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武侠仙侠>赛点> 第2120章 位置转换

第2120章 位置转换

一切,都是关于时机的——

当然,费德勒可以保持耐心,等待高文体能下滑出现破绽,但这确定是最好选择吗?

且不说气势上遭遇压制,时机上也无法确定高文的体能低谷何时出现,而且费德勒还必须担忧自己的体能,毕竟他比高文年长十四岁。

其实,换一个角度来看,高文在上一局快速提升状态,注意力高度集中,接下来一局必然稍稍回落,这反而是费德勒展开反击的机会。

即使撇开比分不说,从长远全局来看,费德勒也需要提升状态跟上节奏,否则三盘两胜制的比赛,一眨眼就结束,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于是。

第四局一上来,费德勒就提速了。

这里所说的提速,不是指球速,而是指反应速度、出手效果和击球衔接,整个比赛状态的上升。

和高文在第三局的策略相似,从接发球开始施加压力,正反手火力全开,瞬间的爆发打破平衡。

——嚯!

一片惊呼声里,费德勒完成一拍难以置信的接发球。

面对高文的一发,时速196公里的近身压反手发球,费德勒在遭受挤压并且来不及侧开身体的情况下,单手反拍别着身体在胸口前自上而下切削一拍,匪夷所思地切出一拍见高不见远的小球。

网球,越过球网,距离球网只有半步,贴网而下;落在发球区外侧,落地之后带着强烈侧旋横向拉扯出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高文根本来不及启动,网球就已经再次冲入球场的怀抱,球童张开双手,如同外野手一般将网球纳入掌心,为这一分画上句号,计为回发球ACE。

“15:40”。

凭借着这一分技惊四座的回发球,费德勒拿下连续两个破发点,轻描淡写、闲庭信步,牢牢控制局面。

这一分,即使是高文,也不得不为费德勒送上掌声。

虽然有些运气成分,但费德勒的手感确实厉害,硬生生地扭转被动为制胜分,并且顺利拿到破发点。

事情,不出意外——

一方面是高文刚刚保持专注破发之后的注意力回落。

另一方面是费德勒瞬间提速。

果然,一如既往地,破发之后的下一个发球局就是面对四巨头时候的一大难题,任何时候都不例外。

其实,这样的局面下,ACE或者发球直得这样的简单分数往往能够帮助发球一方快速站稳脚跟,但这一局里,高文的发球确实感受到来自费德勒的压力,没有能够拿一些便宜分,就这样陷入被动。

前后仅仅间隔三分钟而已,高文和费德勒就完成位置互换,现在则轮到高文挽救破发点。

很好。非常好。

一切,不出预料。

不过,高文本来就不认为这会是一场轻轻松松的比赛,这些对峙这些困难这些胶着都在预料之中——

室内硬地,确实和草地有着诸多相似,费德勒的发球、上网、正手都能够在这里得到充分发挥。

费德勒能够在温布尔登击败高文,同理,他也将在O2球场稍稍占优,这也是博彩赔率稍高的原因。

危险,困境,挫折,挑战,这些全部都是预料之中的。

高文不需要急躁。

老实说,上一局的重点是测试与调整,最后能够破发,算是一个意外惊喜,侧面就能够证明一件事:

高文有压力,费德勒也同样有压力。

所以,即使这一局被破发也没有关系,从头再来就是了,反正这才是第一盘前半段,甚至不算中段。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高文随随便便就拱手将发球局让出去,如果费德勒想破发,他就必须持续拿出顶尖表现竭尽全力争取才行。

否则,高文随时都准备反击。

而现在,不如……先从第一个破发点的处理开始。

一区。

发球,应该如何选择?

在这一局里,费德勒也充分吸取高文上一局的经验,从接发球入手,瑞士天王也好好展现了一下自己接发球手法的多样性:

不见得就必须抢攻强攻,连消带打、切削推挡、旋转弧线等等全部利用起来,只要打乱对手发球之后的第二拍进攻衔接就好。

偶尔,还会出现一些意外球,就好像刚刚这一分切小球,击球效果甚至让费德勒自己都意外非常。

和其他任何球员都不同,费德勒的接发球是非常具有想象力的。

自然而然,高文的发球也需要一些想象力,不能太死板。

抬头看了费德勒一眼,确定费德勒已经做好准备,却不见高文任何犹豫迟疑,就已经开始抛球。

网球,钻入空中——

内角。

近身。

一样是近身内角,一样是近身压反手,但这次却不同。

时速,180公里。

同时,增加大量摩擦,将上旋抛物线完全拉起来,落在内侧浅区的发球在反弹之后高速旋转持续上扬。

挤压击球空间,这是目的之一。

抬高击球点,这是目的之二。

在今年北美夏天硬地赛季,费德勒经常切入底线之内抢发球,“SABR”更是引起诸多争议,但在美网赛场没有能够奏效,半决赛遗憾输给高文,这也让费德勒调整自己的战术,没有继续坚持这一套。

进入室内硬地赛季,费德勒的接发球站位非常接近底线,但很少很少会持续上前抢点,几乎杜绝。

于是,这才有了这一记发球。

高文笃定费德勒不会切入底线抢接发球,于是利用强烈上旋限制费德勒,大概率事件就是切削推挡。

因为这样的击球点不好发力,哪怕是费德勒的单手反拍也不容易控制,切削确实是更合适的方式。

偶尔,费德勒还会利用这样的切削回发球搭配突然上网,往往也能够取得奇效。

球场对面,果然——

费德勒切削了。

切削,这是预料之中的;但线路和落点,却打破预期。

这一局里,费德勒的专注和状态确实非同凡响,大脑高速运转,整个思路也完全打开,稍稍放开身体后,单手反拍一切一档。

然而线路,却没有选择常规的中路推深,也没有顺着移动方向反斜线推向高文正手,而是利用拍面角度和手腕配合,虚晃一枪,骗过高文的预判,轻巧地完成卸力,切了一拍下旋,推向高文的反手。

斜线。

深区。

外撇。

这一拍反惯性反重力反趋势的反手切削,对腰腹核心力量以及手腕细节控制提出难以置信的要求,从高文和德约科维奇比赛的赛点得到灵感,反其道而行地打破常规,成功破坏高文的第二拍进攻衔接。

网球,朝着高文反手位摇摇晃晃地飘了过去,宛若一抹云彩。

铅笔小说 23qb.com

<=04目录+书签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