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铅笔小说>唯美纯爱>夜色深处> 第47章 这是对我最好的人

第47章 这是对我最好的人

那天晚上柯家发生的种种变故和动荡,都随着时间湮没在了无穷的夜色里,再也无人知晓。

两个月后,顾远带着柯家一部分黑道势力远走东南亚,从此消失在了港岛上流社会的视线里;与此同时柯家宣布顾远异姓兼祧两宗,而柯荣元气大伤,对宗族的决定没有表现出任何异议。

方谨立刻让人在越南、缅甸和马来西亚一带搜索过顾远的痕迹,但他虽然时有行踪,却又立刻消失,几乎见不到本人。所幸也一直没有他受伤或危险的消息传来,只是通过各方面断断续续的反馈,能得知他势力范围扩张得很快。

一年后,顾家财团高层完成初步换血,“顾名宗”正式对外公布了自己退居幕后,从此令方谨代为话事的决定。

消息一出财团立刻动荡,所幸这一年来方谨已初步培养出自己的亲信,加之提拔了一批顾姓支系上来分散权力,很快将骚动压制在了可控范围内。

对方谨来说,他不可能像顾名宗那样把财团完完全全控制在自己手里:一方面异姓弄权太过敏感,另一方面也是出于身体的考量——他还在保守治疗期,很多时候是真的力不从心。

他在自己接受治疗之余,也会时常抽出时间来关注顾父的情况。顾父的健康底子是真的毁了,糖尿病后期发展出了高血压和心脏功能衰竭,只能辅以昂贵的医疗,才能勉强维持现状;不过从柯家囚禁的高压环境中脱离出来后,他的精神状况得到了极大好转,甚至有一阵子还短暂恢复了基本神智。

这个消息对方谨来说不啻于一剂强心针。

从那之后他每天都抽时间出来接触顾父,一开始只要刚露面,顾父就像以前那样大吼大叫、充满了攻击性,保镖只能赶紧把方谨拉走;坚持两三个月后顾父终于能接受方谨走到身侧,只用充满警惕的目光不断打量他。

而方谨在精神科医生的指导下,态度始终很温和安静,并不说话,只沉默的待在边上。

如此又过了几个月,顾父终于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狂躁不安的态度逐渐恢复了正常。

方谨于是屏退护理和保镖,开始学习亲手照顾病人。他给顾父喂饭喂药、梳理头发、甚至会在风和日丽的午后给他念书,在起居室里放舒缓悠扬的钢琴曲;后来他甚至会推着顾父的轮椅出去散步,保镖远远缀在后面,看着他们在阳光下穿过花园,绕过晶莹剔透的大喷泉,然后再去草地上喝下午茶。

顾家花园里本来有个玻璃花房,天花板是可以全部打开的敞篷式,里面种满了郁郁葱葱的百合和白玫瑰,花开时蔚为盛景。

某次因为外面刮风,方谨就把顾父推去花房里喝下午茶,谁知顾父进去后突然就发了狂,从餐桌上抄起叉子手舞足蹈,混乱间还重重刺伤了方谨的手,保镖狂奔过来才勉强拉开了他。

那一刺非常深,在虎口上留下了一道三四厘米长的血痕。方谨处理伤口时紧急把精神科医师召来,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那个姓赵的医生告诉他:顾父在柯家疗养院的时候,经常被保镖推去花房散步,但因为保镖懒怠的关系,总是把他绑上束缚带就丢在那里,自己跑出去聊天抽烟。久而久之顾父对花房这种地方就产生了应激反应,在熟悉的场景下诱发了心理障碍,因此才会突然爆发。

方谨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顾父时,他确实被一个人丢在花房角落里,周围连个看护都没有,不由微微黯然。

这个时候他的体质已经很不好了,手上伤口断断续续的感染,发炎,始终结不了痂。管家已经在顾家大宅里工作了三十多年,和顾父年轻时颇有主仆情分,对旧主就有些感情偏向,因此很担心方谨迁怒于神智无知的顾父;然而方谨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让人拆除了花房,然后再次去探望顾父。他仍然推着顾父去花园里散步,念书,喝下午茶;只是他受伤的手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

那天下午顾父坐在小圆桌前,一边颤颤巍巍捏着银茶匙,一边不住地瞥他,满茶匙红糖都洒出了大半。方谨于是起身把他衣摆上的糖拍掉,突然只听顾父含混不清问:“你……的手……”

方谨说:“我不小心切到了。”

顾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过了一会又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方谨动作一顿。

刹那间他意识到如果说自己姓方,保不准又会对顾父产生刺激,于是便略略做了保留,说:“我叫阿谨。”

顾父点点头道:“顾谨。”

方谨不敢纠正,只笑了笑。谁知顾父喝完半杯奶茶后,突然又意犹未尽地开口道:“我们不能出来太晚,你妈妈会担心的。你妈妈本来想要个女儿,不过她看到你,肯定也会很开心。你要好好听她的话,要好好吃饭,不要闹她……”

这话颠三倒四毫无逻辑,方谨皱起眉,片刻后突然意识到,顾父把他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顾父有一部分思维停留在了二十多年前进产房的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有个孩子,今年应该像方谨这么大,所以他直接把这个儿子的角色套在方谨身上了!

“你要认真念书,考好学校,咱们家的孩子都是要考好学校的。要是手坏了,怎么写作业呢?你妈妈会生气的……”

方谨欲言又止,半晌后终于忍不住打断了顾父的絮叨:“顾……季叔叔,我不是你的孩子。你儿子叫顾远——”

顾父直勾勾盯着他,突然重重一拍桌子,问:“你怎么不去上学?!”

方谨顿时愣了,只听顾父又激动道:“你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不去上学?!”

保镖一直远远盯着这边的情况,见状立刻飞奔而来,二话不说立刻夺下小圆桌上的刀叉餐具,紧接着一个人把方谨挡在身后,另外两个推着轮椅就向后拉。

这些保镖已经被上次顾父暴起伤人的事情搞怕了,飞快把轮椅推出草坪,远远停在二十多米以外的喷泉边。然而顾父还挺亢奋,一边竭力扒开保镖去看方谨,一边手舞足蹈叫着“要去念书!”“我儿子怎么能逃学?!”那声音老远还能清清楚楚的传过来。

阿肯惊魂未定,问:“您没事吧?”

方谨喘息着摇了摇头。

赵医生来看过后却很高兴,说这是顾父脑海中渐渐产生了逻辑性思维的表现。他既然能想起自己还有个孩子,甚至提到了孩子母亲这个角色,说明神智已经开始恢复了。

麻烦的是顾父对时间的概念非常混淆,他一会觉得自己儿子应该二十多岁了,一会又认为他应该去上学;他絮絮叨叨跟方谨说“你妈妈本来想要个女儿”,然后突然又暴躁起来,责问方谨为什么大白天却待在家里,是不是又逃了学。

最终方谨被折腾得没办法,只得让人找了一身私立高中校服来,去看顾父的时候就换上,跟他说自己刚刚才放学回家。

顾父这才作罢。他对方谨的印象还是非常好的,从以前被动等探视,到后来天天下午吵着要去找方谨一起散步;他每天吃过午饭就拿着表在那看时间,算方谨还要多久才能过来,有时候稍微来迟一些他还不高兴。

这种依赖产生的放松感,让他精神方面的问题恢复得非常快。转年春天他已经能进行一些简单的对话了,方谨再给他念书的时候,他甚至能重复昨天听过的内容,偶尔还能对他不懂的东西提出疑问。

然而他还是把方谨当做他儿子,屡次纠正却改不过来。有时方谨当面告诉他:“我不是你的孩子,你儿子叫顾远,明白吗?”他点点头。过一会思维糊涂了,又跟方谨说:“你也这么大啦,什么时候打算成家?你妈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方谨啼笑皆非,又束手无策。后来他看顾父精神越来越明白了,就从手机里找出以前偷偷拍的顾远的照片,去拿给顾父看,说:“这才是您儿子,知道吗?他叫顾远,等您身体再好些,我就把他找来给您看——”

谁知顾父看着屏幕上顾远面无表情的面孔,突然眼睛发直,一动不动。

方谨注意力全在他身上,见状立刻就发现了不对,正要把手机收回来时就只见顾父白眼一翻,突然爆发出尖叫:“——拿走!拿走!不要过来,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狗东西!……”

方谨当时都吓呆了,幸亏保镖一拥而上把他拉开,紧接着就只见顾父在人群中拼命挣扎,嘴里发出一声声浑不似人的嘶吼,几秒钟后突然捂着胸口直挺挺倒了下去,正正好砸在阿肯身上。

阿肯一愣,方谨突然反应过来:“——硝酸甘油!快叫医生过来,这是心梗!”

·

顾父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突发心梗,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所幸方谨之前请了医生在顾家常驻,急救医疗设施样样齐全,十分钟内便把顾父火速推去了临时搭建起来的急救室。

急性心梗,晚期糖尿病人,顾父这次的情况异常凶险,当天晚上就转去了G

铅笔小说 23qb.com

<=04目录+书签04->