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都市青春>滨江警事> 第八百一十一章 “机动-3”军演!

第八百一十一章 “机动-3”军演!

11点12分,老葛匆匆赶到防救船大队营区。

他跟同样刚接到通知的方政委刚钻出干休所的桑塔纳,军分区王司令员和陈政委就到了。

紧接着,滨江预备役团夏团长、焦政委,陵海武装部杨部长和陵海预备役营营长杨建波、管理员刘德贵也来了。

韩工、席工和王书记用不着再回三河,跟众人一起上楼开会。

王司令员坐在会议桌中央,环视着众人道:

“同志们,今天这个紧急会议,陆书记和秦市长本来是要参加的,可他们的工作都很忙,陆书记在省里开会,秦市长带队在东广考察调研,实在回不来,全权委托我主持。”

杨建波习惯性的打开公文包,掏出钢笔和笔记本。

“建波同志,今天的会议需要保密,不拍照、不录音,不做记录。”

“是!”

杨建波吓一跳,连忙收起纸笔。

老葛深吸口气,低声问:

“王司令,是不是跟***有关?”

“嗯。”

王司令员点点头,阴沉着脸说:

“自97年以来,两岸紧张的局面有所松驰,两岸的两会也开始了接触,海协会的汪会长正准备于今年秋天访问台湾,然而,即将卸任的李D辉,突然于上个月9号在接受德国记者采访时抛出

“两国论!

台湾是我们中国的一部分,这一点不可置疑,可以说是我们中国的底限。上个月11号,国台办发言人严正警告台湾分裂势力,立即悬崖勒马,放弃玩火行动,停止一切分裂活动!

7月18号,总S记跟美国总统电话,明确表示

“两国论”是李D辉在分裂祖国的道路走出的十分危险的一步。如果出现搞

“***”和外国势力干涉中国统一的情况,我们绝不会坐视不管。

《***报》发表评论员文章,面对李D辉分裂祖国的罪恶图谋,全军指战员无比愤慨。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和平统一,但从未承诺放弃使用武力。我们坚决拥护这一严正立场,正密切注视着海峡对岸的动向和事态发展……”

王司令员紧攥着拳头,掷地有声。

韩工意识到被老葛料中了,正想着会不会真打,王司令员话锋一转:

“可是,忠言逆耳。分裂势力不但不思悔改,反而越走越远!

为捍卫祖国的***和领土完整,坚决粉碎任何分裂祖国的图谋,中Y研究决定于本月中旬,组织各军区、海军、空军、二炮和民兵预备役部队,展开一系列实弹军演!

空军将首次在高海拔地区进行地对空导弹实弹打靶试验,海军则在台湾以北海域举行反潜演习,由海底发射导弹攻击海上目标。

北J军区、济楠军区、阳沉军区的特种部队和两栖侦察部队,将在东山中部山区首次集结演练。

同时,楠京军区、广洲军区陆海空三军、二炮和民兵预备役部队,将在浙东、粤南沿海举行大规模的诸兵种联合渡海登陆实兵实弹演习!”

沿海几大军区全参加,并且是实兵实弹,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尤其楠京军区和广洲军区的演习,离台湾那么近,说是演习,但如果台湾方面不思悔改,进一步加剧危机,那说打就打过去了!

众人终于知道会议内容为什么不让记录了,全部看向王司令员,想知道防救船大队和陵海预备役营接下来要执行什么任务。

“按照上级的统一部署,将在浙东进行的联合渡海登陆实兵实弹演习,将出动大量民用船只。由于防救船大队和陵海预备役营拥有拖轮、补给船和抢滩登陆装备,军区首长点名要求防救船大队和陵海预备役营参加

“机动3”联合军事演习。”

王司令员顿了顿,接着道:

“可能有些同志对

“机动”这个代号比较陌生,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

“机动”是人民海军跨海区、跨舰队对抗演习的代号。

1991年,海军三大舰队首次举行

“机动-1号”演习。1996年,由于***激化,我军举行

“机动-2号”演习。可以说

“机动”演习是我军在沿海地区一系列威慑性演习的组成部分。

现在,李D辉抛出

“两国论”,***再度紧张,三大舰队与负责对台作战的几大军区一同举行

“机动-3号”演习,

也就是说

“机动”演习并不是年度例行性训练演习,而是人民海军至少三年才会进行一次的战斗力

“大考”。能参加

“机动-3”演习,是党Z央、国院和中Y军对我们的信任,是我们滨江的光荣!”

去年是抢险救灾,今年是捍卫***,维护领土完整。

老葛很激动,禁不住说:

“王司令,陈政委,现在的问题是咸鱼不在家,要不打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用打电话,他已经接到了命令,他有他的任务,不但联系不上,而且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他有什么任务,他不回来怎么组织官兵参加军事演习?”

“这次实弹军演分好几个阶段,并且正值东海和黄、渤海开捕期,为确保军演安全,他要率领刚接收到的两艘缉私艇赶赴实弹演习海域外围,跟海监、渔政和海警等单位的执法船艇一起,协助海事负责外围的警戒。”

实弹演习,意味着打的是真枪实弹。

去年在北湖迎战第六次洪峰时,上级做好了启动荆江分洪工程、炸开拦水坝的准备,为确保爆破安全,当时组织了那么多船在江上警戒。

这次要在海上打炮弹、发射导弹,能想象到警戒任务比去年抗洪抢险时更重,既要确保商船和渔船不能闯入演习海域,也要警惕有可能去演习海域收集情报的外军舰艇。

而且,这次是大规模军事演习。

从东海到黄海,有对台任务的几大军区都参加,可能执行外围警戒的海事、海监、渔政和海警执法船艇又有几条?

海关的海上缉私队伍刚得到了加强,遇到这么大行动肯定要参加。

老葛和韩工等人反应过来,正想着咸鱼不在家防救船大队和陵海预备役营的行动谁负责,王司令员接着道:

“葛工,海军跟我们陆军不一样,咸鱼就算能回来,他一样指挥不了我们滨江的参战部队。”

“怎么指挥不了?”

“这是联合军演,要按作战计划进行编组。陵海预备役营三连要跟海军登陆艇部队、兄弟预备役部队以及民兵部队一起,把执行抢滩登陆任务的官兵运送到指定位置。”

王司令员看了一眼上级紧急下发的命令文件,补充道:

“拖轮中队要编入保障编队,要随时执行救援参战船艇的任务。缉私艇要跟海监执法船、渔政船一起执行外围警戒任务,只能守在演习海域外围。”

老葛紧锁着眉头问:

“这么说防救船大队不就被肢解了吗?”

“什么叫肢解,可以说这是海军部队的特殊性决定的。葛工,东海基地你应该很熟悉,平时管辖好几个舰艇大队,但在战时各型舰艇要从新编组。”

生怕老葛听不明白,王司令员耐心地解释道:

“比如护卫舰支队,只有护卫舰,没有别的舰艇。又比如驱逐舰支队,也只有驱逐舰。支队长和支队政委平时管那么多艘护卫舰或驱逐舰,但在执行任务时辖下的舰艇要根据情况编组。”

老葛有点想不通,沉吟道:

“平时分类管理、分别组

织训练,战时抽调走,临时编成新的作战单位,这不科学!”

海军干休所政委兼防救船大队政委老方是真正的海军,对此很了解,微笑着解释道:

“葛工,其实什么舰艇都有的舰队和分舰队编制才是过时的编制模式,那种小而全的编制模式是风帆时代各自为战留下来的古董。

现在的海军强国没有采用那种编制的,都是按舰种划分行政编制,然后以大队、中队为单位组合成派遣编制。因为传统的舰队、分舰队编制,会导致舰艇的指挥关系固化,不利于舰艇的轮换和灵活配属。”

老葛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问:

“这么说防救船大队就是一个小基地,平时主要负责养兵,战时负责出兵?”

“差不多。”

“那咸鱼这个大队长做的有什么意思!”

“葛工,防救船大队是预备役部队,预备役部队本来就是国防后备力量。再说实弹演习跟打仗差不多,打仗跟抗洪抢险不一样,要服从上级命令,不能搞个人英雄主

铅笔小说 23qb.com

<=26目录+书签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