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衡华> 第七百零八章 翻手之间覆玄元

第七百零八章 翻手之间覆玄元

“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生君凌空而立,以莲枝为剑,阻拦身后汹涌的黑潮。

众人被月后的神光裹住,迅疾飞向十里外的玄元城。

他们眼睁睁看着雄起的五指山被黑潮淹没,漫天繁花转眼消失不见。

咚——

当进入玄元城后,众人仍是一阵后怕。

“想不到,幽玄少君竟在玄元城外埋伏,若非伏道友果决断后,我等怕是要中招了。”

因为伏衡华只是生君化身在外行走,众人没有多想,急匆匆赶往城主府商议。

东墨阳、于丹青等留守人员已等候多时。

“咦?”傅玄星看着座椅上的众人,“怎么不见昌乙?”

不仅洪昌乙不在,刘墨、全诃子等在座者亦是全身挂彩。

宇文春秋含笑道:“他伤势不轻,不过机缘到了。将‘法相傀儡’羽化神相,如今已修成凤体。”

“他能羽化了?”傅玄星走到自己座位,“看来他这位‘五凤道人’实至名归喽?”

“怎么,你还真打算让我和他一起,给你家六哥开道引路呢——对了,衡华人呢?”

“六哥本尊不是在玄元城?刚才他的‘生君’化身毁了。”傅玄星大略讲述刚才发生的突袭。

“幽玄在十里外?我们没察觉啊?”宇文春秋看向于丹青。

于丹青此番应对陨星,收获亦是不小。他有一种感觉,如果自己能看破心障,或许就可一步登天,返还前世面目。

“警报没有触动,我也没发现幽玄在附近——可能是这次黑潮,他又有新手段了。”

于丹青激活玄元城外面的一百零八面“寰宇周天镜”,大大小小的光幕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套周天镜是于丹青花费三十年所炼,可观三大陆山河。

可眼下,三座大陆的川河几乎全被黑潮覆盖。

星罗魔洲唯有中央的一点银光。魔宫紧闭,除帝妃外,上下再无一人。

赤绫魔宫勉强保留了些许人手,亦是宫门紧闭,不曾遣人外出。

蒲河魔宫最惨,整座魔宫被黑潮淹没。魔帝冷眼相看,没有救下任何门徒。蒲河魔帝本人,此刻并不在魔宫内。

右大陆除赤岳外,唯有天羽山被符箓镇压,暂时得以苟延。

看着光幕上涌动的黑潮,众人吓得脸色苍白。

“幽玄在干什么?他要灭世吗!”

众人又等了一会儿,几个重伤员也拖着伤病之体赶来,东方芸琪真身走来,可伏衡华依旧无踪。

这时,啸鱼急忙忙赶来。

“少爷不在观星台和书馆。”

“不在?”

众人愣了愣,孟晨道:“是不是出去了?他不会去天羽山救人了吧?”

东方芸琪心中连骂好几句混账后,方才按照剧本开口:“如果情况比我们预想中更严重,他可能已经落入黑潮——化身入劫,本尊亦难幸免。”

“通过化身神识与本体之间的感应?”于丹青凝眉不解,“伏衡华会这么轻易中招?”

“一般人自然坑不到他,他可以在紧急关头切断神识。但下手的人是幽玄。”

东方芸琪一脸严肃,继续背台词:“那可是万魔洲出身的天之骄子。当世唯一和我等匹敌的天魔传人。”

所以,伏衡华直接翻车,被幽玄抓走了?

伏向风、伏桐君等人大为震惊。

虽然大家都很想看这家伙翻车,但毫无任何铺垫,他竟然直接被抓走了?

伏桐君脸上都不免带着几分担忧。

伏流徽更是低声与伏瑶轸说话,询问“玄观”未来。

……

我怎么觉得,整件事透着古怪呢?

沧澜子扫视伏家众人,又看向东方芸琪,他犹犹豫豫问:“伏衡华不会是为当日在赤渊放下的话,主动跑去观照魔性吧?”

你别说,这事他绝对干得出来!

伏向风眼睛一亮:“难道衡华想要以身入劫,从而找到炼魔之策?”

“三哥这话没错。以六哥的性格,这事做得出来。”

众人一听,也纷纷把悬着的心放下。

没错,那可是伏衡华啊。

他怎么可能在我们还没出事的事情,直接第一个栽倒?

镇定下来后,众人开始讨论接下来章程。

“许是碍于第六次伐城的时间在两个月后,所以咱们玄元城居民并未坠入黑潮。这两个月,我们要积极准备防御攻城,免得黑潮入城——这可比前头的洪水麻烦多了。”

“对了,当日元道不是有六个卷轴,记录各次伐城的人员?这一次的那个卷轴,是不是可以打开了?”

“伏衡华都被抓了,他留下的卷轴还管用吗?”

“但眼下,你还有其他法子?”

众人议论纷纷,最终还是在东方芸琪主持下,让恒寿取来匣子,将最后一个卷轴打开。

只见上面写道:“玄元上下,俱在劫中。”

看到血淋淋的八个大字,众人道心轰鸣。沧澜子、孟晨都脸色一变,冥冥之中感觉到一重劫气沾染自身气运。

你我,也不能脱劫!

二人对视,看见彼此的凝重与严肃。

“这场麻烦席卷南洲,怕是赤渊的同道们,甚至霍仙人也难幸免了。”

失控!

完全超出众人掌控。

因为前面几次伐城,都稳步按照内定计划进行。

大家本以为,真正的重头戏在第七次伐城,蒲河魔帝率群魔进行最后一战。

可谁知,幽玄少君竟把棋盘给踢飞了!

三大魔宫不满,赤渊道派不满,玄元城众人也不满。

“幽玄少君,一个该死的混蛋!”

“是啊,真该死啊。”东方芸琪幽幽说着。

对自家搭档的“戏精”天赋,她是很无语了。

在书友时期,距离产生美。对于伏衡华那些从远方传入仙藻宫的显赫事迹,她颇有一些与有荣焉的参与感,为朋友的成就感到骄傲。

直到近距离接触。

这什么玩意!

整天精分瞎折腾,真不怕哪一天元神两分,整个人发疯癫狂吗?

东侠前辈整日管束这个祸星,真是功德无量啊。

本来按照计划,伏衡华的确需要退场一段时间,以让东莱众人自立。

可他好端端,鼓捣什么幽玄突袭啊?

弄就弄吧,还非要大义凛然以“生君”身份去断后。

末了被黑潮吞噬,还不忘念诵一首舍生取义的诗赋。大家仓促回城呢,你那装模作样的诗,有几个人听到了?

“回头见了他,我定要挥动金鞭,要他好看。”

见东方芸琪如此“愤恨”,一心为伏衡华报仇,众人又是一阵唏嘘。

“诸位回去后,先行准备镇神符、凝神符、静心符……还有护神养心珠、辟邪惊魔剑……”

东方芸琪接连报出十余种符箓与秘宝。

“这次伐城凶险无比,黑潮乃南洲魔性所化。四万载怨念邪祟,非人力可敌。”

众人纷纷应是,各自下去准备。

负责流水线的几位主事,更跑回去安排新的符箓生产,以确保届时符箓贴满城墙,防备不测。

“姐姐。”

伏瑶轸低头往住处走,忽然伏蓬明等人追上来。

“六哥情况怎么样?”

伏瑶轸摇了摇头:“他没有性命之忧,甚至……甚至连入魔的危险都没有。只是——”

伏衡华为何失踪,她也看不明白。

她老早就用“玄观”观测过。

以当下所在的视角眺望未来,虽然因为煞气覆盖魔劫,无法看到劫数的具体始末。但她能窥见一年后的伏衡华。

她目前所观测的每一个未来,伏衡华都安安稳稳回归东莱神洲。

换言之,这场劫数对伏衡华只是有惊无险。

“你们放心吧。随着东方姑娘等人相助,衡华入魔的最后一丝危险也已拔除。只要……”

只要伏衡华不堕入外道,再大的风险也可逢凶化吉。

……

孟晨二人将东方芸琪留下,严肃问道:“关于伏衡华,他真失踪了?”

“前辈的意思……”

“不会是你二人演戏,他假借这个机会脱身。让这群后生自强努力的同时,你二人在背后设局坑幽玄吧?”

人家就是一体的。

论坑,也是他俩坑我。

东方芸琪一边腹议,一边轻摇鬓首:“衡华卷入黑潮,此事应该不假。或许在那面镜子

铅笔小说 23qb.com

<=24目录+书签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