛下早有约束藩王的心思,以往的宗法,已经难以约束宗亲了。毕竟现在的宗亲们,都远在天边,且随着宗亲的日益增多,朝廷已经越发的鞭长莫及。

因此,垂涎这里头好处的人可不少。

对朱棣的兄弟们而言,他们辈分较高,这种事,自己当然当仁不让。

而对汉王、赵王这样的藩王而言,自己可是陛下的亲儿子,做不得太子,却还不能管理宗亲事务吗?

谁晓得,现在杀出来的,却是张安世。

于是许多人心里头,不禁空落落的。

可细细思量,既是无奈,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好事落在谁的头上,大家的心里只怕都不舒服。

反是张安世这么一个‘外人’,居然勉强还能让人接受!

何况,张安世掌握着不少的军械和火药的订单,做买卖也是好手,不少往返四海的海商,几乎和他穿一条裤子,在这方面,大家还是对张安世有所求的。

更不必说,此次分割藩地,张安世确实没的说,最好的一块藩地,竟不是给自己亲外甥,而是先给了郑王!

当然……这郑王脑子不开窍,愚不可及,居然拒之门外,这就不是张安世的问题了。

想到此,大家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朱瞻埈。

这目光里的嘲讽之意还是很明白的。

朱瞻埈:“……”

可虽这样想,只是大家却依旧默不作声,毕竟这些心高气傲的藩王们,教他们勉强承认是一回事,可教他们欢天喜地地去附议和赞同又是另一回事。

便连汉王朱高煦,和赵王朱高燧的心里,此时也都酸溜溜的。

这两个家伙,乃是心高气傲之人,当初可是企图大位的,只不过……都被吊打了而已。

可争不过大位,如今连宗亲府的位置都捞不着,这就有点尴尬了。

朱棣见众人默然无言,似乎早已洞察了他们的心事,却只淡淡一笑,温和地对朱瞻埈道:“瞻埈,你说是不是?”

朱瞻埈此时早已羞愧难当,且刚刚被人戳破,自己阿舅如何关照自己,且自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现在皇爷爷问到自己的头上,自己是断然不能再胡言乱语的,否则就属于是不识相了。

似乎正因为朱棣早已摸透了他的处境,所以让他开口说这句话,属实是被拿捏了。

当下,朱瞻埈道:“皇爷爷所言不差,宗亲事务,至关紧要……”

朱棣一唱一和道:“何止是至关紧要,自诸王分封海外,这宗亲的事务,几乎荒废了。”

朱棣语气顿了顿,接着道:“山高皇帝远嘛,大家伙儿都在海外热闹,朝廷这边,鞭长莫及,能怎么办呢?现如今,大家都是近亲,总还留有一些情面,所以……少有龌龊。可时日一久,再过两代、三代,出了五服之后,诸藩王……难道不会有争执吗,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这宗令府……要加强不可,宗亲的法令,以及诸王之间的调解,都得有。今时不同往日了,以前的规矩,现在不管用,那就得用新的。就如这新政一般,天下的事都改了改,这事关宗亲的事务,也不能落下。”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诸王谁还敢有什么异议?

不过朱棣能有这番的忧患意识,果然不愧是历史上有为的天子。

他显然早已预料,将来的情况必然有变,现在大家还能其乐融融,其一是因为各藩国如今接壤的并不多,主要的精力,也在应付当地土人上头。其二便是眼下还属血亲。

可往后呢?往后可不好说了!

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所以得定下规矩!若是闹了矛盾,怎么调解?若是犯了罪,应该如何处罚?

于是诸王纷纷道:“陛下所言甚是。”

朱棣满意极了,趁机道:“这宗亲的法令,张卿联络人拟定,你是文渊阁大学士,这是你的职责所在。”

张安世道:“臣遵旨。”

朱棣继续微笑着道:“除此之外,设宗令府左宗正,以宗王年长者居之,这左宗令府,就设在京城。此外,再设右宗令府,朕看哪,这右宗正,就教张卿来兼着吧,这右宗令府呢,就折在新洲。左宗正负责发布宗令的公文,核准宗亲的事务。右宗令府,则负责在海外督促诸宗亲,诸卿意下如何?”

众王听罢,鸦雀无声。

他们都是精明人,听了这个布置,大抵就明白,若说左宗令府负责核准和监督的话,那么就形同于大理寺。而右宗令府负责具体的执行,并且担负驾驭宗亲之责,其实就相当于是刑部。

一个是核准的,一个则是干活的。

至于这左宗正和右宗正,自然,名义上是左宗正的地位更显赫,可实际情况,却完全不同,因为陛下说了,以宗亲之中年长者居之。

现如今,最年长的藩王,已经年届七十,这样的精力,更多只是一个花瓶!说穿了,是来镇着后辈宗亲的!

要指望他真干什么活,那是想都不敢想。

何况再过一些年,只怕年届八十,甚至若是有人长寿,来个年届九十的也未必没有可能,毕竟……年长者居之嘛!老朱家的后人,总会有基因突变的长寿之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凭着岁数,他就能把位置占了。

反是这右宗正,虽在宗令府地位次于左宗正,却因为远离中枢,这宗正府位于新洲,再加上左宗正年富力强,将来势必宗正大权,要操之右宗正之手。

这一双靴子,总算是落地了。

张安世连忙谢恩。

诸王亦纷纷附议。

朱棣倒是愉悦了起来,当日尽欢,随即众王带着微熏散去。

过了数日,旨意终于下来。

张安世接了旨意,只不过这一份旨意之后,却又有一份新的昭告,却教张安世始料不及。

大明永乐皇帝昭告天下,因皇帝老迈,不能视事,即行传位太子,归政退闲。于下月初三,举行内禅大礼,授玺,尊太上皇。

这个消息,张安世是没有丝毫察觉的,也就是说,此事只有朱棣一人敲定,且没有事先透露给任何人。

这诏书之中,却还有一些值得玩味的内容:朕有此高寿,乃穹苍眷佑,天幸也。朕乃戎马出身,身强体壮,可年至六十时,已倍感精力已大不如从前,以至贻误军机,延误国政!是以,朕当以此为子孙表率,大明天子,年至六十,当尊上皇。

这诏书看的张安世眼睛都直了,可细细一想,张安世却明白了朱棣的意思!皇帝到了六十,精力就开始不济了。

铅笔小说 23qb.com

<=01目录+书签0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